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妇人离开后,张绍波才走到老板娘面前,说道,“老板娘,对不起,其实之前发生那样的事情,我也不想的,请你原谅我。”

“过去了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了吧,做人最重要的是面对现在和将来,而不是在过去中耽搁。”老板娘说道,“但是你要记住了,你现在回来我这里上班了,你就要给我规矩一点,不要再去得罪一些不该得罪的人了,因为你也知道你自己的身份的,你就是一个穷小子,跟那些有钱人,你是玩不起的。”

“行,我就听你的,我现在先不跟他们玩,等我也成为一个有钱的公子哥后,再跟他们玩,让他们知道我的厉害。”

“其实我挺好奇的,你是怎么让那两个混蛋的妈妈过来这里找你的?难道真的是你让他们得了什么怪病吗?”

“你说呢?”张绍波笑言道,“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你说,他们这种有钱人,会亲自过来这里求我吗?既然人家都过来了,那我就要吊吊她们的胃口,不能让她们那么快的就以为她们的儿子没事了。”

“那你到底让他们得了什么怪病啊?他们那么有钱,没有理由去医院也看不好吧?”老板娘有点理所当然的说道,因为在她的想法中,觉得那些有钱人,有的是钱,而在这个时间来说的话,难道还有什么病是用钱治不好的吗?

“这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反正我说了你也不会明白,所以,还是不要说的好。”张绍波微微一愣,眼睛一眨,又说道,“老板娘,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闺女已经回来了,是吗?”

“你怎么知道的?”老板娘一个愕然的反应。

“因为我闻到了你女儿的味儿,以前在这里,我闻到的来来去去的都是三个女人的味道,而且都是那种已经熟透了的女人,而现在,这里却突然的就多了一种味儿,一种让人充满向往的味儿。”

“小子,我可警告你,我让你再次回来这里工作,已经给足你面子了,你可不要打我女儿的主意,不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老板娘变了脸色道。

“哈哈哈,老板娘,你不要那么激动啊,放心吧,我知道我自己的事,我看得上你女儿,你女儿也不会喜欢我啊,我是一个什么人啊,我现在不过就是一个穷小子。”

张绍波的话刚刚说完,就有一个女的走了进来,一身的清凉装饰,对着张绍波看了看后,就转向老板娘,对着叫道,“妈,我回来了。”

“嗯,累了吧,来,赶紧坐下,妈给你倒杯水去。”

“不用,我自己来就行了,妈,现在是我孝顺你的时候了,你以后不用再为我做这做那的。”

张绍波的眼睛早就开始发亮了,一直对着老板娘的闺女看着,她身上有一种独一无二的气质,这也是一种吸引自己的魅力所在。

“你看什么看呢?没见过漂亮的女人吗?这个就是我的闺女,赵悦媚。”老板娘开始了他们两个人的介绍,“女儿,这个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我请回来的工人。”

“你就是张绍波?”赵悦媚微笑着对张绍波问道。

“嗯,没错,我就是,很高兴认识你,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生,让我看着,就有一种无比激动的感觉,谢谢你。”张绍波丝毫不理会老板娘就在身边。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我听很多人说,你是一个神医,对吗?”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至于外界是怎么评价我的,我不在意,因为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做好自己的事情,至于自己的能力和功绩什么的,那就留给后人来评价吧。”张绍波换了一种洒脱的口吻道。

老板娘听着,却是一种恶心的感觉,因为张绍波以前在自己面前,总是不停的吹嘘自己多么的厉害,可是没想到他现在竟然是这样一幅样子,一定是看见自己的女儿长得漂亮,开始动心了,所以,说起话来也变得特别的正经了。

“如果你明天有空的话,我可以带你一起过去给两个病人看看病,因为他们的病都是我给弄出来的,也就只有我才可以给他们进行治病。”张绍波又开口道。

“真的吗?太好了,其实我一直都想见识你的神医本色,因为我也有听我妈提起过你的神奇,所以,明天我一定要跟你一起去。”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明天再过来这里找你哈,我先走了,我还要回去上课呢。”

“那你什么时候开始来上班?”老板娘对着张绍波问道。

“后天吧,因为我现在首先要搞好的问题就是那两个家伙的问题。”说着,张绍波就对着这母女两人挥了挥手,然后走出了药店。

第二天中午,张绍波来到了药店中,看到一辆宝马车已经停在了门口中,但是里面没有人。当张绍波走进药店后,看到那个男的大概就是司机了,就站在老板娘面前,正在跟老板娘说着些什么。

“医生来了。”老板娘在看到张绍波后,立刻就对着那个家伙说道。

“你就是张绍波先生?”司机对着张绍波问道。

“我就是,你是那两户人家派来的司机?”

