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那随便你吧。”飞烟看着嫣儿的背影很是担忧,这样算不算是得罪了藤羽山呢,应该不会吧,眼前这个女孩子就算是藤羽山的弟子,也应该不是什么举足轻重的人,不然也不会派她来做什么任务的吧,如此一想飞烟的心里又安心下来了许多。

可是经过这么一番,简羽自然更是对嫣儿差了许多,索性明目张胆的挑衅,晚饭也不给她吃,嫣儿虽然是尴尬,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自己去林子里面走了一圈回来,就将就他们的火堆烤了野兔来吃。

彼时,简羽和飞烟已经休息下了,整个寂静的空间里面就听见嫣儿一个人吃东西的声音,她故意把声音发的很大,还十分的开心,而且越发的肆无忌惮,最后都唱起了曲子来。

嫣儿唱的曲子是很遥远古老的曲子,听起来似乎十分的熟悉,但是却又陌生到一个调也不能让你记住,简羽却不讨厌这首曲子,还觉得仿佛是在哪里听过一样。

不一会儿嫣儿也唱累了,就要睡下,这次轮到简羽睡不着了,习惯了环境中听的到那首曲子,突然这么没有了,心里还慌得很,连打坐也不能静下来了。

简羽睁开眼睛,举目望去,林间已经一片漆黑了,飞烟背对着这个方向,而嫣儿却面对着简羽,她们都已经睡着了,简羽定睛一看,嫣儿似乎是在喃喃自语什么,发音很模糊,他听不清楚,不过他的视力很好,透过夜色也可以看清楚嫣儿的表情,她似乎是在笑,又似乎是在哭,又好像看到了很恐惧的事情。

简羽有些奇怪,是什么东西能让这个魔女产生这样的表情。他动了动,只见嫣儿很警醒的坐了起来,简羽立马闭上了眼睛,嫣儿在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危险又躺了下去,额头上全是汗水。

简羽有些不解,突然觉得嫣儿是个很奇怪的人。不像飞烟那么单纯,这种感觉让人很不舒服。

简羽一直都错了,他以为只要他在的地方要是有别人动作的话他能很快的醒过来,但是第二天他醒过来的时候却看见嫣儿已经在水边洗脸了。嫣儿感觉到简羽醒了,就回过头来看了简羽一眼,然后笑了笑。这还是简羽第一次看到嫣儿这么笑,可能是因为今天天气好,所以觉得她的脸上也是阳光明媚的。再加上她刚刚洗了脸,脸上还有水珠,阳光在她脸上留下了闪烁的光芒。

简羽起身来,也走到水边,蹲下来捧起水洗漱,在这种荒郊野外,也只能就这么将就一下了。

“你平时也起这么早么?”简羽随口问了一句。

“当然,我们藤羽山的弟子都是这样修行的。”嫣儿自豪的说道。

听着嫣儿一口一个藤羽山,仿佛自己是藤羽山的就了不得一样,简羽顿时就没有了和她说话的兴趣了。

不过嫣儿似乎心情很好,“我们一直都生活在山上,很少下山的呢,山上的风景很好,但是,我们也很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呢。”嫣儿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事情,竟然笑了出来。“我小时候就想偷偷的跑下山来玩。”“结果啊,每次都被师父逮住,师父也不惩罚我,可是他不理我,他一不理我我就不开心,最后只能给他认错啊。”

嫣儿的经历似乎和自己很是相似,简羽也想起了自己在山上的时候,想起尚俊每次铁青的脸,不过自己和嫣儿不一样,自己巴不得尚俊不要理自己才好,可是总是事与愿违啊。

“我以前也住在山上。”简羽莫名其妙的说道。

“看出来了。看你这么娴熟的捉兔子烤兔子的,家里不是猎户就是长期居住在山里的。”嫣儿笑着说道。“不过你的师父肯定是个很厉害的。”嫣儿眼睛眯成了两条长长的细线,眼神里面充满了探究,简羽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把自己的一些底细告诉了嫣儿,嫣儿和飞烟是不一样的,自己可以毫无忌惮的把这些事情告诉飞烟是没有关系的,可是眼前的这个人却不一样。

简羽警惕起来,“你和我们一同去落霞阁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个么?”嫣儿调皮的说道,“这个自然是不能告诉你的,你以后就知道了。”说完嫣儿就转身去叫飞烟起来了。

飞烟就是这么一个生活习惯,再怎么说她也算是一个娇身冠养的小姐,所以早起还是算的上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飞烟揉了揉眼睛,就看见了嫣儿放大了好几倍的脸,立即吓得退了回来。“仙人。”

