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哭什么?”易风问道,但是他的眼睛一刻没有离开过简羽的方向。

“都是我的错,我应该和二叔伯回去的,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了。”

“不是你的原因,就算你回去了,简羽也还是会遇到这些人的,只不过,要是你回去了。”易风顿了一下,“至少你不会在这里送命。”

易风的话刚说完,只见不远处的简羽竟然被刺中了一剑!易风不由得惊呼。

此中简羽的这把剑细如小蛇,只是带着锯齿,简羽咬着牙,以前尚俊就对自己说过,行走江湖受伤了不要紧,只要命还在就好,简羽从来不知道被剑刺穿是这样的痛,痛到他几乎连手都抬不起来了。不要紧不要紧,他对自己说不要紧。他突然想起了嫣儿来,要是那个魔女在这里看着他,肯定会嘲笑他的吧,不过也好,这趟浑水她最好不要趟。

简羽直起身子准备继续战斗,那黑衣人飞快的抽出简羽身体里面的剑来,由于剑上的锯齿,简羽的伤口受到了二次伤害,剧烈的疼痛似乎要把身体剥成两半。

“简羽。”牢奉在后面笑着说道,“我忘了告诉你了,你只要说出来尚俊在哪里,我就放了你好不好?”牢奉看时机已到,便说出真相来。

简羽一愣,嘴里吐出一口血来,心里却高兴的忘乎所以,面上不改色,“你不是说他死了么?”

“我当然是骗你的。”牢奉妖娆的走了几步,“尚俊大人哪里是我们这些人随便就杀了的,不过,他的样子,应该也活不长了,我们找他有事要做,只要你告诉我们,他在哪里,我们就放了你们。”牢奉的最后两个字咬的很重,眼神也盯着梓雨和易风这边,显然,这是威胁。

“你们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这会儿轮到简羽笑了,还好,尚俊还很安全的。简羽放下了心来,那他就什么也不怕了,尚俊还活着就好了。

牢奉看着简羽的笑容,似乎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少年,你可是要想清楚,你和你朋友的姓名现在可都是在我的手上。”

“不过我是真的不知道。”

“或许我的问法有问题呢。”牢奉决定再给简羽一次机会,“我不想知道尚俊现在在哪里,但是,我想知道的是他会在哪里?”

“抱歉,我也在找他。”简羽抬眼看着牢奉,“而且,看你们的样子,也不是很好人吧。我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告诉你们的。”

“好,有骨气呢。”牢奉的嘴角有些颤动,“既然这样,就成全你吧。”他看了看梓雨和易风的方向,其他人立即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简羽连忙挡在了那群去抓梓雨和易风的黑衣人面前,“要伤害他们,从我的尸体上面踩过去吧。”

简羽虽然是这么说,但是,黑衣人的数量真的是太多了,简羽被刚才刺了他一剑的黑衣人纠缠住了脱不开身,其他的人就立即朝着马车去了。

梓雨连忙扶着易风下了车,两人开始朝着丛林里面逃去。

“梓雨,你先走吧了,我身上这么重的上是走不远的,你快走吧,不要管我了。”易风说道,不管怎么说,易风也是个男人,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拖累梓雨呢。

后面的黑衣人动作很快,梓雨满脸都是泪水,怎么办怎么办,自己就经该怎么办。

易风笑了笑,甩开了梓雨的手,“你快走啊,不然就来不及了,至少我们不要在这里全灭啊。”

梓雨终于做出了决定,咬了咬嘴唇,“易风,我会去把嫣儿找回来的,等着我。”

易风笑了笑,怎么来的及呢,不过,还真的是很想看看,要是嫣儿那个粗鲁幼稚的女孩子看见这样血腥的场面会不会被吓的哭了出来呢。

易风回望了一下简羽,不管怎么样,也谢谢你们了,要不是因为有你们的帮助,易风可能也活不到现在这个时候吧。

黑衣人赶上了易风,易风也放弃了挣扎,生与死,不过也就是这样了,自己这样浪荡了二十年,也差不多了。

易风闭上了眼睛,预计中的疼痛却没有发生,易风睁开眼睛一看,鲜血顺着剑尖低落,却不是自己的鲜血。

“简羽。”易风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少年。

简羽刚才一看到这边的情况顾不得许多,生生的受了对方一剑便跑了过来给易风挡了一剑。如此一来,简羽已经浑身上下都是伤了,还全部都是贯穿的伤口。

“简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就算易风这样的男儿,也不由得眼中闪过了一丝晶莹。

“当初是我们要救你的,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死,只是,易风,对不住了,也许,最后也保护不了你。”简羽笑着说,鲜血顺着他的嘴角低落,落在易风的脸上。

