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我是救错人了啊,简羽,我们还是把这个累赘扔了比较好,我想空点地方出来睡觉。”嫣儿疵着牙。

这个时候简羽都忍不住了,“好了,嫣儿,安心休息一会儿吧,赶路也是很累的。”简羽还总算是顺口的把嫣儿这两个字叫了出来,其他的人听了也没有什么异样,只是嫣儿觉得今天这两个人这么叫自己感觉到很不习惯。

一瞬间马车里面安静了下来,听见外面的雨声哗啦啦的,立马就阴冷了下来,嫣儿精神的打了一个哆嗦,就靠着飞烟的身边拉着她的袖子。

飞烟是大家闺秀,身上穿着的衣服自然是嫣儿这种只穿两件的人多,简羽是男孩子,自然也不必多说,就是易风就惨了,简羽想了想,在自己的包袱里面又拿了一件外套给易风。

“这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停呢。”易风掀开了一点马车的帘子,简羽把马车停在了一个小草地上,前面有一条小溪,雨水把小溪灌满了,周边的草地也是湿湿的。

“这还是我下山来的第一场雨呢,没有想到竟然是在这里过的。”嫣儿靠在飞烟的怀里撒娇道。

“那你想怎么过?”

“嗯,想吃雪饼。”嫣儿舔了舔嘴唇。

“雪饼?”

“是山上才有的,不过只有冬天才有。”嫣儿想了想,“以后我有机会做给你吃吧。”

“你还会做菜?”易风望着嫣儿不可思议的说道,“我还以为你们都不食人间烟火了。”

嫣儿瞪了一眼易风,继续说自己的话,“这次下山师父还答应带我到好多的地方去玩呢。”“听说山下有一种东西可以放到天上去,五彩斑斓的很好看,比下雪还好看。”

“你说的是烟火么?”飞烟想了想。

“恩恩,就是那个。”嫣儿一下子就来了兴趣。“飞烟你见过么?”

“那个的话,大多数是在新年的时候才能看见吧,你们要在山下呆很久么?”飞烟不解的说道。

“嗯,不知道呢,反正师父答应了要带我看的。”嫣儿丝毫不会受影响。

“你要是想看的话,到了陵山我可以放给你看。”易风说道,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嫣儿这么崇拜她师父的样子他心里十分不舒服,可能是同样作为男人,嫣儿的表现刺激到易风的男人的自尊心了吧。

“你可以放么?”嫣儿瞬间就没有骨气的一脸期待的凑到了易风的面前,嫣儿的脸一下子靠的这么近,易风本能的一缩,脸上就发烫了起来,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避嫌啊,不对,是自己错了,这还是个小姑娘呢。

“简羽,你不是也一直住在山上的么?你看过烟火没有啊?”

简羽摇摇头。

”那我们到时候一块去看吧,肯定很漂亮,我会做雪饼给你们吃的。”嫣儿已经在安排接下里的事情了。

“好。”简羽应道。

“我也会叫上我的师兄师姐哦。”嫣儿开心的说道,满脸期待的看着易风。

嫣儿毕竟是少女,眸子里面天生就带着光泽,看的人心里慌慌的,易风连忙避开了嫣儿的眼神,捂着自己的胸口,怎么心跳的这么快?他必须要冷静一下了,作为马车里面的年长者,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了,只是,自己是不是太龌龊了一点,易风看着嫣儿笑着的脸庞,奇怪,这丫头也长得确实不漂亮啊。

嫣儿还在和飞烟说什么易风没有在意,只是眼皮慢慢的重了起来,就不知道了,简羽看着易风睡着了,对着嫣儿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嫣儿安静了下来。

“他身体不好,让他好好的休息一下吧。”飞烟说道,“嫣儿你也安生一点,不要太吵着人家了。”

“哦”嫣儿不情不愿的说道。“那简羽你也睡觉吧,你待会儿还要赶车,我来守着就好了。”嫣儿自告奋勇。“你们都好生的睡一觉吧。”

虽然嫣儿没有说破,但是简羽也知道嫣儿是什么意思,且不说其他的什么打家劫舍的盗贼之类的,首先自己是被人追杀的,其次这易风也是在逃命中的,嫣儿这么说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只是,简羽想了想,嫣儿跟着自己和飞烟不是就是在自讨苦吃么。

简羽看着嫣儿,眼光深邃的嫣儿都看不懂了。

“嫣儿,也是是个天真的小女孩也说不定。”简羽默默的在心里说道,这还是简羽自从认识嫣儿以来第一次有了这种感觉。

简羽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这种下雨的天气,他不是很喜欢,因为,尚俊就是在这样一个天气里面离开了自己,然后,到了现在都还没有消息。

