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羽提剑来挡,男子的攻势却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被接下来的,剑声铿锵,简羽的身子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弯曲着。

其他的人看见黑衣人都出手了,也就什么也不怕了,赶快过来准备结果了易风,简羽一惊,连忙收剑过来,但是无奈黑衣人的剑逼得紧,根本就没有机会脱身,黑衣人显然是看出来了简羽的分心。

“卡擦。”靠近易风的一个黑衣人的头就那样咕噜噜的滚到了地上,瞬间鲜血喷涌而上,喷的易风满脸都是。

“你们都给我滚开,等我结果了这小子再说。”黑衣热显然是很不想被干扰,不管干扰的是自己还是简羽。

也许这就是剑客所追求的。

那群黑衣人看了看地上自己死去的同伴,回头去看牢奉,牢奉依旧是笑着,“没关系,你们都回来吧。”“锁筑,简羽那小子就交给你了,我等你。”

“是”锁筑得到了牢奉的肯定,自然就更加是放手一搏。

简羽毕竟是年轻,很多的地方都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了,而且,尽管是尚俊手把手交出来的,但是很多的招式没有经过实战根本就不能融会贯通,对于普通的敌人自然是没有关系的。

锁筑明显越来越占了上风,简羽又被划伤了几次,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渐渐累积起来了一些经验。

“真是一个不错的小子。”牢奉摇摇头,“要是不是尚俊的人的话,说不定。”牢奉说道这里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便只是摇头。

简羽的虎口已经被震裂开来了,他的手臂在无数次接住黑衣人的剑后开始有些发麻,简羽却觉得越发的不对起来了,不知道是自己的手臂在发麻还是怎么回事,他觉得自己的手越来越不受控制了,竟然开始发起抖来。

锁筑显然也发现了这件事情,不过他的表情却不轻松,因为他知道,不是简羽在发抖,这个抖动的是,红色的奈何。

锁筑的心里也开始捉摸不定起来,有些轻微的紧张,这种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了,更多的确实,巨大的喜悦。

锁筑一把扯开了自己的面纱,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在额头之上有一条长长的疤痕,他的脸上全是狰狞的笑容。

简羽后退了几步,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也就是在和刹那间的失神,已经被锁筑抓住了空隙,锁筑挥剑刺来,简羽躲闪不及,正好被刺中,可是剑势根本停不下来,最后把简羽钉入了背后的一棵大树上。

简羽闷哼一声,又是吐了好大一口血出来,这一次,他终于没有了力气,身体里面所有的力量都随着鲜血在流失,连思考的能力也慢慢的在远去。

锁筑停了下来,看着简羽已经不动了,就凑到了简羽的面前仔细的看他,脸上挂着恐怖的笑容。

简羽模糊的视野里面只觉得是有什么东西靠近了自己,但是他已经看不清楚了,他似乎突然看到了尚俊,他低头看下去,奈何还在自己的手中,温暖着,似乎就像握着尚俊的手。

锁筑爆发出来的大笑声简羽已经完全听不到了,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漫天的大雪,天地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尚俊一袭白衣那么高那么高。

尚俊牵着自己小小的手掌,自己的手掌是那么的小,小小的卷在尚俊的手心里面,尚俊似乎在笑,但是简羽却明显感觉到了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落到了自己的脸上。

原来是雪花,简羽抬起头来,纷纷扬扬的雪花不断的从天空落了下来,他看不清楚尚俊的脸,只记得他的皮肤似乎是比冰雪更加的晶莹,隐约能看见下面的血管似的。

简羽问道,“尚俊尚俊,我们是要到哪里去啊?”

尚俊没有回答他,简羽继续说道,“爹爹和娘亲还有多久才会来啊。”

简羽明显感到尚俊的手掌握紧了几分,不过,尚俊的手掌是那么的温暖,好温暖。简羽渐渐的清醒过来,自己是想起来了以前的事情了么?

锁筑大笑着丢掉了自己的剑,朝着简羽的奈何伸手过来了,“奈何啊奈何,你是我的了。”

正如梓雨所说的,对于很多的剑客来说,一把好剑甚至比自己的生命更加的重要。

可是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一瞬间发生了彻底的扭转,就在锁筑快要接近奈何的时候,奈何竟然自己动了,泛着耀眼的红光,不同于刚才只是围绕在剑气旁边的红光,现在,甚至连剑身都是红色的了。

锁筑显然是被吓住了,连忙后退了一步。

所有人的人看到锁筑竟然在这个时候退了一大步出来都被吓住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静静的等待着下一刻的变化。

简羽握着奈何慢慢的动了起来,离开了后面支撑着自己的树干,朝着锁筑走了过来,简羽的头低着,染血的刘海遮住了整张脸。

易风仔细的一看,也是被吓呆了,简羽的双目紧闭,根本就是还在昏迷!

