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雨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壮观的场面,但是最关键的都不是人数,而是这些人的气场,老远,马儿就已经不敢前行了,这些的眼神里面都有一种很特别的东西,只有经历过死亡的人才知道这是什么。

“简羽,这是?”易风自视自己这辈子应该都是和这种级别的人不会有牵连的。

简羽也有些心底发怵,他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以前的那些追杀在这个场面之下都显得那么的可笑,简羽心里也拿不准了,自己究竟能不能打得过他们,就算自己能打过他们,那自己能在他们这么多高手的面前把梓雨和易风保护下来么?

易风看了看目前的形式,自己可以说是一个完全的拖累,既不会武功,而身上还有重伤,而梓雨的话,自己也曾经说过自己的武功不是很厉害,那么,可以靠得住的就是简羽了。易风看着简羽的背影,这不过是个十七岁左右的男孩子,这样真的能行么?

这次带队的人明显已经不简单了,这个男子是唯一一个没有蒙面的人,可是连易风也不认识他,这个男子脸尖尖的,狭长的凤目搭配着浓密的睫毛,若是女子长了这么一副面容定然是个美人,但是长在男子的脸上却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了。

“你到底是谁?”说这句话的人竟然是黑衣人为首的男子。

男子名唤牢奉,他一步步的走向马车的方向,再次看着简羽问道,“少年,我在问你的名字呢?”

奇怪,要是这男人不知道简羽的名字,那这男人难道不是要追杀简羽的么?

简羽没有说话,“你难道不知道问别人名字之前要报上自己的名字么?”

“哦?”牢奉妩媚的笑了笑,“我只是不想我的刀下多一个无名鬼而已。”牢奉的口气很大,不过在场的人都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

“你为什么要追杀我?”简羽淡漠的问道。

“呵呵,我觉得你知道原因的。”

简羽突然变得无比的愤怒,果然,这群人是朝着自己来的。那么,他们,是把尚俊怎么样了么?简羽飞身下马就拔剑朝着牢奉冲而来过来、。

也不知道牢奉用了什么办法,竟然就和简羽擦身而过了,他的脸上还带着讽刺的笑意,“小伙子年纪轻轻的功夫倒是不错嘛。”

“你们把他怎么样了?”简羽怒吼道,终于,关于尚俊的线索出现了。

“你说的人是谁?”牢奉依旧是笑着,他的笑让人一看了就想暴打他一顿。

“尚俊!”

“哦”牢奉的漫不经心的说道,“那个男人的话,死了吧。”

死了?怎么可能?简羽愣在原地,怎么可能,那个老头子那么厉害的。“你在骗我?”

“我骗你做什么?”牢奉接着说,“不过我记得那个男人就是叫做尚俊的,白色衣服的,长得挺好看的是不?”

简羽的心轰的一声全部都空了,他其实早就有了这种预感,尚俊从来都没有下山过这么久,这一次,一定是有什么原因,但是,尚俊那么厉害,怎么可能。四周的一切他都听不到了,只听得见尚俊说,要是两年之后我没有回来你就下山去吧,我放你自由了。

牢奉看简羽失神了便说道,“所以,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和尚俊是什么关系啊?”

简羽抬起头,眼睛红红的,里面全是愤怒,“你在骗我!”

“我骗你做什么?”牢奉好笑的看着简羽。“他的确是个很厉害的人呢,不过可惜了。”

“简羽,你不要听他的。”梓雨咋后面喊道,她大概已经知道了,这个叫做尚俊的人绝对就是简羽的师父,“简羽,你不要相信他,他是你的敌人,他说的话你怎么能相信呢。”

简羽猛地一震,果然是当局者迷,自己为什么要相信眼前的这个人,自己应该相信的是尚俊的实力啊,尚俊哪里会那么容易就被人打败呢。

“原来你叫简羽啊,不错的名字啊,不过马上就要刻在墓碑上了。”牢奉退了两步。转身丝毫不畏惧的把后背留给了简羽,他对着身后的一群黑衣人说道,“你们快些把他解决了吧,我们回去喝酒了。”

