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羽点点头,小小的下巴似乎都贴到了胸口上面。

尚俊抬起头来看简羽,“那简羽,你在看什么啊?”

“我在看娘亲。”简羽的声音像糯米一样。

“哦,那你跟我走吧,我带你去见你的娘亲。”尚俊征求着简羽的意见。

“可是我不认识你。”

“我是你娘亲的好朋友,我也认识你爹爹。”尚俊说着就要带着简羽走。

后来发生的事情简羽已经记得不是很清楚了,雨还在不停的下着,淅淅沥沥的雨声中,世界又回到了原本的模样。简羽摇了摇头,这些都是什么时候的记忆啊,以前自己想不起来了,也不知道最近怎么老是会想起来,可是,就算想起来了这些,也总觉得缺失了一些很关键的东西。

没有让简羽想到的是,这雨一下就是一整天,简羽也就在这屋檐下面站了一整天,直到天已经开始慢慢的黑了下来,简羽才觉得自己不应该在这里虚度光阴了,也不管是多么大的雨,简羽一头扎了进去一路小跑回到了承府。

简羽在梓雨的房间外面站着,也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意思,就一直在她的房门前徘徊着,几次伸出了手去都没有勇气去叩门。

叹了一口气,最终简羽还是回了自己的房间里面,算了,自己都什么都还没有想好,就这样给梓雨说也是徒增烦恼而已。

可是,往往事情就是这样,一次简单的错过很有可能就会改变一个人的一生,或者,是一件事情的结局,而简羽没能叩开的那扇门,就足以改变两个人的结局了。

清晨简羽听见了隔壁有打扫的响动,似乎是有一群人在搬挪着东西,简羽很是疑惑,梳洗完毕后就去敲开了梓雨的门,开门的却不是他想要见的人,而是经常在这边院子里面走动的专门接待他们的小厮。

“简羽少侠早上好。”

“怎么是你?”简羽朝着屋子里面忘了一眼,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梓雨哪里去了?”

“柳小姐的话昨天就走了。”

“走了?去哪里了?”简羽心里隐隐约约有不安的感觉。

“好像是她的爹爹来接人了,少爷去见了面本来回绝了的,但是柳小姐自己也说住不惯所以就走了,还告诉小的给少侠您说一声,不过因为昨个儿没有见着您,所以没有来得及说。”

“她。”简羽刚说了一个字却再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本来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自己没有家人,但是梓雨有啊,很多的东西或者情感简羽是难明白的,所以,他能体谅梓雨,这样也好,给自己足够多的时间,说不定两个人就能安静下来思考一下自己的人生,说不定就能找到一条共同的路。

简羽没有多说什么,转了身,也不知道是消失在了哪里。

小厮打扫了房间回去给易风复命,易风听闻简羽的反应后只是慢慢的把手中的热茶放到了茶几上面,也没有多说什么。

“这几日大爷在忙些什么?”

“大爷都在那边的空院子里面练习呢,说是这一次比剑大赛一定要好好的扬名立万。”

易风微微的笑了笑,”他还有什么要扬名立万的。”盖了茶碗,站起身来,“走,带我去找大爷去。”

“是。”

人生本来就苦短,所以要和自己的亲人和爱人一起度过,这样才不算是虚度了年华,枉废了光阴。

这几日大家似乎都不得空,不过都能找到自己要做的事情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不过还是总有人不满意的,比如说嫣儿。

那天正好是一个晴朗的日子,萧玄带着嫣儿站在客栈的二楼上面,微微有风吹起了萧玄的衣角,嫣儿精神的打了一个寒战。

原来已经是入冬了。

“师父,我好想念山上的雪饼。”嫣儿看着窗外说道,“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呢?”

“比剑大赛都还没有开始,你着什么急?你不是还想看看山下的人的烟火么?”萧玄梳理着嫣儿鬓角的短发。

“诶,我想起了一件事情来呢。”嫣儿看着萧玄说道,“易风他还答应了我要带我一起去看烟火的呢。”

“烟火要等到过年去了。”“最早也是比剑大赛以后吧。”

“哦”

“嫣儿,你觉得易风这个人怎么样?”萧玄状似无意的说道。

“嗯,还不错啦,比起简羽来说的话,对我要好的多,简羽那个人,总是区别对待我。”

“易风的话。”萧玄欲言又止,“不过也是个痴人而已,你还是少和他来往好了。”