小时候自己也会疑惑,自己的父母是谁,为什么就一直呆在了尚俊的身边,尚俊对自己很好,也许就算是亲生的父母大概也就只能做到这个份上了,每次自己问尚俊关于父母亲的事情的时候,尚俊的脸上都带着忧戚的神色,只说简羽的父母是自己以前遇到的一对很恩爱的夫妻,最后由于种种原因不能抚养简羽,所以自己代为照顾。那么,简羽的父母是谁呢,简羽睁开眼睛,里面全是水汽,或许,这次下山也可以顺便找找他们。

这场雨一下就下到了天黑,简羽一觉醒来的时候马车里面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人影了。

“你醒了?”嫣儿果然是很惊觉的一个人。

“什么时候了啊?”简羽问道。

“不知道,不过看来我们要在这里过一夜了。”嫣儿无可奈何的说道,“就是这里光线不太好,我不放心呢。”

因为在马车里面,也不好生火,早知道简羽就把继续赶着马车了,说不定现在已经到了一个小镇上面了。

“他们还在睡么?”简羽仔细的感受了一下,果然,其余二人都还没有醒。

“我把包袱里面的衣服都翻了出来给他们盖上了,你用不用?”嫣儿轻声的问道。

“你不冷么?”简羽想起白天的时候嫣儿被冷的发抖的模样。

“嘿嘿,我用内力产热怎么会冷?”嫣儿笑着说道。

“还说不冷?你的手都是冰凉的。”易风的声音有些沙哑,语气里面带着责怪。原来易风也醒了,他的手恰好在嫣儿的手边上。“你这是逞什么能啊?你不是就是个小姑娘么?”

嫣儿的谎话被戳破,心里一阵心虚。

“为什么这样做?”简羽心里怪怪的,涩涩的。

“额,要是我用内力取暖的话,万一来坏人了怎么办啊?”嫣儿嘿嘿直笑,反正我身体也好着呢。

嫣儿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了一阵衣服窸窸窣窣的声音,易风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搭在了嫣儿的身上。

“你不要命了啊,你身上还有伤呢。”嫣儿正色道,飞烟翻了个身,嫣儿又放低了声音,害怕吵着她。

“我就算受了伤,也是个男人。”易风有些气急败坏,嫣儿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个女人啊。

“我很厉害的。”嫣儿说道,就要把衣服推过来。

“那这样好了,我们一起盖。”说着易风就靠了过来,坐到了嫣儿的另外一边。不经过嫣儿的允许就自动的挤到了一起。

“额,也行。”嫣儿才不管什么男女之防呢。“简羽,你也过来吧。”嫣儿小声的说道。“我们凑凑,就四个人都能盖盖了。”

“我不冷。”简羽淡淡的说道,尽管是在黑夜中看不到简羽的表情,嫣儿也猜到了简羽的脸。

嫣儿站起身来就坐到简羽和易风的中间,“嘿,我这暴脾气,我今天还就要你盖了怎么样?”

“你总是这么强人所难。”简羽也不生气,他已经习惯了嫣儿这样的脾气。

嫣儿就把衣服横着拉起来,也算是把三个人都盖着了,她自己把脚收回来,蹲在马车上,这样就全身都盖住了。

“你这个小丫头。”易风苦笑了笑,“你们都靠过去一点吧,飞烟姑娘不是也在那边么四个人一起挤挤吧。”

此时简羽和飞烟之中就再也没有了其他的人,简羽有些脸红,索性他们都看不到,他半天没动,嫣儿就挤了过来,简羽就和飞烟挨在了一起。

“飞烟身上也有衣服,你扯着点。”嫣儿提醒道。

简羽闻着飞烟头发上若有似无的淡淡的香气,觉得脑门一热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你也过去一点。”易风的声音传过来,简羽就感觉到嫣儿被挤到了自己的身边。

嫣儿的身上很冷,瞬间就让简羽清醒了。这嫣儿,今天是冻了一下午了么?这天气,已经是深秋了啊,白天有太阳的时候还不觉得,这会儿简羽才发现竟然是这么冷了么?

嫣儿浑身就像冰块一样,简羽良心未泯也算是有点心疼,他压了压嫣儿脖子边上漏风的地方,想着她本来是可以不用受这种苦好好的呆在她师父身边享福的,为了一把奈何而已么。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