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早上,张绍波很早就起了床,洗完脸后,就朝着学校的足球场跑了过去,从现在开始,他要通过锻炼来让自己的身体处在一种内力恒定的状态,因为自己昨天已经用内力将那个心脏病发的病人给醒了过来,为此,自己的内力已经耗损得很厉害,所以,如果再不进入到这种通过跑动的锻炼筋骨而让自己的内力变得更加的强大的话,那么,在以后如果遇到什么情况又要使用内力的话,自己的内力就只会越来越虚弱,而不会再得到恢复。

他在球场一跑就是二十圈,而且每一圈的每一步都是保持着一样的节奏和速度,让当时正在带着体育生锻炼的体育老师,在离开的时候,都忍不住对着他跑了过去,问他跑了多少圈。

“还有两圈就够二十圈了。”张绍波回应道,他不知道对方这样问自己是什么意思,莫非他要将自己召入学校的体育队伍?可是自己是不会有那个兴趣。

“挺厉害的。”体育老师说道,就跑开了。

在完成二十圈后,张绍波便又开始慢步走了一圈,让自己的筋骨开始进入到一种自我调节的状态中,感觉自身的的内力已经得到恢复后,他才朝着宿舍方向走了回去。

洗完澡后,就到了教室,而此时的他,已经不需要吃早餐了,一来是因为自己通过这样的晨运,已经让肚子处在了一种吸收晨气的温饱中,所以,无需进食也可。二来,就是自己也已经没有几个钱可以进行用餐了,再过三天,如果自己还不能够赚到钱的话,那就要进入到断粮的情况中。

当然,他是可以打电话回去,叫大伯给自己寄钱过来的,可是,他却不想再这样做,因为大伯娘一直都对自己没有什么好感,每一次自己回去后,她都会给自己颜色看,因为她总觉得自己不是她的儿子,因而,也一定不会对她进行报恩。

坐在教室里面,他先是对着前面坐着的赵子美看了过去,此刻的她,已经对自己留下了一些非常不错的印象,而且还是非常深刻的印象,等三个月后,她就会彻底的爱上自己,而自己到时候可能已经不仅仅可以拥有她一个女朋友了……一想到这里,张绍波的脸上就是一种坏笑的流露。

“嘿,你在笑什么呢?是不是在想什么坏事啊?在幻想中对那个女生动手了?”同桌廖光辉看到张绍波那个坏笑道样子后,笑着问道。

“呵呵,我才没有你那么好的想象力呢,我只是在想,不用多久我就会成为一个富人,一想到这里,我就觉得,唉,实在是太可恨了,因为你也知道的,我现在对那些富人是充满了仇恨的,特别是那些富二代的家伙。”张绍波说道,抿了抿嘴,然后对着门口一侧走进来到老头,这个老头是学校里面最有威严的一个老师,一个博士后,也就是博士导师,大家之所以叫他老头,是因为他的年纪确实已经不小了。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已经年过六旬的老头,却在前不久娶了一个三十岁的女人当妻子,而且还是他的第三任妻子了,因此,他除了在学问研究方面是很多人都偶像之外,就个人的魅力这一点,也是让很多人仰望带,因为他的那个三十岁的妻子,简直可以用惊艳来形容,一个模特的身材,天使的面孔,每一次在学校的校园里面见到她,大家都会对着她聚焦好久。

老头走上讲台后,所有的人都对着他开始了聚焦,因为还有很多人想认真的看看,他的魅力到底在哪里,因为他现在都一把年纪了,真的看不出他在长相和身体方面还有什么样的魅力所在。

“同学们,不用这样看着我,我跟你们其实都是一样的人,都是由娘胎生出来的人,所以,如果你们想拥有我现在这样的身份,或者是你们所认为的魅力的话,那就必须要有恒心,就是我们所说的业术有专攻。”老头开始了说话,他在说话的时候,脸上的那种慈祥的笑,就是一种魅力的体现。

但是这一节课只是上了一办,他就突然的就捂住自己的心脏,然后脸色开始进入到苍白状态,继而就在地面上躺了下去,当时就将教室里面的所有人都给吓坏了,让大家甚至都想不起要打电话叫救护车了。

张绍波此时已经从座位中站了起来,对着讲台位置走了过去,来到老人身边,对着他看了看,知道他这是因为跟他的那个年轻的妻子的房事经历过多而导致了他的心脏已经处在一种不胜负荷的状态,通过一段时间的积累后,他的身体最终就引发了这样的状况,其实这也是很正常的一种形象,因为三十岁的女人如狼似虎,而六十岁的男人,则是可以说是一个迟暮老人了,各个方面的技能都开始在走下坡路了,而且速度还挺快的那种。

在抓起老头的手后,张绍波先是听了听他的脉搏,完后就将一只手放到老头的心脏位置,然后开始用力,幸好的是,自己今天早上进行了晨运,才让内力恢复了,不然的话,现在的自己就无能为力,只能够是让这个学校损失一个人才了。

赵子美对着讲台位置看着,她的眼珠一动不动的,因为她已经对张绍波产生了一种深深的好奇,今天早上就是喝了张绍波给自己的那些药才过来教室的。

没过多久,张绍波就松开了放在老头心脏位置的手,然后就站了起来,一个回转身,对着下面的同学看了看,走到一个班长的身边,问道,“班长,救人要紧,你的这瓶水可以给我吗?”

