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什么?你有种再说一遍?”许邵峰回过头,看到是张绍波后,立刻就说道,一脸的怒气,这种如此容易动怒的人,一看就知道是没有什么素质的人。

“我为什么要再说一遍?”张绍波笑着说道,然后朝着老板娘走了过去,对着老板娘说道,“老板娘,这坨屎叫你解雇我,是吗?”

“……”老板娘没有说话,她呆呆的对着张绍波看着,没有想到张绍波竟然听到了刚才的一切,而现在自己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两个人都是她不想得罪的。

“其实你根本就不用对这个家伙感到害怕,因为他没有什么能耐的,没错,他家是有很多钱,但是这个世界不是有钱人就说了算的,所以,你真的不应该为这种跟狗一样的人低头。”张绍波又开口道。

这一次就将许邵峰彻底的给惹怒了,许邵峰对着张绍波喊了一声“去死吧!”,就是一个拳头挥了过去,但是这个硕大的拳头却没有能够击中张绍波,因为张绍波一个闪躲,许邵峰就是一个落空的拳头。

见状,他又对着张绍波击了一个拳头过去,这一次,张绍波还是轻松的就躲过去了,但是让他所想不到的是,另外一个家伙竟然也开始动手了,他直接就对着张绍波踢了一脚过去,让张绍波防不胜防,就被踢中了。

因为对方是一个一米九的个子,力量比一般的人也要大,在加上张绍波之前的腿伤也还没有痊愈,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影响到了他的内力,让他在踢中这一脚后,便是一个惯性的动作,朝着一边倒了下去。

但是没等他倒下去,又是一个拳头砸了过来,直接就砸中了他的脑袋,让他张绍波就倒了下去,只觉得一阵晕眩,差点就晕死了过去。

然而,对他的拳脚却还没有停止,那两个家伙在这个时候就像发了疯的狗儿一样,对着地面上的张绍波开始不停的踢脚。

这一幕让老板娘立刻就被吓坏了,等她从惊魂中回过神来,想要去拉开那两个家伙的时候,张绍波身上已经布满了血迹。

“你们两个住手!你们要打死他了!”老板娘说着,就对着许邵峰冲了过去,一把将他给拉住,但是许邵峰因为正在兴头上,对着她也给一个拳头,让她就倒了下去。

在停止动作后,许邵峰还不解恨,便对着他的同伴说道,“反正都干了,要做就做彻底,就这家烂药店也给砸了。”说着,他们两个便拿起凳子,对着那些玻璃柜子就开始砸的动作。

老板娘躺在地面上,蜷缩着身体,看着自己的药店被砸了一个稀巴烂,泪水从眼眶中流了出来。

当那两个家伙走开后,老板娘才赶紧爬了起来,对着张绍波走了过去,蹲下来,伸手碰了碰他的鼻子,在确定他还有呼吸后,才放下了心来。

张绍波突然的就睁开了眼睛,对着老板娘看了看,问道,“老板娘,你没事吧?”

“我没事,但是……但是我的药店……妈呀……我该怎么办是好啊!”老板娘瘫坐在地板上面,开始放声痛哭,这个药店是她的生活的经济来源,是她的工作,可现在……

张绍波站了起来,捂住胸口位置,突然的就是一阵剧痛,然后就对着前面吐了一口鲜血出来,此刻的他,身体已经处在一种非常虚弱的状态中。

但是他还是继续着坚持,开始收拾那些已经被打烂了的东西,将它们全部都收拾到一个角落里面去。

此时,药店门口已经围住了很多人,有两个女生看到里面的两个人如此的悲惨后,便立刻就走了进去,也开始帮忙收拾那些破烂的东西。

她们是张妍妍和陈梦,这两个闺蜜这一节刚好是体育课,她们两个去报到完后就准备回到宿舍去,经过药店门口后,看到有很多人正在围观,便也走了过来,当看到这样一幕后,她们两个便走了进去,开始帮忙,而她们两个都是认识张绍波的,所以看到张绍波那个样子后,她们两个都想对着他说一些安慰的话,但是最终都没有说出来,因为张绍波一直都没有给她们这样的机会。

在那些破烂的东西给收拾得差不多后,张绍波便对着她们两个说道,“谢谢你们,你们可以走了,以后你们两个过来看病或者是抓药的话,我给你们打个八折。”说完,他还笑了笑,就好象自己真的一点儿事情都没有了似的。

