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父直接就将张绍波拉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在房间里面,张绍波看到大伯娘躺在床上,脸上没有任何血色,双眼的光芒也是显得非常的暗淡,她已经成为了一个很严重的病人。

“你不是说你是医生吗?那你给你的伯娘看看,如果你可以看好她的话,那我就相信你所说的。”伯父对着张绍波说道,他的语气是非常的激动的,因为他不觉得张绍波真的可以治好自己的爱人,张绍波所说的在他认为,就是一种语无伦次的体现。

“嗯,那我来看看。”张绍波点了点头,就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对着大伯娘说道,“伯娘,将你的手给我,我帮你把把脉。”

大伯娘便将手给了张绍波,张绍波抓住她的手后,听了一下脉搏,又问道,“你不是觉得自己现在全身一点儿气力都没有。”

“嗯。”大伯娘轻微的点了点头,她这一声的发出是非常的小的,因为她现在真的是感觉非常的虚弱,没有什么力气。

“伯父,你有送她去医院看过吗?”张绍波松开了大伯娘的手,对着伯父问道。

“嗯,能够去看的医院都去了,也去给赤脚医生看过,但是都没有用,他们都找不到你伯娘得的是什么病。”伯父无不绝望的说道,为了医治伯娘的病,他几乎是将家里的钱全部都花光了,而现在,自己为了照顾妻子,也没有出去做工了,因此,家境是一天更比一天困难了,如果不是因为妻子突然的就患了这个怪病,他在知道张绍波已经蹲监狱后,一定会去探望他的。

“伯父,不用担心,伯娘的这个病,其他的医生治不了,但是我治得了。”张绍波说道,“我现在就出去给她抓药回来,你就在家好好照顾伯娘吧。”

说完,张绍波又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拿出所有一共四张一百元面额的钞票,对着伯父说,“伯父,这些钱你拿着吧,虽然不多,但是应该可以维持几天的家用,还有给两个弟妹一些零用钱,等我找到工作后,家里面的一切开支就由我来负责吧。”

“你哪里来的钱?”伯父问道,刚才张绍波跟自己说他可以治好妻子的病,他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觉得自己会不会是听错了,还是张绍波真的已经成为一个疯子了,一个什么谎话都敢说的疯子。

“我看病赚的啊,我在学校的一家药店里面当医生,帮人家看病,收入还不错的。”

“我不信,你不可能突然的就会看病了,就算真的有师傅肯收你为徒,你也不可能这么快就会看病的。”

“伯父,我知道一时之间很难让你相信我,所以,请你给我两天的时间,好吗?两天后,伯娘就会好起来的,而我,到时候也已经找到工作了。”张绍波继续说道,“至于这个家的话,到时候,也就让我来负担就行了。”

伯父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是好了,他知道张绍波不是疯了,因为他所说出来的话是非常正常的,而且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所以,自己就给他两天时间吧,反正两天的时间也不多。

“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我先出去买药了,买完药回来后,我就去洗个澡,然后好好的睡一觉,明天我就出去找工作。”张绍波微笑着说道,然后将钱塞进到了伯父的手心里面,才朝着门口走了出去。

等他回来后,果然真的就带着两包药回来了,而这两包药将分为两天给伯娘进行熬水来服用,两天后,她的病也就会好起来了。

张绍波在将药交到伯父的手里后,说道,“伯父,这些药,你明天再用来熬水给伯娘喝,分早晚两次,两天后,伯娘就可以离开床位了。”

其实他也想过用更加直接的方法来让伯娘立刻就好起来的,就是通过内力的疗伤法,但是因为自己之前在火车上面帮苏子荣老板进行了疗伤,将这一天的内力给耗尽了,所以,也就不能够再一次的发功了,只有等一个星期后,才能够再一次的进行那样的发功,因此,就只有通过中药服用这个方法了。

第二天早上,伯父在让妻子喝下药汤后,看到她竟然立刻就睡着了,刚开始,他还一度的以为她是不是死去了,赶紧将手放到她的鼻孔位置,幸好她还是有呼吸的,这才放下了心来。

等她醒过来后,看到她的脸色明显的好了很多,他便开始相信张绍波所说的了,心里面立刻就是一种深深的震撼之感,因为他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张绍波怎么可能突然的就成为了一个医生呢?

