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不是,打败他只是顺便了啦,我要变成最厉害的人,这样,所有我想要保护的人我就都能保护他们了。”嫣儿停了下来,“就像师父保护我们一样。”

“那你这么厉害了,你师父做什么啊?”

“嗯。”嫣儿似乎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她摇了摇嘴唇,“那师父就和我一起玩好了。”

“你不是要保护大家么?”易风接着说道,“那你哪里有时间玩呢。”

“额,我会给自己放假的。”

简羽也忍不住笑了,该怎么说呢,嫣儿的想法还真是单纯。

“要变成那么厉害的人会很不容易的。”梓雨笑着说道,“说不定要经历很多的磨难的,是你想都想不到的哦。”

天下第一,说起来容易,但是却没有几个人最终能做到的。

“你们知不知道花灵儿?”嫣儿歪着头问道,“要是我能成为她那样的人就好了。”

“花嫣儿?”简羽不解的问道、

“我想,嫣儿说的应该是花,灵秀的灵那个灵儿。”易风的嘴角扬了扬,“你啊,要成为那样的人的话。”易风打住了没有接着说下去,太过于强大的人,往往都是没有多么好的结局的,比如花灵儿,比如商路,比如尚俊。

“你知道?”嫣儿奇怪的说道。“我还以为现在知道这个事情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呢。”

“我就是那个不多的少数,因为我不年轻了啊。”易风装作老成的说道。

“是什么样的人啊?连嫣儿都这么佩服。”梓雨问道。

“这个么?我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都是我爹给我说了一些零散的事情而已。”易风向后仰着撑着地,抬头看着天空,“据说,这花灵儿是个很厉害的女人,但是她具体是谁,来自哪里就不清楚了。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女英雄好汉呢,就是性格古怪了一点,没有人能琢磨透她在想什么。”

“哦。”梓雨有些惊奇,“一个女人么?”

“哼。”嫣儿不屑的说道,“没有了么?”

“然后么,就是,这花灵儿似乎是和”易风看着简羽,“似乎和尚俊有一段往事呢。”

简羽瞪大了眼睛,“你是说我师父?”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呢。”易风补充道,“都是些江湖的谣言。不过我还真的很好奇啊,原来那个大名鼎鼎的尚俊就是你的师父啊。”

“哼。”嫣儿又哼了一声,随手就从地上拔了一根草放在嘴巴里面咬着,简羽看着嫣儿觉得她这个姿势好熟悉,原来自己以前也经常在山上这么玩,难怪。

“看来我们嫣儿是知道的更多啊。”易风一时之间就萌发出了当哥哥的自觉性来了。

“那还是我来告诉你们吧。”“这花灵儿也是我们藤羽山的人呢。”看着梓雨长大的嘴巴,“没错,我的名字也是这么来的,不过我和那花灵儿却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那些厉害的人还真的很多是你们的人呢,不要说我师父都是你们的人。”简羽不屑的说道。

“尚俊么?要是算上和花灵儿的关系的话,也算是半个藤羽山的人了。”嫣儿顿了一下,难怪不得师父说了要是简羽有什么难处的话就来找藤羽山,原来是这么个理由啊。

“什么叫半个啊?”梓雨问道。

“这个事情说来就长了,我知道的是,这花灵儿是上一代仙上的最喜爱的弟子。”

众人看了看嫣儿,嫣儿不也是这一代的仙上最喜爱的弟子么?看来。

“花灵儿很早就下了山自己去闯荡江湖去了,那个时候有一个很有名的很厉害的藏剑山庄,就是尚俊的老窝了,花灵儿就寄住在那里,然后就认识了尚俊,两人情同兄妹。”

简羽沉默不语,尚俊以前是提到过自己有一个妹妹,难道说的就是花灵儿么?“花灵儿死了?”

“死了好多年了呢。”嫣儿叹道,“可惜那么一个美人儿,虽然长老们不是很喜欢她,有些时候提到她也曾经一度被认为是禁忌,但是师父和我一直很喜欢她呢。”

“怎么了?这么厉害的人藤羽山怎么会不喜欢呢?”

“因为商路的事情么?”

“商路的事情?”简羽更加的好奇了。

“因为这商路和花灵儿是夫妻啊。”嫣儿理所当然的说道,“那个时候江湖的高手可不止他们三个,不过他们三个最出名罢了,不过这个商路不是什么好人。”

“嗯,听说他是什么邪教组织的。”易风说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了,也许上了点年纪的人会知道吧。”

简羽没有说话,那看来自己去了落霞阁之后还有必要去一个地方呢。“嫣儿,那你知道花灵儿他们的墓碑在哪里么?”

