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用落霞阁的阁主的原话来说,这个时候化开的,应该是节操吧,不顾伦理道德,萧玄啊萧玄,你还真是无耻呢。

当然,结果就是第二天落霞阁阁主最喜欢的鱼儿们,全部由于不明的原因,死在了池塘里面。

嫣儿没有给萧玄思考的时间,就又亲了上去。

萧玄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没有搭对,就愣在了原地,张开了嘴唇,嫣儿的舌头就滑了进去,但是嫣儿毕竟是嫣儿,什么也不知道,就用自己的舌头去亲吻萧玄的舌头。

萧玄觉得身体有点热,这天香阁的酒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让人堕落于奢靡的梦境,萧玄觉得理智在渐渐的远离,他知道自己抱起了嫣儿,嫣儿的身体软软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倒在了床上,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他却似乎不能控制自己了。

嫣儿看着萧玄把自己放在了床上,萧玄的舌头在自己的嘴巴里面打转,和自己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嫣儿觉得空气似乎有点稀薄,就准备抽身回来呼吸,没有想到萧玄却按住了自己的后脑勺。

萧玄从嫣儿的嘴唇上面移开,看着嫣儿的嘴唇上面沾着晶莹的东西,红红的,更加的饱满,忍不住就顺着她的嘴角向上,亲吻着她的眼睛,萧玄想着,自己今天真的是被嫣儿吓坏了,他只知道自己十分的生气,在看到嫣儿出现在视野里面的那一刻,到底是怎么样的朋友,竟然把他的嫣儿抛弃在了这种地方,要是今天自己不来这里的话,那后果真是,不敢想象,或许,自己真的应该早一点,早一点,像此时此刻一样,把嫣儿揽进怀里,哪里也不要她去就好了。

嫣儿微微有些喘气,她听见萧玄的喉咙里面似乎有什么压抑着的声音,不过她看不见萧玄的表情,只能看见萧玄的如墨色一般的长发,和自己的头发纠缠到了一起,因为萧玄进门之后已经把斗笠取了,所以嫣儿看见萧玄的发髻之上插着自己送给他的那根簪子,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很高兴。

萧玄的吻已经蔓延到了嫣儿的脖子上了,深深浅浅的印下了很多的痕迹,嫣儿的衣着很单薄,所以身子微微有些凉,却也比萧玄的体温高了不少,嫣儿感觉到了这个温度差就忍不住抱住了萧玄。

萧玄的手在嫣儿的腰上游离着,解开了腰带,顺着衣服抚摸了上去,嫣儿的身子有些发抖,嫣儿心想,果然,师父也是想和自己成亲了,所以,现在,自己是在和师父做那些只有两人才能做的事情么,她感觉到了师父的手已经覆在了自己的胸前,脸立刻就烧的通红。

嫣儿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只是学着萧玄的样子,去解萧玄的衣带,却被萧玄捉住了,萧玄的另外一只手放在嫣儿的胸前,嫣儿的身体刚刚才发育,还没有成熟的女孩子的体型,但是,那样小小的,就好像初夏的新荷,莲花尚未完全绽放,只是一个小小的花苞而已,萧玄的手就那样轻轻的抚着这朵真爱的莲花花苞。

“师父。”嫣儿的声音软软的。

萧玄笑了笑,衣料摩擦,他们成对的铃铛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嫣儿很开心,搂住了她最喜欢的师父的脖子,不过,她的心里有些隐隐的害怕,这样的师父,这样的温暖的师父,自己有点不习惯。

“嫣儿。”萧玄呼喊着嫣儿,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压到了嫣儿的身上。他忘却了一切,只能看见自己眼前的这个女孩子,自己看着长大的这个女孩子,虽然长得不算倾国倾城,但是,为什么,就这样的好看呢,好看到自己无法自拔。

“嘿嘿。”嫣儿得意于自己终于找到了师父的衣带,轻轻一拉,萧玄的外套就松垮了下来,嫣儿顺着自己现在的视野的角度,看见了萧玄着在里面的亵衣。

萧玄知道自己的理智在崩溃,也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对,但是,就这么一次,就这么一次,自己,想把眼前的人儿揽入怀中。

嫣儿本来就穿的少,经过这么一折腾,已经接近于一丝不挂了,尽管还是没有发育成熟的躯体,但是,对于萧玄来说,这是一个自己不能抵御的诱惑,上一次嫣儿受伤,自己和嫣儿一同呆在浴桶里面萧玄就已经知道了,自己对于嫣儿,是真正的,有欲望。

