嫣儿的话音里面似乎是有那么一点儿伤感,飞烟敏感的察觉到了,“怎么会呢,你对人家好人家自然也会对你好了,不过是要看是什么人罢了。”

“我虽然早就这么知道,师父也劝我平时多长一个心眼,但是,师父都做不到的事情,怎么能要求我呢?”嫣儿嘿嘿笑道,没心没肺的样子恨不得让人把她撕了。“我听说,师父小时候路过一条小溪,天上正下着大雨,他看见一个死去的人躺在溪边,竟然把自己身上的外衣脱了下来盖住了尸体,然后自己淋着雨回来生了一场大病。”

听起来是个不像是个山主的感觉啊,嫣儿的师父身体有这么弱么?显然嫣儿也是看见了飞烟她们脸上不敢相信的表情,于是解释道,“我师父身体很差的,虽然武功很厉害,似乎一吹风就要把他吹倒一样,小时候我调皮,师父又总是惯着我,为了我得了不少的病呢,师姐们都说,师父是上辈子欠我的药费呢。”

“怎么会?”飞烟还是不敢相信。

“记不得是什么时候了,师父又害了一场大病,躺在床上休息,也没有一个人敢去打扰他,我想着虽然是养病,但是肯定会很无聊,于是就偷偷的跑去看他,师父他一个人睡在床上好可怜的。”嫣儿仿佛陷入了回忆里面,“他的被子都是冷冷的,他看见我来了,就唤我,我一下子就哭了,倒是把师父吓住了。”

“师父哪里有那么脆弱的。”飞烟安慰嫣儿道。

“嘿嘿,当时师父也是这么说的。”嫣儿笑了,“于是我就趁着这个机会,终于如愿以偿的和师父一起睡了一晚呢,不过师父的被子似乎永远都暖不起来,可把我冻死了。”

明明是很伤大雅的事情,但是在简羽和飞烟看来,嫣儿这是对于师父的依赖了,简羽说道,“你们的感情很好。”

“嗯。”嫣儿说着说着,一大滴眼泪竟然就流到了碗里,飞烟一看吓坏了。

“嫣儿你怎么了啊?”

嫣儿弱弱的说道,“我想师父了。”然后竟然,竟然,“哇”的声音放声大哭了起来。

简羽的后脑勺,好大一滴汗。

被嫣儿这么一闹,三人下午就没有离开小镇,准备再住上一晚,但是没有去昨天晚上的客栈了,而是另外找了一家偏僻一些的,毕竟昨晚的那家店里还出了事,难保今天晚上人家不会再来。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嫣儿一下午的情绪都不是很好,飞烟于心不忍,就决定晚上和嫣儿一起睡觉。

简羽对于这种女生的心思是最搞不懂的了,不是就是离开了师父一会儿么,怎么就伤心成这个样子,以前自己还是巴不得尚俊多在外面呆一会人自己好随心所欲的玩呢。话虽然是这么说,简羽也想到现在自己不知道尚俊的下落心里就这么着急,嫣儿的表现也不是不可以理解,只是,一向习惯了嫣儿的霸道,这么突然一闹感觉很不像她的风格。

飞烟和嫣儿的房间就挨着简羽的房间,都在二楼上,简羽打开窗子环顾四周,就看见了嫣儿也站在窗户前面往外看,她脸上还挂着泪痕,迎着风似乎吹的有些干了。

“你就是这么一个幼稚人么?”简羽忍不住想说她。

“哼。”嫣儿一听到简羽的声音就往回走,简羽一个人愣在了那里,都哭成这个样子了,脾气还挺大的啊。

夜风中带着一股泥土和草木的味道,但是,简羽心里隐隐不安,怎么这风里,总感觉不太安宁。

嫣儿和飞烟在床上水下,嫣儿背对着飞烟,飞烟给她盖了盖被子,“早点睡吧。”

飞烟也觉得不好再对嫣儿说些什么,看着嫣儿的背影就准备睡觉,结果嫣儿出乎意料的转过身来抱住了飞烟。

飞烟惊了一跳,她还是第一次和别人这么近,嫣儿的头发就在自己的下巴边上,飞烟这才意识到,这个看起来很厉害坚强的女孩子,其实是一个比自己年纪还小的小女孩。

飞烟听到嫣儿在喃喃自语着什么,仔细一听却又听的更不真切了。嫣儿只是把飞烟抱的更加的紧了。

“没事的,你很快就能看见你师父了啊。”飞烟安慰道。

嫣儿在飞烟的怀中点点头,突然,她的动作停了下来,在飞烟的怀中不动了,飞烟觉得很奇怪就低头去看嫣儿,可是怀中哪里还有嫣儿的影子?

