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不要这么称呼我,我有这么老么?真是个坏小子。”启乾笑道,自己虽然是在座最大的了,可是二十一岁真的很老么?自己可是被江湖中人成为后起新秀的啊,还十大杰出啊。

“你本来就很老。”易风故意说道。

“露露啊,你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啊,怎么现在句句话都在嫌弃哥哥啊,以前是多么可爱的孩子啊。”作势就又要抹泪。

“我吃饱了。”易风站起来,“我带你们去逛园子玩吧。”

“我也去。”

“你不是有事么?”易风给了启乾一个眼神,那眼神的狠厉程度,只需要看启乾表情的凄惨程度就知道了。

“是啊,我好想似乎还有事情呢,你们去吧。”启乾不是很高兴。

简羽看了一眼易风,易风笑着看着他,吃过饭后,易风果然就带着简羽和梓雨去园子里面了。

园子很大,由于来时走了不久,所以现在简羽和梓雨也不是很惊奇了,不过女孩子终究是女孩子,看着这些漂亮的花花草草,亭台楼阁之类的东西瞬间就能被俘获。

“易风,没有想到你们家竟然是陵山的大户呢。”梓雨笑着说道。

“也算不得是什么大户。”易风看了一眼远方的假山,“其实我出生的时候,我们家就只剩下那块假山了。”

“怎么会?”

“呵呵,说来也许很不可思议,但是,我哥哥就是这样一个不可思议的人,我们家以前也只不过是一个商人之家而已,我们出生前就被洗劫一空了,家也被烧了,只剩下一个奶妈和一岁的哥哥和刚出生的我,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哥哥得来的呢。”

梓雨睁大了眼睛,这可不是十几年就能挣的的家业呢,那承启乾不过也就二十来岁吧,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啊。

易风笑了笑,“奶妈死了之后,就只是剩下我们了,哥哥他,很不容易的,不管是什么事情都会去做,为了保护我,也进入了武林这个圈子,哥哥他天资聪慧,做什么都很好,也很努力,唯一一点,就是。”易风没有继续说下去。

简羽知道易风的意思,大概就是启乾唯一做不到的就是让易风进入自己所处的地方吧,正是因为知道这个地方有多么的危险,所以,才不愿意自己最在乎的人进入,所以,连武功也不愿意易风学习。

“奶妈死后,就只剩下了我们两兄弟了。”易风认真的看着简羽,“所以,简羽,能拜托你一件事情么?”

“什么事情?”

“我是说,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希望不管你和我哥哥是站在什么角度,也不要伤害他。”易风的表情不是在开玩笑,但是,在梓雨看来,这确实是一个比玩笑更加不着边际的笑话,简羽又何尝能成为能够伤害启乾的人呢。

简羽看着易风,“我不是你哥哥的对手。”经过上次那么简单的几招交手,虽然简羽不愿意承认,但是这毕竟还是事实,也许自己能让启乾大费周章,但是,要想赢他还是有难度的。

“我是说以后。”易风强调着说道。易风有预感,简羽的未来,绝对非等闲之辈。

“好。”简羽回答道。

“简羽你知道么,我从小就想当一个大夫,这样,就可以医治自己在乎的人了。”“可是”说道这里易风突然住了嘴。

“可是什么?”梓雨问道。

“没什么。”易风笑了笑,“简羽,今晚我们一起去泡澡吧。”

“啊?”这突然跳跃的话题梓雨差点没有缓过神来。

简羽看着易风,都是男人,一起泡个澡又有什么嘛。

易风看着一边的花园,背过了脸去,对不起了简羽,我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易风对着简羽和梓雨作别,“你们好好休息吧,过两天就比剑大会了。简羽你也多准备准备。”

“嗯。”简羽带着梓雨回了易风给他们安排的小园子。

刚吃过了晚饭,就有人来接简羽,简羽觉得很奇怪,今天白天易风说的时候自己还觉得没有什么,但是,易风这样做,让人很是不放心啊。梓雨的眼神也很奇怪,简羽握着她的手,“没什么的,我会很快回来的。”

