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风来了啊,呵呵。”柳明给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旁边的人立即就给东临风端上了一杯热茶。

“许久不见,伯父的身体还是这么硬朗啊。”

“不行了啊,我这老身子骨早就不行了,一切都还要看你们年轻人的呢,你看你这妹妹也不行,武功底子太薄,做不成大事的。”柳城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梓雨。

梓雨本来是想反驳的,但是却也不想当众驳了自己亲生父亲的面子,只得乖乖的在一边也坐了下来。

“伯父说哪里的话,梓雨妹妹一定会为伯父带一个称心如意的郎君回来的。”东临风若有所指的看着柳梓雨。

梓雨觉得自己在东临风的目光下无所遁形一样,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她很想离开这个地方,尽管知道现在所说的事情是关于自己的,也知道对于自己的人生和未来是很重要的,但是,自己就是这样的想离开这个地方,自己不想要呆在这个地方。

梓雨举目望去,希望能在人群之中捕捉到自己喜欢的那个人的眼睛,可是没有,可是没有,那一双双眼睛之中,只有算计自己的,只有通过出卖自己而获得利益的,只有这些而已。

梓雨的心很疼,简羽,你现在在哪里啊?梓雨不是没有想过要带着简羽给自己的父亲看看,但是,一个女孩子又怎么好意思这样做呢,梓雨希望的是,在这次的比剑大赛上面获得举世瞩目的名次,一句功成名就,然后,再来给自己提亲,那么,父亲是断然不会拒绝了的吧。

可是,简羽,我们能等到那个时候么?

“掌门,外面有人求见。”小厮飞快的跑进门来。

“是谁?没有看见这儿正有客人么?”柳明不高兴的说道。

“这,是,是承大人派来的人。”

“承大人?”东临风觉得很奇怪。

“是,是承启乾大人,说是有事情要找小姐呢。”

柳明的表情一下子就僵在了脸上,东临风的脸色变的很难看。

“不知道承大人找梓雨有什么事情?”柳明看着已经进了门的那个小厮说道。

“我家大人说看最近天气转凉,气温下降的十分的厉害,不久可能会降雪,大人说初雪的那日,不知道小姐是否有空赏脸到承府一起赏雪观景,也是我家少爷许诺过给小姐的约定。”

经过小厮这么一说梓雨也想起来了,那么今日本应该是易风的邀请才对,可能是因为易风在江湖上不够分量,所以打着承启乾的幌子吧。

梓雨想起来了以前易风许诺过的烟火,嫣儿许诺过的雪饼,突然有些感叹,那个时候的他们都还没有各自身边的牵绊,也从来不知道彼此之间的隔阂,与距离,不过,时至今日,易风还能想起来这件事情,梓雨突然觉得心里很感动,而不是像周围的这群人,看着自己长大,却只是把自己当作一枚筹码而已。

这个世界,有些时候还真的是太无力了,就好像今天这样,也许所有的困局,只需要一个身份就可以解决,一个名叫承启乾的人的身份。

梓雨想起了那个叫做承启乾的男人,自己并没有见过很多次面,唯一印象最深刻的便是他对易风的好,基本是可以说说得上是百依百顺,无法无天。可是家里的长辈却老是指责他是只狐狸,却另外一方面对他赞不绝口,其实,如果被保护的人不止有易风,还有自己,还有简羽,还有嫣儿,不对,嫣儿已经有了藤羽山这个坚强的后盾了,唯一需要保护的就是自己和简羽了,也不对,简羽不需要,那么就是自己了,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有着简羽所羡慕的亲人,但是,却也从来没有一个人能把自己当作至宝,简羽会是这样的么?梓雨开始不确定起来了。

小厮笑着看着梓雨,在小厮看来,对于风流多情的主子来说,多一个女人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而且自从少爷回家之后,大爷就很少在外夜宿了,以前本来还有的那些小费现在也削减了下来,看着这个有希望的女孩子,小厮不由得表现出来了多一份的好感。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小厮眼里面的笑意,自然都是猜测纷纷,梓雨听见帘子后面一干女性家眷的窃窃私语声,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涌起了一股自豪感,这种被人羡慕的感觉真的很好。至少,这些人也会察觉到梓雨也是一个完整的人,也拥有自己的喜怒哀乐。

小厮在等待着梓雨的回答,柳家老爷子也把梓雨看着,眼神里面充满了鼓励,自己的嘴角难得的牵起了意思笑意,随即点点头,“我自会去的。”

堂下坐着的人群这才松了一口气,东临风的脸色有点难看,待到小厮退下来便起身来告辞,这会儿柳明正乐得找不着北,也就随便打发了东临风离开了。

小聚一结束,梓雨就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回去的路上经过了一处小院落,听见了似乎有女声,梓雨本来无心偷听的,但是恍惚间似乎聊到了自己的事情,梓雨连忙躲进了一边的墙角。

“我说刚才走了的那位公子不是东临风少爷么?”

