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鸿飞点点头,跟着众人来到石桌旁。本来是想和唐依然在一起做的,想跟他说说昨天为什么没有去见她,可惜那雅琦直接就将这个机会给抹了。陆鸿飞无奈,只能做到古廷斯身边,幽怨的看着和萧韵开心的聊着的雅琦和唐依然。

陆鸿飞看着老酒鬼问道:“老爷子,你对这石头这么熟悉,难道老爷子是一个铸造师?”

铸造师,是对那些专门铸造兵刃的职业者的尊称,在大陆上顶尖的铸造师都是地位很高的。而在蛮荒大陆上,还有全族都是铸造师的矮人一族。

听到陆鸿飞的问话,所有人都将眼光看向了正在喝酒的老酒鬼。老酒鬼呵呵笑了笑,说道:“有过一段时间的研究,只是现在不在铸造了。”

古廷斯奇怪的问道:“为什么啊?铸造师不是挺好的吗?”

老酒鬼摇摇头没有回答,那边雅琦接话说道:“我爷爷已经是顶级铸造师,已经没有什么兵器提得起兴趣了。本来我还想买那块石头给爷爷做个惊喜的,不过被某人给抢了!”说完狠狠地瞪了陆鸿飞一眼。

老酒鬼往嘴里到了口酒,说道:“这就是缘分,说明这块神料跟我无缘。就算是给了老头子,老头子也把他没办法,拿来做甚?徒增烦恼。”

陆鸿飞嘿嘿的笑了笑,不做声。众人不在纠结那块神料,说说笑笑的吃着易阳带来的酒菜。

陆鸿飞踌躇半天,等到了众人吃的差不多了,最终开口说道:“老爷子,不知道能不能请您帮我锻造一把武器。”

“锻造武器?”众人不解的看着陆鸿飞,萧韵问道:“陆飞你不是有武器吗?”

陆鸿飞点点头,说道:“本来是有的,不过昨天碎掉了。”

“碎掉了?”几人被陆鸿飞的话整的一愣,都惊出了声。特别是夜风佣兵团的几个人,可都是看到陆鸿飞用那把小剑和徐放对打了那么久,还硬接了徐放的大招都毫无损伤,怎么就突然碎了?

陆鸿飞将昨天和刀疤对战的事情说了出来,惊的易阳和夜风众人都张大了嘴巴。

“你说你昨天去鉴定中心的路上,和刀疤打起来了?还将他手中的那把阔剑给斩断了?”易阳用手在脸上比划了一下,不确定的问道:“你确定那个佣兵脸上有一条这样的刀疤?”

陆鸿飞点点头,看着唐依然说道:“就是这样,在和刀疤的战斗中有所领悟,所以就急匆匆的冲回来了。”

古廷斯和李朝阳对视一眼,恍然说道:“原来是这个样,还以为你被······”

旁边的李朝阳听到这,连忙伸手将古廷斯的嘴巴捂住不让他再说下去。

陆鸿飞奇怪的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呵呵。”李朝阳捂着古廷斯的嘴连忙岔开话题问道:“陆飞你要铸造什么样的武器?”

雅琦哼了声说道:“你以为你是谁?我爷爷为什么要为你铸造武器?”

老酒鬼也看着陆鸿飞说道:“老头子封锤多年,除非有稀世神料,或者奇异兵刃,老夫是不会在出手铸造了。”

陆鸿飞一听,站起身来到老酒鬼旁边,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就什么。众人就发现老酒鬼的眼睛顿时就亮了,激动的看着陆鸿飞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陆鸿飞点点头,说道:“不敢骗老爷子,只是还请老爷子能保密。”

老酒鬼哈哈的笑道:“当然,这种事就你我知道就好了。”

陆鸿飞脸上也露出了兴奋的表情,说道:“再有几天就可以凑够材料了,希望老爷子能再等几天。”

“哈哈,等几天都无所谓,老夫这就去准备准备。”老酒鬼兴奋的将酒壶都丢了,冲回了自己的屋子里。

雅琦看到老酒鬼跑了,连忙跟了上去,还不忘回头瞪了一眼陆鸿飞。

陆鸿飞无所谓的耸耸肩,在众人好奇的眼光中,陆鸿飞也没解释什么。走到唐依然身边,坐在雅琦先前做的位子上,看着唐依然说道:“依然,昨天对不起,我没有依约到鉴定中心。”

萧韵顿时笑了,站起身来将一众“闲杂人等”都轰出了小院,对陆鸿飞透投去一个鼓励的眼神笑着也离开了。

唐依然被陆鸿飞的话和萧韵的举动弄的小脸通红,低着头,双手不自然的绞着。

陆鸿飞见唐依然不说话,有些焦急的说道:“依然,你生气了?”

唐依然一愣,生气?自己好像昨天才见到这个长相可以说是秀美的少年,自己会生气?可仔细一回想,昨天没有见到他来找自己,自己居然真的有些失落!

难道自己真的喜欢上他了?不可能吧!

陆鸿飞拿出昨天在雅然商行买到的那个翠绿的吊坠递到唐依然面前,说道;“依然,这个送你!”

唐依然抬头看着陆鸿飞,突然问道:“为什么要送给我?”

陆鸿飞被唐依然问的一愣,为什么?陆鸿飞想说因为我喜欢你,可自己好像才和她见第二回。难道是一见钟情?

陆鸿飞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随即在心里确定了这个想法。确定了这个想法,陆鸿飞心里突然感觉一轻,仿佛卸掉了什么包袱。紧接着又是一阵紧张,眼神忐忑的看着唐依然准备说出因为自己喜欢她。

唐依然见陆鸿飞的神情,突然笑了,伸手接过陆鸿飞送的那个吊坠,问道:“这个是什么?”

