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南天还没有到叶南天家的时候就见到调皮鬼了,那是晚上,所以调皮鬼也可以在外面行动,只要尽量的躲避光线过于强烈的地方就好了。

调皮鬼手里抱着一大堆的食物,一看就知道绝对是偷来的。

它看到张云后,激动得把手中那袋子一丟,整个身子全朝着张云扑来,在张云的脸和脖子上不住的舔着。

张云被它舔得一阵痒痒,忙推开调皮鬼苦笑道:“你怎么还是这个样子。”

调皮鬼尖锐的声音响起,嬉笑道:“我不这个样子还能怎么个样子?”

张云摇摇头,将调皮鬼放在肩膀上,指着那堆装着食物的袋子道:“你又去当夜行义贼了?”

调皮鬼点点头,双手抱拳道:“多谢兄台谬赞。”

张云无语道:“这可不是赞你”。说话间啊捧起地上的袋子朝着叶南天家里走去。

叶南天的房间还闪着微微的光芒,看来是还没睡。但是当张云到了他房间的时候他便发现他错了,发出光的虽然是叶南天的房子,那光源却并不是电灯,而是一本书。

老道士和叶南天蹲在地上看着那本发光的书。书上慢慢呈现出红色的文字,而且速度非常的慢,每次出现一段,之前的出现的又会消失。

张云的到来让叶南天非常吃惊。

老道士也笑嘻嘻的看着到来的张云。张云把食物放在桌子上,然后看着两人之间那本发着光亮的书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叶南天大叫道:“先别管这个,昨晚上救了我师父的是你?”

张云随即也想起来昨晚发生的事情,他道:“说起来也不是我,是莉莉丝,对了,你不是见过么,她那把POD06狙击枪。”

叶南天点点头道:“是。你现在跟那个组织混在一起了?K组织?”

张云点点头道:“暂时是。”

一直沉默的老道士,突然合上书,然后缓缓走到张云的面前来。他仔细的打量着张云,半晌后才道:“年轻人,初次见面,我就不用自我介绍了吧,南天这孩子想来已经和你说过我了。”

张云点头道是,又道:“前辈昨夜当真厉害。”

老道士道:“嗨,说起来要不是你们后来出现,我这把老骨头当时就要倒在那里了。小兄弟,还得好好谢谢你。”

张云摇头道:“那倒不用。”

老道士道:“虽说谢谢是谢谢,不过还有件事情得和你说清楚。本来之前就想让南天告诉你,但是你一直就没出现过。现在好了,我就直说了吧。跟你在一起的那个女孩子,很奇怪。”

张云道:“你是说非人非妖的事?”

老道士道:“是这样。也许之前你会认为是南天的修为还不够,看花了眼,但是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的确是这样,我这看了几十年妖的老眼可不会看错。我在几年前就见过那小女孩,当时她便是如此。虽然我不知道世界上是否存在这样的人,但是如果可以,你能尽量避开她是最好。”

虽然老道士说的话,张云还是比较信任,但是对莉莉丝她却怎么也回避不起来。本来说好要守护莉莉丝,怎么会离开她。或许莉莉丝也有难言之隐,因为关于她真实来历的事情,她向来绝口不提。

但是现在张云也不好一口回绝,只是呆呆点点头。

那老道士长叹一口气,又道:“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既然如此,我这么跟你说吧,整个K组织的问题都很大。”

张云听见老道士此言一出,心想此次来找他果然是没找错。

张云道:“前辈,我这次来就是向你了解这些。虽然我现在暂时是属于K组织的,不过现在还没有真正的投靠他们。尤其是在前天夜里,我似乎察觉到了一些东西,但是都隐隐约约的,这只是我的感觉,真实的情况是怎么样的我并不知道。”

老道士笑道:“我也正有要把一些事情告诉你的打算,还真是巧了,既然如此,那便坐下来好好说吧。”

张云嗯了一声,席地而坐,因为叶南天的家里和张云之前所居住的水泥地一样是没有坐的地方的。

老道士沉思了一阵:“我就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青门的继承人。这么说你可能不清楚,别说是你了,现在还知道青门的几乎没有人了。青门是从远古一直延续至今天的一个组织。说老惭愧,现在这个组织只有我和南天两人。青门千百年来一直担任着降妖除魔的重任。因此在五百年前,青门做了一件足以影响后世许多年的事情。那便是花费整整几十年的时间,聚集几十万名强大的青门驱魔师和民间的驱魔师,并且利用这些驱魔师布置了足以覆盖地球的结界。”

张云道:“难道很早就有妖魔了,难道那些不是神话?”

