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羽低头看了看,想起了尚俊,尚俊真的是个很厉害的人,武功自然是不说了,独自一个男人把他这么个磨人的孩子从婴儿带到了这么大,就连简羽身上的衣服,也都是他一针一线缝出来的。简羽突然有点感动,鼻子酸酸的,点了点头。

嫣儿看简羽的脸色不是很开心的样子。“你的衣服破了,既然是你师父留下来的,总归还是保存着比较好,你今晚拿给我吧,我帮你补好。”

简羽看着嫣儿,嫣儿表情怪异,“怎么?不相信我?”

“嫣儿,你竟然会这些么?”飞烟都忍不住走了过来。

“这有什么奇怪的,我们的衣服都还是自己做的呢。”嫣儿有点不高兴,想必是没有想到原来自己在飞烟和简羽的心里这么没用,“我们在山上,大部分的事情还是靠自己的啊。”

嫣儿付过了钱,装作满不在意的说道,“而且,我是看在你师父的面子上,你师父,肯定是一个好人。”

简羽想了想,“那个老头子要是听到你这句话,肯定会后悔收了我这么一个徒弟的。”

飞烟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来,“嫣儿,那天我们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那个喊你的声音就是你师父么?”

嫣儿想了想,点了点头,脸上的笑意扩散开来,“对啊对啊,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师父的声音都很好听。”

飞烟看着嫣儿简直是把师父当作神一般的供奉,便回答是,一想着,简羽也有师父,嫣儿也有师父,就是自己没有,心里有些不自在。

“师父啊对我可好了,以前小时候还会把我抱在怀里给我讲故事听呢,师父的声音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了。”一谈到自己的师父嫣儿的话似乎就停不下来。

简羽一想到尚俊也曾经干过这样的事情,不过自己和嫣儿的感受却是完全不一样的呢。

“走吧,我们先去吃饭吧。”飞烟笑了笑,“嫣儿你可以边吃边给我们说说你师父的事情啊。”

“我可一点儿也不想听。”简羽淡淡的说道。

“哼,我又不是讲给你听的。”

几人找了一个小酒楼,因为每次一离开小镇就会过上好一段的丛林生活,所以她们都决定要好好的吃一顿。酒菜很快就摆了上来,三人说说笑笑,也都是些无关紧要的打趣的话。

“嫣儿你师父多大了啊?”几个都是年轻人,在一起说话自然少了许多的客套。

嫣儿想了想,“我八岁的时候师父十四岁,那么,现在我十五了,师父就应该二十一岁了吧。”嫣儿一脸向往。

惊讶于嫣儿的师父竟然这么年轻,飞烟和简羽都沉默了。

“简羽你的师父呢?”

“三十七岁吧,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简羽夹了一块土豆,土豆滑到了盘子的边缘。

“是么?听你一直叫他老头子,还以为他很老了呢。”

“是没有你师父年轻。”简羽的语调阴阳怪气。

嫣儿也不在意,继续说道,“我师父长得可好看了,就是很少有人能看到他的真面目。”“他总是带着一个白色的斗笠,不过,透过白纱看他模模糊糊的更加的好看了。”嫣儿得意的说道。

行走江湖的人带着白纱的并不少见,只是要是在自己的门派里面这么做有些时候就应该不是很方便了吧。

“你师父这样做,老前辈们不会说他么?”飞烟问道。

“老前辈?”

“就是门派里面资格很老的一群长辈。”飞烟解释说道,难道这藤羽山全是年轻人了么?

“哦,你说的是长老们啊,长老们怎么会管师父的事情呢?”嫣儿并不熟悉山下的门派的等级,“山下长老会管师父么?”

简羽虽然是住在山上的,但是这些也是尚俊说过的,于是问道,“你们其他的弟子叫你师父什么啊?”

“嗯,我有几个师姐师兄是叫的师父,其他的人的啊,叫的是仙上吧。”嫣儿说道。

简羽皱了皱眉头,“那你们藤羽山有几个仙上?”

“就一个啊,多了怎么行?”

飞烟一听就明白简羽是什么意思了,倒吸了一口里凉气,那这么说,嫣儿算的上是藤羽山山主的嫡传弟子么?对啊,现在江湖上不是说藤羽山现任的山主是一个年轻人么,嫣儿也说她师父只有二十一岁,不是正好么?

