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显然不信,因为他已经反应过来了。

“说,你究竟想干什么?” 原晏之寒声质问。

如果这女人真是他的粉丝,那她应该会恋恋不舍不想离开。

可是,他刚刚让她滚时,她应得那叫一个干脆利落。

看着手里的仪器,再联想到她刚刚还没得逞的脱裤行为,原晏之几乎可以确定她打的什么算盘了。

这不要脸的女人,肯定是想弄他的子孙回去人工受孕,到时候就有威胁他的把柄。

至于这女人背后是否有谁指使,肯定也是需要调查清楚的。

想到这儿,原晏之死死捏住苏清筠的手臂,浑身上下散发摄人的冷凝气息。

“原总,你误会了,我真的……嘶……”苏清筠痛得想要推开面前的男人,可男人犹如一座大山,岿然不动。

她急了,慌了!

她绝对不能被抓的。

那些事,只能偷偷进行。

要是被发现……

不!

看到茶几上的烟灰缸,苏清筠想都没想,抓起来朝原晏之脑袋拍了过去。

“你……”原晏之恨恨地说出一个字后,高大的身躯倒在地上。

想着要不要再补拍一次的苏清筠忙把烟灰缸扔掉。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好几道说话声,苏清筠不敢再待,手挡着脸,匆匆跑出了休息室。

回到家已经晚十点,夜深人静。

苏清筠站在门口,有节奏的敲了三下门。

下一瞬,门开,一个小人儿出现,看到苏清筠狼狈的模样,叹了口气:“妈咪,你又失败了?”

“嗯!”苏清筠同样叹气,抱起小人儿进屋,手摸到小人儿光溜溜的脑袋,眼底闪过一丝黯然,但又很快恢复明亮。

“小翊宝贝,有没有吃的啊?饿死了!”苏清筠拍拍瘪瘪的肚皮,瘫坐在沙发上。

“有的哦!”苏小翊跑进厨房端出来一个冒着热气的披萨。

苏清筠立即吃了一口,表情变得很惊喜,“榴莲!小翊宝贝,你真是妈咪的好崽崽!”

苏清筠一边说,一边把苏小翊抱进怀里使劲儿揉,等小人儿开始反抗了,她才松开。

“啊,小翊宝贝张嘴!”她把披萨喂到苏小翊嘴边。

苏小翊皱着鼻子,嫌弃地躲到沙发另一边。

榴莲那么臭,有什么好吃的,真搞不懂妈咪怎么就那么喜欢。

“妈咪,你的包呢?”苏小翊环顾四周,并没看到苏清筠今早背出去的包。

苏清筠蹭地站起来,拍自己脑袋:“是啊,包忘拿了。”

苏小翊再次叹气,“妈咪没关系,只要手机没丢就好,至于仪器,让九月阿姨再弄一套就可以了。”

苏清筠摸着一直挂在脖子上的手机,无比庆幸。

“小翊宝贝,没有你,妈咪可怎么办啊?”

苏小翊嘴角扬起,脸颊左边出现一个漂亮的酒窝。

见苏清筠嘟起嘴要亲过来,他伸出小手捂住鼻子和嘴巴,“妈咪,你好臭,离我远点啦!”

苏清筠:“……”

臭小子!

一番洗漱之后,已经快十二点。

苏清筠靠在床头,手里拿着一个病历本,一页一页地翻,翻到最后,看向身边已经睡熟的小人儿。

她将被子往上拉了拉,摸着小人儿细嫩又瘦削的脸蛋儿,心口涌起阵阵的酸涩。

五年前那一晚本来是错误的,可谁知两月过后一颗小种子在她肚子里偷偷地发了芽,苏清筠庆幸没有狠心流掉,虽然妈妈强烈反对……唉!

不能再想了,越想情绪只会越低落,苏清筠揉了揉眼睛,眸光变得坚定鼓舞起来。

无论如何,她都要想办法弄到原晏之的亿万子孙。

不惜任何代价!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