“师父。”嫣儿不明白,为什么易风对自己好得多而师父不喜欢,而简羽老是欺负自己萧玄却喜欢的很。

“嫣儿,我们终究是要回到山上面去的,那么,你和这里的人接触的越多,以后的牵挂也就越多,那么,只会是徒增烦恼而已。”

“那我以后可以经常下来玩啊。”嫣儿话一说出口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藤羽山的人又怎么能随随便便就下山呢,说不定这次下山之后,自己就要一辈子留在山上了也说不定,总之,再下山也是很不容易的。

萧玄摸了摸嫣儿的头,“也许你觉得山下还是不错的,但是,生活的久了你就会发现,这里的一切,不如藤羽山的好,你所看到的,只是这个世界的一个小小的方面而已,而真正的这个世界,太过于复杂和肮脏,你不适合。”

嫣儿久久没有说话,师父虽然看起来很老成,但是毕竟也算是一个年轻人吧,为什么老是说话都这么的语重心长,就和山里的那些长老们一样了。

楼下走过了一对年轻人,看起来是一对小商贩,男子挑着担子走在前面,应该是走累了,就停了下来休息,而后面紧跟着的女人就掏出来了一块小帕子,微笑着,给男子擦汗。

“师父,你不知道。”嫣儿抿了抿嘴唇,“梓雨也曾经送了简羽一块小帕子。”

“那又怎么样?”看嫣儿不开心的样子,萧玄有些奇怪。

“简羽他一直都对梓雨很好。”嫣儿不高兴的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简羽要欺负我,而我明明是想和他好的。”

萧玄笑了笑,这真是个傻丫头,“那你说他为什么要对你好?”

“因为我对他好啊。”

“傻孩子,这个世界上了,本来就没有什么公平的事情,特别是一件事情最不公平,就是感情,这不是说谁付出的多谁得到的就多,这是毫无理由的,反而,也许付出的多的人受的伤害也更深,而有些人,天生下来就对另外一个人好。”

“为什么?”嫣儿骗着脑袋看着萧玄。

“没有为什么,这就是一个很常见的事情而已。”萧玄想了想,说道,“这种呢,就算的上是所谓的感情吧,那嫣儿你这么在意简羽对柳梓雨好,你是喜欢简羽么?”

“我怎么会喜欢他啊,他老是让我很生气,说话也只是占我的口头便宜,我对他好他也生气,哼,就是觉得心里不平衡而已。”嫣儿双手叉着腰说道,“肯定是因为我长得没有梓雨漂亮。”

“呵呵,才不是呢,这个和你对简羽好不好没有关系,你对他再好也就不过如此了。”萧玄笑着说道,“况且,在师父的眼里,我们嫣儿长得很漂亮呢。”

“是么么?我就说,还是师父有眼光。”嫣儿转过身来抱着萧玄的腰说道,“不过嫣儿再怎么漂亮却还是比师父差远了,有时候好气馁。”嫣儿把头埋进手臂里面。

萧玄摸着嫣儿的头说道,“嫣儿是还小,以后就会慢慢的越长越漂亮的,而师父会慢慢的老去的,就不好看了。”

萧玄边说着就边去抬起嫣儿的下巴,嫣儿不在身边也不过才短短的一个来月的时间,却觉得嫣儿的下巴都尖了,可见没有自己的照顾,嫣儿肯定不在意自己的身体。萧玄略微有些心疼,不过,由于下巴瘦了些下来,隐隐约约的却让嫣儿看起来成熟了不少,似乎马上就要长成一个大姑娘了。

或许是萧玄的眼神太过深邃,嫣儿认真的大量着萧玄,心里似乎有些明白了萧玄刚才说的那些话,有些感情,是与生俱来的,与自己究竟付出了多少没有多大的关系,就好比师父和自己一样,师父总是在保护着自己,而自己却老是给师父惹出不少的麻烦,尽管这样,师父却还是疼爱着自己。

嫣儿奋力跳了起来,本来是想亲吻一下萧玄的,结果没有想到额头撞到了萧玄的下巴上面,瞬间就疼的哇哇直叫,嫣儿抹着眼泪就蹲了下来。

萧玄看着这样调皮捣蛋的嫣儿也不由得笑了笑,蹲下来与嫣儿的实现齐平,“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啊。”

“人家就是想出其不意嘛。”嫣儿说着,似乎瞬间忘记了刚才的教训,大大咧咧的送上了自己的嘴唇。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