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羽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那你以前也难过过么?”

“那当然了啊,其他的师兄师姐都有父母的,就我没有,小的时候,还有其他师兄师姐来欺负我,那个时候,师父还不是师父,只是师兄罢了。”

简羽突然很想知道,以前的萧玄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和自己的记忆中是一样的呢。“你师父那个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呢?”

“其实长得还和现在一样的呢,嘿嘿,还是这么好看,不过那个时候的师父是从来不笑的,身子超级不好,那个时候的我爱哭,总是想着要下山,每天就在山顶上面去找个偏僻的地方哭,就遇到师父了啊,那个时候的师父身体还没好,就固执的要去山上散步。”

嫣儿的记忆里面,漫天的大雪,淹没了整个视野,自己的脸上很疼,泪痕被风吹干了,眼睛也睁不开,就蹲在雪地里面,缩成了一团。

白色的衣衫比大雪更加的纯净,片片的大雪从嫣儿的视野里面落下来,一只白皙的手掌伸了过来,嫣儿从来没有见过那样好看的一只手,就像是白玉雕刻而成的,好冰冷,但是,却那么的干净。

眼前的人是那么的美丽,只觉得这个世界上面的一切言语要是用来修饰他都变得那么的无力了,他的脸色冰冷冷的说道,“你在这里?”

嫣儿的哭声是藤羽山上出了名的,若不是天赋异禀的话早就被赶下了山去,这也是嫣儿所希望的。嫣儿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萧玄,只知道有个师兄特别的厉害,很有可能就要接任仙上之位了。

“还不起来?”萧玄说着就要收回手来。

嫣儿连忙拉住了萧玄的手掌,站了起来抱住了萧玄,萧玄有些惊讶,嫣儿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就像抱着萧玄,萧玄的身子很冷,比大雪还要冰冷上几分。

“你做什么?”

“你会带我一起回去么?”嫣儿抬起头来。

萧玄没有说话,眼前这个小女孩自己是知道的,但是因为身体的原因,自己很少能见到藤羽山的每一个人,所以,只是知道而已。

也许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嫣儿和萧玄的生命就开始交叉,变得再也无法割舍开来。

简羽看着嫣儿脸上的笑容,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竟然油然而生一种艳羡。也许,和嫣儿和萧玄比起来,自己和飞烟根本什么也算不上,自己以前还觉得萧玄作为师父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但是,听嫣儿如此说来,倒是很愿意祝福她们了。

只不过,看嫣儿的样子,似乎还不知道自己内心的想法呢。

简羽笑了笑,既然萧玄自己都没有说出来,那么,自己也就不用插这个手呢,这一切还是顺其自然吧,很多年以后,简羽回想起来这段时光的时候,总是会觉得懊悔不已,如果这个时候的自己,哪怕是多懂事那么一点点,也许,就不会造成后来的结局。

天色将晚,简羽就告别了嫣儿回到了自己房间里面,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余晖穿过格子窗照射了进来,简羽眯着眼睛逆着光线的方向看了出去,那斜阳就挂在树梢之上,显得十分的悠闲惬意。、从身后拔出剑来,奈何的剑身在闪闪发光,简羽索性就坐了下来,开始擦拭自己的剑,这把剑看着自己长大,在自己出生之前,也不知道是跟了尚俊有多久,如今,这把剑的主人不知去向,而自己,现在也是被一大堆的问题困惑着。

离开山上越是久了,自己也就在这江湖陷得越是深了,以前只觉得世界单单纯纯的,就只有自己和尚俊两个人而已,下了山才知道,自己应该还有很多的牵绊。自己在这方面,或许还真的不如嫣儿这个小丫头呢。

同为女子,嫣儿和梓雨却是十分的不一样,怎么说呢,梓雨感觉还是比较正常的一个女孩子吧,虽然简羽没有见过很多的女孩子,一想到这里,简羽的脸色有些难看,仔细想来,自己也不过十七岁,或许,真的不应该太早的去考虑这些事情,现在的自己,或许应该多想想的是,该怎么找到尚俊呢。

嫣儿的身体过了几天也就好的差不多了,虽然对于这件事情嫣儿本人好像似乎有些沮丧,但是不妨碍她和简羽两个人一起练剑,因为有简羽的指导,再加上嫣儿本来就天资聪颖,虽然因为受到了藤羽山本来的武功的套路的限制,但是到底也算是有个样子了。

