简羽突然有一种自己成了嫣儿的保姆的感觉。

“还有,这些,这些。”玉雯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了许多的纸包交给了简羽,“这个是今天她要吃的。”

简羽打开了来看,全是些红糖,心下疑惑,“给她吃糖做什么?这么多会坏了牙齿的。”

“这个嘛,你就不用管了,反正这些都要给她喝了就行了。”玉雯还巴不得有人来顶替这个苦差事呢,而且简羽再怎么也是男孩子,嫣儿总不好意思给简羽说吧,心下一合计,就打定了主意,于是很快的交代了几句就飞也似的跑掉了。

简羽看着嫣儿,嫣儿的眼神变得无比警惕,马上就从简羽的身上下来了,慢慢的摸索着就要逃走的样子。

自从简羽来了这里,遇上要逼着嫣儿做事的时候可多了,玉雯每次头痛的时候就干脆要自己来,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简羽朝着嫣儿走过去,“你也听见了,我是没有办法的啊。”

“我不要。”

简羽不由分说就拖起嫣儿就要走,嫣儿杵着脚和简羽对抗,简羽一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巧劲儿瞬间就把嫣儿拖了起来。

嫣儿见势不好就想强来,回收准备结印,简羽知道嫣儿这招的厉害,自己虽然赢得了,但是玉雯刚才才嘱咐了自己不能让嫣儿打架什么的,于是简羽眼疾手快的点了嫣儿几个穴道,嫣儿觉得身子一软,内力完全就使不出来了。

“简羽,你这个混蛋。”嫣儿从小在藤羽山长大,家教甚好,骂人从来都是这么一句,没有什么新意,简羽听得多了就完全免疫了。

“你就不能安生些么?你师父和玉雯肯定是为你好的吧,总不能害你啊。”简羽苦口婆心的劝道,再这么下去,简羽觉得自己肯定都能当娘亲了。

“可是,我想吐。”嫣儿一脸纠结的看着简羽把自己带到了厨房。

简羽腾出一只手来兑糖水,“我也不知道着糖出了能治嘴馋的病害能做什么,不过既然是他们让你吃的,应该就没错,你乖乖喝了病好了不是就不用喝了。”

“可是我又没病。”嫣儿嘴犟道。

“没病那你昨天怎么回事?”

“额,那个。”嫣儿想了想,说道,“玉雯师姐说那不是生病了,而是我长大了。”嫣儿肯定的说道。

“胡说。”简羽才不相信呢。

“你不信算了,反正我就是长大了,以后我都不是小孩子了。”“你也不许说我是小丫头了。”嫣儿郑重其事的说道。

“你再怎么长大也比我小,所以我有资格说你是小丫头。”简羽端水过去。

嫣儿别开脸说道,“我不喝。”

“喝了。”简羽推碗上前。

“额,简羽你烦不烦啊,比玉雯还婆妈。”嫣儿转过身去。

简羽不说话,“看来你是要我灌你了么?”简羽作势就要把嫣儿拉过来。

由于上次被简羽活生生灌药的经历,嫣儿绝对有理由相信这种事情简羽是做的出来的,脸色都变了,她看了看那黑乎乎的东西,硬着头皮闻了一下,马上就觉得胃里一阵翻腾。

“我不喝,我喝了要吐的。”嫣儿纠结了一会儿还是说道。

“这个又不苦。”简羽有些犹豫,不应该啊,要是是中药还可以理解,难道这里面是加了药的么?简羽低头尝了一点儿,很甜,没问题啊。

“我就是不要喝。”嫣儿挣扎的越来越厉害。

没办法了,简羽只好抬手就封了嫣儿又几处的大穴,嫣儿就愣在那里不能动了,不过因为有上一次的经验,嫣儿这次紧紧的把嘴巴闭上了。

简羽笑了笑,“还是这样乖多了。”说着就用手捏了嫣儿的下巴,嫣儿被迫张开了嘴巴,简羽就把碗里的糖水倒了进去。

“果然还是这招好用。”简羽笑着给嫣儿解了穴。

嫣儿瞬间就蹲了下去在一边狂吐。边吐还边说,‘简羽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

“喂,你不至于吧。”看嫣儿在一边呕吐,简羽有些不相信。

“我这个人虽然好吃,但是最不能一样东西多吃了。”嫣儿颤颤巍巍的朝着简羽伸出手来。

简羽不明其意,“怎么了?”

嫣儿的额头上面开始冒汗,呲牙咧嘴,似乎在忍受着什么剧烈的疼痛。

“你怎么了?”

