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张绍波才知道说话的人是赵子美,自己什么时候侮辱过她了?一定是跟那封信有关的,便问道,“你是不是看过那封信,才有这样的想法?”

“如果我什么地方得罪了你,我向你道歉,好吗?请你以后不要再给我写那样的信了,算我怕了你了,好吗?”

“你先不要哭,明天将那封信拿到教室给我看看,我用我的人格担保,那信封不是我写的,我会查清楚到底是干的。”张绍波继续说道,原本是不会去在意到底是谁在对自己搞这样的恶作剧,但是现在自己不将这件事给查清楚也不行了,因为赵子美现在的哭声那是多么的伤心和委屈啊,自己最受不了的就是让女生哭泣了。

“……”赵子美没有再说话,她还在抽泣,过了几秒钟后,她才将手机给刮掉了。

张绍波将手机交还给了廖明,说,“谢谢你,她是不是给你打来了很多次电话?”

“恩,你是不是对她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廖明点了点头问道。

“你觉得呢?”张绍波微笑着问道,像这样的事情,根本就是非常小的一件事来的,如果不是不想让赵子美继续对自己误解下去,自己都懒得去理会。

第二天,张绍波来到了教室后,直接就走到了赵子美的座位边,对着她看着,她的眼睛是红肿的,显然是因为昨晚一夜没睡又哭了很长时间的缘故。

“对不起,虽然那份信不是我写的,但是里面毕竟也写了我的名字,所以,我也负有一定的责任。”张绍波说道,“将那封信给我吧。”

“走开。”赵子美只是说了两个字。

张绍波便撇了撇嘴巴,朝着自己的位置走了回去,其实他叫赵子美给自己那封信,就是想看看里面都写了一些什么内容,至于到底是谁写的,他早就已经有把握了,只要找到昨天交信件给自己的那个家伙就行了。

刚刚在座位中坐下,朝着窗口位置一望,就看到了那个家伙。

“小子,你来得正是时候!”张绍波微笑着从座位中站了起来,朝着门口就冲了过去,直接就将那家伙给拦住了,说,“昨天那封信是不是你写的?”

“什么信?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好想不认识你吧?”那家伙一脸的不屑道。

张绍波对着那家伙看了看,然后笑了笑,就一只手将那家伙的一只手给抓住,一个用力,那家伙的手立刻就脱臼了,发出一声惨痛的叫声,让走廊经过的同学都停止了脚步,对着他们两个看着。

“说吧,那封信到底是不是你写?”张绍波说道。

“放……放开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那家伙还是有些强硬。

“行,你不说的话,我就让你的另一只手也断掉。”说着,张绍波又抓住那家伙的另外一只手,开始用力,迅速的就让他的这只手也脱臼了。

“怎么样?现在可以说了吗?如果再不说,我就让你的双脚也尝尝痛苦的滋味。”张绍波又开口道,像对付这样的家伙,对于自己来说,简直就是放一个屁的事情。

那家伙一脸的痛苦,在颤抖中告诉了张绍波,说那封信是一个叫做梁家庙的家伙让他写的,张绍波却对这个家伙没有什么印象,便问道,“这家伙是什么来头,他为什么要叫你写这样的信?你跟他又是什么关系?”

“他……他是我们学校的恶霸,一个体育生,我也不想……不想写的,但是……”

“行,你什么也不用说了。”说着,张绍波就又一次的抓起那家伙的手,一个清脆的响声后,就让他的手脱臼的位置给接驳好了,完后,又是另外一只手的接驳。

“记住,一个星期内,你的手不能够去用大力。”张绍波又开口道,“如果那个梁家庙还过来找你的话,你就叫他直接来找我,知道吗?不然,我下一次再见到你,就让你的两只脚都给断掉。”

那家伙便点了点头,然后两只手相互碰了碰,一脸不敢相信的目光。

“你知道梁家庙这个名字吗?”张绍波坐下后,对着同桌廖光辉问道,那家伙竟然对自己进行这样的恶作剧,那就一定是有什么理由的,因为事发必有因,自己是不会放过他的,管他是什么恶霸,家里又什么背景。

“没听说过。”廖光辉摇了摇头。

“那没事了,反正从现在开始,没有人可以再欺负我们了,听清楚了吗?如果还有人欺负你的话,你就跟我说。”张绍波用一种无比自信的语气说道,现在的他,觉得自己既然已经决定在这个世界留下来(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回去),那就应该要以一种势不可挡的强者的姿态活下去。

“你没事吧?你什么时候成为了一个宇宙无敌的强者了?”廖光辉一脸的不敢相信的表情,对着张绍波看着,他真的觉得张绍波跟以前不一样了。

“反正你记住我现在跟你说的话就行了,以后,如果有你找你麻烦的话,你就直接响我名字,让他们过来找我。”张绍波说道,眼睛一眨不眨的对着廖光辉看着,就现在来说,他觉得自己在这个大学的生活不会太过无聊,因为还有很多事情是等待着自己去做的。

当然,那些事情都是自己找上门来的,除了药店的那件事之外,因为自己要到那里去上班的,必须要主动一点。

下课后,张绍波刚刚走出教室的门口,就有一个人走到他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问道,“你就是张绍波吧?”