飞烟回过神来看见嫣儿已经站在窗台上准备往下面跳了。她吓坏了,嫣儿就是这么一个做什么事情都风风火火的人,不注意就把人吓死了。

“嫣儿。”声音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人已经下去了,飞烟连忙跑了过去,嫣儿这大晚上的是做什么啊?又是只穿了一件亵衣。

飞烟伸出头来在窗台上一望,竟然看见简羽也在下面,飞烟看了看远方,却被吓了一跳,这不是今天白天遇见的那个男人么?这个男人此时浑身上下都是鲜血,差点就快要认不出来面容了,他看起来受了不轻的伤,他看着嫣儿和简羽站在前面,似乎就看到了希望,他的身后跟着一群黑衣人,想来是来追杀男子的。

嫣儿一跃挡在了男子的面前,男子苦笑道,“姑娘,看来又要麻烦你了。”

飞烟心里有很不好的预感,这个男子会给他们带来很大的麻烦的。可是怎么就是嫣儿和简羽这种不长心眼的人啊,只想着救人,或许,这会要了自己的命啊。

黑衣人看见有人出来捣乱,都纷纷停了下来,“你们是谁?”

“你管姑奶奶是谁?”

“小姑娘,我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

“我哪里是管闲事啊,我就是看不惯你们穿着黑色的衣服罢了,我讨厌黑色的人。”嫣儿一说了这句话就想起了白天简羽买的衣服,自己今天伤心了一下午,却忘记了自己还答应了简羽要给他补衣服呢。于是回头看了简羽一眼,简羽此时脸上又是淡淡的,没有什么过多的表情。

“简羽你还耍酷呢?”嫣儿讥笑他,顺便把男子往自己的身后一拉,男子闷哼了一声,不知道是哪里又冒出血来。“速战速决吧,他可等不了多久了啊。”嫣儿皱了皱眉头,点了男子的穴道。“哎,你是冤家么?”

男子的嘴巴差点掉到了地上,被惹得浑身上下都痛了起来,不过看嫣儿这个样子,是不知道冤家这个词的使用范围吧,不禁笑了笑,脸上有点红。

显然,在场的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只是看着前方的黑衣人。

“我看这倒是个好机会啊,那些追杀你的人肯定不会罢休,你这样也算作是练练手,免得生疏了嘛。”嫣儿说话永远不在腔调上。

简羽不说话,挡在了嫣儿的面前,“你每次就不能穿了衣服出来么?”简羽终于忍不住问道。

“每次都是事态紧急嘛。”嫣儿撇撇嘴,“我带他上去,你解决了快回来。”嫣儿说完就把男子的手搭到自己的肩膀上。

男子的心神有些荡漾,自己还是第一次和一个女子有这么亲密的距离呢,不禁有些不自然。转过了头去。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十分的可恶,且不说嫣儿这个女孩子都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嫣儿这才多大一个孩子嘛。

嫣儿才没管那么么,直接就把男子带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全然不顾飞烟脸已经羞红的脸,飞烟躲在屏风后面慌忙的开始穿衣服。

嫣儿把男子放在床上,开始大力的撕扯男子的衣服,男子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不知道是受了些什么伤,听着那些布料撕碎的声音,男子的脸有些红,虽然知道嫣儿是在给自己找伤口,也知道嫣儿的年岁小,也许是什么都不知道,但是,这样的氛围,未免也太让人不好意思了。

不一会儿嫣儿就把男子剥的只有一天亵裤了,男子的脸红的能滴出血来,嫣儿身上有汗水沾湿了衣服,她本来就只穿了亵衣,男子就算是有意回避,却觉得自己的眼睛似乎是定在了嫣儿的脖子上了,看着上面的汗水往下面流。

飞烟穿好了衣服回来,看见半裸的男子连忙又吓得退了回去,男子终于忍不住了,“姑娘,要不然等一等再说。”

“你这伤还等得么?”嫣儿看着飞烟的方向,“飞烟,能帮我打盆水回来么?”

飞烟正巴不得走开呢,于是就听话的出去准备了,嫣儿擦了擦汗水,“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好人啊,怎么一直都在被人要么追捕,要么追杀啊?”

“这个。”男子显然是不好回答。

“算了,你不想说也罢了,只是你今后想怎么办呢?”“可不要以为你运气好到我们每次就都救你吧。”嫣儿站起身来,走到屏风后面给自己穿衣服,穿好衣服的时候飞烟也正好进来。

“正好呢。”嫣儿端着水盆走进了内屋,简羽已经回来了,他看了看床上的男子,皱着眉头。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