老道士道:“这些都是千真万确的事情,比如我手中这本无字的《灵经》便清楚记录着青门当时的情况。那个巨大的结界将地球上所有的妖魔全都封印了。此封印是直接阻断了妖魔的气,所谓气便是妖魔的力量。那一次因为青门耗费过重,直接导致结界主力的青门人员剧减,但是好在妖魔基本都被封印了。青门也因很多的变故而式微,主要是因为已没有妖魔可除。”

老道士又道:“可是在近几年,妖魔又横行于世,相信你也听说了,那些妖魔居然开始有组织起来。这该是何等恐怖的事情。妖魔虽通人性,但基本是孤魂野鬼,不可能聚集起来组成力量。但是近几年的妖魔却一直出现汇聚一起组成军团的趋势。我开始以为是封印送松动了,但是我历经十年走遍了世界上所有的结界点,发现所有的结界点不但依然隐蔽,而且没有被破坏的痕迹。也就是说,现今所出现的妖魔并不是几百年前的妖魔。而是另外的物种,姑且称为这个。”

张云道:“难道妖魔还有不同?”

老道士道:“你且听我说完,我追寻近几年妖魔最早出现的时间,将时间锁定在五年前。而且那个时候K组织已经存在了。这样想你不觉得奇怪么?明明妖魔才开始出现,专门来对付妖魔的K组织却早就出现了。就算提前知道情报,但是在几个月内的时间,K组织是绝对不可能组建成功的,而且更重要的是,当时的K组织已经在进行灵蕴的研究了。这就更为奇怪了。因为人体的灵蕴是从妖魔身上演化的,千古以来都是妖魔强于人类后,人类进行反攻,这次情况却逆转了,你不觉得奇怪么?”

张云道:“前辈的意思是什么?”

老道士豁然站起身来,负手看着窗外,窗外是无尽的夜色。

“说不定,近几年来的妖魔横行,有幕后黑手。尤其是从妖魔开始组织化的倾向来说。”

本来老道士说的这句话众人都已经知道了,但是当老道士亲口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所有人包括调皮鬼在内都大吃一惊。

这个时候张云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他转头看着调皮鬼,此时叶南天似乎也想到了什么也将目光投向调皮鬼。

老道士突然哈哈大笑道:“或许你们以为的是对的,只是关于调皮鬼我也不太清楚,既然是人为的,为什么会出现它这样一个根本对人无害的妖魔来。因为调皮鬼几乎没有任何的战斗力,也没有受到其他的影响和制约。”

张云对这调皮鬼道:“调皮鬼,你了解是怎么回事可?”

调皮鬼将自己的手指放在嘴巴里,不停的摇晃着自己的脑袋,头上稀疏的头发凌乱起来。它皱着眉头苦思冥想道:“这么说来,的确是有些奇怪。”

张云慌忙问道:“什么奇怪?”

调皮鬼道:“比如我根本就记不得我是怎么来到,呃,来到人间的。在去那栋别墅之前,我是没有记忆的。”

张云和叶南天闻言也是无语,但是既然调皮鬼连自己都不知道,那就没有办法了。

老道士又笑道:“如果它知道我早就问了。不过调皮鬼倒是个好孩子,你们可不要怀疑它,哈哈。”

调皮鬼跳到老道士的肩膀上,大叫道:“当然,当然。”

张云道:“我倒不是那个意思。”

调皮鬼又跳到张云的肩膀上,大叫道:“当然,当然。”

老道士顿了许久又道:“我所知道的也就这些了,其余的还需要进一步调查,至于L组织那边,相信你自己也了解,我了解的不比你多,就不用我说了。说起来,你至少也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吧。”

张云皱着眉头道:“对。而且也许是很重要的事情,虽然我当时也算在场,但是却不是很清楚,因为我并没有亲眼看到,当时的那个事件还有另外一个解释,由于我没有看到,所以不清楚真实性,而且一度以为是真实的。但是现在我却产生了怀疑,一切都是因为我看到了他。那个时候他还是个小孩子,现在却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杀人犯了?”

老道士还没说话,叶南天便开口道:“你说的是,杀人犯浩二?”

张云点点头。

老道士闭着眼似乎在思考,挥手道:“你继续说。”

张云道:“五年前我妹妹死于一次事故,说是被流窜的歹徒枪杀了,因为当时是我和妹妹一起去郊游,当时一起的还有他们班上的同学。我记得我妹妹和一个很瘦弱的男生关系很不错,那个时候他们才十岁。即使过了五年我还能记得他的样子,因为他总是戴着棒球帽,穿着一身运动服。他和我妹妹一直是在一起的,但是最后他失踪了,而我妹妹却死了。”

老道士道:“你怀疑浩二是杀死你妹妹的凶手?”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