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羽少侠是从哪里来的啊?”易风的称呼还是很疏远。

“就叫我叫我简羽吧。”简羽再次强调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是从哪里来的,我只知道自己住在山上而已,山的名字也不知道。”

“哦。”“你看起来很厉害啊。”易风赞美道。“不知道师承哪位高人呢?”

简羽没有说话,短暂的沉默后才淡淡说道,“对不起。”

“呵呵,没关系。”易风连忙转移话题,“简羽也是去落霞阁看剑的么?”

“嗯”简羽想了想,“你家是陵山的?”简羽明知故问。

“嗯,要是到时候有什么能帮的上忙的,易风一定鞠躬尽瘁。”易风笑着说道,“看简羽的样子,身上也一定是有着什么事情要办吧。”

“是有事要办,到时候就麻烦易风兄了。”简羽礼貌的说道。

易风一愣,显然没有想到简羽会这么称呼自己,呆愣了几秒之后就低声笑道,“你也称呼我易风就好了。”

“嗯”

雨就这么淅淅沥沥的下了一夜,终于在第二天的凌晨时分停了下来,几个人都已经在马车上睡饱了,卷了一夜,大家都想下车走走路,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嫣儿是最活泼的了,她的头发还乱乱的,下了车就转身回来扶梓雨,飞烟笑着摇了摇头,“嫣儿你多照顾一下易风吧。”

“那就多谢嫣儿姑娘了哦。”易风的语气乖乖的,阴阳怪气的看着嫣儿。

“我怎么老是觉得你在玩我?”嫣儿不悦的收回手来,“真是没用的男人啊。”

易风的嘴角有些抽搐,他抬起头来,嫣儿看见他胸前有一片湿渍,立马就意识到了那是什么,难得脸红的她也脸红了。

“不要走的太远了。”简羽提醒道,“这里还有马车,你们去玩吧。”

“简羽你不去啊?”嫣儿吃惊的说道。

梓雨皱了皱眉头,“那我也不去好了。”

“啊。”嫣儿看着他们这一唱一和的,“那好吧,易风你也留在这里好了。我一个人带你这么一个病号多辛苦啊,既然如此就我一个人去打点水回来就好了。”

易风想了想也好,“你一个人去么?”

“梓雨,你陪着嫣儿一起去吧。”简羽对着梓雨说道。后者看了看简羽点点头。

雨后的丛林格外的干净,空气里面也是润润的,放眼望去,视野里面也全部都是绿意,嫣儿自小就生活在这些自然环境之下,有点熟悉的家的感觉。

“梓雨,你看那边有条小溪,我们过去吧。”嫣儿蹦蹦哒哒的,一阵清脆的铃声就在寂寥的丛林中响起。

“嗯。”梓雨也很开心,“嫣儿,你慢着点。”话虽然是这么说,嫣儿已经一下子就走远了。

梓雨听到诡异的风声立马就回过头去,却吓得面色苍白,双膝一软就跪了下来,“二叔伯。”梓雨的声音有些发颤,这一天终究是到了。

“你玩够了么?”梓雨面前的中年男子身材偏瘦,穿了一袭长衫,还蓄着长长的花白的胡子,这就是惊雷派的二当家柳城。

“你是谁?”嫣儿的声音由近及远,立马就挡在了梓雨的身前。

柳城皱了皱眉头正想开口,就看见了嫣儿胸前的玉牌,动了动嘴改了口,“不知道藤羽山的仙人阁下有什么指教?”

“阁下是?”嫣儿看来人还是比较礼貌的不像是寻仇的自然态度就好了许多。

“鄙人是惊雷派二当家,也就是梓雨的二叔伯。”柳城早就得到了消息柳梓雨最近是和一群年轻的小鬼厮混在一起,他是很生气的,再怎么说也是惊雷派的掌门独女,都是掌门他太骄纵了。

“哦。”嫣儿松了口气,笑了笑,“原来是这样啊,那叔叔好啊。”嫣儿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道,她希望梓雨家里的长辈也喜欢自己就好了,肯定就会答应自己和梓雨在一起玩了。

“二叔伯。”梓雨在嫣儿的身后发抖。

“梓雨,你跟我回去吧。”柳城直接了当的说道。

梓雨面有难色,久久不语,嫣儿一看就知道梓雨是不想和她叔叔回去的,于是帮她说道,“叔叔,你就让梓雨和我们一起去吧。”

“仙人有所不知,梓雨是我派掌门之独女,她对于我们是十分重要的存在,容不得任何的闪失。”

“我们会保护好她的。”嫣儿拍拍胸脯。

“仙人自当是能保护的,但是鄙人就不劳烦仙人了。”说着就要去牵梓雨的手,梓雨立马躲到了嫣儿的另外一边,她从小就是怕这些叔叔伯伯的,这还是她第一次违抗他们呢,只是,这件事情来的太突然了,梓雨她真的不想回去,现在回去了肯定就没有下次了。

柳城脸色有点青,大声喝道,“柳梓雨。”

嫣儿转过头问梓雨,“你是真的不想回去吧?”

