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你怎么样了?你不要吓我啊!”女子开始慌张了,脸上写着无比焦急的表情,眼看就要哭了出来。

“不要紧张,你爸没事。”说着,张绍波已经将男人的一只手给抓住了,开始把脉。

“你……你是医生吗?”女子在慌乱中说道。

“嘘!!!”张绍波用另外一只手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她不要说话,因为自己现在要听病人的脉象。

女子便不再说话了,但是眼睛还是处在一种眼泪要夺眶而出的状态中,已经开始湿润了。

张绍波在松开中年男人的手后,便将手放到他的额头位置用力按住,然后开始发力,女子则是一直呆呆的对着他看着,眼珠子一时就来到自己的父亲的身上,她不知道这个陌生的年轻人到底在搞什么,她还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这样治病的。

在过去大概三分钟后,看到张绍波还是那样按住父亲的额头,她便终于是忍不住开了口,说道,“你这是在干吗?你到底是不是医生?我爸他到底怎么样了?”

张绍波笑了笑,才松开了手,然后闭上眼睛。

就在这个时候,中年男人就从桌面上抬起了头来,发现自己是一头的汗珠,便伸手将汗珠给擦干了,才对着张绍波看了看,一脸茫然不知所措的表情。

“爸,你没事了?真是太好了。”女子对着父亲说道。

“奇怪了,我刚才不是晕了过去吗?我还以为我已经死了呢?怎么会这样的?”中年男人说道,对着自己的女儿看了看后,他又将眼睛投向了张绍波,他依稀的记得刚才有一只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位置,然后自己的痛感就慢慢的消失到了,继而就醒了过来。

“爸,你刚才病发了,我给你吃了药,但是好像没有用,就是这个年轻人,他刚才给你把了脉,然后按住你的额头,你就醒了。”

“这么神奇啊?我这可是一个老病了啊,医生都说只能够用药物控制了,而吃完药后,我也只会想睡觉,因为每一次吃完药后,都是感觉整个人晕头转向的,可是现在,我怎么感觉自己非常的精神呢,而且还是一点儿头痛的感觉都没有。”

张绍波睁开了眼睛,对着这父女两人看了看后,才开口道,“大叔,你的病已经治好了,以后你也不用再吃那些西药了。”

“年轻人,你是的可是真的?”

“嗯,其实我是一个医生来的,专门帮人看那些疑难杂症,只要不是那种什么晚期的癌症之类的病,我都可以医治。”张绍波继续说道,但是他的眼睛却不再是对着大叔看着了,而是看着大叔旁边的女儿,这个美女,她的眼珠子圆溜溜的,非常的可爱,看样子,她也已经对自己充满了好奇之感。

“真的有这么神奇吗?”大叔显然是不相信张绍波所说的,他不觉得这个世界还有如此神奇的人。

“其实我不瞒你们说吧,我是一个神医来的。”张绍波又开口道,他知道要让对方相信自己是一个神医是非常的困难,但是既然对方都表现出如此的好奇,那自己就跟他说一下又何妨呢,至于信不信,那就是他的事情了。

“难道你就是那个在大学的药店里面行医的那个年轻人?”大叔突然想了起来,他记得他有一个朋友曾经介绍过他到那间大学里面去给那个年轻的神医看看,但是因为时间的原因,还有就是自己一直都不相信这个世界真有什么神医,所以,他才没有去。

“你也听说过我的大名?”张绍波问道,他倒是真的没有想过自己的名字已经在这个城市都已经传开去了。

“你叫做张绍波?对吗?”大叔又问道。

“嗯,没错,我就是叫做张绍波,没想到大叔你也知道的名字,看来我的名气真的不小了啊,不错不错,原来当神医也可以成为名人。”张绍波微笑着说道。

大叔没有再说话,他对着张绍波认真的看了一会儿后,才对着他的女儿又看了看,才开口道,“女儿,没想到我们真的遇到了神医了。”说着,他又将眼睛投向张绍波,继续开口道,“神医,我叫苏子荣,这张是我的名片。”

张绍波伸手接过对方的名片,看到上面写着董事长三个大字,而此人所担任董事长职务的公司是一家上司公司,至于资产什么的有多少,张绍波不得而知,但是就他乘坐火车这一点来说,可以看出的是,此人一定是一个非常低调的人,因为以他这样的身份,是可以乘坐私人飞机的。