梓雨转念一想,也许易风是有什么只能和简羽说的话所以才找了这么一个借口吧,为了不让自己也跟去,但是一想到简羽也会有自己不能知道的事情梓雨心里有些不安。

不过,梓雨还真的想错了,易风还真是让简羽来洗澡的,地点就是承家的私家温泉里面,启乾差点没有闹翻天了,不过有易风的眼神,他也只好就做罢。

简羽的脸色不是很好,自己也不是没有在公共的浴池里面洗过澡,不过就这样两个男人在一起还真是怪怪的。

易风就在水面上看着简羽,脸上很不好,十分的苍白,完全不像白日里面的模样,简羽感觉到十分的奇怪。易风向他招了招手,眼神示意,似乎是有什么话想和简羽说。

简羽看额来看周围,都是承家的仆人们,难道是有什么话连这些人都信不过?经过这么长一段时间的相处,简羽还是很相信易风的,于是就解了衣服下水,游到了易风的身边。

“呵呵,你小子终于过来了。”易风揽着简羽的脖子。

“有什么事情么?”

“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就是让你来给我搓背啊。”易风笑着说道,他的眼角似乎有意无意的瞟了一眼周围的人,放开了简羽,“当然,我也会给你搓的啦,为了让你干干净净的去参加比剑大会啊。”

“不是还早么,也真不知道你在急什么。”简羽从易风的手臂里面挣脱出来,背着易风就要游走。

“等一下。”易风的声音有些颤抖。

简羽觉得很奇怪,就转过头去看易风,没有想到易风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十分可怕的东西,脸色比刚才还要白,接近于枯死的神色了。

“你怎么了?”简羽说着就要回去看易风,没有想到易风竟然噗的吐了一口血出来。

易风慌忙的拿手去擦嘴角的血迹,还笑着看着简羽说道,”没事没事,只是可能旧伤又犯了。”

简羽皱了皱眉头,“也难怪你了,一路上发生的事情太多了都没有顾及到你的伤。”简羽想起了救易风的那个夜晚,也许对于习武之人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易风这么一个普通人来说或许还真的是重伤呢。

易风笑着就坐了下来,看着简羽,也不知道是想说什么,终究是没有说。

“我觉得你今天我晚上有些奇怪。”简羽凑过来。

“嗯,我也是这样的认为呢。”易风接着说道,“接下里的一段时间里面我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所以没有很多的时间陪你们,简羽你也多联系练习,一定能在比剑大赛上面取得好成绩的,只要你取得了好成绩,江湖上的人就知道了你了,那么你想要打听什么消息也容易多了。”易风想道,只要你想要打听的人还在这个世界上面。

“嗯。”简羽想了想,“你哥哥也要参加的,我真想和他打一场。”

“呵呵,他其实对于这个比赛结果也不是很看重的,多半是去凑个热闹的。要是你真想和他打的话,不如去找个漂亮姑娘,说不定他就拿出真实力出来了。”易风笑着说道。

说起这个话题,简羽突然沉默了。

“哎,虽然我哥是个不正经的,不过你放心,既然梓雨和你在一起的,那他是不会下手的啦。”知道简羽在担心什么,易风抢先说了出来,“你被看他这样,他其实很有分寸的。更何况。”

简羽看着易风,易风纠结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更何况,他虽然放浪形骸,但是,他的心里一直都住着一个不可能的人。”“一个已经死了的人。”

“少爷,大爷叫你呢。”外面的小厮喊道。

简羽皱了皱眉头,易风笑着去摸他的额头,“小子,虽然你还很厉害,但是,果然,还是个毛头小子。”易风起身。

简羽不高兴的看着他,“我不小了。”

“这个世界上啊,很多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善良的人也会做坏事,坏人也会做好事,表象与真相之间太难分辨,人的真心,更是一个难以揣测的东西。”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简羽心里有预感易风似乎是有什么事情瞒着他。

“没什么。”易风笑着说,“不过你要相信我啊,我不会害你的。”

易风披了一件衣服就朝着外面走了,听见他的脚步声渐渐的远了,简羽从浴池里面起来,就有小厮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你们少爷去哪里了?”简羽问道。

“大爷找去了,小的们也不知道。”小厮们低眉顺目。

简羽朝着外面走了几步,小厮们还是跟着,简羽觉得奇怪就转过头来问道,“你跟着我做什么?”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