“我才不是什么仙人。”嫣儿叉着腰说道,“我叫宫嫣儿我,我有名字的,还是师父给我取的,你们叫我嫣儿都没有关系。不要叫我仙人!要说什么仙人的话,都是长得仙风道骨的人吧,你们看我这个样子像么?”嫣儿似乎是有些生气。

简羽差点就笑了出来,原来嫣儿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嘛,嫣儿首先是有点微微的胖,其次是五官长得很平淡,飞烟虽然说不上什么倾国倾城,但是至少也还算是清秀吧。

飞烟显然是囧住了,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既然我都称呼你的名字了,你也不该这么称呼我么?”嫣儿进一步说道。

飞烟被逼的没有办法,只好弱弱的说道,“嫣儿。”

“这样还差不多。”嫣儿满意的说道。

简羽看着嫣儿的一举一动,也算是接受这么一个人了吧。天色也不早了,于是几个人又踏上了旅程。

这一路走来还算是顺利,飞烟有些奇怪,因为不管怎么说也顺利的过头了,现在这个世道,哪里没有几个盗贼劫匪的,可是就是一个也没有遇到过。她转头看了看简羽和嫣儿,难道是这两人的气场太强了?

终于,在飞烟期待的心情中,她们迎来了第一次被抢。

几个大汉站在大道中间,春寒陡峭,风刮着头发丝丝作响,当然那是不可能的,那完全是飞烟的脑补而已,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现在就是遇到了抢劫,还是一群茹毛饮血的男人们。这群男人可是一下子就点燃了飞烟和嫣儿的激情啊。

“你们要做什么?”没有想到说第一句话竟然是简羽这个木头。

嫣儿鄙视的看了一眼这个白痴,随即对着前面的大汉们说道,“你们抢劫也不看看是谁么?敢在姑奶奶面前撒野,是觉得自己活的太长了么?”哇塞,好爽的感觉,就好像要飞起来了。

飞烟一看嫣儿这是要黑吃黑的节奏啊,顿时就被嫣儿身上这一股浓浓的汉子的气息吸引了。连忙靠近了嫣儿一些,简羽这才知道这是遇上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抢劫。

“小姑娘,你这话说的,是有两把刷子么?”为首的大汉呸了一口。

“少在姑奶奶面前装腔作势的。”嫣儿径直的就朝前走去。

男人们都一脸的淫笑,不过他们更加关心的还有简羽身边的飞烟。嫣儿的嚣张,深深的伤害了这群男人的自尊心,他们磨刀霍霍就准备着的呢。

飞烟想叫住嫣儿,但是简羽拉住了她,她才想起来嫣儿人家是藤羽山的人,心里也想看看藤羽山的人到底是有多厉害。

果然那群男人的手开始毛毛躁躁起来。,就想去拉扯嫣儿,嫣儿转头一笑,朝着那个正准备把手搭在她身上的男人。

男人长得嘿嘿的,表情很有些下流淫荡,他的嘴一开一合的似乎是在说什么,嫣儿竟然什么也没有挺清楚!

嫣儿愣在了原地,不过手的惯性还是朝前伸着,眼前的世界开始逆转,似乎是在一个红色的空间里面,一张脸与眼前的这张脸重合起来,又不断的分裂,嫣儿觉得头有些昏昏沉沉的,记忆似乎泛起了涟漪,就在男人的手要挨在嫣儿的身体的那一瞬间,嫣儿的脸突然以一个很奇怪的表情扭曲了起来,那个男人有些吃惊,只看见自己的手以一个很奇怪的姿势扭曲了下来,直直的往地下坠去,男人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发生了什么,就那么看着自己的手折断了。

良久,男人凄惨的惊叫声穿透了整个树林,刺痛了所有人的耳膜。

“大哥,这小姑娘有些邪门啊。”终于意识到有些不对的男人对着为首的男人说道,为首的男人咽下了一口口水,“怕什么,再厉害等会儿我们一起上也就没有什么厉害的呢,我不信她还比咱们多只手出来了?”男人擦了擦自己额头上面的汗水,也只是在强撑住自己的面子罢了,谁都没有看清楚刚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嫣儿听见又是笑了笑,“趁现在我还没有生气,你们赶快走了吧,不然,后果可不是你们能接受的哦。”嫣儿笑的像魔鬼一样,简羽和飞烟在这边看的胆战心惊的。

不过显然这样善意的提醒对于眼前这些打家劫舍惯了的人没有多大的作用,刚才的恐惧由于再次受到嫣儿的挑衅已经转化成了愤怒,结果可想而知,没有过多久,在简羽他们经过的道路上,就倒下了一片的男人,简羽看着也只是沉默不语。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