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这么慢,不像你的风格呢。”嫣儿往楼下看了看,果然,简羽和自己一样,都是心软的人,所以,情愿费些功夫也要留着他们的性命。

“你会处理伤口么?”嫣儿问道。

“会一点点。”行走江湖的谁不会一点点啊,简羽自然也是受了不少的这方面的教育。

嫣儿蹲下来对着受伤的男子说道,“有点疼,你忍着点。”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简羽觉得嫣儿这句话还说的挺温柔的。他看了看男子,“你叫什么名字啊?”

“易风。”男子没有说姓氏,不过这也没关系,看简羽一行人的样子也不是很在意这个东西的,只不过是要一个称呼而已。

嫣儿用力一扯,易风肚子上面的血与布条的混合物就下来了,鲜血不停的往外流,好在嫣儿已经给他点穴了,才不至于一发不可收拾了。

“额”男子闷哼了一声。

“你还是男人么?”嫣儿嘲笑他,嫣儿就是嘴贱。

“你不能温柔一点么?”简羽都忍不住说道。

易风的声音有些颤抖,“我的衣服里面有药丸。”“可以止痛。”

嫣儿连忙去翻,这整理伤口的事情就交给了简羽,简羽虽然是个男人,但是比起嫣儿来说动作算是轻柔了许多,因为是两个男人,一时之间的气氛更加的尴尬了。

“那个,谢谢你们了啊。”易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谢我们要有实际的表现啊。”嫣儿瞬间变成了小魔女,水盆里面的水已经脏了,她不是很高兴。

易风看着嫣儿,“敢问姑娘芳名?”

“叫我嫣儿就好了。”嫣儿丝毫不设防,“这个木头人呢,叫简羽,你别看他长得跟只小鸡似的,他可是很厉害的啊,那边屏风后面的那个也是个姑娘,白天你见过的,叫。”嫣儿想了想,终究没有说出来飞烟的真实的姓名,“叫刘飞烟。”

飞烟在这边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我们今天帮了你呢,你也就别想着第三次了。”嫣儿一边处理伤口一边说,“天一亮我们就要离开了,你自己自求多福吧。”

“你们是要去哪里?”易风问道。

“落霞阁。”说这句话是简羽说的,反正去落霞阁的人也多了去了,告诉眼前这个男人也没有关系。

男子脸色一愣,似乎在心中想了很久,“在下也是要去陵山呢,那,能不能。”男子欲说却又说不下去了。

“你是要我们带着你一起么?”嫣儿歪这头直接了当的问。

“我知道这样的要求太过分无耻,不过,只要少侠和姑娘把在下带在身边就好,到了陵山,一定会感激不尽的。”

“我们什么都不缺。”简羽说道,飞烟一听这是要拒绝的前兆,总算简羽还是理智的。

“好啊。”嫣儿想也不想的说道。

简羽皱着眉头,却也没有反驳,嫣儿马上就补充道,“他要是不和我们一起的话,可能明天就横尸大街了呢。”

“那关我什么事?”

“我不杀伯乐,伯乐却因我而死。”嫣儿站起来,戳着简羽的胸膛说道,“你受得了么?”

简羽不说话,沉默良久,“反正他是你救的。”

“哦”“反正你也是被追杀的人,你武功这么好,也不在意就多这么一路人马嘛。”嫣儿看到简羽看了看屏风后面,看来简羽是觉得她们救人是无所谓,就是不要连累到飞烟就好了,不知道为什么就气不打一处来,哼哼了两句。

易风听到嫣儿这两句哼哼才终于放下了心来,头一昏就不省人事了,最后还听到嫣儿大惊小怪的声音,“哎呀,怎么昏过去了?”

易风的嘴角带着笑意,看来自己是安全了呢。

嫣儿和简羽又处理了一会儿,却是一直折腾到了半夜才把一切的事情都做好,嫣儿就觉得乏了,“你今晚就和他一起睡吧,我和飞烟去你的房间。”嫣儿指着易风说道。

“你还知道男女有别啊。”飞烟从屏风后面跳出来,就上来捏嫣儿的鼻子,嫣儿一急就躲到了简羽的身后,飞烟则撞上了简羽的胸膛,慌忙的退了一步。

果然还是要简羽才制得住飞烟,嫣儿在心里偷笑,这下子有办法了。

简羽当然是对于那怀中的突然一软很满意,不过这怎么能说出来呢。简羽笑了笑,“那你们过去吧,也不早了。”