“是啊是啊,听说这次是专门过来窜门的呢,就是想要迎娶小姐的。”

“我不是听说掌门早就把小姐许配出去了么?不是就是这东临风公子么?”

“这个哪里知道啊,不过看今天这意思,莫不是那承启乾大人看上了小姐?”

“要真是这样就好了,那我们惊雷派以后就有着落了呢。”

“是啊,你看小姐也多开心,听说应该是小姐先前离家出走的时候结识的呢。”

接下来的事情梓雨就没有听了,不过心里却是重重的一惊,自己什么时候被许配给了东临风了啊?自己从来就不知道,爹爹也从来没有提到过这件事情,梓雨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见到东临风的时候,心下了然。

咬着牙,不让自己的泪水流下来,这里到底是个什么地方?明明是自己的家,明明是自己的家人,为什么?难道只有变强的人才能说的上话?才能拥有自己的选择权?

那么,她柳梓雨就要变强给他们看,就要嫁的人中龙凤,就要闻名江湖,那个时候,真想看看这群三姑六姨,叔伯兄弟的脸色。

梓雨转进了小门中,往客房的方向去了,简羽现在就在那里,简羽是昨天来的,但是至今都还没有见到柳明,柳明可能都把这个人忘记了,毕竟,他的眼里,基本上是看不到那些江湖无名之辈的。

简羽在小院里面枯坐,抬头看着天,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简羽。”梓雨喊了一声,打破了整个时空的宁静。

“你来了。”简羽笑了笑,脸色有些不好。

“怎么了?看起来没精神呢。”梓雨笑着坐了过去,“一个人在这里不好玩么?”

简羽微微点了点头,伸手过来不知道想做什么,却在空中停住了,转而帮梓雨理了理额前的刘海,“你的头发长长了些。”

“是啊,都这么长的时间了呢,你以前要是没事可以欺负嫣儿玩,现在就无聊了吧。”梓雨说着就把头放在了简羽的肩膀上面。

正巧这个时候走过了几个小丫头,梓雨连忙又把头缩了回来,一瞬间气氛有些尴尬,梓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简羽没有说话,不过看起来不是很开心,梓雨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于是故意转移话题说道,“怎么样?还住的习惯么?”

“嗯。”简羽低着头看了看一旁的剑,正好是小蓝,从下山起到现在,由于种种原因,简羽基本没有使用奈何,是这把小蓝一直陪伴着他。

“有认识什么人么?”梓雨满怀期待。

简羽摇摇头,自从住进这个院子,自己就似乎已经被世界遗忘了,要不是梓雨偶尔会过来和自己聊天,也许连自己都要以为自己是居住在一个没有人的世界里面了。

“梓雨,我想见见你的父亲。”简羽直截了当的说道。

梓雨愣了愣,这个时候,简羽又有什么机会和理由去见自己的父亲呢,而且父亲也不会正眼看简羽的吧,梓雨很为难。

“嗯,这个嘛,应该要过一段时间吧,他最近有些忙。”

“再过段时间就是比武大会了,我想在那之前见见他。”简羽认真的看着梓雨,“不行么?”

“嗯,那个嘛,可能要等到比武大赛之后吧。”梓雨面有愧意,只要是比武大赛之后,以简羽的实力,在江湖上取得名次应该不是难事,至少要比东临风好的多吧。

“那。”简羽有些犹豫,“我想出去住一段时间。”

“你要去哪里啊?”梓雨着急的问道,难道是简羽生气了?简羽在这里应该没有可以去的地方啊。

“嗯,我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的练剑而已。”简羽轻松的笑了笑,“不用担心我,你忘记我以前可是一个人,要是你在我身边我会有压力的。”

“可是。”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