后来的黑衣人得了命令,其中的一部分蜂拥而上,把简羽团团围住。

简羽心里早就波涛汹涌了,一边是十分的矛盾尚俊的下落,另一边是担心自己能不能保护好梓雨和易风,心底里面已经有了一丝不耐烦。

黑衣人应该摆的是个什么阵法,简羽看着眼熟但是却也忘记了,应该是尚俊以前说过的,但是自己记不清楚了,只隐约记得了一些通用的破解诀窍。

简羽抽出来嫣儿那天早上给他挑选的剑,终于还是派上了用场,剑身一出,已经覆满了剑气,这剑气带着幽幽的蓝光,一看就不是把普通的剑。

不过牢奉也没有吃惊,这把剑虽然算的上是好的,但是好剑他见得多了,也不多这么一把,只是这个少年看起来还是挺有意思的。

简羽抽剑起身,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站到了一个黑衣人的面前,黑衣人显然是低估了简羽的实力,还没有反应过来,只得后退,哪里想到简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黑衣人的背后,一剑刺出,贯穿了黑衣人的身体。

剑身穿过人体的感觉清晰可辨,这是简羽第一次杀掉了活生生的人,但是他知道,这一次,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的人,就算自己放放水也没有关系,这一次,是不是你死就我是亡的斗争。

牢奉的脸色紧了紧,这个小子,竟然看穿了这个阵法的结点,不简单啊,不过,这也没关系,黑衣人马上就变换了一个阵法,牢奉在后面笑着说,“小的们,你们可要小心了,这小子可不像你们看大的那么弱。”

简羽还是手到擒来,随意就抓住了其中的奥秘,又破了阵,这一次,牢奉也觉得不可思议了,上一个阵法虽然说是罕见,不过被破了是有可能的,而这一次的这个,绝对不简单,他高声问道,“简羽,尚俊是你什么人?”

简羽没有理会他,继续在黑衣人的包围圈里面战斗,黑衣人此时也有些微微的发愣,思索着对策。

简羽连破了几个阵之后,黑衣人的数量显然有了一定的降低,维持阵法已经有些勉强,索性就开始混战起来,阵法的存在只不过是想用牺牲最少的方法把简羽困住而已,而这些人,单独出来可都不是好招惹的主。

牢奉在后方看着简羽的身影在黑衣人中攒动,一招一式,似乎都是十分的熟悉,自己是看过的,猛然凤目一睁,“你是,尚俊的徒弟?!”

简羽没有回答他,可是牢奉的表情十分的怪异,“不可能,那个人不可能有徒弟,不可能的。”

梓雨和易风在这边干着急,心下却也疑惑,为什么不可能?

牢奉似乎又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难道,你是尚俊的儿纸?”

简羽依旧没有回答他。

牢奉却笑了,“这是更加不可能的,他怎么可能会有儿子?”说着笑容变得愈发的诡异起来,”有趣有趣,尚俊竟然还藏了这么一个孩子,他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简羽破空一挥,剑气席卷了周身,靠的近的黑衣人都被弹了开来,简羽本人却划破了空间瞬间站到了牢奉的面前,一把长剑放在了牢奉的肩头“你知道些什么?”

简羽话还没有说完,旁边一道白光闪过,简羽一退,只见自己的胸前已经挂了彩,鲜血顺着伤口流出来,伤口很小,但是却极深,一看就是高手所为。

梓雨在后面惊叫,易风看了看省下来的黑衣人,都是前一次没有上前的,可以看出,这些人和刚才那群人又是不一样的等次,而这个黑衣人竟然能把简羽伤到,接下来的一定是一场硬战了。

“怎么办?”梓雨急的就快要哭了出来。“嫣儿在就好了。”

“嫣儿在也不见得能打过他们,他们人多势众,而且各个都不简单。”易风淡然的说道,如此一看,今天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嫣儿虽然打不过他们,但是,嫣儿是藤羽山的人,他们知道了应该也不会怎么样的。”梓雨哭着说道,都怪我都怪我。

听了梓雨的话易风有些不屑,这群人竟然是对简羽有这么强烈的追杀意识,又怎么会惧怕藤羽山呢,而在梓雨心中,拿个藤羽山就可以压死人了么?真是肤浅。

易风看着天空,竟然又开始飘着小雨来了,“嫣儿,你可就千万不要来送死了。”

梓雨突然有些后悔,也许,自己不应该如此的固执的,这样的固执只会让自己送了命,也许,自己应该和二叔伯一起回去的,那么,嫣儿也就不会留下来,有嫣儿和简羽练手,应该几率也大些,再加上嫣儿是藤羽山的人,简羽应该也不会有危险的,都怪自己的固执,都是自己的错。想着想着,梓雨的眼泪就下来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