“可以啊,拿去吧。”班长点头道,但是他的脑袋里面确实一个很大的问号,他不知道张绍波这是在搞什么,难道他以为自己可以将那个老头给救醒过来?

“谢谢。”说着,张绍波就拿起那瓶矿泉水,走到老头身边,蹲了下去,掰开他的嘴巴,对着里面就开始灌水,灌了几口后,就松开了,然后老人就睁开了眼睛,对着张绍波看着,一脸的奇怪中问道,“我晕过去了?我没死?”

“教授,您没事,如果你死了,那我们怎么办啊?我们大家可都是非常喜欢听你讲课的,因为你的课是最精彩的。”张绍波笑着说道,然后将老头给扶了起来,对着他的耳边细声说道,“教授,你的年纪也不小了,我觉得你以后如果不想再有这样危险的情况出现的话,你最好就要控制一下自己的房事,好吗?”

“嗯,好的,年轻人,你厉害啊,竟然这样都被你看出来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谢谢你的救命之恩。”老头点头道,说完后,他先是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对着张绍波问道,“你的艺术是祖传的吗?”

“嗯,是的,好了,你继续开始上课吧,因为现在还不到下课的时间呢。”张绍波说道,就走了下去。

老头对着大家看着,笑了笑,说,“对不起,我刚才让大家担心了,我向大家保证,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情况出现了,好了,我们现在继续来上课。”

赵子美对着老头看着,但是心里面确实在想着张绍波,她觉得张绍波简直就是一个神一样的存在,让自己对他的那种好感,又一次的得到了升华。

下课后,张绍波先是到饭堂吃了饭,然后就到了药店去,为了能够让自己的医术给更多的人知道,他觉得有必要在药店的门口弄一个广告什么的,便问老板娘要了一只大头画笔,然后走到那张已经不再摆出去的招聘工人的广告牌中,对着就画了起来。

他在上面写了这样一些字:神医入本店,看病一律五十块一个挂号费,一天只看二十个人,先到先得,除了晚期的绝症外,一律病痛,看不好退钱,同时,欢迎将药店给砸了。

如此的宣传口号,是前所未有的,而这也恰恰是张绍波对自己的医术的一种自信的写照。

“你写了什么?先让我看看。”老板娘看到张绍波准备将那块东西给摆出去,赶紧拦住了他,问道。

“不用担心,我没写什么。”张绍波笑着说道,然后就朝着药店门口走了出去。

老板娘看到了上面的一句话,引起了她的兴趣,她赶紧就从药柜子位置走了出来,站在外面,将那些字句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看完后,她差点就被气死,因为如果真的有人把自己的店给砸了,那就惨了。

在愤然中,她对着张绍波道,“你这是在干吗?你没病吧?竟然拿我的药店来开玩笑?”

“老板娘,你给我淡定了,如果出事的话,我来负责,好吗?你不相信你自己,也要相信我啊,我是谁啊?我可是你和你的药店的贵人,而且我不是跟你说好了吗?你也答应了,给我十天的时间啊。”张绍波说道,“你回去吧,这块牌子保证不会对你的药店有任何的坏的影响,而有的只会是好处。”

老板娘虽然还是觉得不妥,但是她却在听了张绍波所说的话,一下子就好像什么怒气都没有了,张绍波就好像突然的就给自己吃了什么药似的,让她懵懂懂的就在张绍波的推动下,朝着刚才的位置走了回去。

张绍波也走了回去,来到自己的那个大夫的位置中坐了下来,在他面前是一张长方向的桌子,是用力给病人看病写药单而用的。

现在,暂时不会有人来看病,所以,自己就先拿起桌面上的那本本草纲目看了起来,这里面的那些药物的名字,早就烂熟于心了,它们分别有什么药性,而什么药跟什么药进行搭配又可以产生什么药性,他也是再了解不过了,当然,还有他自己所知道的那种通过混合后而出来的药性,是其他的所有的医生,也就是现代的医生都不会知道的。

在无聊中将这本书给翻了一遍后,张绍波就将其放了下来,然后站了起来,他觉得如果现在的自己有一部手机的话,那该多好啊,自己就可以给宋秀芳啊,或者是赵子美发信息,这样时间就不会这么无聊了。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美女扶着一个老人站在了门口位置,对着张绍波刚才竖立出去的那块牌子看了起来。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