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关系,我会没事的。”简羽说着站起身来,“而且,我也有些想做的事情。”

梓雨跟着简羽进了房间,“简羽,你是不是生气了?”

“生气?为什么生气?”简羽没有回头。

梓雨看着简羽的后脑勺,也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没有用,心下有些失落。“那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嗯,既然你今天过来了,那我就今天走吧,你帮我去给你父亲告辞一声吧。”简羽在床上拿了自己早就收拾好了的包裹。

看着简羽的背影走到了门口,梓雨忍不住眼泪就要流下来,可是自己又有什么办法呢?“简羽,你是真的喜欢我么?”

简羽停在了门口,背影被夕阳拉的老长,乍一看显得十分的落寞。

“简羽,你会回来的么?”梓雨再次发问。

这一次简羽没有回避,“梓雨,我做的这一切,最后都是为了和你在一起,你不用担心。”

梓雨伸手擦了擦眼泪,笑着说道,“对不起,简羽,让你为难了。”

简羽自然是能听见身后的人的悲伤,他默默的转过身走到了梓雨的面前,伸手将她揽进了怀里,“梓雨,我知道,这一切也由不得你的,而我,自然该为你努力的,师父也说过,身为男人,应该要有担当,我希望我能为你做好这一切的。”

“谢谢你。”

简羽走出了惊雷派的临时居处,回头看了一眼外面的弟子,这些弟子都是黄色衣衫,虽然看起来十分的威武,但是到底身上的底子太差。简羽还是第一次感觉到,其实,自己也许比自己想像的更加的厉害。

尚俊一直说做人要谦虚,要恭敬有礼,也许,尚俊忘记了说,在这个世界上,太过于谦卑或者隐藏自己只能让别人觉得自己好欺负。

简羽想起了前两天发生的一件事情,也正是这件事情,让简羽意识到,所有的以为都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以为而已。

由于有好几天没有见到梓雨了,简羽在这里一个人也不认识,也没有人可以说话,觉得十分的烦闷,于是就趁着饭后想出去走走,由于住的是客房,于是能见着的也只是几个惊雷派的客人而已。

惊雷派小门小派,也没有什么大人物,都是江湖上面的三教九流,甚至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不良青年,简羽虽然是住在山上的,但是由于尚俊的细心教导,对于很多的事情行事还是过于正派,就比如遇到了这么一件事情。

几个男性的客人在调戏招待处的小丫头,因为毕竟也算是一个门派,所以这次比武大赛的主办方也有特地准备一个地方来招待,而为他们服务的这些人多半是一些陵山附近的居民,很多的女孩子还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虽然知道自己在服务的人是些什么人,但是有些时候还是免不了会出错,这些错误就会成为他们犯罪的借口。

简羽看不过意,于是就出手相帮,简羽的武功自然是不在话下,也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可是简羽却并没有高兴起来。

因为那些人说的话,真是太难听,简羽不希望梓雨听到那些。

看着天空越发的高远,简羽就好似从牢笼里面放出来了一般,心情也变得开阔了起来,梓雨,你等着吧,总有一天,我会把你从那个牢笼里面救出来的。

“小哥哥,你这是要去哪里啊?”熟悉的声音,怪异的腔调。

简羽回过头来,“我这是要练剑呢,你要来么?”

“我可不会。”嫣儿摇着折扇,终于学会了一些启乾那样的纨绔模样。

“你怎么在这里?”

“我想出来玩咯。”嫣儿笑着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因为很有意思啊,你看,他们都没有看出来我是女孩子。”

“呵呵。”简羽轻声的笑了笑,“普通人是看不出来的,但是遇到厉害的人,还是能一眼看出来的。”

“好吧,我承认你很厉害。”嫣儿想了想,“走吧,我带你去吃东西。”

“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的么?”

“我是看你心情不太好嘛,而且,这次吃了饭之后说不定我们就要在赛场上面见了哦。”“走吧,哥们儿。”嫣儿一把拉过简羽的肩膀,就像其他的江湖上面的好兄弟一样。

看嫣儿已经深深的陷入了自己的角色里面了,简羽觉得有些好笑,嫣儿比自己矮了不少,这样倒像是挂在自己的身上了似的。

“切,喝酒么?”嫣儿一进店门就大喊,“小儿,给爷上三大盘鸡腿。”

“你还真的是很喜欢鸡腿呢。”简羽喃喃自语道。

“嗯啊。”嫣儿一边撕着鸡腿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师父说我还小,不能喝酒,你自己喝吧,师兄说了,男人喝酒就能把一切不开心的事情忘记了。”

“你年纪不大,不过道听途说的不少啊。”简羽说着就要去摸嫣儿的头发,似乎这都成为一个习惯了。

“哼,不过,你是为了什么事情不高兴啊?”“和梓雨吵架了?”