梓雨点点头,不知道嫣儿要做什么。只见嫣儿眨了眨眼皮,紧紧的拉着梓雨的手臂,悄声的在她耳边说道,“跑回去找简羽,你们快些走,我来拖住他,等到了洛城我们回合。”

梓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怎么可以?”

“你放心吧,说不定我在路上就赶上你们了,你要相信我啊。”

“可是。”

“没有可是的,嘿嘿。”嫣儿又想到了什么,“不过你要提醒一下简羽,我暂时不在的话,他就要小心了啊,可没有人给他善后。”

“不行,嫣儿。”

“哎,你想不想和简羽一起去赏剑嘛,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这是个小小的计谋嘛。”“不说了。不然待会儿可就不好说了,我说跑你就跑,听到了没?”

梓雨有些为难,嫣儿看着她这么婆婆妈妈的于是说道,“你要是不回去,说不定以后就见不着简羽了哟。”

梓雨立马就做出了决定,嫣儿微笑着转过头来对着柳城说道,“叔叔,我刚刚劝了劝梓雨,她决定和你一起回去了。”

柳城松了一口气,这样就是最好的结局了,他毕竟还是不想得罪嫣儿的,得罪嫣儿倒是不要紧的,就怕得罪了藤羽山就不好了。

嫣儿笑着靠近了柳城,突然喊道,“跑!”

瞬间梓雨就像离弦的箭一样射了出去,她不敢回头,她心知柳城是打不过嫣儿的,嫣儿应该也不会伤害柳城,但是,她害怕看到柳城那张失望的脸,对不起了,二叔伯,你们一直以来对梓雨都抱着太大的希望,而这些希望,早就把梓雨压得喘不过气来了。

柳城一看梓雨逃跑就想要去追,却被嫣儿挡住了。他气急败坏的说道,”仙人这是什么意思?”

“哎呀,叔叔你就让梓雨和我们一起嘛,你看她多希望和我们在一起的。”嫣儿笑着说道。

“鄙派的私事还烦劳仙人不要插手。”

“呵呵,我就是要插手,梓雨是你的侄女也是我的好朋友。”嫣儿说着就和柳城拉开了距离,“我也不想和叔叔你打架什么的,只是我害怕叔叔你要把梓雨捉回去。”

“那就得罪了。”柳城说完就朝着嫣儿冲了过来。

而另外一方面,梓雨快速的跑到了马车边上,简羽看她神色匆忙,而且嫣儿也不在身边,十分的奇怪,“发生什么事情了?”

“嫣儿了?”易风问道。

梓雨简单的把刚才的事情给简羽说了一遍,简羽听了也没有什么反应,不得不说,嫣儿也还是很聪明的,这样就可以给梓雨拖延一段时间了。

只有易风皱了皱眉头,“嫣儿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不会的。”简羽翻身上马,“你们快上来吧,我们先走。”

“嗯。”梓雨连忙上了马车,只见易风迟迟不肯上来,“易风,你不用担心,你是没有见过嫣儿的厉害,我叔伯不是她的对手的。”

易风这才上了马车,这追赶梓雨的人是梓雨的亲人,自然对待的方法和敌人是不一样的,敌人打伤了打残了打死了都没有关系,但是亲人是不一样的,还必须的多花些时间来困住他们呢,嫣儿这么做也不是没有道理。

简羽表情依旧是淡淡的,马车跑的飞快,易风撩开帘子看着窗外的景物不断的倒退,想起了昨天早上说过的一句话,嫣儿对着梓雨埋怨道简羽就没有把自己当作女孩子,易风笑了笑,是不是就是因为太强了所以给了简羽和梓雨一种类似于男子的安全感。

“嫣儿,你其实,是个女孩子。”易风在心里默默的念叨。

江湖上不是有句话叫做屋漏偏逢连夜雨么?简羽想到,如今还真的是切身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意思。马儿破空的长嘶,简羽勒住了马车,车上的人都被吓了一跳,梓雨连忙撩开了车帘,易风的脸色也有些白。

马车的前面是密密麻麻的黑衣人,这些人全身上下都额比黑色包裹着,这样的装扮明眼人一看就会联想到死亡。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