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张绍波所想不到的是,就在昨天晚上,宋秀芳就一直都在校医室里面等着他,一直从九点钟等到了十点钟,都不见张绍波出现,她才走出校医室,对着四周望了望,才驾着摩托车离开了。

第二天,也就是张绍波还在睡梦中的第二天,宋秀芳在来到校医室后,不久,陈梦就走了过来,因为她在跑步的时候不小心摔伤了膝盖,就过来校医室让宋秀芳自己的伤口敷一下。

当宋秀芳见到她的时候,很自然的就想起了张绍波,她已经习惯了每天晚上都见到张绍波,而在昨晚见不到他后,她的心里面就感觉到非常的不舒服。

“想不到现在的人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啊。”陈梦说道,“校医,你知道吗?昨天,我们学校的那家药店被砸了,之前那个救了我的人,还被打成了重伤。”

“啊?”宋秀芳立刻就怔住了,她这才知道,为什么张绍波昨晚没有出现,在紧张和担忧中,她赶紧问道,“那他现在怎么样了?”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看他当时好像也没有什么大碍,就是身上有很多伤痕。”陈梦说道,“看上去挺可怜的,我记得他以前穿的衣服都是很老土的,而昨天他穿的那套衣服就挺好看的,但是没想到就染了一身的血迹。”

宋秀芳听到这里,心里面早就已经揪住了,她也控制不住自己,她好想知道张绍波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但是自己又不能够到男生宿舍去找他……

这一天剩下的时间里面,她整个人都是不在状态中的,为此,她甚至都想到了又一次的到张绍波所在的教室去找他,她在想,张绍波为什么连一部手机都没有,现在都什么时代了,难道他真的就那么穷吗?如果他真的买不起的话,他可以跟自己说的啊!

宋秀芳想了很多,就在这个时候,一辆的士在校医室门口停了下来,下来一个男的,是那个黑痣男,这个自己现在已经恨不得让他去死的男人。

只是在认真的对着这个家伙看了一会儿后,她就开始好奇了,因为黑痣男的脸上是一脸的划痕,都是瘙痒弄出来的,可是,他怎么会将自己的脸弄成这个样子呢?

“我没认错人吧?”宋秀芳对着那家伙问道。

“你没认错人,就是我。”黑痣男说道,说完后,他先是叹气了一口,然后才将墨镜给摘下来,完后,双手又开始了瘙痒的动作,一直对着后背进行着用力,看那样子要有多别扭就有多别扭。

“你来找我干嘛?是来向我道歉的吗?我不会接受你的道歉的,你赶紧走人,不然的话,我可就报警了。”宋秀芳毫不客气的说道。

“你不要激动。”黑痣男突然松开瘙痒中的双手,放在半空中,继续说道,“你以为我想来找你吗?你也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了,我现在全身都是痒啊,再这样下去,我就等死就行了,而这都是你的那个男朋友干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赶紧滚!”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我现在这个样子,真是全部都是拜你的那个男朋友所赐,我去看了很多医生,都没有用,我现在还是一身的痒痛,你告诉我,你的男朋友现在哪里,现在只有他可以救我了。”黑痣男在无奈中说道,“拜托你,告诉我,他现在到底在哪里?”

“他不是我的男朋友,我怎么知道他在哪里?”宋秀芳实话实说,因为她真的不觉得张绍波跟自己就是男女朋友关系了,虽然自己现在对他是有了好感,而且已经习惯了他在每一个晚上都送自己回家,可是,要说到成为男朋友关系的话,好像又还远远的没有到那一步。

“他之前叫我去药店找他的,可是,我刚才去了药店,那里是关门的,他是不是在其他的药店,而根本就不是在学校的药店?”黑痣男问道,他的手又开始了瘙痒的动作,一直在后背中移动中,一副越是瘙痒越是痛苦的表情。

就在此时,宋秀芳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不远处走了过来,她的直觉告诉自己,那个人就是张绍波,便立刻对着那个移动的身影开始凝眸,一直走到让自己感觉视线清晰的距离,她的内心立刻就是一股兴奋之感,因为她所看到的人真的就是张绍波。

张绍波也看到了宋秀芳,他立刻就对着宋秀芳挥手,加快了脚步。

黑痣男在看到走过来的人是张绍波后,是非常的意外的一个表情,但是很快,脸上就露出了一种在荒漠中遇到甘泉的表情。

他竟然立刻就伸手将张绍波给拦住了,不让他继续朝着宋秀芳走过去,对着他说,“太好了,你知道我到处在找你吗?”