所以,那么狠狠的克制自己,不能再也嫣儿一同睡觉了,但是,为什么,这么难这么难。

萧玄的吻顺着嫣儿的脖子往下面,留下了长长的吻痕,一直来到了幼嫩的花尖上,嫣儿的身子狠狠的打了一个哆嗦,就像浑身被电了一下一样。

“师父,嫣儿有点害怕。”嫣儿蜷缩在萧玄的怀里。

“不怕,我会很温柔的。”说着萧玄扯掉了嫣儿身上最后一块阻碍。

嫣儿看着萧玄白皙的皮肤,看着他平直的脊梁,看着萧玄背后的自己环绕着他的手臂,萧玄的嘴唇还在自己的肩窝里面,世界突然变成了一片红色,红色,漫天的红色,远远的,似乎是传来了断续的哭声,是谁呢?是谁呢?嫣儿如同行走在一片血色的天空下,撕裂的残缺的看不清楚原形的肢体,是什么呢?嫣儿突然想起,自己以前面对盗贼的时候似乎也想起了这么一个画面。

嫣儿的视野里面似乎出现了什么东西,她看不清,不过她知道,那些事鲜血,被鲜血包裹着的什么东西。

萧玄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冰冰凉凉的划在了自己的脸上,他抬起头来,看着嫣儿的目光涣散的看着上方,满脸都是泪水。

嫣儿的样子让萧玄一下子就回到了理智中,自己是在做什么啊,自己是在对嫣儿做什么啊,自己明明这么珍爱嫣儿的啊,可是,自己究竟是在做什么啊,嫣儿她现在都还什么都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在伤害嫣儿啊。

“嫣儿,对不起。”萧玄心乱如麻,他不知道怎么办好,看着自己和嫣儿这样的一丝不挂,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好恶心,自己在做的事情,是那么的罪恶。

“师父,师父。”嫣儿浑身发抖,不停的呼喊,“师父师父。”边喊着眼泪大滴大滴的流了出来。

萧玄终于看出来了嫣儿的不对了,便喊她,“嫣儿,嫣儿。”

嫣儿听见萧玄的声音,终于从回忆里面跳了出来,看清楚眼前的放大了很多倍的萧玄的脸庞,放声大哭了起来。

“嫣儿,怎么了?”萧玄作为藤羽山的仙人,自然是知道嫣儿应该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东西,或者是恐怖的东西了,于是抱着她说道,“不要担心,都不是真的。”

“师父,师父,嫣儿好害怕。”

“你看到什么了?”萧玄扶着嫣儿坐了起来,嫣儿就躲在萧玄的怀抱里面,眼泪全部都落在了萧玄的胸膛上面。

“全是鲜血,全是鲜血,还有,好多好多的破碎的肢体,好多好多。”嫣儿的声音很哽咽,断断续续的,也难得了萧玄,竟然把这些话都拼凑了出来。

“不用害怕,我就在这里,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所以嫣儿你不用害怕。”萧玄虽然这么说,但是他的眉头紧皱,他已经大概知道了嫣儿回忆起来的是什么了,他紧紧的抱着嫣儿,把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上面,把嫣儿全身都包裹在了自己的怀抱里面。

听见萧玄的声音,嫣儿终于安心了许多,只是,止不住自己就会哭出来,萧玄温柔的把嫣儿放了下来,“好好的睡一觉就好了,没事的。”说着就在嫣儿的额头轻轻的烙下一吻。

嫣儿知道,每当师父做这个动作就意味着他要离开了,于是紧紧的抓着了萧玄的手掌,“师父,哪里都不要去,就在嫣儿的身边。”

“好,师父哪里都不去,师父就呆在你的身边。”说着萧玄就在嫣儿的身边躺了下来,盖上了被子,嫣儿就缩在了萧玄的怀抱里面。

“师父,你不要离开嫣儿,永远都不要。”

“好。”

“拉勾勾。”嫣儿去摸索着萧玄的小手指。

萧玄就由着她,和她拉了勾勾故,不过嘴角却是苦涩的笑意,他能闻到嫣儿发间的香气,这是自己熟悉的味道,自己何尝不是习惯了这种味道陪伴自己入睡呢,不过,自己应该明白的不是嫣儿对自己多么的重要。

萧玄看着嫣儿紧闭的双眼,自己不能由着自己胡来,自己要做的是,对嫣儿好就是了,不管怎么样,都要嫣儿幸福就好了。

就这样,让他再放纵一次吧,反正,自己的机会也不多了。

所以当玉雯第二天看见自家师父从嫣儿的房间出来的时候,本来很自然的,但是,师父脸上一红却是很不寻常的,路过玉雯的身边的时候,萧玄小声的说道,“去给你的师妹准备一套衣服吧。”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