“嗯,请问您现在可以走了吗?”

“可以了,但是好像欠了一个人。”刚刚说完,就看到赵悦媚从一边走了出来。

张绍波立刻就对着她说道,“赵悦媚,我们走吧,现在可以出发了,司机已经来,这位就是送我们到达目的地去的司机。”

“嗯。”赵悦媚微笑着点了点头,就跟张绍波一起走了出去。

司机开车直接就送他们到了许邵峰的家,而张翼也已经被他的家人送来到了许邵峰的家,由此可以看出,这两个家的人关系是非常的不错,至少就家境来说,他们两个都是有钱人。

许邵峰的父亲不在家,而张翼的父亲也不在这里,只有之前张绍波所见到的那两个妇人在,还有两个佣人。

张绍波和赵悦媚被带进到了一个房间里面,看到了这两个跟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大学生,他们两个躺在两张床上,手脚都被紧紧的绑住在床的四个角落位置,而他们的额头此刻都在冒着汗珠,上面是一脸的伤痕,显然,都是被他们自己用手划出来的。

张绍波对着他们两个看着,觉得他们两个挺可怜的,不过,他们现在的这个样子,可以说是他们咎由自取的,所以,自己是不会对他们产生怜悯之心。

“张绍波,你救救我吧,我求你了,你想我怎么样都行,你……你救救……”许邵峰在痛苦中对着张绍波说道,他的痛苦就是感觉到全身非常的痒,让他是死的心都有了,只是现在自己已经被绑住了手脚,是连死的能力都没有了。

“我们知道错了……救救我们……”张翼也开口道。

“神医,求求你,你就救救他们两个吧,你要什么条件我们都可以答应你的,你也看到他们两个有多么的痛苦了,我们能够去看的医生都看过了,但是还是不能够让他们两个好起来,我这个做人家妈妈的……”许邵峰的母亲说道,她说道这里已经说不下去了,因为看到自己的儿子那个样子,她的心是非常的痛苦的。

张绍波微微一愣后,就笑了笑,才开口道,“阿姨,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对他们的,但是,他们两个的素质实在不怎么样,或者我应该坦白一点的说,他们两个就是没有任何素质的白痴!哦,不,不是白痴,应该说是没有任何教养的纨绔子弟。”

这就让那家伙的母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好了,在张绍波的面前,此刻的她们已经只有哀求的份儿了,而没有任何以前的那种高人一等的感觉。

站在张绍波身边的赵悦媚,她是非常的愕然的,因为她不曾想过,张绍波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当然,如果她知道张绍波之前怎么样被这两个家伙对待,她也就不会有这样的一种反应了。

“张绍波神医,我知道儿子成为这个样子,那都是因为我们没有对他好好的教育的原因,所以,我求你了……”

“不用求我,我可以让他们现在就不再有任何的痒感,但是,这种感觉是不会一时之间就消失的,要经过一个疗程,至于这个疗程要多长的时间,我现在也不好说。”说着,张绍波就伸手抓住许邵峰的一只手,而另外一只手则抓住张翼的手,然后闭上了眼睛,开始了用力。

此时,站在一边的三个女人,都在定定的对着张绍波看着,她们都不知道张绍波这是在干什么。

大概过去三分钟的时间后,张绍波才松开了手,然后就从裤兜里面掏出一张药单,对着两个妇人说道,“你们两个按照这张药单去抓药回来,熬成水给他们喝下,喝一个星期后,他们两个身上的痒感就会消失了。”

说完,张绍波就对着赵悦媚看了看,微笑着说道,“走吧,他们两个已经没什么事了。”

“……”赵悦媚对着床上的两个人看着,看到他们两个现在的表情真的得到了很大的改善,不再是之前的那般痛苦了。

回到药店后,赵悦媚才对着张绍波问道,“他们两个真的吃一个星期的药后,就会康复了?”

“嗯,但是不是那种彻底的康复,就是中医里面的一个用词,还没有断尾,因为如果让他们两个彻底的痊愈的话,他们两个就会失去改造自身的机会。”张绍波微笑着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这就是一个漫长的疗程了?”

“嗯,可以这样说,如果我突然挂掉的话,那他们两个也就这一辈子都要被那种痒痒的感觉给抱住,一直到他们瘙痒至死为止。”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