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玉雯捧着衣物走进房间的时候,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转过珠帘,看到地上的那些衣物的时候,玉雯的脸就腾的红了。师父,该不会是?

嫣儿还在睡觉,只漏了一个头在外面,显然是有人给她盖了被子了。玉雯笑了笑,怎么可能嘛,应该不会的吧,说着就要叫嫣儿起床。

“嫣儿,都日上三竿了啊。”说着就去扯嫣儿的被子,这一扯不要紧,以前玉雯也经常这么做的,但是,当玉雯看到嫣儿的时候就瞬间什么都不同了。

嫣儿身上,竟然什么都没有穿!玉雯吓得一下子把被子又放了回去,自己还不能完全消化今天早上的这巨大的信息量啊。

自己那个一层不染的师父,那个天仙一样的师父,是做了神马啊!

嫣儿被冷风那么一吹,也就醒过来了,头发还有些乱乱的,看着玉雯捂着自己的脸,便奇怪的说道,”玉雯师姐,你在做什么啊?”

“嫣儿!”玉雯觉得自己有好多的话想问,但是突然却又不知道该问哪一句了。嫣儿自觉的开始穿衣服了,她的脸上还挂着满意的笑容,玉雯看了心中更加的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嫣儿,昨天晚上你和师父一起睡的?”玉雯开始旁敲侧击。

“嗯啊。”嫣儿说话的声音都带着笑意,昨天晚上那样,算不算得是只有两个才能做的事情了?那自己就可以和师父成亲了呢,好开心。

“你们,没穿衣服啊?”玉雯更进一步。

“嗯。”嫣儿更加的开心了。

“那个。”玉雯琢磨着怎么说才好,“然后呢?”

“然后我哭了,师父抱着我,就睡下了啊。”嫣儿不假思索的说道。

嫣儿肯定不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心里是怎样的波涛汹涌啊,那个歪歪无极限的啊,自己知道了这件事情,师父会杀了自己灭口么?果然啊,就知道昨天晚上要出事啊,可是,玉雯看着嫣儿,嫣儿还这么小啊,师父怎么下的去手啊。

玉雯不看不要紧,但是一看脸就更加红了,不为什么,就为了嫣儿那满身的红痕啊,啊,这个世界啊,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了啊,玉雯觉得自己快要站不稳了,师父不是挺稳重的么,怎么一会儿就变的这么心急了,果然如同他们所说的啊,情到浓时,情不自禁么?真是,太罪恶了啊。想着萧玄那白衣翩翩,一尘不染,绝世而独立的味道,真是,好大的落差啊。

玉雯愣神的这段时间里面,嫣儿已经把衣服都穿好了,玉雯突然觉得嫣儿似乎瘦了一些了,看来这一路上果然还是太劳累了。“那个,嫣儿,你先出去吧。”

“哦”嫣儿不疑有他,便欢快的跑了出去。

玉雯摇了摇头,师父这是一夜风流啊,不过这也是他的夙愿了,这藤羽山谁不知道啊,师父就只是把嫣儿保护的太好了,什么不好的都不想给嫣儿说,就想嫣儿生活在自己那个纯真的世界就好了。

不过有些事情,还是要玉雯来收拾烂摊子的,比如说眼下,真是的,嫣儿不知道,师父也不知道么,说着玉雯就准备把那罪恶的床单给处理了。

可是出乎玉雯的意料,上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些睡过之后的褶皱,这不应该啊,玉雯心下一惊,难道,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不可能啊,看嫣儿的样子,也不像什么都没发生的感觉啊。

额,这可真是折腾人啊,玉雯心里坏坏的想道,这不是故意钓自己的胃口么?到底是发生了还是没有发生啊,自己去问师父那简直就是去找死啊,但是,看嫣儿那个样子,就算是发生不发生,她可能也不知道其中的差别吧。难道,两人就这样抱在一起滚了一晚上?

这,两边都不太可能啊,自己究竟该不该相信师父的纯洁度呢?