“是我。”张绍波对着这个短寸头的家伙看着,这家伙就跟一个高中生一样,一般的大学生,是没有人会弄这样的发型。

“跟我来吧,到楼顶去,有人找你。”

“谁?”张绍波故意装出一张有些茫然的脸,其实他已经猜到是谁在楼顶等着自己了,而且除了那个家伙外,一定还有不少帮手,但是没有关系,再多几个,自己都可以应付得了。

“你跟我上来就知道了,你不会没有胆量跟我上去吧?”

“行,那我就跟你上去吧。”说着,张绍波就对着那个家伙的脑壳用力的敲了一下,那家伙立刻就是一个哑然的表情,完后就是怒色的呈现,对着张绍波问道,“你为什么要敲我?”

“因为你跟那个家伙是一伙的,我想告诉你,你以后不要再跟着那个家伙了,因为从今天开始,他将会成为一条可怜的狗,见到我都要掉头走。”

“走吧,如果你再上去的话,我就将你从楼顶扔下去。”张绍波又开口道。

那家伙便整个人都怔住了,不再有任何的反应,看着张绍波朝着楼梯走了上去。

廖光辉刚刚走出教室,看到张绍波朝着往上一层走了上去,想道张绍波会不会是约了什么女生,便也跟着走了上去。

当他上到楼顶后,去看到了让自己感到害怕的一幕,张绍波一个人站在一边,而在他对面,则是一共六个人,排成一个队伍,跟张绍波保持着对峙的状态。

“呦,叫了帮手啊?”站在中间的那个家伙开口道,这家伙一脸的青春痘,个头不是很高,但是身材看上去挺健壮。

张绍波回过头,对着廖光辉看着,问道,“你怎么上来了?”

“因为我们是兄弟,只要你有事,那就是我有事,所以,无论什么事,我都要跟你一起分担分享。”廖光辉硬着头皮说道,其实他现在的心跳都在加速了,只是因为已经来到了这个,就不能够再选择下去了。

“好,果然是我的兄弟,但是这五个家伙,你不用你来帮忙了,因为由我一个人来对付他们,就绰绰有余了,你就站在一边看着我的表演就行了。”张绍波微笑着说道,一脸的自信,让廖光辉更加是摸不着头脑了。

“好大的口气,你以为你是成龙啊?一个打五个?”青春痘笑着说道,“我看你是想成虫。”

“哈哈哈……”其他的四个家伙听着,立刻就大声笑了出来。

廖光辉已经走到了张绍波的后背,他想过走到张绍波身边,和他处在水平的位置,但是想了想,张绍波可能真的与众不同了,如果他可以将这五个家伙给摆平的话,那自己也就不用再去冒险了,当然,如果他最后被那五个家伙进行围殴的话,那自己也将不能够幸免,只希望自己能够在他之后成为被围殴者。

“看你一脸的青春痘,以后我就叫你烂豆吧?”张绍波也开口道,“这个名字应该最适合你了。”

“想帮我起名字,你以为你够资格吗?”青春痘说道,“我告诉你,今天过后,你以后见到我,都要叫我庙歌。”

“庙哥?哈哈,好神圣的名字啊,你家人怎么会给你起一个这样的名字啊,你简直就是在侮辱这个名字。”

“废话少说,我今天叫上来这里,不是跟你说废话的。”梁家庙突然的一改语气,用一种非常严肃的说道,“我现在就你两个选择,一个是,你现在就乖乖的怪下来,向我们五个人,每一个人叩三次头,然后再加我一声爸爸,并且以后不准再去打赵子美的主意,我就让你平安的离开这里,不再追究……”

“叩三个响头?你们是想让这楼顶成为你们的坟墓吗?”张绍波反问道,他没有让对方将话给说完,因为第二个选择是不用对方说出来,都可以知道是什么了。

“看来你是不用我说出第二个了,那你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梁家庙厉声说道,“兄弟们,谁先上?给这个家伙一点颜色瞧瞧?”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