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被打开,发出吱呀的声音,如同一条蛇跑进了黑夜里面,慢慢的爬行,然后终于消失在沉寂的黑暗中。

张云跟在散发着银白光辉的黑衣人身后。

黑衣人双手流动满了灵蕴,他又将手在张云的眼睛上抹了一下,一道银色的灵蕴集中在张云的眼睛周围。

“这是什么?”张云一边摸着自己的眼睛一边问道。

“灵蕴,你以为妖魔鬼怪是凡人所能看见的么,只有拥有灵蕴才能发现他们的存在,现在你暂时能看见那些妖鬼,等会可别被吓着了。”

张云闷哼一声也不答话。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拥有灵蕴之后,连在黑夜中视物也方便多了,虽然情况并没有改善许多,但是比起刚才所视的老房子里的一片黑暗,现在的张云至少能看见老房子里的陈设了。

因为这里经常闹鬼的缘故。这里是张云第一次来到。虽然这个地方离他家不算很远。

老房子里面堆积着破损的家具,门窗几乎都已经坏掉了,在那些肮脏堆满废物的角落里还不时有让人恶心的老鼠窸窸窣窣的爬过去。不知名的昆虫也在角落里叫着,最让张云难受的是每向前走一步脸上和身上都要缠满一大堆琐碎的蜘蛛网,甚至还有些蜘蛛沿着他的身体开始攀爬。

老房子里只有两人的脚步声。黑衣人缓慢的走着,目光在老房子的四周不停的转动。

这个时候,一道凄厉的声音从虚空中传出来。这声音听起来是不知名生物的尖叫,时而尖锐,时而渺茫。好像在哭泣,又好像在笑。

让人痛苦的是,张云根本就听不清楚这笑声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好像四面八方都有这恐怖的声音传来,如同万只厉鬼在哭诉一样。张云听到这声音,全身的冷汗不停的流出来,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他东张西望却只能看见一片片黑暗。

然后在这只不知何处的妖鬼疯狂的叫着的时候,一阵阴风袭过来,老房子的木门被这风吹过来观上,发出漫长的一声吱呀的声响。外面的月光被阻挡进入,老房子显得更加黑暗了。唯一明亮的是站在张云身前的黑衣人,他全身流转着的灵蕴更加快速的运转着,发出更加明亮的光辉。

黑衣人一动也不动,不知道他在干什么,而张云则有意的朝黑衣人走了一步,想离他跟近一点。这种遇到鬼的情况,张云是第一次见到,现在他的心情已经不是词语可以来形容的了,放佛置身在冰冷黑暗的海底,如果是他一个人的话,可能早就被吓晕了过去。说实话,张云现在不是有一点点的后悔,而是后悔到肠子都发青了,他不该因为好奇而随着黑衣人来到这里。果然好奇心害死人,这句话不是说说而已。

这个时候的张云心眼都快从喉咙里跳出来了。他轻轻的碰了一下黑衣人的肩膀。说实话,现在张云都开始怀疑这个黑衣人是不是真的驱魔师了,他居然站在原地动也不动,难不成是被吓傻了不成,如果这黑衣人胆子比张云还小的话,张云也只有死在这里这一条命了。

黑衣人感觉到张云似乎已经恐惧到了极限了,连话都说不出来。他小声说道:“安静点。”

黑衣人的声音和之前比更加的冷漠而坚硬了,语气里充满了不可被质疑反对的气势,尽管他说话的声音很小。

张焕不得已只好作罢,心想大概是黑衣人还没找到那不断呜呜哭着的厉鬼藏身何处吧。如果找不到的话,最坏的一种情况便是等着那厉鬼来找上他们,那个时候只会更麻烦。张云心想那厉鬼千万不要先来袭击他。不然他连还手之力也没有。年纪轻轻就交代在这里,张云才不愿意呢。

所以尽管再害怕,张云也小心的张望着四周,仔细的辨认着那虚空中传来的声音。但愿在那厉鬼先行攻击的时候找到它的藏身之处,尽管这样做很恐怖,不过战斗就是要把握先机,这样获胜的希望才能更大。不然连敌人是什么样子,藏在哪里,实力如何这些信息都不知道就惨死于敌人之手的话,死也难以瞑目。

张云想到一点于是突然抬头向房梁上看去。在那木制的横梁之上,有一团隐隐约约的白色影子。根据张云看过一些恐怖片的推理以及深处此情景中的第一反应,他相信那团白色的影子一定就是发出呜呜哭泣声的厉鬼。

“那里。”张云对黑衣人说道。

“哎呀糟糕。”黑衣人似乎对张云的说话非常不满意。

张云的话刚一出口,那团白影突然从房梁上掉落下来。说是掉落或许有些词不达意。那白影完全就是如同箭矢一般向张云射过来,并且在同时它口中呜呜的哭泣声也变成更加让人心惊胆寒的尖叫声,放佛受到重创一样,事实上,那不过是它的愤怒的尖叫。

