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风的眉头皱的很厉害,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女孩子,真是,心肝儿都气炸了还不好发作,他印象里面的女孩子都是娇生惯养的,也许连这种马车都不会坐,更不会被冻成这个样子还逞能的。

“现在还冷么?”易风问道。

“好多啦。”嫣儿傻傻的笑。

“你笑什么?”易风不解。

“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过夜呢。”嫣儿的语气里面带着欣喜,“山上的雪很大,冬天实在是冷的受不了的时候不管师姐给我准备多少火炉子都不管用。”

“那你怎么办?”

“我就去找师父啊。”

“你师父那里很暖和么?”

“才没有。”嫣儿摇头。

“那你去你师父那里做什么。”

“师父呢,身体不是很好,他的身子一年四季都是冰凉的,夏天还好受,冬天比我还辛苦。”嫣儿笑着说道。

简羽也想起来了嫣儿以前似乎是提到过这个事情,不由得也认真的听她说了起来。

“师父的床上啊,就连被子都是冷的了,往往就算他睡了一晚上,都还是冰冰凉凉的,可是他也不说冷,只是自己熬着,所以我一定要去师父那里,和他一起睡,这样,夜里的时候师父就好受一些了吧。”“我可是很暖和的。”嫣儿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可是另外两人都没有笑,易风觉得自己的心好像撕开了一条口子一样的,很心疼嫣儿,没有想到,这个魔女还有这么温柔的一面。不过,他倒不好意思伤春悲秋了,于是打趣说道,“那岂不是你夏天就赚了,多凉快啊。”

“恩恩。”嫣儿点头。她有些累了,头靠在简羽的肩膀上,说话有些颤抖,“我才不怕冷呢,我最怕师父冷了。”说着已经带着哭腔。

简羽很无奈,“你迟早一天要长大的。”

“长大了也要和师父在一起。”嫣儿坚定的说道。

这小妮子,是有多喜欢她师父啊。嫣儿扯了扯衣服,就在上面擦眼泪了,“简羽,这衣服我到时候帮你洗了好了。”

“我怕你给我洗坏了。”简羽直截了当的说道。

“真是小丫头。”易风摸了摸嫣儿的头发,手感还不错,软软的。嫣儿觉得很别扭,就躲开了不让他摸。

“看你以后怎么嫁人。”易风嗔怪道。

“嫁人?”嫣儿似乎还是第一次想到这件事情,对啊,山上的师姐她们长大了都会嫁人的。

易风觉得自己的头很大,他以为嫣儿可能不是很明白嫁人的意思,嫣儿的师父一天在做什么啊,连这个都没有告诉她么?“嫁人就是,你以后要和一个男人在一起过一辈子,然后你就必须要和你师父分开了。”易风只捡了重要的说。

“必须要嫁人么?”嫣儿不屑的问道。

“当然。”易风摆出一副大哥哥的语气。

“那我就嫁给师父”

“这个。”易风语塞了,他倒是没有想到这种情况,“应该不能吧。”

“为什么?我就要嫁给师父。”嫣儿生气的说道。更加挨近了简羽,“简羽你说好不好?我要嫁给师父。”

“不好。”简羽总是这么直接。

“为什么?”嫣儿生气的说道。

“因为他是你师父啊,师父和徒弟是不能在一起的。”易风说道,“这样是不道德的。”

“不行,那我也要嫁给师父,我才不要和师父分开呢。”嫣儿才不管那么多。“简羽,你也要嫁给你师父么?”

“噗。”易风听到了自己吐血的声音,“也不行。”

简羽点点头,“男人和男人也不能在一起。”简羽若有所思。

“哼。”嫣儿满不在意的发了一声,“我要睡觉了,换你守着了,你可千万不要睡着了哦。”

“知道了。”简羽应着,“你快睡吧,我不想听到你的声音了。”

“额”

飞烟在简羽的身边动了动,看来是要醒了,她一醒过来,就感觉到了身边的温热,吓了一跳,“这是。”

“有点冷,衣服不够,所以大家挤挤。”易风帮简羽解围道,就知道这简羽人太年轻了说话都不利索。

飞烟马上就脸红了,窘迫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们今天晚上只能暂时这样过了。”简羽的声音就在耳边,还能感觉到他拂到飞烟耳根的热气。

