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白发老者打断他们的争吵,说道:“不管如何,欧阳轩宇既然能公开出来和兽族战斗,那么就说明他的良知还未完全泯灭,即便是他通了兽族,也还有挽救的可能。我们现在先不讨论他的事了,等以后看看他的表现再说。兽人军团又逼近了,这次我们不能再退了,已经让希伯来许多的领地都受到了兽人的侵害,不能让兽人再祸害更多的人类地盘了。”

希伯来客气了几句,这次罗迪亚没有反驳他,毕竟希伯来的地盘以前就是他的地盘,而且他还想在不久的将来将这个地盘给统一起来。

当欧阳轩宇带着终极战士返回矮人山谷里,他们战胜的消息早就在营地里传开了。

“老公!”欧阳轩宇的几个老婆深情地投入他的怀抱里,虽然明知道有莫问师父的保护欧阳轩宇不会有什么事,但是她们还是非常的担心。

“主人,这个终极战士果然名不虚传啊!”埃尔维塔斯乐呵呵地说道。

以前他还认为把终极两个字加在这些没有任何斗气的战士身上有些夸张,今天他是再没有任何意见了,就算他的水准再提升数个档次,也绝对不可能和比尔盖茨亲王对抗,更别说是变身的比尔盖茨亲王了。

拥有这么强大的手下,欧阳轩宇也很开心,只要等这个风头过了,他马上就去王者基地的总部多要点保镖过来,要是身边带着几百个这样的保镖,他就不相信还不能把希伯来踩在脚底下打耳光。

“老公!”塞斯妮欢喜地说:“现在我们胜利了,是不是该好好的庆祝一下!”

欧阳轩宇微笑着应了下来,然后让塞斯妮和玛蒂娜她们去安排,他在心里却是暗叹了一声,趁大家沉浸在欢庆的时候,拉着埃尔维塔斯来到岩浆山洞里。

“老奇!”欧阳轩宇神色沉重地说:“终极战士再厉害,我们也不过只有十个而已。埃尔维塔斯那四十个手下还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才能晋级完成,而且就算他们晋级了,也不知道战斗力是不是跟这些终极战士一样的。”

埃尔维塔斯叹道:“刚才我看到夫人们都很高兴,所以不忍打断,我认为那个比尔盖茨亲王不会就此甘休的,这个矮人山洞里肯定会有一场硬战要打。”

“老公!”赛因马里奥不知何时来到了欧阳轩宇的背后,此刻正深情款款地望着欧阳轩宇。

“你怎么来了?”欧阳轩宇不解地问道。

赛因马里奥抿嘴一笑,娇媚万千地说:“你别以为自己的举动能瞒得过我们,要知道你的一举一动可是时刻都被我关注着哦!”

欧阳轩宇满足地看着这个尤物一般的夫人,作为柯特手底下一个重要的棋子,不管是气质还是美貌和智慧,都完美得让人无法挑剔。只是柯特功利心太重,使得这个尤物生出了反叛之心,这才便宜了他。

欧阳轩宇正想将这小孩放回树叶上,可看到小孩那乖巧的模样,别说心地善良的云鱼了,连他都放不下手。

于是在欧阳轩宇思索再三之后,还是决定就带着他上路吧。云鱼还给他取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埃尔维塔斯。

欧阳轩宇抵死反对,可是所有的女眷一致表示这名字好听,驳回反对,反对无效。欧阳轩宇无比郁闷,埃尔维塔斯,发廊西施,如果被莫问知道还不得笑死,最可恶的是这个埃尔维塔斯一口一声“爹”的叫着他,还朝他傻笑,除了他和云鱼,谁也不让抱。

小埃尔维塔斯的可爱惹得所有人疼爱不已,甚至连干藤在他的挑逗下脸上都抽动了几下。

“情况不太对啊!”埃尔维塔斯突然自言自语地说。

正好听到这话的欧阳轩宇奇怪地问:“怎么不对?”

埃尔维塔斯说:“刚才我们一路过来的时候,路上有不少八阶野蛮兽人领队的兽群,可现在怎么走了大半天,一支兽群队伍都没看到。”

欧阳轩宇望了望埃尔维塔斯,金凤叽叽嘎嘎地叫了几声,云鱼解释:“我姐姐说,在一些高级魔兽的领地里,牠们不允许其他魔兽出入,或许我们进入了某个高级魔兽的领地!”