“是。”嫣儿乖乖的行了一个礼,规规矩矩的带着飞烟就出去了。

“你这个坏丫头。”一出门飞烟就指着嫣儿的额头说道。

“哼,总算有人制得住你,你最近对我真是越来越不好了。”嫣儿佯装抱怨道。“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以前你可是听话的小绵羊呢。”

“那你是喜欢现在这样还是以前那样的啊?”飞烟笑着问道,飞烟笑起来就更加的好看了,就像仙女下凡一样,声音也清脆的好像以前嫣儿挂在窗前的风铃一样。

“随便吧。”嫣儿打开门,大大方方的就走了进去,这是简羽先睡的房间,虽然知道这和简羽本人是没有一点儿的关系的,但是飞烟一想到刚才简羽就是在这边的桌子前面坐下的,桌子上面还有一杯茶,床上的被子还有点凌乱,心也就跟着凌乱了起来。

嫣儿边走边脱衣服,脱的只剩下亵衣了就钻进了被窝,才想起来自己刚才出了好多的汗水,于是又只好不情愿的出来洗澡。

这间客栈和昨天的那间是一样的,也是公共的浴室,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人了,嫣儿决定就这么出门去了,她走在房檐上,身形轻巧,仿佛夜空的精灵一般。简羽睡的浅,还以为是小毛贼,就跑出来一看,嫣儿顿时囧在了原地。

“我只是去洗个澡而已。”

“哦”简羽又安心的下去了,嫣儿这个女子很让他猜不透,有些时候,简羽觉得嫣儿似乎和尚俊口中所说的妹妹一样,有些时候却觉得她心思想法怪异没有定准,不过总是让人觉得她就是对的,也不管做错了什么,也觉得就能这样原谅她一样,似乎每件事情她都能说出理由来着。

第二天果然天一亮嫣儿就冲进了简羽的房间,简羽才知道原来她都是起得这么早的“我们走吧。”

“你慌什么?”

“因为我想快到去陵山啊,我就可以见到师父了。”

“陵山离这里还远呢。”飞烟也走了进来,有嫣儿睡在身边,她想晚起都不行。

易风已经醒了,不过还在床上,他一睁眼就看见几双眼睛都把自己盯着,颇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起身,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还是裸着的,连忙遮住了。

简羽想了想,就把自己昨天买的衣服给了易风,两个女孩子避开了去,易风比简羽看起来年岁要大一些,身量自然也是要高大一些的,不过也亏得是这样,穿起这件衣服来比简羽也别有一番风情。

易风因为昨夜流了很多的血,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走路也不是很稳,看的嫣儿一阵心慌,大家也都沉默了。

易风知道自己这个样子是个累赘了,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我想,我们需要一辆马车。”嫣儿的口气里面有说不出来的激动。“我早就想坐马车了,徒步真的是太累了。”嫣儿笑着说道。

“嗯。”简羽看了一眼嫣儿,她是为了让易风不那么自责吧。

“简羽,你和我去买吧。”嫣儿说道,“飞烟你就留在这里照顾易风好了。”没有想到嫣儿一句易风竟然喊得这么顺口。

“不行。”简羽说道,“要是有危险飞烟应付不过来的,你留下,我去。”简羽说着就往外面走,似乎生怕嫣儿反悔一样。

嫣儿望着简羽的背影,突然说道,“我发现了,简羽就是没有在把我当女孩子吧?”“飞烟。”

飞烟扑哧一声笑了,“怎么会?”

“是因为你很厉害。”易风说道。

“你又怎么知道呢,难道是我霸气侧漏了?”嫣儿笑着说。“倒是你,一个大男人的,竟然不会武功。”

“你怎么知道?”易风惊讶的说道。

“因为我厉害呗。”嫣儿笑着说道,“所以,我来保护你们两个你们就放心吧。”“小二哥,我们要吃饭了。”

小二哥应了一声,就去准备去了,在这里做事久了,自然知道有些事情不该问的就不要多问。

嫣儿看着楼下的人们开始渐渐的忙碌起来,心情突然没有来由的好,竟然还哼起小调来了。

“你唱的是什么啊?”易风不禁问道。

“师父教我的小调。”嫣儿笑着说道。

“对了,你那天晚上也有哼呢,很不错。”飞烟补充道。

“那天晚上的其实不是这首。”

“是么?”

“这两首有细微的差别,不过你们听不出来的。”嫣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事情,越发的开心起来了。“真想快一点到陵山呢。”

“对了,易风公子,你去陵山做什么呢?”飞烟还是第一次和易风说话。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