“你找我干嘛?”张绍波一脸的好奇,当然,他的这种表情是装出来的,因为他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一天,这是他给黑痣男人的一个惩罚,让他为他之前对自己和宋秀芳所做过的事情感到后悔。

“大哥,我求求你了,你帮帮我吧,我知道现在只有你才能够救我了,我求你了。”那家伙在痛苦中说道。

“你真的知道错了?”张绍波笑着说道,眼睛则已经在对着宋秀芳看着了,他觉得宋秀芳现在的样子挺可爱的,她整个的就是一个望夫石一样,眼珠子一动不动的对着张绍波看着,显然,这是因为她之前一直都在为张绍波感到担心,而现在,看到张绍波没事后,她那一颗悬着的心,也才算是慢慢的放了下来。

“嗯,我真的知道错了,你想要让我干嘛都行,只要你帮我将我这痒痒的病给治好,你要我怎么样都行。”黑痣男非常诚恳的说道,现在的张绍波,让他在面前学狗叫,他都不会有意见而会立刻就照着做的。

“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那你现在就给我听好了。”说着,张绍波就将嘴巴靠近黑痣男的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什么。

黑痣男在听完后,立刻就点了点头,然后赶紧就对着宋秀芳走了过去,就在她面前跪了下来,抬头对着她说,“宋秀芳姐姐,观世音,我知道错了,我不是人,我之前不应该那样对你的,你原谅我吧,好吗?我求你。”

这一幕让宋秀芳立刻就呆住了,她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是好了。

这个时候,张绍波又开了口,说道,“你的诚意还不够啊,人家都没有反应,如果她不原谅你的话,那我也就不会给你看病了。”

“宋秀芳,我求求你了,你救救我吧,好吗?”黑痣男在痛苦中说道,他那个样子好像就要哭出来了一样。

“张绍波,你这是在干什么啊?我又还没有死,你怎么让人对我下跪啊,赶紧叫他起来吧。”宋秀芳终于是对着张绍波说出了第一句话。

张绍波笑了笑,才对着黑痣男说道,“好了,起来吧,我给你看病,你先起来再说。”

黑痣男却没有站起来,而是回头对着张绍波看着,他不确定张绍波跟自己所说的是不是真的,就怕自己现在起来了,而张绍波却又反悔,说自己刚才没有做到他想要让自己做到,不给自己治病,那自己岂不是就只有瘙痒挂掉在这里了。

“你没听到我叫你起来吗?再不起来,我可要改变主意了。”张绍波又开口道,说完,就朝着宋秀芳走了过去。

进入到校医室后,他对着宋秀芳看了看后,才开口道,“不好意思,我昨晚没有来送你回家,因为我出了点事情,不过,也没有关系啦,反正那家伙也已经不会再对你有什么威胁了。”

“你没事吧?我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宋秀芳问道,在看到张绍波的表面上没有什么伤后,她也稍稍的放心了一些。

“你没看到吗?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哪里会有什么事呢?”张绍波笑着说道,摊开双手,一副自己一点儿事情都没有的样子。

黑痣男从外面走了进来,站在一边,却没有说话,因为他听到张绍波在跟宋秀芳说道,只有等他们两个说完后,自己才能够开口,因为现在的自己可是处在一种绝对弱势的位置。

“我听说你当时被那两个家伙给揍了,你一定是受了内伤,你去医院看了吗?”宋秀芳对着张绍波问道。

“傻瓜,我要看医生的话,也只会找你给我看,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我只相信两个医生。”

张绍波继续是一脸调皮的笑容,“一个是你,害有一个就是我自己了,因为你也知道的,我就是一个神医,所以说,我如果真的受伤的话,我也会给自己疗伤的。”

“那他怎么办?”宋秀芳说着,对黑痣男看了过去,也不知道怎么的,她之前是非常的憎恨黑痣男的,但是现在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后,却没有丝毫的幸灾乐祸之感。

“你真的知道错了吗?”张绍波转身对着黑痣男问道。

那家伙赶紧点了点头,在痛苦中说道,“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了,神医,救救我吧,我都快要痒死了。”说着,他的双手又在继续着瘙痒。

张绍波只是笑了笑,就朝着前面的桌子走了过去,在原本是宋秀芳坐着的位置中坐了下来,然后对着前面的本子写了起来,写好一张药单后,就拿起来,对着那家伙说道,“先交五十块钱的挂号费,然后这张药单就是你的了。”

黑痣男赶紧拿出一张一百块的给了张绍波,张绍波将药单给了他,然后拿出一张五十块的给找赎,说,“拿着,我现在的挂号费只收五十块,多的是不收的,你先回去抓药来吃,两个月后,再来找我复诊。”

那家伙点了点头,接过张绍波手中的五十块找赎,对着药单看了起来,看完后,他想说点什么,但是没等他开口,张绍波就说,“走吧,按照药单所写的去服用,你的痒痒症状就会好起来的。”

黑痣男又是点了点头,然后也对着宋秀芳看了看,才走了出去。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