嫣儿不解的看着简羽,“这个我怎么知道?其实他们是不是死了都还不清楚,因为已经没有人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哦,不对,你是尚俊的徒弟,尚俊是这样说的么?”

“他基本上没有和我说过这些事情。”

“其实吧,还有一些谣言,要听么?”嫣儿的脸上有为难的神色。

“什么谣言?”

“是关于你师父的。”嫣儿似乎是在纠结到底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简羽。

“嫣儿,既然只是谣言的话就不要说了吧,没有事实依据的东西最伤人了。”易风阻止了嫣儿“也没什么关系的吧,我也不拿出去乱说。”梓雨笑着说道。

嫣儿认真的看着易风,便住了口。

“简羽少侠,原来你们在这里啊。”一个青年费力的爬到了悬崖上面,他长相清秀,此时满脸都是汗珠,简羽认识这个人,这个人名叫青色,是玉雯身边的小弟子,好像是才入的藤羽山不久,和简羽一行人走的还算比较近。

“有什么事情么?”嫣儿抢先跑到了青色的面前。

“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师父叫你们一起去吃饭了。”青色笑着说,他还很年轻呢。

“哦,那我们快去吧。”嫣儿朝着后面喊了喊,率先就跑掉了。

“这丫头。”易风拍拍简羽的肩膀,“我突然觉得这藤羽山的仙上也不是那么好当啊。”

“嫣儿就像小妹妹一样呢。”梓雨的声音很温柔,简羽不由得回望了她一眼,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相处,也不知道是不是简羽的错觉,总觉得梓雨似乎比以前要更加的成熟了一些,当然,也更加的漂亮了一些,至少,在简羽看来是这样的。

“那你就把她当成小妹妹吧。”简羽笑着说道。

看着简羽的笑容,梓雨的心好像都放下了,简羽等着她,就在几步之远的地方,原来,他们的距离,其实只有这么几步而已,梓雨赶紧追了上去和简羽并肩走着。

易风识趣的离简羽远了几步,似有深意的多看的梓雨几眼,不知道为什么,易风一直都不是很喜欢这个女人,虽然她只比嫣儿大了一两岁,而且,和嫣儿的关系也不错,但是,他就是觉得面对这个女人有时候自己的心里有种很不祥的感觉。

易风在心里默默的说道,看来,自己回到陵山之后还应该多查查梓雨的底细才对,虽然嫣儿和简羽看起来似乎不简单,但是,说到底还是很清白的底细,而这惊雷派究竟是个什么底细就不好说了。

晚餐进行的很顺利,不过,因为毕竟是和萧玄在一起用餐,大家都吃的比较安静,吃完之后就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萧玄看着嫣儿进了梓雨的房间,玉雯就跟着萧玄进了屋,玉雯即是萧玄的弟子,同时也要承担起照顾萧玄的责任。

“玉雯,你去给我查查那个易风的底细。”萧玄想了想,又添了一句,“那个柳梓雨。”

“柳梓雨怎么了?”

“没什么。”萧玄没有继续下去。

“师父是预测到了什么么?”玉雯帮萧玄脱去了外套。

“嗯。”萧玄淡淡的应了声,“要是以后你有机会的话,多提醒一下你小师妹离那个女孩子远一些,走近了没有好处的。”

“是。”玉雯挂好了衣服,“今天他们在悬崖上讨论了花灵儿的事情。”

“哦。”萧玄规矩的躺在床上,和嫣儿一起睡了几天,嫣儿这么突然不在身边了,萧玄觉得床似乎都变的好大好空,萧玄在床上翻了个身,对着正准备离开的玉雯说道,“今晚把灯灭了吧。”

“是。”玉雯叹了口气,师父这是何苦呢,玉雯想起了嫣儿那没心没肺的笑容,嫣儿果然是太小了,所以不能明白师父的想法吧。

嫣儿躺在床中央,梓雨过来拍了拍她,嫣儿也不动,梓雨觉得奇怪就过来喊她,“嫣儿,在想什么呢,往里面去些。”

嫣儿这才翻身,她嘟着嘴巴看着梓雨,眼睛里面亮晶晶的,看的梓雨的心都化了。

“我的大小姐,你这又是闹哪一出啊?”梓雨拿衣袖给嫣儿把眼泪擦了。

嫣儿也不说话,背过身去就不再理梓雨了,梓雨也没有办法,看来这妮子心里是有什么想法憋着呢。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