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云摇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并不认为是这样,那个时候的浩二很善良,我现在还记得他叫我云哥哥时候的样子。我始终相信他,但是现在也不敢相信他,准确的说来,是我不确定,我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样子的。”

老道士道:“所以你想见他。”

张云道:“是,我非常想见他,这样我才能了解当时的真相,或许他知道一些也说不定。”

老道士道:“既然你妹妹死了,而他消失,按常理说来,凶手就是他没错了。”

张云道:“这不是关键。”

老道士道:“什么?”

张云道:“我进入了第七部队之后,无意间看过K组织基地的地图,在妹妹遇害的地方,K组织有势力分布在那里。我想找到浩二问问,即使他是凶手的话,我即使危险也无所谓,无论如何,也要知道真相。这一点我始终不会放弃。但是我现在在第七部队,想要见到浩二的话很困难,而且即使见到了也会有危险,所以才拜托你。听南天说你游走江湖这么多年,相信一定有办法吧。浩二什么的,你以前也找机会接近过,我相信你能答应我这个要求。”

老道士道:“好,我明白了。既然如此我会办法让你和浩二见面。你这次出基地时间是多久?”

张云道:“明晚之前。”

老道士道:“我会尽量赶时间,你现在一定要取得第七部队的信任,这样才有机会了解更多的事情。”

张云道:“这是自然,而且我自己还有很多想要了解的事情。暂时我是不会离开第七部队的。”

老道士笑道:“如此甚好,那我现在便去,若有消息我会通知你。”

张云道:“那便有劳前辈了,我便在此地等候。”

说完老道士便挥袖去了,只是身上仍然穿着那一身道袍。虽说奇怪,但是现今社会上假道士遍地走,倒也不是很奇怪。

老道士去了之后,张云和叶南天面面相觑,两人想不到只不过几天的时间过去,面临的问题已经如此复杂了。想想在几天前,两人还都只是歌驱魔师圈子里的小混混而已。虽然两人现在的驱魔功力依然没有多大的长进,但是面临的问题却是越来越复杂,而且关系重大,甚至覆盖整个社会。

叶南天道:“张云,要不要给我谈谈第七部队里面怎么样?”

张云道:“就跟你想象的一样,就像那些影视剧中那些秘密基地一样。想要进去可难了,而且里面的防卫还有规格都是非常严格的,毕竟是军方的。”

叶南天道:“真是了不起。我其实一直也在想,虽然说妖魔出现的信息封锁是因为怕引起社会的混乱,但是毕竟早晚人们是会知道的。K组织何必整得这么神秘,连在民间来培养驱魔师都是偷偷摸摸的,想来真是趣怪。”

张云道:“正是因为奇怪我们才想去了解啊。我总是感觉这一系列的事情。比如说从妖魔的横行,到我遇到莉莉丝,第七部队加入我,又或者是当年那个第三部对的吴玄找到我,还有第三部队与第九部队叛逃K组织的原因。这些好像冥冥之中都有一些联系。而且最近我居然发现浩二和我妹妹的事情居然也可能和K组织也有联系。我不得不想这是一场阴谋一样。从很开始就布置的阴谋,一直影响都到现在。而且现在我总预感到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总之就是不安。希望前辈能尽快找到浩二,我有好多事情都要问他。”

叶南天道:“看来麻烦还不小,张云你可要小心点。别被暗杀了之类的,你知道的吧,在电影里面,这种情况你可是主角。哈哈。”

叶南天又回复了爱讲笑话的状态,但是现在的张云心里装着太多的烦心的事情,根本没法和他仪器逗笑,只是静静的坐下来,把调皮鬼抱在怀里。调皮鬼在张云的怀里摇晃着,几乎快要睡着了,却又睁开眼睛去舔张云。它也是有许久没见到张云了。调皮鬼表达喜欢的方式很奇怪,是用舌头去舔那个人。开始的时候张云和叶南天还觉得恶心,后来慢慢的又发现不怎么恶心了。反正调皮鬼是要妖,灵体的生物。不需要吃饭,身上没有人类那么多的细菌。而且这是调皮鬼表达喜爱的方式,张云和叶南天也就不拒绝了。

张云摸了摸调皮鬼头上枯草一般的几根头发,对着叶南天说道:“南天,既然你师父回来了,你那些青门的法术学得怎么样了?”