张云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张惨白的脸,但那张惨白的脸就真正只有脸,什么也没有,连五官都没有。

张云看着那张脸朝着自己飞来,还伴随着凄厉的叫声音,张云双脚一抖,心脏放佛瞬间停止了跳动,他吓得连连后退,一边退一边口喘着粗气。

这个时候一个银白色光辉的影子出现在张云的前方,是黑衣人,他终于出手了,在他身体上流动着的灵蕴瞬间高涨起来,如同银色的火焰在燃烧一样。如果张云不是背对着他的话,会发现黑衣人的双眼在灵蕴燃烧起来那一刻如同充血一般,变得通红无比。此时黑衣人和那白衣厉鬼放佛都是来自地狱的一般。

黑衣人身上散发出肃杀的气息。

他伸出他修长又强健的右手,五指捏紧成拳,汹涌的灵蕴在他右手的拳头上汇聚,并且随着他怒喝一声,这一拳挥出去,那些灵蕴甚至从指缝中爆发出来,如同白色的烟雾一般飘散在黑夜中。

那白衣厉鬼绝对会被这一拳打个半死吧。它临空落下,根本就没有躲避和回击的机会。但这只是张云的想法,张云不过只是个普通人,他所理解的是普通的战斗。但是现在却明显不是,现在的战斗是驱魔师和妖魔之间的战斗,剧情的进展根本就不是张云那双肉眼所能看到的,尽管他暂时因为黑衣人的灵蕴能看得到那只厉鬼。但是他根本就不了解鬼为何叫鬼。

鬼的出现本来就是与自然科学相违背的了,当然,这是大多数人的理解。

那么鬼一定不会按照常理来战斗。

果然。

那只无脸厉鬼的凄厉叫声丝毫不减,眼看它将要撞上黑衣人那疯狂灵蕴汇聚的拳头的时候。它却硬生生的悬停在了半空中,漂浮着,根本就不受重力影响一样。

黑衣人应变之快。

他右脚猛然生力,高高跃动起来,跳到和白衣厉鬼相同的高度,然后猛然一个转身,强壮的大腿如同鞭子一般甩出去,直击白衣厉鬼的腰部。

黑衣人这招速度之快,就连张云都没有完全看清。

只见白衣厉鬼用苍白裸露的手去拦黑衣人的鞭腿。但是灵蕴汇聚的那条腿根本就无视鬼神的奇异之处或者白衣厉鬼的身体。

直接将白衣厉鬼的手臂轰断,白衣厉鬼手臂断开后,没有如同人类一样掉落下来,而是破碎城无数的白色碎片,碎片又再度破碎,如同被无形的力量融化了一般,消失于空中。

而白衣厉鬼的整个身子也被黑衣人的鞭腿轰击到墙上。如同一张纸片一样轻飘飘的掉落下来。很快它又从地面上飘起来,但是那只手却无法复原了,独臂的白衣厉鬼漂浮在空中,将那张没有任何奇怪的苍白无比的脸正对着它此时最大的敌人——黑衣人。

黑衣人对张焕说道:“之前我就发现它的所在了,但是一直没说出来,我的目的就是要让他先攻击我,那样我就可以一击致命。现在可能要麻烦些了。”

张云这才恍然大悟。其实仔细想想也早就想通了,毕竟黑衣人是老练的驱魔师,他又如何可能在张云都发现白衣厉鬼的情况下而什么都不知道呢。那个时候张云还以为他被吓傻了,现在想起来自己真的是愚蠢。耽误了黑衣人的计划不说,还差点让自己陷入险境。不过现在大概可以松口气了。

张云不是笨蛋。

既然黑衣人是带着张云来驱魔的,那么他的重要的目的并且不是要驱除这只妖魔,而是让张云见识驱魔,相信自己。先不论这样做黑衣人的目的是什么。按照这样的说法说来吗,黑衣人不可能带着张云来驱除一只自己都不是对手的妖魔。

从张云对黑衣人的印象看来,他大概也是个不管什么事情都要先行计划好的。包括这只白衣厉鬼,可能在带着张云来到这里之前,黑衣人早就对他进行过调查了,知道自己能在张云在场的情况下收服他。

所以目前张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虽然面对着这一辈子第一次见到的妖魔鬼怪,张云心里难免说不出的极度恐惧,但是他也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应该是安全的。白衣人带着张云来到这里肯定不是想害死张云,张云自认为还没有那个实力与资格让黑衣人麻烦到这个程度。如果黑衣人真的要杀他的话,不过一招一式,张云就已经死亡了。既然如此,那就静观其变吧。张云想到这里,便向后退了几步,保持安全的距离,但是又不离黑衣人太远,如果白衣厉鬼转而把目标投向没有防御力的张云身上的话,那么不仅张云危险,就连黑衣人也会很苦恼。能打败敌人,和保护自己人的情况是完全不一样的。投鼠忌器,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