牢奉的嘴唇哆哆嗦嗦,“奈何果然是一把邪剑。”

锁筑没有坐以待毙,他连忙拾起了自己原来的那把剑,同时也意识到了这也许是大战的前兆。

没有清醒意识的简羽仍旧在缓缓的走向锁筑,他的身体很虚荣,几次似乎都要失去平衡了,但是却又奇迹一般的仍旧站着,最后,简羽停了下来,侧目四顾。

“简羽,你在搞什么鬼。”锁筑大声的嘶喊着,握着剑就冲了过去。

锁筑这个名字虽然在江湖上不是很出名,但是从江湖上出名的高手,真正的又有几个呢,放眼整个江湖,锁筑却也已经是高手中的高手了。

锁筑的剑没有丝毫的的破绽,宛如一个密闭的钟罩将简羽牢牢的锁在其中,光影中的简羽并没有动手,又或者已经没有人看清楚了他是不是动手了。

缓慢的动作,简羽似乎已经断掉了的手臂缓缓的抬起,轻轻的落下,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丛林中没有一丝的杂音,大家都在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锁筑的光阴渐渐的慢了下来,已经可以看出来他的分解动作了,他的眼睛瞪得很大,一脸不敢相信的申请,而简羽,至始至终,依旧保持着刚才那个动作。

牢奉的的嘴巴微微的张开,已经忘记了要合上,锁筑会失败没有出乎自己的意料,因为这个传回来的消息就说过这个少年很厉害,不然也不会到了上面要派自己来解决这件事情了,只是,明明刚才锁筑是完全站了上风的啊。

易风看到奈何还在颤动,还伴随着一阵阵呜咽的声音,他的喉头上下动了动。

锁筑的尸体就倒在简羽的面前,很显然,他还有最后的意识,他看着简羽站在自己的面前,少年的眼睛紧闭,浑身是血,嘴角却有微微的抽动。他看见简羽缓缓的提起了手臂,奈何抬起,垂直的落下,插进了自己的身体。

痛么?已经感觉不到痛了,很温暖的感觉,锁筑知道,这是自己的鲜血流了出来,不断的蔓延覆满了自己的全身。锁筑的眼前已经被红色所遮盖,他什么也看不见了,只看的见红色的奈何。

周围的人眼睛都不禁瞪得老大,如果不是真正的看见,他们绝对只会相信这只是一个传说,永远不会发生在自己的身边。

锁筑的身体之上,红色的奈何不停的颤抖,不断的有鲜血顺着奈何的剑身不知道流到了哪里去了,锁筑的全身开始变得苍白干枯,皮肤开始发皱,就像被放置了好几天已经开始脱水的尸体。

奈何是在吸血!

漫天的大雪啊,简羽牵着尚俊的手,“尚俊尚俊,你怎么不说话啊?”

“不要叫我尚俊,要叫我师父。”

“可是尚俊你是尚俊啊,为什么要叫你师父呢?”

“你要听话。”尚俊的声音温柔而遥远,是有多久没有听见过了呢,简羽想不起来了。

恍惚间似乎又转换了场景,简羽似乎被尚俊抱着,他们坐在悬崖上面。山风穿过了峡谷吹起了尚俊的头发,简羽看见尚俊的额头有一朵红色诡异的花朵。

“这是什么?老头你竟然还画了一朵花在额头上。”

尚俊刮了一下简羽的鼻子,“这不是画上去的,是本来就有的。”“不信你摸。”尚俊拉着简羽来抚摸自己的额头。

“原来是真的呢。”简羽不解的问道,“是怎么来的啊?”

“嗯,这个嘛,是印记嘛。”尚俊吻了吻简羽的脸颊,“不过我希望简羽你以后最好不会出现这个东西。”

“为什么?”简羽嫌恶的擦了擦自己脸上的口水。

“男孩子有这种东西不好看。”

“你果然是丑八怪啊。”简羽愤愤的说道。

其实简羽说谎了,那个时候就知道,尚俊长得是极致的漂亮的,就算是自己下山了这么久了,也没有遇见过比尚俊更漂亮的人了。

尚俊的手好温暖,好温暖,不想放开,“老头子,你在哪里呢?”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