“我听说你是一名大学生,如果你毕业后,想到我公司去就业的话,我将无任欢迎。”苏子荣说道,他之所以欢迎张绍波到他的公司上班,是因为他所在的公司就是一家药业公司,专门进行药物的产生,虽然他对药物没有什么了解,但是作为公司的老总,这是没有任何影响的,因为他只需要做的就是管理方面的事情。

“你的公司是制药公司,那你应该也对中药西药什么的有一些了解吧?”张绍波有些好奇。

“呵呵,这个可不一定,商人搞的都是投机主义,我也不例外,所以,我干一行的话,并不是说,我对这一行所产生出来的东西就很了解。”

“那也是。”张绍波点了点头,将卡片塞进到了口袋里面。

“你是一个神医,也就是一个天才,如果你能够到我们公司来的话,就会让我们公司如虎添翼。”苏子荣继续微笑着道,“希望你毕业后,能够考虑一下到我公司发展。”

“哦,对了,这个是我闺女,苏惠微。”苏子荣开始介绍自己的女儿,张绍波则只是对着苏惠微点了点头,然后闭上了眼睛,其实他觉得自己没有必要跟这样的商人打交道,自己他们是不会走到同一条线上去的。

五个小时过去后,张绍波便回到了老家所在的城市,出于礼貌,他跟对面的父女两人招呼了一声才下车,还说了一句,“希望我们后悔有期,再见。”

老家在郊区的一个小村里面,张绍波回到自己的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七点钟,天色已经被黑暗所笼罩。

自己的家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已经不算是一个家了,就是一间平房,自己平时回家的话,也只是睡觉的时候就回到这里,其他的时间,比如说吃饭啊什么的,基本上都是在伯父的家里面呆着。

打开家门后,走进去,将灯给开启,完后,就朝着前面的那张床走了过去,将上面席子上的灰尘给拍干净了,才坐了下来。

就在自己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外面有一个人走了进来,是伯父,他看到平房亮灯后,就知道一定有人进来,便过来看看,没想到就是张绍波。

“伯父,我回来了。”张绍波先开口。

“你不是在坐牢吗?怎么突然的就回来了?”伯父也知道了张绍波的事情,知道他被判了三年的徒刑,所以现在看到张绍波回来了,他是非常的惊讶。

张绍波朝着伯父走了过去,对着他那张慈祥的脸看了一会儿后,才开口道,“伯父,其实我之所以会坐牢,那是因为我是被人冤枉的,我得罪了一个有钱人的儿子,那家伙是一个富二代来的,所以,他的父亲就通过一些栽赃嫁祸的手段,让我进了监狱,但是后来,我遇到了一个很好的人,也是一个我们平时所说的当官的,这个人就将我案子进行了翻查,然后就还了我清白,我才没有事,就回来了。”

“我相信你,因为我知道你不会跟我说假话。”伯父说道,其实他现在看着张绍波,已经感觉他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以前的张绍波给他的感觉是一个挺自卑的人,跟自己说话也是非常的少,声音也是很小的,而现在,他跟自己说话的语气,还有那种坚定的眼神,都是跟以前很不一样的了。

“伯父,其实我这一次回来,不打算再回学校去了,因为我不想再在学校里面浪费时间了,我这一次回来是想要报答你对我的养育之恩的。”张绍波的目光还是非常的坚定。

“报答我?如果你真的想报答我的话,那就回学校去,好好的念书,你说你不念书的话,你拿什么来报答我?”大伯开始发怒了,他没想到张绍波竟然会跟自己说这样的话,实在是让自己太失望了。

“伯父,你先听我说,其实我现在已经跟以前不同了。”张绍波笑着说道,“我从一个高人那里学到了一些医学方面的知识,我现在就可以开一家自己的私人诊所,给大家看病,通过看病来赚钱。”

“你在乱说些什么?你是不是当伯父我是傻瓜啊?”伯父彻底的怒了。

张绍波知道自己如果不让伯父见识一下自己的厉害,他是不会相信自己所说的,毕竟自己是一个重生而来的人,而不再是之前的那个身体的主人那么的简单。

“伯父,你给我两天的时间,好吗?两天的时间后,我就会证明我跟你所说的不是骗你的。”张绍波开口道,他的脸上还是带着微笑。

“好,既然你说你会看病,那你现在就给我证明一下,而不用两天的时间。”说着,伯父就拉起张绍波的手,走出了平房,朝着他自己的那栋三层高的楼走了过去。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