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发什么呆啊?”嫣儿把茶杯递给了简羽,“是不是在想梓雨啊?”

简羽才没有理会嫣儿。

“听说你去见过惊雷派的掌门了?那人怎么样?是不是和梓雨那个叔父一样看起来很古板啊?”

简羽怎么好说自己连人都没有见过呢。

看着简羽的脸色不太好,嫣儿心下疑惑,正要再问的时候门突然开了,是玉雯端了药进来。

“嫣儿,药好了。”

“我不要喝药。”嫣儿扭过头去。

“师父说了,你今早可才答应了他,要是你要下床玩的话就必须乖乖的喝了今天的药的。你早上去找简羽了吧?”玉雯说着就拿起汤匙过来了。

嫣儿连忙把简羽扯到了自己面前挡住自己。

玉雯把要给了简羽,“那简羽,嫣儿就麻烦你了哦。”玉雯神色调皮的一笑,立马就消失的不见了踪影。

简羽还真是无奈啊,他虽然没有转身,却也已经感觉到了自己身后嫣儿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的敌意。

“简羽,我给你说,你可不能这样对我。”

房间里面传来了嫣儿杀猪般的叫声,玉雯笑了笑,果然啊,这年轻人的事情还真要年轻人来做才行,只有这年纪在一块的,说什么话,做什么事情才方便呢。

简羽出了门,把门紧紧的关上,嘴角浮出一丝胜利的笑容。

床上的嫣儿却已经是半死不活了,嘴角还残留了药物苦涩绵长的问道,“那个该死的简羽,竟然趁自己对他没有防备点了自己的穴道活生生的把药全部倒进了自己的嘴里。”嫣儿想到又开始干呕。

结果第二天早上就出事了,还真是黎明前的黑暗里,大家都还在香甜的睡梦之中,却出现了嫣儿那划破了整个竹林的惊呼。

几乎是所有的人都被这阵吼叫叫醒了过来,萧玄急急忙忙的披了一件风衣就赶到了嫣儿的房间里面,简羽听到了那声惨叫也赶了过去,难道还真的有人能在藤羽山的这么多的弟子面前袭击了嫣儿不成?

这事情真是太诡异了!

简羽进门的时候看见了同样急切的萧玄,玉雯随后也赶了过来,三人把屋子里面扫视了一遍,完全没有看到陌生人来过的痕迹,只有嫣儿一个人坐在床上哭泣,鼻涕眼泪沾了一被子。

“怎么了嫣儿?”萧玄赶紧过去。

“师父你不要过来。”嫣儿大声的喊道,边喊边哭,“师父,嫣儿要死了,嫣儿不想连累师父。”

“好端端的说什么话呢。”萧玄奇怪的问道。

嫣儿从床上下来,面容枯槁,颤颤巍巍的面对着萧玄就跪了下来,把萧玄吓了一大跳。

“师父在上,嫣儿失礼了,师父照顾嫣儿这么多年,嫣儿本想一直留在师父身边侍奉师父的,可是嫣儿没有这个福气了,师父您以后请一定要保重好身体。”嫣儿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滚落。

可是在场的三个人却都是云里雾气不知道嫣儿在说什么。

“嫣儿,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好生说,师父都会有办法的。”玉雯说道。

“嫣儿要死了,嫣儿要死了。”嫣儿毕竟是小女孩子,瞬间就控制不了自己刚才才收拾好的情绪。

“到底怎么回事啊,你怎么就要死了呢?”简羽也着急起来。

嫣儿转头看向简羽,“简羽,我好想看你和梓雨成亲啊,看来也是不行了,你以后可前往要记得我啊。”嫣儿扶着床边爬起来。

可是嫣儿晃悠悠的就有跌倒,萧玄因为刚才嫣儿说了不准他靠近正在心急如焚,简羽立马走了过去扶嫣儿,嫣儿也没有阻拦。

嫣儿转头过来看了萧玄一眼,“师父你快出去,嫣儿这里病气重,嫣儿不想传给师父。”

简羽扶着嫣儿上了床,“你这不是好好的么?什么病气重啊。”简羽拉开被子让嫣儿上去,手却停住了,“啊,这是?”

萧玄看见简羽脸色都变了,心里大惊,难道真的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简羽怎么了?”

“嫣儿,你哪里受伤了么?”简羽抓住嫣儿的肩膀前看后看,“你怎么流了这么多血?是谁?”果真是有人来过了么?还打伤的嫣儿?

