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黑衣人用充满灵蕴的腿将那白衣厉鬼一脚轰出之后,连停也没停来,直接朝着那白衣厉鬼冲击过去,速度之快,灵蕴都在他激素奔跑的时候吹散出来,如同破碎的白色衣衫一样。

那时那只白衣厉鬼刚刚站立起来。摇头晃脑的,一只手高高的举着。它没有嘴巴,但是却不知道从哪里能发出如此凄厉的声音。如果不是嘴巴发出的话,大概是白衣厉鬼本身的阴气所致的那些声音,因为张云始终觉得那如女子一般惨叫着的声音如同冬天户外的风一样。不但让人觉得冷,而且听起来极其的阴森。

但是黑衣人不是普通人,更不是张云,不会因为它的恐怖模样和那凄厉叫声而有一丝一毫的惧怕和松懈。

它那些能将凡人吓得半死的伎俩对于黑衣人来说没有丝毫影响。

黑衣人冲过去。如同风一般,眨眼间便到了刚刚站立起来的那白衣厉鬼的眼前。

与上一次不同的是,这一次黑衣人并没有赤手空拳的冲过去,他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把刀。那是一把不太长,却也不太短的刀,和平时所见的西瓜刀差不多的宽窄和大小。

整把刀都通体散发真纯正的银色光辉。并且不断有灵蕴从刀身上溢出来。虽然张蕴没有拿过那把刀,可是那把刀给他的感觉就是厚重,厚重的同时刀刃也极其锋利。这把刀的刀尖上寒芒不断的闪耀着。

当黑衣人拿上这把刀的时候,刀就已经被挥舞了起来,朝着白衣厉鬼挥舞了出去。刀子如同在黑夜中开放的白色花瓣,触目惊心。

数不清的刀光和灵蕴溢动出来形成的光辉照亮了整间屋子。

那白衣厉鬼面对着挥舞过来的这把如同不该存在于这世界上的刀,再也束手无策。

它妄图用那残存的手去挡住这把刀,但是当它的那幽灵般的手触碰到刀所激荡起来的锋利的灵蕴的时候瞬间瓦解,化成点点的光辉消失于空中。

刀身依然不停的疯狂舞动着,灵蕴在刀刃上散发出来变成和刀刃一样锋利的无形刀刃朝着白衣厉鬼身体四周袭击过去。

这不过是第一波的攻击。灵蕴的刀锋先行攻入。

更加毁灭性的攻击是那把灵蕴所聚集的刀。刀毫无阻隔的切开了白衣厉鬼的身体。每次切开一部分,白衣厉鬼的身体就消失一部分。黑衣人疯狂的连挥十几刀,刀刀贯穿白衣厉鬼的身体。

这十几刀挥舞的速度之快,当黑衣人收刀之后,十几道银白色的刀痕齐齐出现在白衣厉鬼的身上。

然后张云便听到了白衣厉鬼最为凄厉尖锐的一次惨叫,几乎将他的耳朵都快刺穿了。那是白衣厉鬼来自灵魂内部的颤抖。

随即,那十几道在白衣厉鬼身上银白色的刀痕突然灵蕴疯狂的从里面溢出来,白衣厉鬼被刀痕出溢出的汹涌的灵蕴切割得体无完肤,碎裂成十多个部分朝着地上凋落下去。刚已一落地,便散发城半透明的气体,消散于无形,如同一块冰掉进烈火之中,永远的消失了,消失在这空气之中。

而张云现在早已经是满脸的不可思议,在他的想象中,鬼魂这种东西都是无所不能的,但是刚才那一只无比凶狠的鬼魂却在黑衣人的刀下毫无还手之力,就这样被打散了。

张云用的掐了掐自己的大腿,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一个梦,这种梦张云小时候也经常做,不过他却常常做的是噩梦,梦到世界上成千上万的鬼魂杀戮着人类。但是今天却出现了一个黑衣人。这是梦吗?

黑衣人手中那把明晃晃的刀已经消失了,他正看着张云笑着。黑衣人一看便是那种冷漠的人,常年都不会有笑容挂在脸上。但是现在黑夜人却笑了,他的笑很生硬,却看得出来他很努力,大概是怕刚才那些事情对张云心理上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吧。

“你现在是不是彻底的相信了,关于妖魔和驱魔师之类的。”黑衣人立在黑暗中,身上那些被他称为灵蕴的银白色气体已经完完全全消失了。在他站立的地方一点火焰燃烧起来,然后张云便又闻到了那一股劣质烟草的味道。

黑衣人点了一根烟,静静的等着张云的回答。但是张云却始终盯着黑暗之中那一点火红的烟头,呆呆的说不出话,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有长久的沉默,甚至他连自己在想什么自己都不知道。这一晚上,张云整个人完全被颠覆起来了,他还想起在他面前吹牛的叶南天。叶南天说他有个师父,是个云游的道士,每年都会到A城来教他一些法术让他去做驱魔师。张云一直以为叶南天不过是在浮夸,现在他开始相信了。

甚至相信了黑衣人的确也是驱魔师。不过他不知道的是黑衣人是驱魔师却不是一般的驱魔师。这一点过后的一年他便明白了,遇到莉莉丝之后他更加了解了这个黑衣人不简单,他的神秘到如今张云也一知半解。

黑衣人抽烟很快,才两分钟,烟头就已经燃烧到指头了。他扔掉烟头,仍然站立在黑暗之中。他在等着张云说些什么,但是张云却什么也没说。

黑夜人问张云道:“你是被吓傻了?”