“是么。”飞烟说话也吞吞吐吐,看的易风好着急,他是过来人,怎么不知道这个情况呢,飞烟和简羽是怎么回事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易风把嫣儿往自己这边拉了一点,看简羽的样子是要和飞烟说清楚现状的,也不好打扰他们,自己还是睡觉吧,嫣儿刚睡,还是不要把她吵醒了才好,她都一个人守了一下午了。

嫣儿的身体开始暖了起来,易风想起嫣儿刚才说的话,心中感慨万千,这小丫头,真让人心疼。

飞烟在黑夜里面沉默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索性就不说话假装自己又睡着了,可是精明如同简羽一般的人物,醒着的呼吸和睡着了的呼吸怎么会分辨不出来呢。

“飞烟。”简羽喊了一声,却突然意识到自己没有什么想要说的话。

“怎么了?”飞烟心里一惊。

简羽憋了半天,也实在是找不出借口,便问道,“你冷么?”

飞烟立马就红了脸,“不,不冷。”

又是羞人的沉默,飞烟突然想道,“嫣儿什么时候睡的?”

“就在刚才,你醒过来之前才刚睡的。”简羽突然想到嫣儿是个很惊醒的人,自己和飞烟这么说话说不定嫣儿根本就睡不好,搞不好在偷听呢,心里顿时就不痛快了起来。

“她也辛苦了啊,只有我最帮不上忙了。”飞烟有些愧疚。

简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安慰飞烟,于是转移话题说道,“你不是想学我的武功么?什么时候有空了我教你吧。”

“是么?”飞烟心里很高心,要是能学到简羽的武功,哪怕只是一点点,肯定也很厉害了。

“当然,我已经答应了你的。”简羽想了想,“不过我想想有没有什么比较适合你的,我的武功大部分都是从小练起来的,有前后的连贯性,你要是从中间学肯定不行,但是要是从开头来的话又太浪费时间了,而且你也不用,你的底子很好。”简羽说道。

听到简羽夸奖自己,飞烟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没有没有,就是从开头来也是行的。”

“也罢,那就找个机会教你吧。”简羽暂时没有想到教飞烟什么,不过应该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吧。

飞烟和简羽靠的那么近,近的飞烟都能感觉到简羽的呼吸声。简羽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只要两人一不说话,气氛立马就变得十分的尴尬,可是飞烟才睡了一下午,这会儿怎么睡得着啊。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也不是什么重要的话,但是彼此都十分的在意与不自然。飞烟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来。

“简羽,我有事情要告诉你,嫣儿也已经知道了,你知道了可不要怪我欺骗了你啊。”飞烟心里一阵小紧张。

听飞烟说的这么严重,简羽也严肃了起来,“怎么了?什么事情?”

“那个,我骗了你。”

“你骗我什么了?”简羽不解的说道。

“我其实不叫刘飞烟,我的真名要柳梓雨,杨柳的柳,梓潼的梓,雨雪的雨。”飞烟小心的留心这简羽的呼吸,害怕他生气。

“这个么?不重要,反正我也是喊你梓雨的。”简羽笑着说,飞烟的行为也是能理解的,毕竟最开始的时候他们是陌生人,怎么能把自己的真名随便告诉别人呢,自己是无所谓,因为万一遇到了坏人自己也不用担心,但是飞烟这么一个弱小的姑娘就应该多注意一点,这也是无可厚非的。

“还有,我一直没有告诉你的,我爹爹是惊雷派的掌门人。”飞烟继续说道,“也不是什么大的门派,和嫣儿他们藤羽山自然是不能比的,最开始给你说我是逃出来的就是因为我怕爹爹捉我回去,他肯定很生气,以后肯定不会要我出来玩了。”

简羽在黑夜中点点头,梓雨(以后都用梓雨了)也不知道看到了没有。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气氛渐渐的又冷了下来,梓雨觉得他们的话题略显得有些少了,于是就借口说自己累了准备继续睡觉。

简羽听见了一个心跳声,但是竟然分别不出来是谁的,简羽觉得有趣于是仔细的寻找起来,嫣儿翻了个身,蹭到了易风的怀里,嘴巴里面还在喃喃喊着师父师父什么的。

可能是嫣儿压住了易风的伤口,易风就呲牙咧嘴的醒了,他伸出手扯了扯嫣儿身上的衣服,嘴角泛起笑意。真想快点回到家里啊。

“你的伤口又痛了么?”简羽问道。

“没有。”易风笑着说道。“嫣儿姑娘是睡熟了呢。”

“她这个时候到是安心了,她平时警醒的很。”简羽听见嫣儿的呼吸声已经均匀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