萧玄一听顾不得许多了,连忙就走到了嫣儿面前来,低头一看,瞬间脸色都青了。

玉雯心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简羽一去这么惊慌,师父一看脸色都青了,玉雯也忍不住好奇走了过去,立马脸就红了。

弟子们各个都十分纠结,好想去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啊?可是刚走了一步就看见玉雯转过身来,“你们都出去,出去。”

弟子们看着师父,萧玄的脸色很是古怪,大家会意就出去了。

只有简羽,担心的不得了,“这是怎么回事?昨晚有人来过了么?谁这么厉害?”简羽不停的问嫣儿,嫣儿也在简羽的怀里哭的死去活来。

“肯定是我中毒了,毒发了,我要死掉了怎么办?”

看着两人颇有些生离死别的感觉,玉雯觉得自己的老脸都要被剥了,生生拉开了两人。萧玄扯住了简羽的衣角。

简羽回过头来看着萧玄,这情况不对啊,嫣儿受了这么重的上,萧玄怎么还这么淡定?简羽想起那次自己刺了嫣儿一剑,萧玄可不是这样的啊。

“简羽,我有话要跟你说,你和我来。”萧玄说着就要拉开简羽。

“可是嫣儿。”

“不用管她。”萧玄心里还真是千军万马啊。

嫣儿也愣住了,师父这是不管自己了么?这来的太突然了,自己果真是没救了呢,半点希望都没有了呢,嫣儿吓得哇的一声又大哭起来,抓住简羽的衣角就不放。

“嫣儿,你会没事的,玉雯师姐会治这个病,我们先出去免得打扰她。”

“?”嫣儿疑惑的看着玉雯,师父都不能治疗的病玉雯师姐行么?

玉雯脸上挂不住了,“是啊,是只有我才能治的病。”

简羽这才放了心,就跟着萧玄出了门。

一出门萧玄就后悔了,看简羽这个样子,简羽一直和尚俊生活在山上也不会遇到这些问题,可是要是自己不说的话简羽肯定是不能罢休的,可是要自己说的话,那可真是太难了,你说要怎么样做到让一个男人告诉另外一个男人关于女人癸水的事情呢?

萧玄的头很大。

抬起头,门外的弟子们还没有完全散去,自己是应该找一个徒弟来帮着完成这件事情么?萧玄心想,可是这也太难办了吧,难道叫一个女弟子,这样好像也不对啊。

“仙上,嫣儿这是怎么了?”萧玄还没有想出一个好的方案来,简羽就已经把这个问题摆到了萧玄的面前。

“这个。”萧玄很为难。

“难道嫣儿真的是中毒了?”简羽神色着急起来,难不成方才萧玄那么说是在骗嫣儿的?

“不是这样的。”萧玄想着,幸好自己一直都带着这个斗笠,简羽也是看不到自己的表情的。

萧玄又想,凭着简羽和自己的关系,自己就算给他说这种事情应该也没有什么不妥的,但是,这也真是,太有点。“你放心吧,嫣儿没事的。”

简羽见萧玄不说,心知自己也是不能强求萧玄的,萧玄对嫣儿这么好。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吧。

“简羽,嫣儿这几日看来是不能和你练剑了,要是她敢过来你一定要让她回来。”萧玄想了想嫣儿的性格说道,他是知道嫣儿在和简羽一起练剑的,不顾也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好,所以就由着他们去了。

简羽本来以为萧玄知道这件事情是要生气的,毕竟嫣儿是萧玄的徒弟,自己是不是太自大了?

“是。”简羽恭敬的说道。

“呵呵,你不是藤羽山的人,没有必要这么回答的,我可是把你看作是。”萧玄想了一下说道,“嫣儿的朋友。”

萧玄,不过是简羽的长辈而已。

尽管,这天下,萧玄是从来看不起的。

简羽受宠若惊,他其实并不是很能明白萧玄对他特别的地方,却也从平时藤羽山的弟子们的眼神里面读出来了异样。

“我还有事情要做,你就自便吧。”萧玄说完就从一边岔路口离开了。

简羽看着萧玄的背影,心里五味杂陈,这个男人对于江湖来说简直就是一个神话,一个无意落入凡尘的仙人,但是,自己就和他这么近,却觉得他和其他人也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武功高强些,脾气好一些而已。

“萧玄!”简羽的脑海里面闪过幼童愤怒的声音,“萧玄!”简羽愣在了原地,这个声音,是自己的么?

简羽想起模模糊糊中自己似乎是在追着什么人,口中还不停的喊着萧玄的名字,那个时候的萧玄似乎也是个几岁大的孩子,背影渐渐的消失在了大雾里。

简羽自己就坐到了原地,抹着眼泪就哭起来,哭声撕心裂肺,惊天动地。

哭着哭着那个人影竟然回转过来,站到了他的面前,简羽抬头一看,萧玄小的时候和现在略微有些不同,不过,那种仙姿绰约的感觉已经出来了,忽略那张娃娃脸的话。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