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绍波对着这个老人看着,看了看后,知道他一定有病,但是具体是什么病,得通过把脉才能够知道,因为自己刚才已将内力全部都贡献给那个教室里面讲课的老头了,眼睛也没有了之前的那种锐利的光芒,不可能再通过双眼从对方的脸色看出病因。

但是老人却不是让张绍波的目光最终聚集的所在,而是老人身边的女人,女人那双深邃的眸子,闪烁着一种引人入胜的光芒,那张小嘴,涂着白色透明闪光的唇膏,两道月亮湾眉,一个比明星还要动容的面孔,让诗人看着,是立刻就可以产生灵感写出一首《虞美人》的境界。

美女在看完那张广告牌子上面的字后,便对着老人看着,等着老人看完后的反应,老人因为视力等的原因,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看完,然后对着身边的女生说道,“看来这些都是骗人的,我们走吧。”

“爷爷,既然我们刚好经过这里,那就进去看看又何妨呢?反正我们之前那么多医生都看过了,也不在乎再多看一个了。”美女说道,她是老人的孙女,名字叫做蔡丹凤。

老人便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就跟孙女走了进去。

老板娘看到他们两个走了进来后,立刻就是一脸的笑容,说道,“两位好,请问你们是来买药的吗?”

“我们是来看病的,我们刚才看到了外面的那张广告牌,所以,就过来看看。”蔡丹凤非常有礼貌的问道,“请问你就是那个医生吗?”其实她刚才也对着张绍波看了一眼,看到他是如此的年轻后,就否定了他会是医生的可能性。

“我不是医生,我们的医生在那边,就是那个年轻的小伙子。”老板娘说着,就伸手指向了张绍波。

张绍波便对着蔡丹凤他们这边挥了挥手,露出来一个微笑。

“就是他?”蔡丹凤问道,显然,她是不相信张绍波就是医生,而老人在对着张绍波看了看后,也是摇了摇头,然后对着孙女说道,“算了,我们走吧。”

“老人家,既然你都来到这里了,为什么不过来给我看看呢?说不定我真的可以将你的病给治好呢?”张绍波对着老人开口道,他的语气听起来很平淡,就好像是在跟一个朋友或者是同学说话一样。

“年轻人,你的年纪跟我孙子差不多,人家说,医者经验也,你啊,你这么年轻,又怎么可能会在医术方面有什么造诣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老人有转过脸去对着孙女蔡丹凤说道,“我们走吧。”

“没错,一般的情况下,当医生的年纪也大,也就给人的感觉越厉害什么的,但是,难道你们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一种人是叫做天才的吗?而天才是跟什么联系到一起的?就是年轻,如果一个人都一把年纪了,才发现自己在某一方面有非常特殊的能力,那么,人家也不会认为他就是一个天才,但是我,既年轻,也是天才,而且还是中医的天才。”张绍波又开口道,他觉得要让这个老人走到自己面前,那就应该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实力所在。

老人却不再说话了,他在自己的孙女的搀扶下,就准备朝着门口走出去,老板娘见状,赶紧就开了口,虽然她也不知道张绍波是否真的可以帮这个老人将病给看好,但是既然这是一个机会,那就不应该错过,顺便试一试他的能力也好。

“老人家,既然你都一场来到了,那就去给小伙子医生看看吧,也不会阻碍你很多时间的。”老板娘微笑着说道,将眼睛对着老人身边的女人,继续说道,“这位美女,相信你也很想让你爷爷的病好起来吧,那为什么不给这个年轻的医生一个机会呢?也当作是给你爷爷一次机会啊。”

“走吧,我是不会相信一个年轻人的医术有多么的高明。”老人又开口道。

张绍波见状,便站了起来,笑着开口道,“老人家,其实你的病就是跟你的性格有关,如果你想让你的病好起来的话,我可以给你开一张药方,如果你吃完这张药方的药后,病还好不起来的话,那你就过来将这药店给砸了,我也没有任何怨言。”

在说话的过程中,张绍波的眼睛却一直定定的对着蔡丹凤看着,他想让这个美女劝一劝那个老顽固。

“爷爷,我们就去给他看看吧,反正我们都来了,好吗?”蔡丹凤对着老人开口道,她刚才也在对着张绍波看着,从张绍波的脸上,她看到一种不曾从他的这个年纪的人脸上看到过的自信,因此,她觉得让他看看又何妨呢。

老人最终还是听从了孙女的劝说,在她的搀扶下,向着张绍波走了过去,来到张绍波对面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老人家,请将你的右手给我,我你把把脉。”张绍波对着老人说道,但是眼睛却在对着蔡丹凤看着,让蔡丹凤都有了一种不好意思的感觉,已经后悔让爷爷过来给他看了。

张绍波在听了一会儿老人的脉搏后,松开了手,说道,“老人家,你最近是不是排便遇到了问题?有三天没有大便了?”

