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怡看到莫问如此淡定的模样,她心里一阵犹豫,她也听说过中医的针灸术,的确要脱去衣物,可是面对莫问这样的男子,陈怡还是有些放不开的。

罢了,既然都要被他摸了、看了,那又怎样,如果他说的真的,如果他能治好,这一切就算的了什么呢?

这个时候,陈怡已经做出了决定,伸手缓缓地脱掉了上衣,露出了那件白色的文胸,随着上衣的褪去,莫问已经能够看到了她那白嫩的香肩,看着胸口的美丽景色,莫问的心跳竟然也不受控制的加速了跳动,血液也开始沸腾,只是他却强行压住了这股躁动,努力装出了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他没想到,生活孩子的陈怡,身材竟然与女孩子一般无二,这身材保持的太好了。

陈怡看了看莫问一眼,发现他真的是一副淡然的模样,这样的淡然,或许只有真正的神医才有如此心态,处乱不惊。

哪里知道莫问这时候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了,特别是看到陈怡那完美的身体时,莫问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了。

‘咕嘟’一声,莫问吞了一口口水,一双眼睛更是迅速的在陈怡的身体上扫过……

只是看了一眼,即便有衣服的遮掩,莫问也忍不住一种鼻血狂喷的冲动。

陈怡的脸上也是一片绯红,这还是她第一次在一个陌生的男人如此尴尬不已,可是想到了眼前是一名医生,她也就变得释然了,她又强忍住了心中的羞涩,反而更加的大方起来,然后躺在了医务室的诊疗床上,侧头看了一眼莫问,娇羞地喊了一声:“好了,你可以开始了……”

望着躺在诊疗床的女子,莫问的表面虽然一片镇定,可是他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几乎要蹦了出来。

躺在诊疗床上的陈怡反而整个人都放开了,看着坐在自己身前的莫问,很是大方地说道:“开始吧……”

陈怡压下了心中的那股羞涩,等待着莫问的施针。

当然她已经打定了注意,如果莫问不能缓解她的病痛,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也要将他找出来碎尸万段,敢占老娘的便宜,整个富州市,还找不出几个人。

莫问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努力让自己的心平静一点,然后掏出了银针包,将其放在诊疗床的左侧,伸出了有些颤抖的手,一根银针取出,朝着陈怡的身体靠近……

“你的手为什么这么抖?”陈怡挑眉道。

“这是针灸的手法,可以缓解银针扎入你体内时的疼痛感……”莫问挺佩服自己的应变能力,说起谎来,眼睛都不眨眼一下。

“哦……”陈怡哦了一声,尽管觉得这种手法有点荒谬,可是莫问的医术她已经见识到了,说不定还真的有这种针灸手法呢,干脆不看,闭上了眼睛。

终于,莫问终于平静了下来,一根针准确无误地扎入陈怡的体内,他的手法与针灸之术,已然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陈怡都感觉不到一丝疼痛,甚至都不知道莫问什么时候将银针扎入自己的体内。

陈怡闭着眼睛,感觉着莫问的手指触碰,心跳的速度也是一阵加速,整个人更感觉好似触电了一样,那种奇妙的感觉竟然让她产生了一种渴望男人的念头。

不过这样的念头刚刚出现,就被她压制了下去。

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念头,真是羞死人了。

这个时候,莫问已经扎好了穴位,让陈怡侧卧着。

当陈怡睁开眼睛侧卧的时候,顿时吓了一跳,她看到在自己的身体各处,扎了密密麻麻数十根银针。

不一会的功夫,莫问又在陈怡的后背,扎了数十根银针。

在做好这一切后,还有最重要的一个环节,那就是莫问的神秘疗法了。

只见他伸出双手,双手之间一道光芒钻入陈怡的身体。

“嗯……”连续被莫问这般的治疗,哪怕陈怡心里克制着,可是依旧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她清晰地感觉到,从身体各处传入的一阵暖流,顺着全身的筋脉缓缓而流动,这种感觉真的是太美妙了。

突然间,陈怡好像迷上了这种美妙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在那美妙感觉蔓延全身的同时,陈怡好像有了要与莫问做那种事的渴望。

我怎么会这样?

难道我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么?

这个念头让陈怡着实吓了一大跳。

“还要多久?”一边享受美妙感觉的陈怡,一边娇羞地问着莫问。

“别动,这是最关键的一个环节,等你出汗以后,就差不多了……还有,一会我拔掉银针后,一个小时内,不能做剧烈运动,不能喝水,不能上厕所。”感受到陈怡身体有扭动的迹象,莫问赶忙制止了,双掌之间的感觉异常的奇妙,让其有些舍不得放开。

“哦!”陈怡乖巧地哦了一声。

…………

终于好了,陈怡的心里重重地松了一口气,她赶忙拿起自己的衣服穿好,脸红的跟即将下山的夕阳一般,甚是可爱、迷人。

而莫问看着眼前美女穿衣的动作,不得不承认,这个陈怡是难得的美人。

很快,陈怡穿戴完毕,见莫问盯着自己,眉头顿时就跳了跳,身体都被看光了,这家伙怎么还这么色迷迷的?

“记住我说的话,不然后果自负……”不等陈怡开口说话,莫问已经先一步开口了。

“嗯,我知道!一个小时内不准做剧烈运动,不能喝水,不能上厕所,放心吧,我能忍得住。”陈怡愣了愣,一双美眸看着莫问,只见他神情自若,言语平静,也不便再追问什么。

“好了,你休息吧,我该走了……”看到陈怡闪烁不定的目光,莫问还是觉得趁早离开为好,说着,推开门就往外面走去。

“等等……莫医生……”就在莫问要走的同时,陈怡赶忙追了上来,她的表情变得挺怪异的,她觉得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身上,有一种历经沧桑的东西,而陈怡忽闪的眼神下,流露着失落与娇羞,她一边跟在莫问身后,一边对莫问说道:“我送你……”

“莫医生。”陈怡跟在莫问的身后,小脸红扑扑地望着他,问道:“我该怎么找你?”

“怎么?舍不得我?呵呵……”莫问回过头,微笑着问道。

“切,别不正经,我是找你治病的!想什么呢你……”陈怡娇羞地白了莫问一眼。

“呵呵,放心吧,我们肯定会再见面的!”莫问笑道。

陈怡在心里暗骂了一句:‘真是木头人,话已经说的这么直接了,难道你就不会留个电话号码吗?人家是女孩子,难不成还要我开口问吗?’

“怎么?还有事?”莫问见陈怡默不作声,调侃道。

“那个……我……我……”陈怡心有恋意,心中的那份悸动让她最终开口问道:“你给我留个电话呗,要不然我怎么找你啊!”

“呵呵!”莫问呵呵一笑,他根本就没有电话怎么给陈怡电话号码呢,紧接着脸色一沉,摇摇头,道:“不知何处去,一切缘中定!你放心,我会来找你的!”

说完,很洒脱地对着陈怡挥挥手,随着四号车厢挤去。

看到莫问渐渐消失在人潮之中,陈怡的心里好像丢了什么东西一样……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