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羽,你这个混蛋。”萧玄也嘟着嘴,不过应该是看简羽哭的这么厉害有些微微的怕了。

“萧玄才是混蛋。”简羽抓着萧玄胸前的衣服就要擦眼泪,萧玄比简羽大几岁,要高了许多。

“你们在闹什么啊?”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女声从头顶传来。

简羽听见自己小小的喊了声娘亲,就伸出食指指着萧玄说道,“他,萧玄欺负我。”

萧玄也可怜巴巴的把简羽口中的娘亲看着,“我才没有,是他先喊我名字的。”

简羽记不清楚了,不过结果他却有些印象,自己和萧玄头上都顶着几个包,幸好这个时候一个男人过来了,把娘亲抱走了。

“简羽,你以后不准喊我名字了。”萧玄说道,“我可是你的长辈。”

“那我喊你什么?”简羽抓着萧玄小小的手,也不知道萧玄要带自己去哪里。

萧玄转过身来看着简羽,笑着给他擦了擦眼泪,“当然是。”

简羽觉得有些气馁,就是这么关键的一个时刻,自己竟然记不得了?自己果真是和萧玄有什么关系的,萧玄还认识自己的娘亲和爹爹,不过,为什么萧玄现在不告诉自己呢?

简羽快速的追了几步,赶上了萧玄。

萧玄略微有些惊讶,“怎么呢?”

“萧玄。”简羽直呼其名。

萧玄果然愣在了原地,不过很快的笑了笑,“这样可不礼貌,你应该叫我仙上的。”

“萧玄。”简羽固执的又喊了一声。

萧玄不说话,心下却大惊。

“萧玄,我是什么人?你是什么人?你是我的什么人?”简羽一口气问了出来。

“这个么?”萧玄侧过身子,“我是藤羽山的仙上,你么?我找了那么多人去打听也不知道你是谁呢?应该你告诉我吧。至于我和你嘛,你是嫣儿的朋友,我是嫣儿的师父罢了。”

简羽却不肯放过萧玄,“你是我的长辈,这是你说的。”

萧玄不知道简羽这句话说的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是刚才自己说的自己是嫣儿的师父的时候还是多年以前的时候。

简羽看着萧玄的眼神很认真,“小时候我们打过架对吧?”

萧玄不说话。

“你认识我的娘亲?”

萧玄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简羽,你既然忘了,便不要想起来,对你没有好处的。”

“求求你,告诉我。”简羽心里一动。

“呵呵,我最开始听到你的名字只是觉得奇怪而已,你应该已经早就死了,我还道天下竟然有人和你一样的名字呢,不过,后来也想明白了,这肯定是尚俊的意思,你能活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知道太多对你没有好处的。”

萧玄的话算是肯定了自己和简羽是有关系的,但是,具体是什么,他却是再也不想对简羽说了。

简羽颓然的站在原地,也不顾纷纷下起的大雪,他从来没有这种感觉,自己有娘亲,有爹爹,有一个完整的家,而,自己现在,却连师父也失去了,简羽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强烈的愿望想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是谁,姓甚名谁,自己的父母是谁,为什么自己和尚俊一起长大,又为何和藤羽山的仙上有关系。

尚俊没有过告诉自己,如同萧玄说的,一定是有自己的理由,那么自己就算去问了,尚俊肯定也不会说的,而萧玄也是守口如瓶,既然他们不说,那么简羽就自己去找寻真相就是了。

“简羽。”嫣儿的声音。

简羽低头一看,嫣儿站在竹林里面,他想起了萧玄昨日的话,皱了皱眉头,“你来干什么?”简羽也不从竹尖上面下去。

此刻的简羽脚踩在竹尖上面,显然是在上面站了很久了,嫣儿也飞身一跳就越到了于简羽高度相同的一个位置上面。

风吹过,竹影晃动,简羽随着竹叶一起晃了晃,嫣儿却没有动,竹叶离开了嫣儿的脚下,嫣儿身子完全悬空在了空中。

“又在用你们藤羽山的那个怪异的驾驭空气的武功么?”

“笨蛋,那叫御空之术。”嫣儿笑道。

“你们人人都会么?”这是简羽一直都很想问的问题。

“怎么可能?”嫣儿骄傲的说道,“御空之术说来简单就简单,说复杂也复杂,普通人就算是修行一辈子也是做不到的。”“我们藤羽山认为,这是仙人留下来的术法,而不是武功,因为这种东西只有一些体质很特殊的人能学习。不过这种人现在很少了,就算是在藤羽山,也不过是有几个长老和师父,还有就是我会了。”

“不过你用的不好吧?”简羽笑着打击嫣儿道。

“虽然很不想承认,不过也确实是这样的,不然你这小子怎么能赢得了我?”嫣儿柳眉倒竖,“你别看师父一直都和我们一样行走,只是因为这样看起来师父和我们一样而已,师父行走的地方,从来不需要泥土什么的,他想怎么走,整个天空都是他的。”

简羽是有印象萧玄走路从来没有声音,以前只是觉得萧玄肯定是武功高强,所以走路的声音很轻,没有想到是这个原因。“可是这样不累么?”