“简羽。”嫣儿的声音都颤抖起来,“快给我解穴。”

“不是给你解了么?”简羽立马来扶嫣儿。

“我是说内力的。”嫣儿嘴唇苍白,看起来不像是装的,简羽连忙又解了几个嫣儿的穴道,嫣儿瞬间就跌倒在了简羽的怀里。

“喂,嫣儿,不至于吧,你可不要吓我,吓我你死定了。”

“带我回去。带我回去。”嫣儿皱着眉头,嘴唇也苍白干涩,闭着眼睛,说话的声音慢慢的变成了呻吟。

“嫣儿,喂嫣儿。”简羽呼喊着嫣儿的名字,嫣儿却开始有些渐渐的神志不清了。

简羽心下大惊,连忙抱着嫣儿就冲进了嫣儿的房间,把嫣儿放在了床上就出去找玉雯,嫣儿抓住了简羽衣角不要他走,眼泪大颗大颗的就滚落了下来。

“你放开我,我去找玉雯来。”

“不要,不要,师姐来了肯定要给我喝那个很苦的药。”嫣儿一听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狠狠的抓住简羽不让他走,“千万不要告诉她!”

“可是。”

“简羽,你就在这里,哪里也不能去。”嫣儿睁着努力睁开眼睛看着简羽。“我没事的,过会儿就没事了。”

“嫣儿,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的中毒了?”简羽担心的蹲下来看着嫣儿。

嫣儿看着简羽认真的脸,“额,这个,没有吧。”

“那你这是怎么回事?”

嫣儿简直是要哭出来了,“那简羽我给你说了你可不许告诉别人。”

简羽想了想,“好。”

嫣儿让简羽坐在自己的身边,狠狠的抓着简羽的衣袖,以此来缓解腹中的疼痛。那剧痛时做时止,时轻时重,嫣儿说话也是断断续续,有气无力的。

“师姐说这是女孩子变成女人的必须的环节,大女孩都是会经历这个过程的,就算是梓雨啊也不能例外的。”“师姐说经过了这么一件事情就说明我不是小女孩了,要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能和男孩子一起过夜,一起睡觉了,不然,就会生小宝宝了。”

“可是你这是怎么回事?”

“师姐说这个叫癸水,女孩子每个月都会有一次的,要是哪个月不来了的话,还要吃药呢,或者,就是有宝宝了。”

简羽愣住,他似乎是想了起来什么事情,好像许多的武学经典上面有谈到过这种东西,不过究竟是什么自己也一直不是很清楚,还记得有一次尚俊给自己讲过,不过只是说了这和简羽是没有关系的,所以简羽也就从来没有管它。

“而且,这是件十分羞人的事情,所以不能告诉别人,自己知道就是了,我告诉了你,你千万不要说出去哦。”嫣儿神神秘秘的说道。

简羽点了点头,这似乎成了两个人共有的秘密一样。

“那你每次都会这么疼么?”简羽担心的问道。

“不知道呢,我还是第一次嘛,我怎么知道,不过要是实在疼的受不了了师姐就会给我喝一种很苦的药,喝了要好一些,不过不喝也没关系,师姐说这次这么疼多半是受了风寒,平时要好好调养就没事了。”

“哦,那就好。”简羽想了想,“那每次都会流血么?”

“嗯,好像是的,所以不要大惊小怪啦,每个女孩子都是这样的。”嫣儿义气的拍了拍简羽的肩膀,瞬间痛觉袭来又赶紧缩成了一团。

“你好生一点。”简羽赶忙去给嫣儿盖被子,“那既然这样,你就好好休息吧。”

“额,好无聊。”

“那你就疼吧。”

“简羽,你好狠心。”嫣儿泪眼汪汪的把简羽看着,瞬间就挤出来一滴眼泪。

“我可不是你师父,我才不心疼你呢,你的眼泪真是太不值钱了。”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准备离去的简羽却又坐回了嫣儿的身边。

嫣儿嘿嘿直笑,“哼哼,我的眼泪最值钱了,这可是我的秘宝。”想着对付萧玄最好的办法就是哭,嫣儿心里得意的很。

“额,那是因为有人在意你哭不哭,要是在外面你看谁管你,你哭死就好了。”简羽的口吻还真的越来越像一个大妈了。

嫣儿抓住简羽的衣角,指甲似乎都要深深的陷进肉里面了,简羽于心不忍,“你还是喝点药吧。”

“不要,我最怕苦了,还是让我疼着吧。”嫣儿咬着牙,被子里面的温度渐渐的高了起来,身子也暖暖和和的,疼痛似乎减轻了一些,嫣儿就趴在床上和简羽聊天。

“嫣儿,你还记得你的父母吗?”简羽突然问道。

“这个么?”嫣儿撑着下巴说道,“不是很记得了呢,我有记忆开始就已经和师父在一起了呢。”嫣儿笑着说道,“只要有师父在身边,我就什么都不怕了,也不会再觉得自己可怜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