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欧阳轩宇的同意,赛因马里奥立刻带着十个终极战士通过岩浆山洞,去地道里折腾希伯来的那些手下。

当然,赛因马里奥得保证随时保持和欧阳轩宇联系,一旦有危险立刻回到这边来。

天色到了傍晚的时候,还在外面的山庄成员传来消息,又有数个人类军团开了过来,看他们行色匆匆,脸上的神色凝重,大战可能很快就要来临了。

听到一个个惊心动魄的汇报,欧阳轩宇用力地锤在地上,骂道:“该死的,要是能传个图像过来就好了。”

“庄主,我们在外面有个人可以保存图像,只是暂时不能观看,要等他回来才行。”埃尔维塔斯提议说道。

“丹比列!”欧阳轩宇眼睛一亮!

“什么丹比列?”塞斯妮不解地问。

欧阳轩宇可不会把当初拍摄丹比列裸照的事情说出来,他只是抿嘴而笑,对埃尔维塔斯说:“那就让他把图像都保存下来,等回头有时间我们慢慢看也行。”

虽然欧阳轩宇他们没有亲临现场,但是埃尔维塔斯让一个口齿伶俐的山庄弟子叙述得还不错,让人听得有些身临其境的感觉。

“庄主,整个营地的人好像都休息了!”

欧阳轩宇应了一声,说道:“他们睡了,我们也去好好睡一觉,养足了精神明天再来看。”

大家都知道明天可能就是人兽大战,或许连矮人山谷也会波及进去,所以都非常合作地回到营地里,就算睡不着,也尽量地消除一些疲惫,补充体力,免得没有体力应付即将来临的大战。

云鱼在回房的时候提了一句赛因马里奥,欧阳轩宇笑道:“没关系,拼命的时候用不到妳们,妳们想睡就睡,只要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就好了。”

第二天大家刚刚赶到岩浆山洞,通信器的另一端马上就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

“来了,来了,简直就是铺天盖地啊!”

欧阳轩宇急着问道:“什么来了,什么来了?”

“瘦马,瘦马来了!”那声音好像有些失常了。

埃尔维塔斯喝道:“什么瘦马、肥马,你给说清楚了,到底是什么来了?”

“是很多很多的马来了,他们上半身好像人一样,四个蹄子飞快地向这边奔来了,手上还拽着一把长长的标枪。”可能是另一个山庄弟子过来了,总算是把话说清楚了。

“半人马?”欧阳轩宇惊道,看来兽人是真的进攻人类了。

“主人!”这时另一个通信器里又传来了哈罗德的声音。

“嗯!”欧阳轩宇问道:“什么事?”

“事情对我们非常不妙!”哈罗德有些疲倦地说:“兽人国入侵人类的原因已经流传开了,他们都说是一个叫欧阳轩宇的人类向盖茨王挑拨人兽之间的关系,才引发这场战争的。”

“什么!”欧阳轩宇惊道:“我?”

“我什么时候挑拨人兽之间的关系了?”欧阳轩宇很无辜地说:“这是哪里传来的消息?”

哈罗德无奈地说:“这是各个国家流传出来之后我们才知道的,至于消息的具体来源,根本就无从查起。”

“那人类联盟是什么态度?”埃尔维塔斯赶紧插嘴问道。

“目前还不清楚,人类联盟还没有明确表态!”

“没有明确表态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已经默认了欧阳轩宇勾结兽人国吗?”云鱼忿忿地说道,虽然她并不在意生活在兽人国或者是人类里,但是她也明白传出这个消息的人是想害欧阳轩宇。

哈罗德叹道:“我想他们放弃冰原城,而把第一个交战地点换在矮人山谷的入口处,就说明他们已经有一些想法了。而且能让各国同时对外流传一个消息,我不知道除了人类联盟以外还有谁有这个能力。”

欧阳轩宇哼道:“管他怎么想,都不干老子的事,逼急了,谁都别惹老子,否则老子就让他好看。”

他又不是这个大陆上的人,这个大陆上的人对他有什么想法他根本就不在乎,反正只要能回到地球上去,其他的一切就好办了。

“主人放心!”哈罗德恶毒地说:“这些毁谤你的人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此刻正是对欧阳轩宇表示忠心的时候,他要让那些毁谤欧阳轩宇的人得到应有的代价,龙组发展了这么长时间,多少也掌握一些人的软肋。

“庄主,双方现在正在对峙!”山庄弟子传来了战场上最新的消息。

半人马军团的军团长追寻人类的足迹来到这个地方,看到前面那严阵以待的人类,他便停下了步伐,嘲讽地对人类的将军说:“怎么,不跑了?”