“我就只能是因为这个原因不高兴么?”简羽凑到嫣儿的面前笑着说道。

“那还有什么事情啊,哦,对了,难道是因为你师父的事情么?”嫣儿咬着筷子说道,“还是没有一点儿线索么?”

简羽最近都住在惊雷派里面,哪里有机会出来找到什么线索呢,于是只能是摇摇头。

“嗯,那要是以后我遇上的话会帮你留意一下的啦,你不用太担心,我师父说了,尚俊是个很厉害的人呢。”

“我才没有担心那个老头子呢。”简羽口是心非。

“你不喝酒么?”

简羽摇了摇酒罐,“其实有些时候还是很想念那老头子酿的酒的,别的什么不好说,酒是绝佳的。”

“嗯。”嫣儿的眼睛一直看着简羽的酒杯。“简羽,其实我挺喜欢你烤的鸡腿的。”

“啥?”

不过你这人就是坏到骨子里面了,以前也不给我吃的,还是梓雨对我好。是你师父教你做的吧,不然你也教我啊,我也可以做给我师父吃。”

“不教。”

“为什么?”

“你太笨。”

嫣儿的筷子狠狠的被放到了桌子上面,显示着主人的暴脾气。

“我想喝点那个。”嫣儿看着简羽喝了好几杯之后终于忍不住说道。

“这个?”简羽不确定的晃了晃手中的酒杯。

嫣儿点点头。

“你不是说你师父不要你喝么?你不听他的了么?”

“额,就一点点,你不要告诉他哦。”嫣儿连忙躲过了简羽手中的酒杯,好像生怕简羽不答应一般。

简羽笑了笑,就看着嫣儿迫不及待的把一整杯酒都倒入了口中。

“啊。好辣。”嫣儿不停的扇着自己的舌头,急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简羽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夹起一块肉就扔进了嫣儿的嘴巴里,“吃点菜会好一些的。”

“啊,好难喝。”嫣儿果真听话的把肉吞了下去,“我真不知道,这酒有什么好喝的,师父也很喜欢喝呢。”

“你不会喝,等你会了你就知道其实很好喝的。”简羽说着就又饮下了一杯,“我小的时候呢,看见老头子喝酒,一脸陶醉的模样,有时候他喝醉了,也会高兴的流泪,我一直很奇怪,喝醉了以后到底是开心呢还是不开心呢,因为,师父坐在那里,满脸的笑意,可是,却会抱着我,无声的流泪,我第一次喝酒的时候也是和你一样,被呛得眼泪都出来了。”简羽抬起头来,似乎想起了在山上有尚俊陪着的那段日子。

“哦。”嫣儿不甘心的又给自己满上了一杯,不过这次不敢喝了,只是认真的观察着酒液。”哦,对了,易风说了初雪的时候我们一起去赏烟火你知道了么?”

“哦。”

“这几天这么冷了,可能不久就要下雪了吧。”嫣儿眼神迷离的看着外面,她的脸颊微微泛红,嘴唇也微微的翘起,似乎是有些不满。

“时间也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不要让你师父担心。”

“不用,难得出门嘛,而且,也很久没有和你们一起出来了。”嫣儿说着端起了酒杯,“简羽,让我们像男人一样干杯吧。”嫣儿狡黠的笑着。

简羽也就由着嫣儿,干了杯,没想到嫣儿还真的一口气就把一杯下了肚。

“你这是做什么,不喜欢喝酒不喝吧。”

“不要,花灵儿很喜欢喝酒呢,我可是要成为花灵儿那样的女人呢,哼哼。”嫣儿虽然只喝了两杯酒,不过言语之间也能闻到酒气了。

“我看你啊,做不成花灵儿,倒是可以做一个男人婆的,从现在开始培养吧,你迟早会成为那样的女人的。”

“额,为什么?”

“因为你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啊,花灵儿不仅武功高强,而且容貌出众,性格也很好吧。”

“你是什么意思啊?”嫣儿不屑的说道,“那是因为你们不了解她嘛。”

“那你了解她?你才多大啊?”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