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易风喝了口茶,看他喝茶的姿势就知道易风应该成长于大户人家,“我在外求学多年了,想回去看看父母亲。”

“父母亲。”嫣儿口中反复念了几次,却也没有太多的感触,因为她从小就知道自己没有这么重要的两个人的,只有师父一个人而已。

“几位是要去落霞阁赏剑的么?”

“是的。”飞烟有礼貌的回答道。“我们也是才认识的。”

“看几位都身怀绝技,是要去争夺宝剑么?”

飞烟摇摇头,“我是最草包的一个,不过是想去看看罢了。”

“师父要来的,我就跟着来了。”嫣儿主动说道。

“那那位少侠呢?”

“这我们就不知道了。”飞烟想了想,“此去陵山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公子多吃些养好身体吧。”

飞烟一向就善解人意,性子又好,十足的大家闺秀的风范,加之人也长得清秀,易风不禁的多看了两眼。

嫣儿白了一眼易风,果然啊,这男孩子就是喜欢长得漂亮的女孩子,她宫嫣儿长得丑真是对不住大家了啊。易风似乎是感觉到了嫣儿的不屑,转过头来对着嫣儿一笑,那一笑还真是颠倒众生啊。

“肯定是只公狐狸精。”嫣儿小声的说道。

三人吃完饭的时候简羽就已经回来了,飞烟给简羽准备了几个馒头,想着他没有吃饭,到时候在路上补上也好。几人昨天就已经准备好了生活上要用的东西,此时自然是马上就走了,飞烟扶着易风进了马车,自己隔着一个位置和易风坐,嫣儿进来就在两人中间的空位置上面坐了下来。

嫣儿突然想到了一个事情,“诶,简羽,你会赶马车么?”

简羽的声音在外面传来,“刚才老板有教我,应该没问题了。”

也许是简羽天生也就比较聪明,一路上马车还算的上是赶得平稳,嫣儿就坐不住了,非要嚷着让简羽教她,简羽也没有办法,只好让嫣儿就在旁边看着他赶,好在易风本来受了伤,精神不是很好,就在马车里面睡下了,不然和飞烟大眼瞪小眼的也是为难了飞烟。

“简羽,你为什么要去落霞阁啊?你应该知道你很危险的吧?”嫣儿问道。

“我要去找师父,自然是一切有可能的线索都要去试试,你不是说了么,那个东西和我身上的是有联系的,说不定师父也会去的。”简羽老实的回答道。

“哦,但愿如此吧。”嫣儿看着马头在前面晃悠,“老实说,你还是不赖的,只是性格有点扭曲了,要是你想的话,随时都可以来藤羽山找我哦,师父肯定很喜欢你。”

“为什么这么说?”简羽不解。

“因为你很有天份啊,这么年纪轻轻的就身怀绝技了。”嫣儿蹭了蹭简羽的手臂,“不过,还是没有我师父厉害。”

“你师父啊,在你心中就是神仙。”简羽觉得嫣儿似乎有点傻乎乎的,特别是在这件事情上面。

“对啊,不然师父怎么会叫仙上呢。”嫣儿笑着说道。

简羽开始有点怀疑藤羽山是不是邪教组织了,都要给弟子洗脑的么?

林子里面很安静,时不时于鸟儿被马车惊起,简羽看着天空,山下的世界原来就是这个样子么?

飞烟掀开帘子,看见嫣儿似乎在和马背上的什么东西纠缠,简羽看着天空,似乎在感叹,这样的时光,似乎也是十分的惬意的呢。

“嫣儿,你知道追杀我的人是谁么?”

“我怎么知道?”嫣儿阴阳怪气的说道。“大概不是想要得到你的东西的,就是想要通过你的东西知道其他的人的信息的吧。”

简羽笑了笑,“我也知道,只是想不通罢了。”简羽不相信自己的师父会出什么事情,因为尚俊是那么的厉害,不可能会有危险的。只是,要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尚俊为什么还不回来,是被困在了哪里了么?

