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简羽一行人加入了藤羽山的队列里面,行程明显快了很多,很快就到了洛城,洛城虽然繁华,却由于落霞阁的大会已经近了,所以也没有做什么逗留就直接去往了陵山,一路上也再也没有人敢来骚扰。

陵山外接蛮夷,内连中原,是一条经商的必经之路,再加上几届的武林大会也是在这里举行的,带动了经济的发展,所以落霞阁这一次把这样重要的活动放在这里举行也是有道理的,落霞阁真正的所在地世人并不是很清楚,不过这个门派在江湖上还是很有势力的。

奈何和忘川这一对绝世的鸳鸯剑如今只剩下了忘川剑的行踪,所以这一次的活动参加的人数众多,各个阶层的,甚至是朝廷的,来自四海八方的人都聚集在了一起,有些人只是为了看这绝世名剑一眼,有些人确实势在必得。

落霞阁的阁主是个女人,不过没有几个人真正见过她的面容,甚至有人怀疑过这女人会不会是以前消失在江湖上的花灵儿,可是那为数不多的见过她的人却都是摇头,却也不说明这女人的身份,所以,这落霞阁也就平添了几分神秘,这次的赠剑活动说是赠剑,不过宝剑配英雄,自然要获得这个赠剑的资格的人也是要有条件的,那就是成为落霞阁举办的比武大赛中取胜。

简羽看着面前的山门哈了一口气,成为优胜的人啊,在这么多的高手的面前,要取得最后的胜利不容易啊,简羽看了看一边正在和嫣儿打闹的蒙面人,若是藤羽山的山主的话,成功几率自然是很大。

梓雨苦笑着说道,“看来我还真的是来对了呢。”

“哎,我们看看就是了。”嫣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过来,简羽一看,萧玄和一群人已经不知道去向了。

即使有些时候萧玄会带着藤羽山的人消失一段时间,现在简羽也不觉得意外了,毕竟人家一个门派多少会有些不适合他们这些外人知道的事情。

“你们不是也想要这把剑么?”简羽说道。

“谁说我们要忘川了?我们也只是来看看罢了。”

嫣儿的声音有些大,惊起身后的一群江湖人士侧目而视,感觉到了自己的突兀,嫣儿不由得把头低了下来。

“你还怕什么啊?”简羽故意嘲讽嫣儿。

“这里的人说不定都很厉害呢,我才不想给师父惹事呢。”嫣儿白了简羽一眼。

易风在进城的时候就简羽他们作别了,不过他说很快就会来找简羽他们的,此时没有易风在一边帮衬着,简羽更加的是欺负嫣儿了,简羽把这种想欺负嫣儿的冲动归结于尚俊所说的哥哥对妹妹么,老是想捉弄一番的。

“简羽,我们去吃饭吧。”梓雨笑着看着嫣儿赌气,忙转移她的注意力。

有了梓雨的话,嫣儿自然是没有意见的,蹦蹦跳跳的就往前面去了,简羽看了一眼梓雨,梓雨秀目一低,自然是极尽温柔。

“你看什么呢?”

简羽马上脸就红了,也不知道如何接话,只好尽力用平常的语调说了句,“走吧。”

梓雨低低的笑声让走在前面的简羽更加的无所适从了。

走进了酒楼,嫣儿就捡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嚷嚷着就让小儿快上菜,那迫不及待的模样就像饿了好几天的乞丐一样。

简羽若有所思的说道,“我想我知道你以后是怎么死的了。”

两个女孩子不禁把简羽看着,只见渐渐缓缓的说道,“胖死的吧,这么能吃。”

嫣儿当即就把筷子一拍就要登上桌子和简羽掐架,还好梓雨拉住了她。简羽继续说道,“也不知道是谁前两天买衣服的时候还在抱怨衣服都做的太小了。”

“简羽,我要和你决斗!”