简羽和飞烟都不说话了,没有想到嫣儿还是这么一个厉害的来历,一个门派里面,不管是哪里的门派,首先最有权力的便是掌门,其次就是掌门的师兄师弟们,然后就是掌门的嫡传弟子了。

“嫣儿,你肯定很厉害。”飞烟不禁喃喃自语道。

“哪里有,还没有简羽厉害呢。”嫣儿皱眉,突然想到要是被师父知道了该多丢人啊。

飞烟看着简羽,简羽有这么厉害么?简羽却只是一味的扒饭,似乎压根儿没有听到嫣儿说的话一样。

“你师父好厉害。”飞烟也不知道是对着谁说的,其他两人都各自以为是自己了。

突然一个人影闪进了他们这个隔间,躲到了屏风后面,三人都愣住了,简羽的剑已经出鞘,只见那是一个穿着灰布的男子,背上有一个包裹,身材中等略瘦弱,因为背对着他们他们看不见那男子长什么样子。

简羽一看外面来了一群穿着一样衣服的人,飞烟就给他解释道,“这是官差,看来这是要抓他了。”

凡是走江湖的似乎都有这么一个感觉,那些官差要抓的人一般都好人,所以飞烟看了看躲进来的这个男子,这个男子很文弱,看起来也没有什么武功,也不像是什么坏人,不禁心生同情,这个地方能遮挡的东西不多,看来这男子是要被抓去了。

很快,外面的人都散了开来,简羽他们在的地方只是一个用屏风隔起来的小空间,根本就无处躲藏,而且,外面已经闹开了,门口和窗户旁边都有人拦住了,现在谁也走不了,大家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做什么,那个男子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困境,转过身来,就看着三人直勾勾的把自己盯着。

男子长得白白净净的,黑发如瀑,眉目清秀,甚至可以算的是美丽,杏眼如含霜,薄唇似朱砂,一下子看的几人都呆住了。

飞烟心里想,长得这么好看,是男人么?

可当时哪有这样的时间来思考,不知道怎么回事男人突然就凭空消失了。此时此刻那群官差也进来了,空间很小,他们扫视了一遍没有发现人就迅速的走掉了。过了一会儿,想必是那群人没有找到男子的踪迹就意味男子已经离开了吧,所以整个酒楼又恢复了刚才的热闹,大家该做什么作什么,似乎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简羽淡淡的说道,“出来吧。”

男子从桌子下面走了出来,正好是嫣儿的方向,方才就是嫣儿急中生智一把把他按进了桌子下面,顺手就把自己和飞烟的裙子拨了开来,这裙子的摆很大,桌子虽是圆桌,可是要遮住也足够了。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男子对着嫣儿拱手,脸上还有些微红,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的女子,还真是,很特别啊。

“我可没有救你,是你自己进来的。”嫣儿继续吃饭,仿佛刚才做那件事的真的不是她一样。

飞烟皱着眉头,虽然嫣儿是这么耿直的把人救了,但是这样做究竟好不好呢。

“你坐下吃饭吧。”出乎意料,这句话仍旧是嫣儿说的,“你一路跑过来脚步虚浮,是没有力气了吧。”

男子愣了愣,仔细的看了看嫣儿,包括简羽和飞烟在内,这三个人都只是半大的孩子,可是如此处变不惊,加上嫣儿刚才说的话,他们应该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吧,“这就不必了,免得惊扰着姑娘。”说着就要走。

“你出去吧,你一出去准被他们抓住。”嫣儿气急败坏,还真是不知道是讨厌离开的那个人还是讨厌自己,每次明明都是自己对别人好,可是这些人总是不领情。

简羽给了嫣儿一个眼神,嫣儿立即就明白了简羽是在重申那天的那句话,男子的背影已经消失在了门口,飞烟看着男子离去的方向,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了地,如此一来,就和自己一群人没有关系了。

“你为什么要救他?”飞烟问嫣儿。

“不为什么啊,想救就救呗,哪里需要什么理由啊?”嫣儿继续吃饭,“他看起来一个柔弱男子的,应该不是什么坏人吧。”

飞烟点了一下嫣儿的额头”坏人都不都是把坏字写在额头上的。”“行走江湖的还是小心微妙,不惹事就好了。”

嫣儿没有回答,这些道理她也不是不懂,她夹了一块青菜说道,“以前小时候师父给我算了一卦,说我这辈子的命格就是,总是想着怎么对人家好,但是,最后领情的人却是不多,等到我长大十七八九的岁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说不定还会为了这个事情有个大劫呢。”

飞烟和简羽都有些沉默,这些话怎么听起来怎么这么玄乎啊?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