“……”老人先是微微的一愣,完后,才开口道,“你怎么看得出我有三天没有大便了?”

蔡丹凤的眼睛已经睁得圆溜圆溜的,她带着自己的爷爷看了很多中医,但是从来就没有一个中医在给自己的爷爷把脉完后,就可以说出他有便秘这个情况。

“而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其实你们是没有去看过西医,对吧?”张绍波又开口道。

“啊?”蔡丹凤立刻就是一个惊愕,她真的被吓到了,这个年轻的家伙,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家伙,竟然连这种情况也知道了?难道他真的是一个天才的医生?

“年轻人?你之前是不是就认识我啊?将我的情况给调查清楚了吧?”老人的表情已经不再是刚才那个样子,因为他不觉得一个人通过把脉就可以知道自己没有去看过西医,所以,一定是知道了自己的家庭背影,然后将自己的情况给查了一个清楚。

“老人家,你不要误会,其实你之所以对西医没有任何信心,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这个不是我应该过问的,而我之所以知道你没有去看过西医,是因为你的这种情况,从西医的角度来说的话,不算是一个大病,只是要开刀动一个手术就行了。”张绍波头头是道的说道。

张绍波的这番说话,让老人终于是没有话说了,他对着张绍波看着,在想:难道这个小伙子真的是一个天才的神医?不然的话,他又怎么会对自己的情况如此的了解呢?

“那你知道我爷爷的是什么病吗?”蔡丹凤开口问道,她已经被张绍波给怔住了。

“你爷爷患的是心脑血管堵塞。”张绍波毫不犹豫的说道,“而且你们从病发到现在,已经吃了整整两年的药,但是病却不见好,而且更加的严重了。”

这个病因很多中医都说了出来,也有一些专家医生建议老人动手术,但是老人却对西医是绝对的抗拒的,所以,无论怎么样,他都是不会动手术的,当年,他的妻子就是死在手术台上,因此,他但是就发誓,如果自己有了什么病,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被西医在自己的身上动刀。

“真厉害,看来这家伙真的可以将我爷爷的病给治好!”蔡丹凤在心里面说道,她可不会随便的就对着一个人进行着赞美,而现在,她最关心的就是这个已经知道爷爷病因的人,到底是否真的能够将爷爷的病给治好,在一种充满期望的心情中,她对着张绍波开口道,“那你可以将我爷爷的病给治好吗?”

“当然可以啦,如果不行的话,我也不会收你们五十块的挂号费了,来我这看病,这是医术超所值啊。”张绍波笑着说道,一脸的得意神色,对着面前的本子就写了起来,写完后,就将药单从本子中撕下来,交给那个美女,说,“按照这张药单的药,服用半个月,一天分早晚两次服用,记住,不能中断,连续服用十五天后,你爷爷的病就会彻底的痊愈了。”

蔡丹凤接过了药单,看了看后,就站了起来,走到老板娘面前,将药单给了老板娘,让她先抓五天的药。

老板娘微笑着接过药单,开始了抓药。

“大爷,你不用担心,你的这个病对于很多医生来说,也许很棘手,但是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张绍波又对着老人说道,一脸的得意。

“这些都是你自己说出来的,我的病在吃了你开的那些药后,是否真的就可以好起来,这个还知道。”老人开口道,他觉得这个年轻人也太过高傲了,就算他真的有本事,不应该是这样的表情。

蔡丹凤在给了五十块挂号费和药费后,对着张绍波说了声“谢谢”,就扶着爷爷离开了。

张绍波对着蔡丹凤那个迷人的背影看着,想到如果能够再有机会跟她见面,那该多好啊,可惜的是,这样的机会可能不会再有了,因为一看就知道他们不是这个学校的人。

老板娘将钱放回到抽屉里面后,才抬起头,对着张绍波看着,一脸的微笑着道,“不错啊,这么快看了一个病人。”

“你以为我真的是跟你开玩笑的?等着吧,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遇贵人。”张绍波有是笑着说道。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