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一段时间你就会知道了,到时候,我就会重新的回道药店里面上班。”张绍波说道,就目前来说,一切都在自己的计划中,如果自己不回到药店的话,那到时候,那些皮肤还会感觉到非常痒的人,他们就可能找不到自己,因而就有可能会有生命的危险,因此,自己必须要回到药店去,让那些家伙继续过来药店光顾。

在送赵子美回到宿舍后,张绍波一个人在学校里面逛了起来,他开始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自己未来的路应该怎么走,自己是不可能一直都在药店里面干下去的,虽然那里也可以赚钱,但是所赚的钱毕竟还是少数的,而自己想要做的是赚大钱,同时,让更多人可以受惠于自己的医术,让那些有病的人,特别是那些在医院花了很多钱都没有能够将病给看好的人,能够真正的得到自己的医术对他们的治疗。

而要这样做的话,自己在未来将会有很多的工作要做,当然,最理想的一种状况就是自己能够成立一家自己的药品公司,通过自己调剂的药方制成药品来进行售卖,让更多的人能够买的起药,而在吃了药后,能够真正的起来作用,让身体走向健康。

而一旦成立了自己的药品公司,那就真正的是实现了一个非常好的发展方向,让自己的医术,让自己发明出来的药物能够真正的在这个国家都进行发售,让所有有病的人都能够得到吃用。

当然,要走到这样一步的话,有多么的困难,可想而知,但是自己可不是一个一般的人,反正现在也没有办法回到唐朝去了,那就安心的在这个世界开始自己的造福人民的道路吧,同时,也适当的把把妹子,让生活过得相对舒服和精彩一些,因为是人都会死,虽然自己是重生而来,但是也照样会老去,死去,所以,在有生之年,已经及时行乐,同时,也要及时行善。

在思考中,张绍波走到了校医室,而这个时候刚好是晚上的九点钟,里面还亮着灯光,张绍波便朝着里面走了进去,看到宋秀芳刚好拿着包包准备出来。

“张绍波。”宋秀芳对着张绍波看着,有点惊喜的感觉,因为她一度以为张绍波今晚不会再过来了。

“我送你回去,好吗?”张绍波说道。

“不用了,因为你都说了,那些家伙不会再找我的麻烦了。”

“虽然这样,可是,我还是想送你回去啊,难道你不肯给我这样的机会?”

“不是啊,只是……”

“那就这样说定了,我今晚开车送你回去,让我再一次当一下你的贴身保镖。”

再一次的坐在张绍波的身后,看着他开车的样子,宋秀芳心里面的感觉跟前几天又有了一些变化,她觉得这个男生跟自己的距离是更加近了。

三天后的早上,张绍波还在教室里面听着课,辅导员就过来了,先是打断了讲台上面讲课的老师,然后对着台下面的同学说道,“张绍波,你出来一下。”

张绍波笑了笑,就站了起来,朝着门口走了出去,他知道辅导员找自己是为了什么事。

当他来到外面后,辅导员立刻就给了他一种非常难看的脸色,说道,“你知道我叫你出来干嘛吗?”

“不知道,不过看你的脸色,应该不是什么好事。”张绍波笑着说道。

“既然你知道不是什么好事,那你就给我提前做好心理准备了。”辅导员说道,“我听说你最近突然的就成为了一个神医,是吗?”

“也许吧,其实我也不想让自己成为一个神医,但是这个是我天生的本领来的,我自己也改变不了。”

“口气挺大的啊,跟我来。”说着,辅导员朝着前面走了起来。

来到办公室后,看到里面已经有两个妇人正在等着,一看她们的表情,张绍波就知道了,一定就是许少峰和张翼的母亲,也只有富二代的母亲才会有这样的穿着,如此的高贵得体。

“两位,这个就是你们刚才所说的那位同学了。”辅导员对着两个女人说道。

她们对着张绍波认真的看了看后,其中的一个先开了口,说,“相信你也知道我们为什么过来找你了吧?”

“我都知道你们是谁,我又怎么知道你们为什么而来找我呢?”张绍波故意装出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

“我是许邵峰的妈妈。”

“我是张翼的妈妈。”

两个女人分别自我介绍道。

“哦,原来是那两个家伙的家人,那又怎么样呢?”张绍波问道,“你们来找我,是想帮你们孩子来给我警告的?”