叶南天道:“那里有那么快。”说着又将身边那本无字《灵经》拿出来翻着,一边翻,灵经上面的白纸上就出现许多的红颜色的字,鲜红如血。刚出现又消失。

叶南天指着《灵经》道:“诺,就是这,上面除了记载着许多青门当时封印整个地球妖魔的事情和其他的历史之外,还有很多不传之秘,只要学会了这些,那倒是很厉害了。只是我人比较笨,学得就比较慢,现在除了学了几个结界和封符之外,并没有学到其他的什么东西。因为这《灵经》也才拿回来不久。”

张云点点头,看着叶南天一脸沮丧的样子,他安慰叶南天道:“没什么的,只要慢慢学,迟早是要学会的。”

叶南天道:“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师父已经很老了,现在还不停的奔波着,一辈子什么也没得到,只为驱魔。现在情势不是很好,如果师父出了什么意外,我又不能继承青门绝学的话,那我怎么办。当年我父母把我托付给师父,他二话没说,而且也没有再收其他的弟子。都怪我不争气,我要是争气一点,师父也不用这么累了。虽然师父说的是把我带在身边一起去调查,但是很多危险的任务,他还是不愿意带上我,怕我受到牵连。说到底还是我太弱小了。如果能依靠自己的力量保护师父,或者至少不用师父来保护的话,那该有多好。”

张云闻言沉默了一阵,无言以对。

想了好久,张云才又说道:“你想这些也没用,有时间就多多练习吧。真分夺秒是最好。我现在已经突破灵蕴的第二阶段了,修炼速度我自己还是很满意的。这也是我呆在第七部队做那事不离开的一个原因。毕竟现在我不敢信任教授,但是他却可以给我提供让我迅速变得强大的力量。这一点我非常看重。虽然我不知道我们现在的敌人是谁,但是危害社会的势力就是我们的敌人。不管他是L组织还是K组织抑或是那些妖魔,我都要使自己变得强大才对。说起来你也一样,不管怎么说,在现在这么动荡的局势下,能增强自己的力量是最应该做好的事情,不然就算知道了真相,我们想要解决问题,降妖除魔那些都是会有心无力的。只有握在自己手中的,才是最真实的,看到的听到的,又或者是别人,这些都是虚浮的,随时都会变动。”

叶南天笑道:“张云,几天不见,你倒是成熟了很多。难道是和那个小姑娘。。。。。。”

张云无语道:“别乱说话,我一直把莉莉丝当成我妹妹,而且她身上似乎有很多奇怪的事情,我有时间会当面向她搞清楚。而且甚至很多东西她自己都不知道。你说的她非人非妖让我想到其他的许多事情,但是现在还不清晰,这种事情对莉莉丝关系很大,所以我也不会多说。我不是傻子,如果有人要骗我我肯定能察觉到,尽管我不说破。但是我相信莉莉丝绝对不是来骗我的,我怀疑的是她上面的教授,我总觉得那个人的所作所为都有着很强的目的性,而且非常神秘。就拿他实验研究这事来说,不但知道的人少,而且实验的具体内容,没有人任何人知道。我和莉莉丝也参与过他的实验,不过最后的结果都是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我一直觉得很奇怪。”

叶南天道:“那倒是,不管怎么说,你可得小心,别被漂亮小女孩勾了魂。”

张云叹道:“这样子才是你嘛,总是垂头叹气可不好,经常开玩笑我才习惯。不过现在时间紧迫,我就趁着前辈通知我们的时候修炼一会。你也可以研究一下那本叫什么《灵经》上面的文字和术法,珍惜时间总是没有错的。反正现在无所事事。”

叶南天道:“好。”又对调皮鬼道:“调皮鬼,我们两人都要修炼的话,得麻烦你放哨一下了。

调皮鬼连连点了三个头,然后坐在门前,一动不动的看着禁闭的门,就像忠诚的看守一样。虽然调皮鬼的确是调皮,不过它却还是懂得一些很重要的事情,比如这些它都会认真严肃的去做。要知道在修炼的时候如果被打断,所受到的危害是平常所不能比的,有的甚至在修炼关头如果突然受到袭击的话,很有可能猝死过去,神仙也救不回来了。

有调皮鬼在旁边看着张云和叶南天便就放心不少了。调皮鬼本来视觉和嗅觉听觉都非常的敏锐,而且又是在这样的夜晚里,就算有人突然到也很快会被调皮鬼察觉到,这一点张云和叶南天对调皮鬼还是非常放心的。

张云双脚盘在地上,双手放于自己的膝盖上。双目微微闭上,他现在处于内视中,一直在观察着自己体内灵蕴的汇聚和流散。虽然他突破了第一阶段,但是第二阶段的灵蕴阶段对意志力控制的要求比第一阶段的灵蕴控制要求要高很多。所以说张云一直也不会放松对于灵蕴的控制。只有一有机会,他就反复的修炼。

而另外一边,叶南天则看着青门《青门》灵经上的血色文字和那些符号,用手在虚空中画着,如同在写着字一样。一阵阵波光在他的手指头上流转不息,偶有中断,又要重新开始画符。如此反复。两人都已经进入了状态,对外界之事,好无察觉。调皮鬼也安静的坐着,并不看他们,而是老老实实的观察着门外是否有什么奇怪的动静。张云和叶南天既是他的友,也是他的救命恩人,因此他这种需要用到他的关键时刻他是绝对不会放松警惕的。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