张云这才回过神来。他对着黑暗中那一团更加深黑的影子说道:“如你所愿,我现在当然是相信了妖魔和驱魔师的存在,这一切都超乎我的想象,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些违背自然科学的事情。太神奇了。不过我想问的是,你为什么要向我证明这些。”

黑衣人在黑暗中坐下来。长呼了一口气说道:“首先,妖魔的存在并不违反已知的自然科学定律。可以这样说,在两年前,A城的妖魔还很少,最近突然多起来了。有许多的市民已经向政府反应过,不过信息被封锁。但是随着妖魔越来越多,信息是不可能封锁住的。因此现在民间已经有很多的驱魔师了。关于这些妖魔的来历一直是我想弄清楚的事情。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妖魔的存在是可以用科学来证明的,它们不过是不同于我们生存状态的一种生物。你一定很疑惑,为什么在多年前并没有,而最近却多了起来。这个问题不需要你考虑。”

张云听得云里雾里,但也不是完全不明白,他点点头,问道:“你说这是第一点。那么还有什么呢?为什么要向我证明。”

黑衣人道:“因为你够失败。”

张云道:“看来你对我知道得很清楚,不过失败的人跟驱魔师有什么关系。”

黑衣人道:“没什么关系,不过我想的是,也许你成为驱魔师的话,至少也可以改变自己。”

这句话如同一把匕首扎进张云的心窝,当然不是指这句话对张云造成伤害,而是对张云产生了极大的影响。这话在一年前对于一个不管在什么方面都处于人生低谷状态的张云所产生的影响是不可想象的。张云似乎对此报有极大的希望。虽然说在一年后,他觉得自己也不过如此。一年后的张云仍然是处于一个失败者的地位。不过当时的张云可不是这么想的,当时的张云在那黑暗中似乎都已经看到自己英勇的和妖魔鬼怪战斗者,成为小说中叙述的那种驱魔师。这样想一想,不心动才是假额。

黑衣人见张云又在发呆,以为张云会拒绝他,于是他紧接着追问道:“怎么样,有兴趣吗?如果有兴趣,我或许可以帮助你。这样说的话你可能觉得我有利可图,事实上也是如此,我不仅仅是帮主你,你成为一名驱魔师对我也有很大的好处,不过这一点你大可不必知道,以后时机到了我自然会告诉你。”

张云道:“成为驱魔师的话,必须会使用那个东西把,散发着银白色光辉的那个东西,是叫做灵蕴吧。我可是完全不了解。”

黑衣人笑一声,然后站起来,朝着门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不管什么事物或者人类拥有的技能,不过都是一个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过程。你如果愿意,我自然会教你使用灵蕴。这点我倒可以保证,你一定能学会。”

张云道:“每个人都可以修习灵蕴?”

黑衣人道:“可以这样理解,但事实并不是这样,许多人一辈子都不会了解灵蕴的存在,就算了解了,也不一定能修炼。我这样保证是因为我可以让你使用灵蕴,我自有我的办法。”

张云点头。

黑衣人又道:“怎么样,想好了吗?”

张云道:“什么时候开始?我要多久才能真正成为一名驱魔师。”

黑衣人生硬的笑着,又道:“驱魔师就是能将妖魔杀死的人,只要你能杀死妖魔你就是驱魔师,而不是会不会使用灵蕴的问题。只不过灵蕴能更加轻易的感知寻找妖鬼,并且能让驱魔师有和妖鬼同等的实力,这样才能完成驱魔。你懂了吗?”

张云道:“不是很懂。”

黑衣人笑道:“你倒是很诚实。这样跟你说吧,灵蕴修习可以很快的,只要用我的方法。”

一年后的张云才从教授口中知道,其他人修习灵蕴没有大半年是不可能使用的。但是用黑衣人的办法却三天就能修习并且使用灵蕴。这实在是太夸张。而且有许多事情,张云并没有在当时就完全告诉莉莉丝。

因为他自己也不确定,能三天就能将灵蕴修习出来并且使用倒地是他的身体奇异的原因,还是那红眼死神吴玄背着第三部部队,有着自己特殊的修炼办法。

张云坐在莉莉丝公寓的椅子上,一边盯着熟睡的莉莉丝,一边回忆着一年前和黑衣人一起修习灵蕴的那几天。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