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欧阳轩宇关切地问。

“外面,外面好恐怖!”赛因马里奥有些颤抖地说。

“恐怖?”欧阳轩宇奇怪地问道:“外面有什么恐怖的?”

“那叫声真的好惨,我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珍妮好像浑身发冷地摸了摸手臂。

“什么叫声这么惨?”欧阳轩宇紧皱着眉头,抬腿准备出去看看。

“是埃尔维塔斯的手下在叫唤!”趴在地上的丹尼斯说道:“这房子早已被我用结界给保护起来了,所以待在这里面听不到他们嚎叫的声音。”

“哦!”欧阳轩宇点点头,对迪伦说:“你去问问,问一下他们晋级具体需要多长时间。”

这可是一股不错的战斗力,了解了他们什么时候晋级成功,也好安排他们适时地投入战斗中。

迪伦脑袋摇得跟铃铛一样,听到这声音就觉得害怕了,还让他去那个院子里问话,打死他都不敢吶。倒不是他胆小,也不是他怕死,实在是那个地方太让人痛苦了。

欧阳轩宇拿着发声器,笑道:“也不知道这东西发出的声音,跟那些终极战士比起来相差多少。”

珍妮脸色微变,说道:“终极战士的叫声只是让境界低的人感觉到恐惧,达到神级的高手应该就没什么感觉了,而发声器发出的声音是让人听了之后会不由自主地停顿一下。只要能量充裕,那个声音能随时发出来,对手肯定要分心关注这个声音。”

“哦!”欧阳轩宇点点头,说:“丹尼斯,你去埃尔维塔斯那里问问,当初埃尔维塔斯晋级一下子就好了,怎么他们叫唤了这么长时间还没好。”

丹尼斯站起来一跃而出,给欧阳轩宇当坐骑习惯了,一般情况下牠都保持像一只老虎大小。

“迪伦!有件事要麻烦你跑一下腿!”欧阳轩宇客气地说。

迪伦说道:“庄主这是哪里话,有什么事你吩咐就行了!”

欧阳轩宇笑了笑,说道:“你去通知艾尔玛,让他把战斗矮人都集中到外面来,调用的时候也方便一些,一旦发生紧急情况,他们能随时投入战斗中。”

迪伦点头准备转身离去,欧阳轩宇突然上前拍拍他的肩膀,拿出几个传送卷轴,说:“我一直把你当成自己的兄弟,艾柯已经出事了,我不希望再看到你们出事。如果这里不可守的时候,你拿着这几个卷轴逃出去吧,到时候干坤山庄汇合!”艾柯的死亡,依旧让欧阳轩宇耿耿于怀,当初只要他警惕一些,那些事原本是可以不发生的。

迪伦双眼溢满了泪水,他重重地点下头,说:“当初留在干坤山庄,我们就已经是兄弟了,艾柯肯定也会坚持自己的选择,我们都不会后悔的。”

欧阳轩宇也重重地应道:“有你们做兄弟,是我的骄傲!”

虽然在寻找回家的路上,迪伦并没有给他太多的帮助,但是迪伦教会了他怎么做人,怎么做一个有意义的人。

目送迪伦离去,欧阳轩宇没有急着试验三件装备的作用,而是深情款款地走到珍妮面前,说道:“学铸造辛苦吧!”

珍妮微微摇头,笑道:“辛苦什么,都习惯了,族长他们也都挺好的,能帮我做的他们都帮我做了。”

“那就好!”

“就一点让我觉得有些古怪!”珍妮微微叹道。

欧阳轩宇赶紧问道:“什么古怪?”

“想当初你只不过是参与风火铸造门的考试,我是上面那意气风发的考官,这才多长时间的工夫,转眼间你就拥有了整个矮人族,铸造水准也是一进再进,听那些矮人说,如果不是你在铸造术上面花的时间太少的话,你已经成为一个铸造神师了。而我呢,现在跟你比起来,不过是一个刚刚入门的铸造师而已,根本就登不上大雅之堂。”珍妮是半撒娇、半抱怨地对欧阳轩宇发了一通牢骚。

“咯咯!”众女一齐笑了起来。

想到这些年自己的变化是何其的迅速,欧阳轩宇也是心情大好,他拿出几张传送卷轴,笑着说道:“那妳就加油,到时候超越我这个半路出家的和尚。这几张卷轴就是我绑住妳的枷锁,不管矮人山谷发生了什么事,我要妳安全,安全的陪我一生一世。”

珍妮明确地表明了她的心意,如果不是现在时机不合适,欧阳轩宇真想今天晚上就跟她享受洞房花烛夜的乐趣。

“娄青儿呢?”珍妮突然说道:“你有没有把她考虑进去?”