陆鸿飞见唐依然接过吊坠,脸上的笑容让陆鸿飞心中一喜。连忙说道:“这是一个醒神吊坠,戴在身上可以让自己保持精神清醒的,适合修炼的时候佩戴的。”

唐依然将吊坠捧在手心,看着陆鸿飞问道:“那,我的手帕呢?”

“手帕?”陆鸿飞顿时又紧张了,伸手从怀里取出那一把布条,说道:“在这里,不过已经变成了这样了···”

“这个?”唐依然见到陆鸿飞手上的布条,惊声问道:“怎么会这样的?”

陆鸿飞连忙将昨天早上的事情说了一遍,忐忑的问道:“依然,你不会生气吧?”

唐依然看着陆鸿飞,说道:“看在这个吊坠上,我不生气。不过,你欠我一样礼物,你这个吊坠只能算是赔偿我手帕的。”

陆鸿飞见唐依然不生气,笑呵呵的猛的点头,说道:“我一定会送你一样好东西的!”

唐依然也笑着看着高兴的陆鸿飞,感觉自己是真的喜欢上这个少年了。

“臭流氓!你在干什么!?”

突然一声娇叱传来,两人转头看去,之间雅琦正怒气冲冲的冲过来。冲到近前,一把将陆鸿飞推开了,将唐依然护在自己的身后,盯着陆鸿飞说道:“我警告你臭流氓,别看依然性子温柔你就想欺负她,离依然远点!”

陆鸿飞被这么一出捣乱,脸上顿时出现了怒容,看着雅琦说道:“我怎么流氓了?我做了什么你这样诽谤我?”

雅琦冷哼一声,说道:“一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人,刚刚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骗我爷爷给你铸造武器,现在又在这里骗依然?你就是个流.氓!”

陆鸿飞准备说什么,却见雅琦身后,唐依然将手中的吊坠晃了晃,做出了你先走的口型。陆鸿飞哼了一声,不再说话,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看着陆鸿飞的背影雅琦转头看着唐依然关心的问道:“依然,你没事吧?”

唐依然摇摇头,说道:“我没事,雅琦啊,你为什么说那陆飞是流氓呢?我看他很好的啊!”

“好?那小白脸?”雅琦看着自己的发小,说道:“依然,你可别被他骗了,他就是个流氓······”

接着给唐依然说了一大堆,将陆鸿飞从头到脚说的坏到骨子了。唐依然笑着在哪里听着,渐渐地听出来雅琦为什么这么说陆鸿飞了,不由的抿嘴轻笑了。

陆鸿飞回到自己的房间,在脑海里疑惑的问道:“老头,为什么要把可以融化天外陨铁的消息说给老酒鬼听?”

脑海里,老者说道:“因为这老酒鬼值得相信,而且,你也需要一个好的铸造师才能将天外陨铁按照要求加进武器里的。”

“值得相信?我们不过见了他几回而已,你就这么确定?”陆鸿飞疑惑的问道。

“看人的本事老夫还是有的。”老者呵呵的笑道:“这老酒鬼极情于铸造,没有任何的杂念,这样的人只要你给予一份信任,获得的将是他誓死保密!”

陆鸿飞沉默片刻,对于老者说的这些,他不太明白,于是不再想这个问题。转头问道:“这天外陨铁的铸造有什么讲究?”

“讲究倒是没什么讲究,只要能融化就行。只是这天外陨铁很特殊,一把兵刃加上一丁点就能成为上等兵刃,却不是任何人都能用的。”老者在脑海里说道:“加入了天外陨铁的兵刃锋利无比,但也奇重无比。他的重量还不是单纯的重,它对修者体内的任何能量都有压制的作用。使得修者体内的能量流转放缓数十倍,这样有实力也发挥不出来的。”

陆鸿飞被老者说的一愣,问道:“这样的兵刃有什么用?”

“作用大了!”老者解释道:“将这种武器带在身边,体内的能量长时间处在压制状态,这样对修者的修炼也是一种磨砺,使得修者的修炼提升明显。你想,一个人长时间在这样的情况下修炼,那么他修炼到一级斗士级别的时候,当他脱离了这种情况,那他的实力会怎么?”

“会超出普通了一级斗士八倍到十倍的实力!”老者最后说道。

陆鸿飞点点头,看了看坐在石桌边的唐依然,和仍在喋喋不休的雅琦,盘坐在房间内开始修炼了。

此时陆鸿飞的体内,元气在体内流转,血肉一直都在有规律的颤抖,而皮肤不再颤抖了。

昨天和刀疤的一战,使得陆鸿飞悟出了自己的势,对第二层的心法理解的更加的深刻。同时借助势的感悟,将炼皮推到了大成。现在皮肤不再颤抖,开始向血肉压缩,加快炼肉的进度。

“陆家怎么就消失了?两个斗王啊,会被那个弑父夺位的家伙给逼走了?”

修炼许久,陆鸿飞被古廷斯的大嗓门给惊醒了,从床上下来走到房门口。

易阳和夜风的众人从院外进来,古廷斯还在不停地说道:“陆家那可是东华的支柱之一,怎么会这样消失了呢?”

陆鸿飞一惊,陆家?消失了?难到是自己家?

陆鸿飞按下焦急的心理,快步走到众人面前,笑着问道:“古哥,什么事情让你这么感慨啊?”

“还能有什么,刚刚在街上,看到从城主府发出的告示,动员所有人加入军队,抵御他国入侵。还说了京师陆家消失了,现在的元帅是上官家的新斗王,你说这都什么事?”古廷斯将一壶酒一口喝干,闷闷的说道。

真的是自己家!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