简羽以前也没有听说过尚俊有什么亲人牵挂的,只唯一有个妹妹,不过也早就去世了,只是每年她和她短命的丈夫的祭日的时候尚俊会去祭拜就离开山上那么几天,这一次出去了这么长的时间,简羽没有办法说服自己不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了尚俊回来不了了啊。

“那老头子很厉害的。”似乎是在安慰自己,简羽莫名其妙的说这么一句话。

“哦。”知道他担心,嫣儿这个时候也知道不要开玩笑了。

嫣儿看了看天色,似乎是要下雨了,于是转头对着简羽说,“还好我们买了马车。你看,都要下雨了。到时候就找个避雨的地方我们都进马车里面去吧。”

说完嫣儿就转身进了马车,易风已经睡熟了,可能是天气里面的湿度还是大了起来,易风似乎有点冷,脸色更加的苍白了。嫣儿皱了皱眉头,就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

“真是可怜。”嫣儿把双手手掌贴在易风的背上,她闭上了眼睛,嫣儿知道自己的内力不是很深厚,但是看着易风这个样子还真有些于心不忍。

睡梦中的易风似乎感觉到了温暖,就靠着温暖的方向依靠,压到了嫣儿的身上,嫣儿一动易风就醒了。易风看着自己压在嫣儿的身上,嫣儿的脸上全是愤怒,顿时就明白了自己目前的情况。

“你还没有靠够啊。”嫣儿生起气来。

虽然认识不久,但是易风也已经大概的摸到了嫣儿的脾气,于是不瘟不火的笑着说道,“谢谢你,嫣儿。”

或许是易风的声线太过于独特,嫣儿总觉得易风喊着自己的名字的语气乖乖的,听的她心里慌慌的,也就不生气了。易风看着嫣儿,也不转眼,嫣儿就觉得易风的眼神里面自己赤裸裸的,似乎一瞬间就被易风看透了。

“你不要这么看我。”嫣儿直爽的说道,背过了脸去。

只听得外面一阵惊雷,把众人吓了一跳,嫣儿缩到了飞烟的怀里,马车停了下来,简羽也躲了进来,他的头发已经有点湿润了,飞烟看着就顺手从怀里掏出来一块白色的纱绢递给简羽,“擦擦吧。”

简羽接了过来,正准备擦的,看见手绢上面绣着一朵红色的小花,十分的精致,却也不舍得擦了,又还给了飞烟。

“你拿着吧。”飞烟也不要回来了,脸红红的,简羽果然是不解风情啊。

“你好点没有?”简羽开口问的第一句话就是对着易风说的,可能是因为都是男人吧,感情熟络的比较快,而且很多的事情一切尽在不言中。

“我看他这病怏怏的样子,不好说。”嫣儿冷嘲热讽道。

“嫣儿姑娘是在关心在下么?”易风又是那种奇怪的笑容,飞烟一见就笑了,这个嫣儿啊,也算是被易风制服了吧。

“谁关心你啊?”嫣儿愤愤的说道。离着易风远了一点,过来靠近了飞烟,于是简羽就只好和易风一起坐下。

“简羽少侠,我们现在走到哪里了啊?”

“你叫我简羽就好了吧,你看起来比我要年长一些吧。”“我不认识路的,不过是在跟着官道走路,我们要先去洛城吧。”简羽想起以前飞烟说的话。

飞烟点点头,“沿着这条路我们就到洛城去,在那里休息一下再走。”

“洛城?”嫣儿想了想,“说不定到时候能在那里和师父回合呢。”她不由得高兴了起来。

“嫣儿姑娘的师父是谁啊?”

“师父就是师父咯。”

“嫣儿,易风是在问你师父的名字。”飞烟提醒道嫣儿,其实飞烟也想知道,嫣儿口中心中一直念叨着的师父是叫什么名字。

嫣儿仔细的思考了半天说道,“师父就叫师父啊,我没有听过他还有别的名字。”嫣儿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从里都没有想到过师父还有其他的名字。

飞烟颇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易风说道,“嫣儿还小,也难怪她了。”

易风笑笑,“你敢忘记师父的名字,小心被抽啊。”

“胡说,师父才不会打我。”

“那个。”简羽忍不住说道,“嫣儿的师父是藤羽山的仙上,应该不会打人的吧。”

易风的笑意生生的僵硬在了脸上,愣了一刻,“什么?嫣儿姑娘你的师父是藤羽山的仙上?!”

嫣儿点点头,“对啊,怎么了?”

“那嫣儿你是藤羽山的人?”易风不敢相信。

“那又怎么样?”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藤羽山上下来的人呢,都说藤羽山上的住的都是神仙了啊。”易风的眼中都放着精光。

“额,那是什么话啊,我们还不是人。”

“以前小时候就听说,藤羽山上的仙人很厉害,无所不能。”易风笑着说道,“还以为藤羽山上的女孩子都长得和仙女儿一样呢。”他若有所指的看着嫣儿。

“哼,对不起,长得让你失望了是我的错呢。”嫣儿背过脸去,果然柒凝师姐说的没错,男人都喜欢长得漂亮的女人。

“其实你也长得不错嘛。”易风故意说道,“说不定再长个几年就好看了啊。”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