“抱歉,没时间。”简羽嘿嘿笑了笑。

梓雨哭笑不得,摇头看着简羽,眼睛里面似乎在说,“我也帮不了你了。”

嫣儿像泥鳅一样越过了重重椅子的障碍过来作势就要狠狠的把简羽打一顿,简羽也不知道怎么一闪就躲开了,嫣儿更加生气了,就动起真格来了,简羽也不示弱,两人就在这边打闹起来。梓雨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事情,起身就离开了。

毕竟感情在,嫣儿和简羽都不过是肉搏而已,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是小二哥都已经把饭菜全部算了上来之后,听得大厅里面吵闹了起来。

嫣儿一向是最好事的,立马就停战趴在二楼的栏杆上看,一看不要紧,竟然是梓雨被人截住了,嫣儿回头看简羽,简羽已经不在那里了。

“阁下是这位姑娘的朋友么?”男子的声线很特别,软软的,有一种蛊惑人心的味道。

嫣儿嘘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同情那个男人,竟然对梓雨下手,不知道但凡是美女必定都是有护花使者的么。

男子似乎是听到了嫣儿的声音,朝着这边看了过来,嫣儿看清楚了那人的脸,怎么说呢,长得还不赖,眉清目秀的,像哪家的小姐似的,是的,没错,就是像小姐。两弯细长的柳叶眉,一双似笑非笑的丹凤目,高粱的鼻梁,小巧玲珑的嘴唇含着笑意,嫣儿震惊了!不是因为这人长得这么倾国倾城,而是,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

可能是嫣儿脸上的表情太过于丰富,男子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只见简羽的长剑已经驾到了男子的光洁的脖子上,他奶奶的,这皮肤也太他娘的好了吧。

嫣儿第二次知道什么叫做肤如凝脂,当然,第一次自然是她最最亲爱的师父大人,不过师父大人已经远离人这个范畴了所以不纳入考量。

“简羽。”梓雨看着男子身后一排排的仆从模样的人同时抽出了刀来不由得有些担心。

“不用担心。”简羽拉住梓雨的手。

这还是简羽第一次这么拉住梓雨的手,梓雨的心跳立即就漏跳了,变得十分的不规整,脸红得头也不敢抬起来了。

简羽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是不是一着急就冲动了,不过,却是更加紧紧的把梓雨的手握紧了,这是自己的人,不允许别人觊觎,绝对不。

男子笑了笑,颠倒众生,“嘿嘿,少年真是好身手啊。”

能够在这么多高手的面前把剑放到自己的脖子上而没有让身后的高手把自己救走了,难怪现在大家都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放我们走。”简羽冷冷的说道。

“我只是想和这位姑娘做个朋友而已嘛,不要这么凶嘛,把我都吓着了。”男子苦笑着说道。

身后的人们都为自家主子这厚脸皮汗颜了,刚才他做的事情可一点儿也不像只是想做个朋友那么简单吧。但是,关键不在这里,关键是竟然有人敢把剑放到自家主子的脖子上,看来这少年还很年轻啊,可惜了。

“我不想和你做朋友。”梓雨连忙补充道。

“哦,是这样的么?”男子悠然的笑了笑,空气中传来了“刺啦”的一声,没有人看清楚他做了什么,就看见简羽的剑似乎被什么东西弹开了,最后,只看见了男子腰上的长剑闪过的意思光亮。

嫣儿在心里一叹,竟然是个高手,抽剑和出剑的速度都太快了,基本都不能被人的眼睛捕捉到了,恐怕那收剑也不过是想炫耀一下所以才放慢了让大家看到的吧,嫣儿从鼻子里面哼了一声。

简羽自然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回头看了梓雨一眼,示意她上楼去嫣儿的身边,梓雨有些不放心,但是知道自己在这里不过也只是简羽的累赘,也只好就上了楼。

简羽持剑,目露凶光,这一路走来,特别是嫣儿受伤了的一次之后,简羽对于自己的实力已经产生了严重的怀疑,虽然易风老是说自己厉害,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心底深处的那份不安已经越来越强烈了,迫切需要一场战斗来证明自己。

嫣儿在上面大喊道,“简羽,你可要小心点哦,我们吃饭去了。”

男子不由得又回头来看了看嫣儿,就算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实力,但是这个小女孩还是对眼前这个半大的少年如此有信心么?男子苦笑着摇摇头,难道是自己的知名度下降了,江湖上的小辈现在都不认识自己了?

“在下承启乾。”男子报上名来。

简羽冷淡的回应道,“简羽”

看来,眼前这个小子还真的是不认识自己啊,启乾无奈的想道。

梓雨听到了这个名字,浑身就像被雷劈了一样,定在了那里就不动了。

“你在做什么啊,过来吃饭了嘛,不要担心那个混蛋,他没事的。”嫣儿坐在桌子前面拿起了筷子。

“他,竟然是,承启乾!”梓雨脸色十分的不好。

“承启乾又怎么了?简羽很厉害的。”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