而另一边,在镇中心的市场里面,张绍波已经找到了一家药店,说服了对方,让自己在这个店里面进行自己的赤脚医生工作,因为一旦有了自己,这家药店的生活将会好起来,一天卖出去的药,将会比它之前一个月卖出去的药要多。

张绍波之所以能够打动这个药店的老板,是因为他在通过给这个老板进行了把脉之后,知道这个老板患有一种什么样的病,而这个病,也是得到了医院方面的确诊的,只是,这个顽疾却一直都没有能够治好,而张绍波则对着这个老板进行了承诺,自己会让他的病好起来,而且只需要不到三天的中药服用。

为了能够让自己的名声在这个不大的小镇中打响,张绍波便叫广告公司给自己弄了一个快宣传的牌匾,直接就竖立在药店的门口位置,而自己就坐在这块牌匾的一遍,前面放着一张桌子,等待看病的人过来。

因为牌匾上面所写的字有一种咄咄逼人的气势,让很多人看了之后,都觉得这个家伙一定是闲着没事做了,就出来骗人,才会写上这样的牌子,相信不用多久,这家伙一定会被人给揍一顿的,而里面的老板,简直就是疯子,因为到时候如果这个所有的医生不能够帮人将病给看好的话,老板的药店也会有被人家给砸了的危险。

张绍波就那样坐在桌子前,等着,他知道,不用多久就有第一个病人上门,而这个病人在吃过自己给他开的药后,达到药到病除的效果后,就会帮自己进行宣传,到时候,自己也就会慢慢的火起来,成为这个小镇里面无人不知的神医,当然,通俗一点的名号就是一个赤脚医生。

终于来了第一个病人,这是一个年纪大概有七十岁的老人,他在张绍波面前坐下后,先是咳嗽了几声,然后问道,“年轻人,在你这里看病要收多少钱啊?”

“大爷,不用多少钱,二十块看一次,而且还是保证一定会看好的那种,如果你吃了我你开的药病不好的话,到时候,我就双倍的给你赔钱,当然,也包括赔你药钱。”张绍波微笑着说道。

“行,这可是你说的啊,先给我把脉吧。”老人家说道,“我可提醒你,如果你这里是骗人的话,那你这家店就会很危险,因为我的嘴巴可厉害了,我可以将你们这个店都给唱到全世界都知道。”

张绍波只是笑了笑,他觉得有了这个病人后,自己要想不火起来都不行啊。

在把脉完后,张绍波便给老人开了一张药单,而他所得到不过是一种多年的慢性咳嗽病,这种病在其他的那些医生来看的话,是一个难题,但是对于自来来说,那就不是一个问题。

三天后,老人的咳嗽就不再发生了,他真的好了起来,而这个时候,他就开始了对张绍波的医术的宣传,看到人都说张绍波就是一个年轻的神医,让人有病都去找他看,因为他收费不贵,而且一定保证你药到病除。

就这样,张绍波便开始了他忙碌的赤脚医生的生涯,每天都会有差不多五十个病人过来求医,让他一个人都忙不过来了,最后,老板便请多了一个工人,让这个美女专门帮张绍波的忙,让病人进行排队挂号。

这一天,当张绍波忙完回到伯父的家后,香喷喷的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就在等着他,而伯父一家人,他们都已经坐在饭桌中了,就等张绍波过来,然后就可以起筷了。

伯娘的病其实在两天前就已经好了,而她对张绍波的态度也已经彻底的发生了变化,不再觉得张绍波是这个家的一个累赘,因为一来,张绍波治好了她的病,二来,张绍波现在从外面行医赚回来的钱的大部分都交给伯父。

“张绍波,来,赶紧过来坐下,大家都在等你呢,可以开始吃饭了。”伯娘对着张绍波微笑着说道,“你肚子也饿了吧?”

“嗯,是有点饿了。”说着,张绍波就在饭桌前坐了下来,对着大家看了看,说,“以后大家不用再等我回来再开饭了,晚饭准备好了,你们就先吃,不用让你们那么多人就等我一个,这样多不好意思啊。”

“你说的什么话呢?我们不是一家人吗?而且我们不也是刚刚才可以开始吃吗?”伯父也开口道,其实到现在,他都还有一种像是在梦中的感觉一样,因为张绍波竟然真的会给人看病了。

在吃完饭后,张绍波便将这一天赚到的钱中的八百块交给了伯父,对着他说,“伯父,这些是我今天看病赚到的,你拿着。”

“不行,我不能再拿你的钱,从明天开始,我和你伯娘就要重新开始工作了,我们怎么可能让你来样我们一家人呢?”伯父赶紧拒绝道。

“那你就拿四百块吧,就当作是我在这里的伙食费什么的都行,好吗?”张绍波说道。

伯娘洗完碗从外面出来了,看到这一幕,她便将钱拿了起来,放到张绍波的手里面,说道,“张绍波,其实我们都将你当成家人来看待了,我和你伯父都还没有老到不能动的地步,所以,我们从明天就开始要工作了,因此,这些钱,你就手着吧。”

这是让张绍波非常感动的,他在想了想后,便说,“我就自已一个人,每天都可以赚到那的多钱,我拿着这么多钱也不知道有什么用,要不你们就先帮我存着吧,好吗?”

这时,伯娘才点了点头,将张绍波的钱给收下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