“我也问过师父,因为我每次用御空之术的时候都会很累的,但是师父说习惯了就不累了。”嫣儿砸了砸嘴,“我也好想习惯,不过很难。”

对了,嫣儿,你没事了么?”简羽问道,嫣儿的脸色蜡黄蜡黄的,看起来也不是很谨慎。

嫣儿的脸马上就红了,支支吾吾的说道,“我当然没事的。”

“你到底是怎么了?”

“要你管。”嫣儿嘟着嘴说道,脸却更红了。

“也不知道是谁,昨天天都还没亮就被吓的哭了起来的,还说要成为女侠呢,我看你是没有希望了。”

“额,那我们现在就来打一架,你就知道我行不行了。”嫣儿怒气冲冲。

“你的性子怎么这么暴躁,就不能学学。”简羽正想说玉雯的,但是一想到玉雯也是个暴脾气,于是转口说道,“怎么不学学你师父,你看他性子多平淡,可见能做大事的,或者是能人性子都是很好的。”

“我就是性子不好了怎么样?”嫣儿竟然气的泪光点点,转过身就要走。

简羽一看这情况不对啊,嫣儿这是怎么了,以前搞不好就是要把自己打一顿的人,怎么今天竟然被自己气哭了?他连忙追上去,嫣儿果然是哭了,眼睛红红的。

“你今天怎么了啊?”

“你为什么老是欺负我啊。”嫣儿哭喊道,“简羽你真是个狼心狗肺的人。”

“喂,不要这么小气嘛。”简羽也有些慌了,他也不是没有见过女孩子哭,不过这种情形还是少见的,嫣儿哭起来那就是一个小孩子,哇哇的直叫唤。

“那你答应我你以后不准说我坏话了。”嫣儿边抹眼泪便说道。

简羽龇了呲牙,狠狠心说道,“好啦,那我不说你坏话了。”

嫣儿一看有门接着说道,“而且要烤鸡腿给我吃。”

“好。”

“还要说我是大女侠,你甘拜下风。”

“过分!”简羽看见嫣儿已经没有哭了,这么丧权辱国的事情还是不要做好了。

“哇。”嫣儿的哭声响彻整个竹林,简羽捂着耳朵都要被震聋了。

“嫣儿!”玉雯不知道从哪里出来了,“你果然过来了。”

嫣儿一件玉雯就被吓得魂飞魄散的,来那么难过也不哭了,就躲在简羽的背后去了。

“快跟我回去,不然师父该生气了。”

“不,你不给师父说不是就好了。”嫣儿伸出个头来。

“嫣儿!”玉雯说着就要过来拉嫣儿,嫣儿僵持不过,竟然就扯着简羽的头发,简羽瞬间被疼的呲牙咧嘴的。

“嫣儿放开我。”简羽喊道。

“不要,我才不要回去,回去玉雯还要逼着我喝药,我没事了,我很好。”嫣儿一口气说了许多的话。

“那你也不能扯着我的头发。”简羽为了不让嫣儿把自己的头发扯掉,只好把嫣儿拉住让嫣儿不至于离开自己太远。

嫣儿顺势就巴在了简羽深山,就想一只无尾熊一样,玉雯扯的累了,也停了下来。

嫣儿警惕的看着玉雯,不肯从简羽身上下来。

简羽使劲儿去推嫣儿,嫣儿脸上还有泪水,不过她才不要什么形象呢,“我不要,简羽你还是不是我兄弟啊,我们还一起喝酒了的,你要帮我才行。”

“哼哼,你不提喝酒还好,你那天喝成什么样子了?”简羽也在一边与嫣儿胡闹。

玉雯真是苦笑不得,“嫣儿,乖,和我回去了,我给熬糖水喝。”

“你这丫头是怎么了,不喜欢喝药现在连糖水都不喝了么?”简羽一边说着还在一边的掰嫣儿的手指头,无奈嫣儿抓的很牢固。

“哼哼,你试试喝一天一晚上的感觉你就知道了。”嫣儿才不要就范。

“你喝那么多做什么?”简羽奇怪的说道。

玉雯的脸色变了变,“算了,嫣儿,你要和简羽在一起玩我没有意见,不过,你们可不能练剑什么的。”玉雯看了看简羽,“简羽,你可要看着嫣儿啊。”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