“本将军在这里等你来送死呢?”人类将军口气相当地狂傲。

半人马军团的军团长放声笑了起来,说道:“你们连城池都丢给本座了,还敢口出狂言,真是不知羞耻为何物。”

“废话少说,手底下见真章!”人类将军显然对未战先逃的建议很不满,他也懒得囉嗦,直接舞出一把长枪向半人马军团长挑战。

“好!”半人马军团长熟练地舞弄着标枪,然后重重地插在地上,说道:“那就让我来会会你!”

人类将军看上去也有些真材实料,他大枪一舞,骑着一匹独角兽,架式十足地向半人马军团长袭来。

独角兽可是普通坐骑中的王者,甚至连普通的地龙都不能与牠相提并论,估计只有真正的龙骑士才能超越独角兽,在艾密斯大陆上,没有一定身分的人是不能拥有这种坐骑的。

“来得好!”半人马冷哼一声,快步向前冲去,随后用尾巴将标枪一卷,用力地甩向人类将军。

那个将军只关注半人马的手脚去了,哪里注意到半人马的尾巴会发出如此凌厉的一击,没有经验的他眼看着标枪即将穿透他的身体。

“嘶……”独角兽发出一声高声鸣叫,硬生生地停住身子,然后双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堪堪躲过半人马的凌厉一击。

“好!”人类众将齐声叫好。

半人马群也发出得意地高呼,第一个回合就让人类将军的坐骑给跪了下来,说明人类将军不堪一击。

“该死的!”人类将军脸色铁青,不知道是刚才被吓到了,还是被心头的怒火给憋的,他抓住长枪奋力地扫向半人马。

“哼,没用!”半人马灵活地闪过这一击,对人类将军不停地用言语嘲讽。

“那看这招有没有用!”人类将军愤怒地连连递出长枪,一道道烈焰从他的枪尖射向半人马,彷彿要将半人马吞噬,同时半人马的脚下裂开一道道裂缝。

看来人类将军手上的那把武器不是一件凡物,这些火焰显然都是长枪提供的能量,而人类将军应该是土魔战士,地上的裂痕正是土系魔法所致。

半人马军团长眼看无处可逃,他大吼一声,手上突然多了两柄标枪,右手这柄标枪奋力地扔向人类战士,双手再握着另一柄标枪,用标枪枪尖点着裂缝的边上,在人类将军的攻击下灵活自如。

人类将军的境界跟半人马相差不大,但是他那身装备真的强大,半人马的军团长凭藉着敏捷的身手,两人战得是难舍难分。最后双方的总指挥一声令下,两军叫嗷嗷地对撞上去,正面只看到鲜血洒满了一片。

不管是人类还是半人马,倒在地上就没有爬起来的可能,尤其是最先那些倒下去的,甚至已经被踩成泥浆了。

欧阳轩宇他们看不到这些场面,也不关心这种场面,他只想知道希伯来和抗兽联盟到底暗中有些什么针对他计画。

“老公!”就在外面激战的时候,赛因马里奥突然兴奋地传来一个消息,说道:“我已经把地道里的混蛋全部清除了。”

欧阳轩宇皱了皱眉头,他的心头没有听到好消息的喜悦,甚至隐约还有些担忧。

“什么?”在总指挥处,一个白发老者不敢相信地说:“他真的这么做了?”

希伯来非常诚恳地说:“不错,您让我安排在地道里的人手全部都被他消灭了。”

白发老者哼道:“这个人类的败渣,我们在前面和兽人拼命,他却用人类的生命去讨好那些该死的兽族。你马上带人进去给他一点颜色瞧瞧,让这个人类的败类受到应有的惩罚。”

希伯来思索着说:“让我们惩罚这个败类,不如让他们狗咬狗!”

“哦,怎么一个狗咬狗?”白发老者不解地问。

希伯来说道:“这个人类肯定不可能跟每个兽人联系吧,他应该只是跟兽人国的高层联系,兽人国的普通兽人哪里知道他的身分,如果我们假装狼狈的逃离这个地方,然后表现得那个地道里面好像是我们的总指挥所一样,你说兽人军团会不会一路追踪下去呢?”

在一眼冷眼旁观的罗迪亚接着嘲讽地说道:“路上你还尽量给兽人军团指引路线,最后兽人军团和欧阳轩宇相碰,双方发生一场激烈的交战,你就在一边渔翁得利。”矮人山谷在希伯来的地盘里,罗迪亚自然不希望希伯来藉这次人类联盟将欧阳轩宇消灭掉,那样会让希伯来能腾出更多的实力来对付他。

希伯来没有半点不开心的样子,反而高兴地说:“不错,不错,人家说知子莫若父,这句话果然说得对极了。”

罗迪亚怒道:“孤当年要知道你会变成这样,早就把你捏死了!”作为傲然一时的大帝,连帝国都被儿子给瓜分了,他自然没有心情跟这个逆子说笑。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