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萧玄最惊讶的是,这一次嫣儿吻上的不是自己的脸颊,而是正好是自己的嘴唇,柔软的触感,是潜在心底里面的悸动,身体的感觉瞬间回到了青楼的那个晚上,浑身发烫,呼吸急促,萧玄惹不住就要抱住嫣儿了。

可是,嫣儿却是那么的小,也许甚至并不明白这个吻的含义,就好比蜻蜓点水一般,只是静静的落在了那里。

萧玄移开嫣儿的头,“以后不要这样了。”

“不嘛。”嫣儿很喜欢这种感觉,既然是这样了,那么师父会不会就会娶了自己,那么,自己就可以永永远远的和师父在一起了。

“嫣儿,听师父的话。”萧玄别过脸去,不去看嫣儿双颊有些微微的泛红。

“师父不喜欢么?是不喜欢嫣儿么?还是说不想和嫣儿在一起么?”嫣儿心里大惊,难道一直以来只是自己一厢情愿想和师父永远在一起,而师父其实虽然是喜欢自己的,但是却从来不想和自己呆那么久,希望自己和其他的师兄师姐一样?

想着想着就越来越害怕,害怕得嫣儿的眼眶中慢慢的就起了水雾,而这正是萧玄最手足无措的地方。

萧玄抱着嫣儿,“嫣儿,你还小,路还长着呢,也许以后就不喜欢师父了,不要师父了,但是这个世界上是有很多的事情是无法回头的,你要记住,所以,每次做决定的时候都一定要好好的考虑,师父不希望你以后后悔。”

“师父你怎么知道我会后悔?”

萧玄没有说话。

“嫣儿不会后悔的。”

“那这样好了,我们再过一段时间再说这个事情好么?”还是萧玄先服了软。

嫣儿不说话,就把自己的脸埋在萧玄的肩窝里面,闷闷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萧玄看着远方,视线最终结束的地方是陵山的山顶,也就是在那里,很快就会异常盛世的比赛,萧玄一边拍着嫣儿的背哄她,一边又在担心,那尚俊,果真能做到这样么?那个名叫简羽的少年,接下来又会怎么样,自己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看到以后了。

“哥,今晚我要和你一起睡。”易风慵懒的躺在一块大石头上面看他的哥哥练剑。

“啥?”启乾很是惊讶,差点把手里的剑都扔了,这可是这近五年来易风第一次要求要同自己一起睡,他是怎么了啊。启乾突然想起来前段时间易风还邀请了简羽一起洗澡的事情,难道,启乾急的立马就站到了易风的面前,“那个,露露啊,我有事情想要问你。”

“什么事情?”

“你这次回来很奇怪啊,和以前有很大的不一样了啊。”启乾在考虑着用什么样的措辞比较准确,“话说,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啊。”

易风抬起头看着天空想了想,随即点点头。

启乾心里大惊,什么时候自己的这个最宝贝的弟弟竟然都有了自己喜欢的人了啊,他不能接受,不过,这个时候这个不是最主要的问题吧,启乾按捺住了心中的激动,继续循循善诱,“是我认识的人么?”

易风回过头来莫名其妙的看着启乾,又慢慢的点点头。

“是不是和你关系很好的那个人?”启乾绝望的说道。

易风笑了笑,坐了起来,又是点了点头。

“不会是。”启乾没有把后面的人的名字说出来,不过已经脸色很不好了,真的是么?

“你说的是?”易风问道。

“简羽么?”

易风差点没有一屁股从石头上面摔了下去,良久才保持好了平衡。“哥,你一天在想些什么啊,我和简羽可都是正常的男人!”

“那你们还一起洗澡,你都没有和我一起洗过澡!”启乾愤愤的说道。

“额。”易风无奈的摇了摇头,“那看来今天晚上我们还是不要一起睡了的好。”说着易风就从石头上面下来,准备要走的模样,启乾立即就把易风拉住了。

“好吧,好吧,是我错了还不成么?”启乾可怜巴巴的把易风望着,“不过你喜欢的人是谁啊?”

“额。”易风按着太阳穴,“你问这个做什么?”

“该不会是那天那个小丫头吧,那小丫头是很厉害,也算配得上你的,是她的话我也不介意,可是,易风,你必须要娶回来啊,可不能嫁出去啊,哥哥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弟弟啊,我舍不得,不过那藤羽山肯定舍不得放人,哟了,怎么办才好啊。”启乾已经陷入了自我歪歪中了。

易风马上就阻止了这场可怕的自言自语,“哥,你想要知道那个人是谁么?”