要是萧玄知道了玉雯心里的这些想法,可能是要气的吐血吧。

嫣儿下楼的时候看见了昨天的那个老鸨,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许七娘先是有些惊讶,不过很快,脸上就挂起了笑意,昨天藤羽山已经有弟子给她解释过了,不过还好,什么都没有发生,不然自己和这天香阁肯定会死的很惨的,藤羽山的弟子啊,还真是有些惹不起。

嫣儿站在二楼的长廊上面搜索萧玄的身影,萧玄是个很突出的人,不管是在什么环境里面,只要是他在的地方,感觉方圆几米远都是仙境啊,嫣儿搜索不过,就用传音呼喊着。

萧玄也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就站到了嫣儿的身边,嫣儿看着自己最爱的师父,果然一下子就开心了,抱着萧玄的腰就要撒娇。

许七娘顿时差点下巴都掉到了地上了,眼前这个男子不是藤羽山的某个重要的人物么?她想起了昨天萧玄一行人来之前那个男子给自己说的话,因为是不一般的客人,所以要不一般的对待,要是自己猜测没错的话,眼前这个男子,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啊,没想到这小姑娘还真挺厉害的啊。

萧玄感觉到了许七娘的眼神在看着自己,他居高临下的望了过去。

许七娘瞬间就觉得自己浑身上下似乎什么都没有穿一样,十分的冰冷。甚至都不敢抬起头来,只问得见空气中似有似无的声音,她知道,这是萧玄给自己的传音。

萧玄说,还是留你一命,自己好自为之。

许七娘差点没有被吓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嫣儿本来还想去找易风玩的,但是这一次萧玄却说什么也不肯了,说是要是这的要和他们在一起玩的话,也得等自己有空了就陪着嫣儿一起过去,嫣儿虽然很不情愿,但是因为昨天晚上才见识过萧玄生气的样子,所以不敢造次。

简羽昨晚就得到了玉雯派过来的消息说是嫣儿暂时不会过来了,嫣儿有她师父保护着,简羽他们也不担心,不过易风显然很不开心。

从早上吃饭开始易风就有些闷闷不乐,启乾卖力的给他夹菜,心里却是十分的愧疚,因为昨天晚上易风把这一路上遇到的事情都给自己说了,他这才是好后怕,原来自己差一点就看不见这个最亲爱的弟弟了,所以,对简羽和嫣儿心里也充满了感谢。

看着易风不是很有胃口,作为哥哥他怎么会不知道,“易风,多吃点啊。”“你都瘦了好多了啊,以前那可爱的娃娃脸都变的尖尖的了。”

“哪里有,我什么时候娃娃脸了?”易风不高兴的说道。

“呵呵。”梓雨的笑十分的迷人,她大概也知道了,这启乾其实就是一个弟控啊,不过,听说,承启乾就这么一个亲人了,所以,不管再怎么过分的担心,都是合情合理的吧。

“哎呀,你放心吧,你要见那个小丫头的话,等两天就见到了啊,他们不是也要参加落霞阁的比剑大赛么?”

易风一想,心里也就稍微那么好受一些了。“哥,你也要去么?”

“当然。”“这可是个钓妹妹的好时机呢,说不定就找到你嫂子了呢。”启乾开玩笑的说道。

“我听你这句话已经十几年了。”易风夹了一块菜放进嘴巴里面,果然食之无味。

“对了,简羽,你也是要参加的啊。”启乾看着简羽,这少年话很很少,不过一看就给人一种很拽的感觉,真是个别扭的孩子呢。

“嗯,不过看来是得不到忘川了,看看也是好的,顺便也就知道自己的实力在哪里。”其实对于自己昨天和启乾的打斗被打扰了简羽还是很不满意的。

“其实吧。”启乾放下了筷子,认真的看着简羽,“少年你还是很厉害的。”

易风是很少看着启乾夸赞别人的,特别是两个方面,一个是武功,一个就是,长相。

简羽也看着启乾,启乾说这句话的意思,应该还有下半句吧。

果然,启乾接着说道,“但是,少年,你要知道,在这江湖上混呢,不是那么容易的,武功的话,可以来自于各种流派,但是,最厉害的人,绝对不是只靠着武功就能混下去的呢。”启乾不情愿的说道,“除非你已经是藤羽山山主那种变态了。”

“那我。”简羽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启乾打断了。

“你啊,不要打断人家说话嘛,你就是太年轻,而且和别人过招的时候太少了,几乎没有什么江湖经验啊。”启乾说道,“尚俊大人是多么厉害的一个人啊,你是他的关门弟子,自然在武功方面绝对不会差,但是,和人打架一定要记住,你知道怎么应对的招数,人家很有可能就知道你会怎么应对,所以你出招别人早就预料到了,那你还有什么胜算啊,加油吧少年,多琢磨琢磨。”启乾的口气虽然很不正经,但是,简羽却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启乾说的没错,都是有道理的。

“多谢前辈指教,那简羽这次正好可以在比剑大赛上面多练练了。”简羽拱手。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