“我们的孩子现在都在家里面呆着,不能出来,因为他们现在都得到了一种怪病,就是皮肤奇痒无比,我知道,这个一定是跟你有关系的,因为他们说了,当时你在他们身上撒了一些什么东西,然后他们回去没多久,就开始痒痒了。”

“原来如此,但是,你们也可以去找医生给他们治疗啊,而不用来找我啊,而且再说了,我根本就没有给他们撒过什么粉末之类的东西。”

“你不用再给我们装了,我们都知道你的医术了得,你就说吧,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够帮我们的儿子治病?”刚才说话的妇人说道。

“好吧,既然你们都这样说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为你们的儿子看看吧。”张绍波说道,“不知道是你们带我到你们家去呢,还是带你们的儿子过来学校找我?”

“如果你方便的话,我们现在就带你到我们家去。”其中一个妇人说道。

张绍波对着她们两个看着,这两个妇人的脸色,从自己进入到这个办公室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是一点微笑都没有的,明摆了就是要给自己脸色看,而自己现在是握有主动权的,所以,应该让这种狗眼看人低的人学会一下怎么样去提高个人的素质。

这么想着,张绍波就对着已经站起来的两个妇人说道,“我临时改变主意了,你们的儿子反正现在也死不了,所以,要我去给你们的儿子看病的话,你们两个就先去帮我办一件事吧。”

两个妇人对着张绍波看了看后,又相互对视了一下,其中一个才又对着张绍波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刚才已经说得很明显了。”张绍波说道,“你们知道为什么我会让你们的儿子得到现在这种怪病吗?那是因为他们没有教养,用狗的眼睛来看人,所以,我有必要教教你们怎么去教好你们的儿子。”

“行,你说吧,要我们帮你做什么事?”

“你们两个现在就到我们学校的药店去,问她为什么不让我到药店工作了。”张绍波说,“如果你们两个能够说服老板娘,让我再回到她那里上班的话,我就会考虑去帮帮你们的儿子。”

两个妇人便和张绍波一起到了药店,老板娘在看到张绍波后,眼睛又开始闪烁之前的那种光芒,但是没等她开口,两个妇人中的一个就开了口,说道,“老板娘,不好意思,我们两个过来是有一件事想要跟你了解一下的。”

“什么事?”老板娘一脸的奇怪表情。

“就是你为什么不让张绍波这个年轻人在你药店上班了呢?”

“关你什么事?你不会是他的妈妈吧?”

“不是,其实事实是这样的,我的儿子,还有这位女人的儿子,现在得到了一种怪病,只有张绍波才能够医好他们,所以,我们就想你能够让张绍波再回到你的药店上班,虽然我们不知道你为什么不让他在你这里上班了。”

“敢情你们的儿子就是之前在这里将我药店给砸了的那两个年轻人吧?”老板娘已经听出一段端倪来了。

“老板娘,你真聪明,没错,她们两个的儿子,就是那两个没有教养的学生。”张绍波说着,对着老板娘伸出一只大拇指来。

老板娘对着张绍波看着,一脸的愕然,不知道张绍波这到底是在搞什么名堂。

“我们的儿子将你的药店给砸了?”一个妇人问道,显然,她是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干出这种事情来的。

老板娘便将整件事的经过全部都告诉了她们,她们两个在听完后,立刻就开始对老板娘进行道歉,完后,也对着张绍波开始道歉,并且说她们回去之后,一定会好好的教育儿子,让老板娘无论如何,也要让张绍波回到药店里面工作,因为这件事不是张绍波的错,是她们的儿子的错。

老板娘最终是一张嘴巴敌不过两张嘴巴,在两个妇人对她进行了承诺后,便对着张绍波说道,“好吧,张绍波,既然这两个女人这么为你求情,我就让你回来吧,但是我可要告诉你了,你现在回来工作没有问题,但是你必须要将之前欠我的两千块给还了,我会从你的工资里面扣的。”

“行,没问题,只要你让我回来你身边帮忙,那么其他的任何事情,你想怎样都行。”张绍波笑着说道,显然,现在这个结局是自己所希望看到的。

“那你现在可以跟我们过去了吗?”妇人说道。

张绍波笑了笑,说道,“今天的话,我就不跟你们过去了,明天吧,明天中午你们开车过来这个药店接我过去,到时候,我再给你们儿子看病,反正他们都已经开始难受了,那就让他们难受多一天也没有关系。”

两个人妇人虽然非常的不情愿听到张绍波这样的说话,但是她们也只能够是回去了,因为现在张绍波不过去的话,她们也是没有任何办法。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