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

两人行进一出山林中,简羽果然顺手就打了一只兔子,拿到河边熟练的清理好后就开始生了火,要是说到野外求生的,这个十几岁的少年绝对是此中高手,飞烟闻着烤兔的香味不停的啧啧称奇,没有想到,就算是这么简单的烹煮,也会有这么美味的食物。

简羽打小生活在山林中,他的师傅尚俊两年没回山里,他便独自一人离开了大山,而飞烟是他在外面游行认识的一个女孩,他们相遇后便是要去参加落霞阁举办的大会,这是两个人结伴同行的第二天。

“我最不会做饭了,以前爹爹还老是说我呢。”飞烟终于如愿以偿的拿到了简羽递给她的烤兔。

“你慢点吃,这里都是你的。”“别把杂草吃进去了。”

“你不吃么?”飞烟撕下来一块大腿肉递给简羽。

“我在山上吃惯了,你少于吃就多吃点吧。”

“恩恩。”飞烟很高兴,还蹭了简羽一手臂的油。简羽也哭笑不得,算了,反正这衣服也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

“对了,你背上还背着什么东西啊?”飞烟看着简羽背上似乎还有一把剑。

“嗯,还有一把剑。”

“咦,那你怎么出门带着两把剑?”飞烟不解的说道。

“以防万一啊,万一一把剑不好用了,就可以换做另外一把嘛,我今天才去集市上买的,虽然不是很好,不过也算能用吧。”

“额。”“你怎么这么随便啊,我听说剑客对这种事情是很挑剔的,所以说名剑配侠士嘛。”

“谁告诉你的?”简羽笑着说道。

“他们都是这么说的。”

“老头子说,这些东西都不过是世人看不穿罢了,真正的高手,又哪里需要什么武器呢,随手摘一片叶子,也能对抗千军万马。”

“老头子”是简羽对自己师傅的称呼,他不怎么习惯叫尚俊师傅,老头子是

“你这么说似乎也有道理。”飞烟想了想,“不过那样的人应该没有吧,所以说,大部分人还是需要一把好剑才对。”

简羽也不说什么了,这样的人是有的,至少是在尚俊给自己讲过的故事里面,比如说,自己的妹妹的心上人。

“今晚就在这里睡了,你睡上半夜,我睡下半夜,我们轮流守夜好了。”

“不用,你睡吧。”简羽解释道,”我睡的很浅的,有什么动静我能很快的就反应过来的。”

虽然简羽只是一个少年,但是简羽说的话飞烟很相信,这似乎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气质一般的存在。

“那好吧,幸苦你了。”飞烟躺下来,简羽就坐在她的对面盘着腿,抱着自己新买的剑闭上了眼睛。

不停的有火星从柴火堆里面蹦了出来,飞烟睁开了眼睛,正好透过火光看见了简羽,简羽的衣服很破旧了呢,等到了下一个集市上就去给他买一件新的吧。

飞烟想翻翻身,简羽就睁开了眼睛,飞烟不好意思的笑笑,“抱歉啊,我睡麻了。”

本来是一个很囧的话题,但是被飞烟这么一说,简羽却觉得很可爱,嘴角勾起了淡淡的笑容,闭上眼睛继续睡觉去了。

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飞烟睁开眼睛,茂密的的树叶遮挡住了天空,不过从树叶间漏下来的光线还是太过耀眼。

“你醒了?”简羽坐在一边的大石头上,眉清目秀,目若流光。正是三月春风中,林叶息兮少年郎。

“什么时候了?”飞烟神志还不是很清楚。她坐起来,“你怎么不叫我?”

简羽想了想,“不知道,有什么急事么?”

飞烟笑了笑,她怎么知道简羽在山上从来不看时间。“也不是,我们只是要去赶着参加落霞阁的事情就是了,也不着急。”

简羽觉得飞烟可能是在安慰他,顿时觉得心里有些愧疚“对不起啊,你没有告诉我什么时候喊你起来。”

飞烟看着简羽一脸无辜的表情,心中不由得想恶作剧一番,便走上前去,在简羽额头上一点,“有些事情,就算我不说,你也应该做啊。”

“对不起。”简羽老实的看着飞烟。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情,“哦,昨天晚上有人来过。”

“嗯?”飞烟警惕的说道,“谁啊?”

“不认识的人,不过他们看见我们在这里就走远了。”简羽答道,他的心里倒不是那么紧张,只要不袭击自己的人应该都不是坏人。

飞烟心里有些紧张,难道是爹爹派来的人?她看了看简羽,看来他们应该是被简羽吓回去了,或者是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还在观望中?