日子几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萧玄也总算是有了时间来看嫣儿了,萧玄看着嫣儿在空中和简羽交手,嫣儿想在萧玄面前炫耀一下,所以格外的尽力,但是若是论起藤羽山的功夫来,嫣儿倒是能和简羽过几招,只是论剑法,嫣儿还真的是差的很远,不一会儿就被简羽弹开了老远。

萧玄也不生气,反而脸上带着笑意,嫣儿满脸汗水的跑过来,萧玄就递过来一张方巾给嫣儿擦汗。

“师父,不是我打不过简羽,是简羽比我学了那么多年,我怕他要是输了会哭的。”嫣儿笑着辩解道。

“额。”简羽当着萧玄的面也不好反驳嫣儿。

“你就别说了,我听着都替你不好意思呢。”萧玄笑着说道,“看这个样子,比剑大会你是不用和简羽打了啊,要是遇上简羽直接认输不是就好了,也免得浪费彼此的力气吧,我们也不想拿剑的。”萧玄看了看简羽说道,“简羽,比剑大会的最后战役就要开始了,你有取胜的把握么?”

简羽想了想,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我今天回来的时候也顺道看了看其他的几个人,其实你还是有取胜的把握的,只是,那柄忘川你是真的想要么?”

“其实我也不是想要忘川,只不过,我觉得要是得到了忘川就总觉得能发现什么师父的踪迹了呢。”

萧玄看着简羽说道,“我知道一个人或许知道尚俊的去向,只不过。”

“谁?”简羽着急的问道。

“你还是先好好的练剑吧,你要是赢了,自然是能见到她的,或许,你就算不赢,她也会告诉你的。”萧玄看着嫣儿说道,“你们一天到晚也别太累,不管什么事情也总是有办法的。”

“额,师父你才是不要太累,嫣儿感觉都有好几天没有看见过你了。”嫣儿撒娇的说道,“今晚上要一起吃饭么?”

“当然。”萧玄笑着说道,转头问简羽,“简羽你想吃什么?”

“都可以。”

“师父,我给你说,简羽做的烤鸡可好吃了。你让他给我们做烤鸡吃吧。”嫣儿促狭的看着简羽,“简羽你给我们做烤鸡吃吧。”

萧玄笑着看着简羽,简羽也只得点点头,“那我去逮一只野鸡回来好了。”

“我也要去。”嫣儿大声说道,“师父,你就好生的去休息一会儿,我带回给你做烤鸡吃。”

“小心安全。”

简羽和嫣儿四下寻找,来到了一个山谷中,这个山谷看起来挺幽静的,似乎从来都没有人进来过一般。嫣儿看着山谷里面长长的野草有些害怕。

“你在看什么?”

“我们能不进去么?”嫣儿畏畏缩缩。

“一般就是要这种地方才容易找到的啊。”简羽突然想起了第二次见到嫣儿的时候夜间睡觉的时候嫣儿紧皱的眉头,才明白过来她是在害怕,“你怕什么,我会保护你的。”

嫣儿还是没动,简羽就过来拉她,“你还信不过我么?我可是很厉害的。”

牵着简羽的手,嫣儿的心里也就安心下来了几分,简羽的手掌心暖暖的,指节间有薄茧,不如萧玄的光滑,可是,就是给人一种很心安的感觉,嫣儿看着简羽,阳光下面的少年,脸颊的线条十分的流畅,明眸皓齿,虽然不算是绝世的美男子,可是,却如同阳光一样让人感觉到十分的亲近。

“你看什么?”简羽有些摸不着头脑。

“哼,要你管。”

走过了一截路,山谷的样子就全部出来了,里面倒是挺空旷的,不时的还有山风穿过,十分的舒适。

“简羽,要是你找不到你师父你怎么办?”嫣儿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说了出来,虽然知道简羽听了这话是绝对不会高兴的。

果然,简羽皱了皱眉头,“那老头子可是很厉害的,要说是这个世界上面有什么人能把他轻易解决了,我是绝对不相信的。”

“可是,万一呢。”嫣儿想起来了自己那个可怕的猜想,那个时候的萧玄说的那些话,似乎自己说的那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的,如果是真的话,那么,简羽的奈何里面寄居者的灵魂是谁的呢,嫣儿心里有些难过,寄居者在一把剑里面的灵魂,要么是有什么特别想要完成的事情没有完成而留下来的执念,要么就是,想要保护某一个人,而这个人,多半就是这把剑的主人吧。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