启乾立马就安静了下来,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好是讨打。

易风笑着又坐了下来,“这个世界上啊,有那么一个人啊,从小就照顾着我,什么事情都由着我,从来不要我吃苦,再苦再累都自己扛着,对于我却是要什么给什么,这个人,是这个世界上面和我最亲的人啊,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他的身边的,所以,不管事遇上了什么样的困难,也不管是要我做什么,牺牲些什么,只要能换来和他见最后一面也是值得的。”易风目光灼灼的把启乾看着,“哥,你说这个人是谁?”

启乾的眼中有泪光点点,难得安静了下来,“你今天怎么和我说这些话啊?”

“我是害怕我不说以后就来不及了。”易风淡定的笑了笑,“不是都说人生苦短么?那么就要抓紧时间啊。”

“额。”启乾心里隐约有不好的感觉,“那你不喜欢那个小丫头啊,我看你挺喜欢她的。”

易风只得在心里苦笑,喜欢又有什么用,自己已经没有了那个机会了,不过他想到了一件事情,于是连忙对启乾说道,“哥,我的确是喜欢她,不过不是那种喜欢,而是,嫣儿看起来似乎是很厉害,不管是她的武功还是她本人的性格,而正是因为这一点,她往往会受很多的上,所以,要是以后我不在了,你遇上她有什么困难的事情,一定要帮她啊。”

启乾心有狐疑,且不说这个嫣儿是藤羽山的人,会遇上些什么大不了的困难,这易风最近说话,怎么都有种交代遗言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启乾心里很是不舒服。

“哥,等过段时间我想要放烟火行么?”易风笑着说道。

“嗯,行,再过三个月也就新年了,你想放多少就放多少。”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在过年之前。”

“为什么要提前啊?”

“这是我答应了嫣儿的,我答应要带她看一场烟火的,到时候也有简羽,梓雨,你要来么?嫣儿还会亲手做雪饼给我们吃呢。”

“雪饼?”启乾疑惑的说道。

“那个你就不用管那么多了,你来吧。”易风就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还在撒娇一样用恳求的语气对着启乾,启乾哪里禁得住这样的拜托,自然是败下阵来了。

易风站到启乾面前,他只比启乾矮一点点,他笑着说道,“怎么一副这样的表情?”

“我的表情很奇怪么?”

“当然奇怪,就好像我要离家出走一样。”

“我当然怕你离家出走。”

“我不会啦,我已经过了那个年龄阶段了。”易风拍了拍裤子上面的灰尘说道,“你也该放我自己一个人了吧,离开了我就活不下去了可不好,那些喜欢你的姑娘可要伤心死了。”

“额,要是那姑娘不喜欢你的话我才不要她。”

“人家是嫁给你又不是嫁给我。”“为什么要喜欢我啊。”

“你是我弟弟,她当然必须得喜欢你才行。”启乾收起剑,“走吧,我们去吃饭了。”

易风笑了笑,启乾的样子还和小时候一样,虽然那么的厉害,但是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其实就是一个宠爱着自己到无法无天的哥哥啊。

简羽从小就天资聪颖,尚俊以前经常为这件事情感叹不已,所以自然学习到了各家的武功,除了练习基本功的时候苦了点,其他的时候都是很顺利的,基本上就没有简羽学不会的东西,所以,住在承府的这几天,说是练剑,其实简羽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应该练习一下什么剑法,不过每当练剑的时候,自己的心灵就能变得无比的平静,这种感觉很奇妙,也很美好,抛开一切的杂念,只专注于自己的内心。

枯叶慢慢的从简羽的身边滑落,不着一丝痕迹的在空气中化成了齑粉,收剑,简羽擦了擦脸颊上面的汗水。

简羽坐在了房间外面的长廊上面,小厮赶紧上前端茶送水,简羽微笑的道了一声谢谢。喝下这口热茶,感觉到了那股水流从自己的口中渐渐的滑下,一直沉到了丹田之处,心情也好了许多。

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尚俊还没有找到,而且,简羽抿了抿嘴唇,自己突然有点想知道自己的娘亲和爹爹是什么样的人了,最近老是回忆起以前的事情,但是很奇怪的是,每次都想不起来,大概是因为年纪很小,简羽抬起手来看着自己的掌心,可是这具躯体,是他们给予自己的啊,那双手也许牵过自己,所以就算是此刻,似乎都还残余着那撩人的温暖,痒痒的。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