欧阳轩宇笑道:“我们一路走过来根本就没看到什么高级魔兽,这里除了野蛮兽人还是野蛮兽人。”

“九阶?”突然众人齐声说道。

能让自己领地没有其他野蛮兽人的,在野蛮森林里应该只有九阶野蛮兽人,或者更厉害的野蛮兽人。

“警戒!”艾尔玛大喊一声,所有矮人战士全部警惕地望着四周,装甲车摆出另类的七星八卦阵,将欧阳轩宇他们围在中间。

这时大家都在观察着四周,如果有人看一眼埃尔维塔斯的话,便可以发现他的眼睛突然闪了一道红光,他的舌头正贪婪地舔着嘴唇。

找不到对手,却隐约有危机感的丹尼斯怒吼一声,将浑身的真元全部爆发出来,罩住欧阳轩宇的时候还向未知的对手发起挑衅。

金凤也感觉到有些不对头,她飞到云鱼的头顶上,翅膀猛地涨开火焰,将云鱼和她全部罩在火焰里。

塞斯妮感觉到气氛异常,马上跟赛因马里奥将其他女子带进装甲车里,启动装甲车最强保护阵法,先保护好自己,以免给欧阳轩宇造成负担。

“凤儿!”见云鱼被火焰罩住,欧阳轩宇担心地喊了一句。还好他知道金凤无论如何都不会伤云鱼的,所以也没有表现得太过激动。

“嘿嘿……”整个树林里突然传来奸诈地笑声。

艾尔玛赶紧集合矮人战士将欧阳轩宇围在中间,警惕地望着四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欧阳轩宇沉声问道。

可惜没有人给他解答,大家都弄不明白对手到底是什么东西,隐藏在哪里,他们只能感觉到一股杀气笼罩着他们,如果不加以防备的话,随时可能受到致命的袭击。

“走了!”丹尼斯突然将气息收回,那种压迫的感觉突然之间就消失了。

矮人战士与埃尔维塔斯也纷纷点头,将气势收回来,他们已经感觉不到那股威胁的力量了。

这时躲在装甲车里的风灵和风心才拍拍胸口说:“吓死了,吓死了,刚才到底怎么了?怎么大家都弄得那么夸张!”

干藤也疑惑地皱着眉头,想找寻答案。

珍妮表情严肃地说:“刚才他们感觉到的是一股杀气,那是一种气势上的感觉,只有到一定境界的人才能感觉得到。那种感觉会让你非常压抑,心头发闷,如果境界稍差的没有人保护,当对方出现在你的面前时,你就会因为受不那种气势而心肺碎裂。”

她还真会挑时机,竟然藉机教起徒弟来了。

当大家都放下警惕的时候,金凤还是用火焰将云鱼包裹在里面。

欧阳轩宇走过去笑道:“好了,没事了,还不把我亲亲老婆放出来。”

“吱……吱!”金凤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这时候欧阳轩宇才感觉有些不对,火焰不是往外放的,而是往内收的,在火焰中的云鱼正痛苦的挣扎着,彷彿在受着煎熬。

“凤儿!”欧阳轩宇大声惊叫着就要扑上去。

丹尼斯见情况不对,马上将欧阳轩宇挡下,艾尔玛皱着眉头让一半的矮人警戒周围,他带着另一半的矮人过去看看情况。

“怎么回事?”塞斯妮听到欧阳轩宇的惊呼,赶紧从装甲车里钻出来。

“凤儿!”被丹尼斯挡住的欧阳轩宇根本就顾不上解释,只拼命地向火焰里大喊凤儿。

这时大家都看到了火焰里的情况,埃尔维塔斯露出两颗锋利的牙齿正咬着云鱼的脖子,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吸血鬼在吸血一样。云鱼拼命地想将埃尔维塔斯推开,表情痛苦不堪,金凤的火焰正不停地从云鱼的头顶钻进去,使得金凤也被牢牢地困住了。

“让开!”欧阳轩宇几次冲不出丹尼斯的阻挡,终于火大了。

埃尔维塔斯上前挡住欧阳轩宇,说:“主人,你不能上去啊,危险!”

欧阳轩宇怒道:“危险的是我老婆,如果我因为怕危险而站在这里无动于衷,老子一辈子不能原谅自己,给老子让开!”

埃尔维塔斯死死地拖住欧阳轩宇,大声喊道:“主人,我先去试试!”说完用力地将欧阳轩宇往后面一甩,然后扑向那团火焰。

“噗嗤!”一声响,埃尔维塔斯被大力弹开,然后重重地砸在一辆装甲车上,半天起不来。

眼看着云鱼那痛苦的表情,欧阳轩宇哪里受得了,他强制命令丹尼斯让开,纵身扑了过去;无比懊悔的丹尼斯也顾不得许多,跟着扑了过去。

所有女子看到这一幕都为之动容,甚至连干藤都不例外,眼睛里满是打转的泪珠。塞斯妮她们甚至也要扑上去,却被珍妮几个死死地拉住,艾尔玛派了几个矮人战士挡在她们面前,让她们只能隔岸望着连魔法盾都没放出来的欧阳轩宇扑向烈火。

就在大家以为欧阳轩宇和丹尼斯都要被弹出来的时候,非常意外的事情发生了,欧阳轩宇和丹尼斯竟然都冲了进去,反而是金凤被弹了出来,欧阳轩宇他们很快就被一道无形的能量包裹着,被困紧紧地束缚在里面。如果莫问在这里,就能认出这正是修练混沌诀的真元。

才刚靠近云鱼,欧阳轩宇和丹尼斯立刻感觉到真元在流失,他们很快就明白过来,是埃尔维塔斯这个罪魁祸首在吸收他们的真元。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