在两个女生走后,张绍波走到已经在一边坐着发呆的老板娘面前,对着她说道,“老板娘,你没事吧?其实人生在世,都难免会受到一些挫折的,你不要太伤心了,就是换几个货架而已,又可是重新开始做生意了,不要再愁眉苦脸了。”

“你走吧,我不敢在聘用你了。”老板娘说道。

“我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离开你呢?”张绍波说道,“你放心吧,我有办法对付刚才那个家伙,我要让他到时候过来跪在你面前向你道歉。”

“你不要再说了,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话,我的药店也不会发生现在这种事情,都是你,你走吧,你欠我的钱,我不用你还了,我求你不要再在我面前出现就行了。”

张绍波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只有等过一段时间再说了,就在他准备走出药店的时候,警车在门口停了下来,从车里面下来了三个警察,至于是谁报警的,张绍波和老板娘都不知道,只知道的是,不是他们两个报的。

警察看到药店的情况后,还有张绍波的一身的伤痕后,便对着他和老板娘进行了事情的了解。

张绍波原本是什么也不想说的,但是如果自己不将事情的整个经过给说清楚的话,警方就不会让自己离开,所以,他只能够是如实地将情况说了出来,但是却不指望警察可以让那个家伙得到什么下场,因为那家伙的家有的是钱,他又没有杀人,所以,这些问题,都是他们用钱可以摆平的。

“你们两个不用担心,警方一定会将那两个家伙得到他们应该有的下场。”警察说道,然后就开车离开了。

张绍波对着离开的警车看着,心里面突然的有了一个想法,他觉得之前的自己太过轻敌了,在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一些罪恶的人存在,而这样的人,他们是不会跟你讲什么情义的,所以,自己也不能够在对他们仁慈下去了。

这么想着,他就朝着身后的药柜子走了过去,从不同的五个柜子里面掏出了五种草药,用袋子装好了,就准备离开,但是走了两步后,他又回过头,对着老板娘看了看,才走到自己当大夫的位置,将自己的手机号码写了下来,然后将纸张撕下来,放到老板娘的手里,说道,“这个是我的手机号码,等你想让我回来的时候,你再跟我电话。”

说完,张绍波就朝着药店门口走了出去。

回到宿舍后,他先是将衣服给换掉,然后在刺痛中洗了一个澡,就在床上躺了下去,为了不让宿舍的人对自己进行打扰,他就在床边放了一张纸条,写着:不要理我,我受了爱情之伤,只想好好的睡觉。

而那包草药则一直放到他的枕头边,伴随着他入梦,现在的自己是不能够去将那些草药化成粉末的,因为自己的身体正在非常虚弱的状态中,只有通过睡眠才能够让自己慢慢的恢复起来。

这一觉,他一直睡到了第二天的黄昏时分才醒过来,等他从床上下来后,宿舍的三个哥们都目不转睛的对着他看着,廖光辉先开了口,说道,“你怎么啦?真的是受了爱情的刺激啊?”

“不是,我怎么可能会受到那种刺激呢?我只是不想让你们扰我清梦罢了。”张绍波笑着说道,此刻的他已经全然恢复了,只要再经过一个清晨的内力的运状,将体内的那些污血给逼出去,那自己的内力也就会恢复到正常中,这样一来,就可以开始进行那袋子草药的功化过程了。

“你也太厉害了吧,竟然可以睡两天时间,而且都不用进食的,我真的怀疑你不是一个正常人。”阿明说道。

“其实我本身就不是一个正常人,你们有见过像我这样年轻的神医吗?”张绍波笑着说道,看到阿明手里正在拿着手机后,他才想起自己也有手机了,而且很有可能赵子美已经不知道给自己发来了多少个信息。

手机的屏幕已经有了裂缝,而这是许邵峰的脚踢出来的,但是没关系,还可以用,而且对于写字什么的是没有任何影响。

张绍波将手机进行了开机,一会儿后,果然看到了赵子美发来的信息,一共是三条。

张绍波看完信息后,就给她回了这么一条信息:不好意思,之前药店出了点事,我也受了点伤,所以这两天时间就在宿舍里面睡觉了。

赵子美看到张绍波的信息后,立刻就给他回了信息写道:那你现在怎么样了?伤得重吗?是不是被许邵峰打的?

她也听说了药店的事情,一直都想跟张绍波联络,也问了廖光辉,但是廖光辉只是说他在睡觉,也没有说他到底有没有受伤,所以,自己就只能够给他不断的发去信息了。

张绍波:我没事,谢谢关心,好了,我要忙了,有空再聊,就这样,拜拜。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