易风的眼睛瞪得很大,他第一次为了自己如此的无能而感到耻辱,为什么,为什么,作为一个男人,竟然还需要这么一个半大的少年拼了命来保护自己,自己究竟是何德何能,世界上的那么多的奉承的话听的多了,但是有几个人能为一个陌生人做到如此呢。

简羽抓住那把压在自己肩头的剑,剑锋划破了简羽的手掌,简羽抱着易风就从剑下躲开。

易风浑身上下依旧是很痛,但是,这些又怎么比得上简羽身上的伤呢,简羽又吐了一口血,“易风,你知道么,尚俊曾经说我的功夫在江湖上已经不错了,我下山看过了几次别人的打斗,竟然也就这么觉得呢,殊不知,厉害的人这么多啊,那个老头子,看来是高估了我了呢。”

简羽慢慢的用剑支撑起身体来,“要是你以后有机会的话,帮我带句话给他,就说他是个笨蛋,只会吹牛,哪里有他说的那么厉害啊。”

“你不要说话了,一定有办法的。”易风正在说话间一把光亮亮的刀锋又擦了过来,简羽提剑帮他挡过。

简羽笑了,扔下了手中的剑,从背后拿出了奈何,奈何并没有属于自己的剑鞘,只不过是一块破布包着而已。奈何泛着白光,简羽的鲜血顺着剑身淌到了剑尖,剑尖竟然泛起了红光。

和简羽交手的黑衣人大骇,他显然是没有想到奈何会出现在这里,他回过头来看了看牢奉,牢奉面上也全是吃惊,虽然先前就已经有消息说奈何在一个少年的手里了,现在看到毕竟还是不一样的。

这个少年,和尚俊的关系绝对不会简单,连奈何这样危险的东西也要交给这个少年保管,尚俊究竟在想些什么呢。

简羽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不伦不类的说道,“哎,不就是一把剑么?至于把你们吓成这个样子么?”简羽看着不断后退的黑衣人的包围圈。

牢奉的脸色紧张起来了,奈何竟然泛起了红光,难道那个传说,今天就要在自己的面前重现了?

易风的脸色也凝重了起来,”简羽,你的这把剑叫奈何?”显然易风也不是很相信眼前这把钝剑就是那把传说中的名剑。

“你看他们那个样子不是就知道了么?”简羽笑着看着牢奉的脸色,果然很好看。

“简羽,你不要乱来啊。”易风突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你以前用过这把剑没?”

“用过的,你当心,不过就是把普通的剑而已。比普通的剑还不如呢,只是把钝剑罢了,我只是想,就算最后死的话,也和把剑死在一起,让那老头子还害臊,少说大话呢。”

易风愣住了,难道简羽还不知道那个可怕的传说么?

简羽可能是看到了易风脸上的惊骇之色,心里十分的愧疚,“对不起了,还要拉你垫背。”

易风摇摇头,终于明白过来,看来简羽是真的不知道奈何的故事了,“简羽,你没有听你师父说过么?”

“说什么?”

“奈何剑的故事,奈何是一把邪剑啊,泛着红光的奈何。”

“泛着红光的奈何又怎么样?”简羽不解的问道,这个尚俊还真的是没有说过呢。

易风觉得自己没有语言了,简羽难道从来不知道自己手上拿着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么?

“算了,也来不及听你说了。”简羽看了看前面慢慢走近的黑衣人。

没有想到这个黑衣人竟然说话了,“作为一个剑客,有生之年要是真的能看到奈何开剑的话,也不算白过了。”黑衣人目光凌厉。

“要是我告诉你我小时候还在上面撒过尿你会不会直接把我剁成肉酱呢。”简羽最后也不忘打趣说道。

黑衣人目光一闪,持剑而来,剑气凌厉,和刚才完全是不一样的气势,“若是尚俊拿着这把剑也许我就死了。”

黑衣人的言下之意很明显,简羽,还不到那个境界。奈何开剑,那需要的是,不仅是一把传说中的名剑,也需要一个传说中的剑客。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