欧阳轩宇一时哑然,他确实没有考虑过娄青儿,不是他想不起来,是他实在不愿意想起来。不管如何,他怎么都算得上是她的杀父仇人,就算娄青儿为人再好,欧阳轩宇都不敢大意地将她放在身边,万一要是阴沟里翻了船,那可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干藤的大仇已经得报,听说她改变了不少,你要是没有意见的话,我想把带在身边。”

欧阳轩宇还在考虑娄青儿的事,珍妮又将话题转到干藤身上了,其实当干藤大仇得报之后,她就变成了一个非常乖巧的女孩,现在珍妮学铸造术的时候也需要一个助手,铸造山洞里的都是矮人,如果干藤能来帮她的忙,那是再好不过。

这个提议欧阳轩宇自然没意见,干藤现在对欧阳轩宇的话也是言听计从,欧阳轩宇把她唤过来交代一番,她立刻乖巧地站到珍妮的身后。

没过多久艾尔玛也过来了,迪伦正在营地里腾出房子来给他们休息。

欧阳轩宇说道:“大家都好好休息,养足精神,一旦外面有动静,我马上通知大家。”

赛因马里奥接着说:“等一下丹尼斯回来就让他用结界把埃尔维塔斯的那个院子给封住,免得吵着大家休息。”

欧阳轩宇感激地朝着她点点头,待在房间里的他都忘记了埃尔维塔斯那里有个祸害整个营地的泉源。

就在大家准备散去休息的时候,埃尔维塔斯赶了过来,欧阳轩宇问道:“怎么了?”埃尔维塔斯一直守在岩浆山洞那里,外面传来什么消息他是第一个知情的。

埃尔维塔斯担忧地说:“山洞的入口已经被堵死了!”

“堵死了?”

埃尔维塔斯答道:“是啊,靠近山洞的弟子们刚刚进入地道,马上就来了一大群人,把整个入口给彻底堵住了,我们还有不少人在外面进不来,正在将他们观察到的消息传回来。”

“都观察到了什么情况?”赛因马里奥问道。

“只知道来的人数很多,我听说入口被堵死就过来了,还没来得及听进一步的消息。”

“我回来了!”丹尼斯的身影从门口处钻了进来,欧阳轩宇跳到牠的身上,说:“走,我们过去看看。”

“去哪?”刚刚进来的丹尼斯有些莫名其妙。

“去岩浆山洞,外面有情况了!”赛因马里奥跟着跳上丹尼斯的身上,一把扯住丹尼斯的长毛。

“都去看看吧!”欧阳轩宇一声令下,大家一齐往岩浆山洞走去。

在路上,欧阳轩宇问道:“埃尔维塔斯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丹尼斯原话复述一遍:“他说时间可能会稍微长一点,最快的都要三个月左右。”

“什么?”欧阳轩宇惊道:“当初他怎么一下子就晋级了,这差别未免也太大了点吧!”

丹尼斯继续学着埃尔维塔斯的口气,说:“没办法,谁让他当初晋级的时候基地灵魂帮忙,这些苦命的手下晋级的时候可是只能靠自己和核心零件的帮忙。而且他也必须守在那里,否则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欧阳轩宇脱口骂道:“那个混蛋,老子要知道怎么让那片破树叶帮忙,早就去帮忙了。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到了这个关键时候他给老子掉鍊子。”

不管欧阳轩宇怎么咒骂,埃尔维塔斯无法参与这场战斗已成了事实,而且一旦前方失守,还不知道怎么安顿那群正在晋级的终极战士,杜鲁又不在这里,欧阳轩宇拿着他们还真的是头痛。

“先不管他们了,要是这里没出事那最好,要是这里真的出了什么问题,我们也只能尽力而为。如果杜鲁及时赶了过来,那就让杜鲁把他们带走,假如杜鲁赶不过来,那就怪不得我们了。”赛因马里奥可就没有欧阳轩宇那种妇人之仁了,听说埃尔维塔斯他们会成为拖累,她立刻就做出了放弃的决定。

“也只能这样了!”欧阳轩宇叹道,很快他们就来到了岩浆山洞。

“情况怎么样?”欧阳轩宇问向那几个守候在这里的山庄成员。

“报告庄主!”其中一个山庄成员端庄地起身行礼,答道:“外面传回消息,已经可以确定地道的入口就是人类联盟的设在这里的总指挥部。地道里传来消息,人类联盟已经有不少的人员进了地道。”

“靠!”欧阳轩宇怒道:“还真以为老子没人了,走,丹尼斯,我们去看看!”

看人类联盟这架式,是准备先灭他欧阳轩宇,然后再跟兽人军团开战,他欧阳轩宇可不是吃素的,既然你都惹上门了,老子就给你点颜色瞧瞧。

埃尔维塔斯赶紧劝道:“主人不可轻举妄动,这点小事怎么能劳烦您呢,我们去就行了。”

丹尼斯也劝道:“是啊,我们在暗处对方在明处,让我带十个终极战士过去,还有什么摆不平的。”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