“你怎么了?脸色不好看。”简羽说话从来都是这么直白。

“没什么,你可要好好保护我啊,不要离开我身边太远哦。”飞烟说着拉了一下简羽的衣袖,“我要去洗脸,你陪我一起去。”

“哦”

简羽站起身来,正准备收拾的时候看见了一个女孩子站在了不远的丛林里面,正是前些天在街上遇到过的那个女孩子。

“喂,你们两个是什么关系啊?”嫣儿背着手走过来。嫣儿的脸上的表情和那天一样,不知道为什么,简羽不是很喜欢这个女孩子,总觉得这个女孩子自视很高的感觉。

嫣儿蹦蹦跳跳的跑到了简羽身边,又是仔仔细细的把他们打量了一番,然后好笑的问道,“你们是要去参加落霞阁举办的大会的么?”

飞烟知道眼前的人是藤羽山的人,自然是不好惹的,于是恭敬的说道,“正是。”

简羽看着飞烟这么恭敬,越发的讨厌起嫣儿来了,都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哦”“原来是这样啊。”嫣儿故意说的很大声,“那能捎上我一程么?”

“不行。”简羽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嘿,我又没有问你。”“行么?柳梓雨?”嫣儿的发音很奇怪,简羽没有听出来,但是听得飞烟一阵心惊。

飞烟思索了一下,慢慢的回到道,“仙人既然这么说了,那就这么办吧。”人家都把你的底细都摸清楚了,自己还能做什么,不过自己和爹爹都没有和藤羽山结过仇,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哼,小子,真是不识好歹。”嫣儿哼了简羽一声。

有了嫣儿在周围,飞烟自然是不自然了很多,处处都是让着嫣儿的,只是嫣儿却也不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不管什么东西都只是安心的收下,仿佛那个东西本来就应该是她的一样,也从来不讲礼貌,这让简羽很是讨厌。

“喂,小子。”嫣儿又要说什么。

“我有名字的。”简羽不耐烦的说道。

“我不喜欢你的名字。”

“我的名字你喜不喜欢又怎么样?”简羽撇过头去看飞烟,飞烟正拉着他的衣袖,示意他不要对嫣儿太过分。

“看来你是很不满意我啊。”嫣儿停了下来。“你觉得?”说时迟,那时快,嫣儿已经站到了简羽的身前。

简羽条件反射的就抽出了剑来,嫣儿却主动在剑尖前停了下来。嘿嘿直笑,“我知道我打不过你,也知道,能打过你的人不多,就算是藤羽山普通弟子,应该也不多的。”

飞烟一听心里更加讶异,不敢相信的看着简羽,简羽明明年纪不大,但是这话既然是嫣儿说的那么定然不会有错了。

“可是。”嫣儿一步一进的靠近简羽,“你可知道啊,少年,你真是,不懂事,你若是在这里杀了我,我保证,你们走不出这个林子就不知葬身何处了呢。”嫣儿的眼光足够的邪魅让人觉得她居心叵测。

此时连飞烟也怀疑起来了,首先,且不说简羽的事情,如果说嫣儿是为了自己而来的怕是没有几个人会相信吧,那么,她要和自己一起走是为了什么?

“你也不用猜来猜去的,我同你们一起自然是有我的目的。”嫣儿转过头来看着飞烟,眼中精光毕现,看的飞烟毛骨悚然。

“如果我说我不同意呢?”简羽说道。

“好啊,那你就一个人走掉好了,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的。”嫣儿身体一轻,移到飞烟的面前,“那她就永远留在这里好了。”

“你在威胁我?”简羽心里很是窝火。

“那就要看你受不受我的威胁了啊。”嫣儿笑着说,她已经吃定了简羽的决定,所以丝毫不畏惧,而简羽就最讨厌她这个样子,仿佛一切都掌握在她的手心里一般,而其他的人都只是里面的玩具一样。

看着简羽收好了剑,嫣儿才在心里真正的轻松了下来,说实话,她们是摸清楚了柳梓雨的底细,但是,去打探的人却怎么也不知道简羽的底细,所有一切关于他的事情好像就是突然从几天前才开始的一样。

尽管再怎么用力去掩饰这个人是个平凡人,只是个无名小辈,所有藤羽山的人都觉得他不是个普通的人,最有力的证明就是他背上的那把剑。

“好了,那既然你也接受了这个事实,那么,就请你好好的对待我。”嫣儿不屑的说道。

“没有那个必要。”简羽一口回绝。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