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老道士见此良机,当然不肯罢手。虽然他现在已经知道射击子弹的那人是谁了——便是叶南天说过的那个奇怪的女孩。虽然不知道她是不是朋友,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她的敌人一定是浩二。既然如此,他现在是稍微安全的,并且浩二现在是腹背受敌。这是难得的良机。

老道士双手在虚空中乱舞一阵,身前阵阵波光疯狂的涌动流转,随即一道充满灵蕴的能量如同炮弹一般射向身前的浩二。

但是他显然低估了浩二这个少年。他在解决掉那颗子弹的时候浩二便已经将注意力放在了老道士身上,即使他背对着老道士。因为背对着敌人的时候也是最容易受到攻击的时候,这一点,没有人比浩二更加的明白。

所以他在划出那道匕首的时候,身体早就已经借着手上的气力向右边偏转过去。

他的速度已经是很快了,但是老道士的速度也很快。

那充满灵蕴的能量看着就要被浩二躲过,却突然又撞上了浩二的肩膀,浩二身体瞬间失去平衡,整个人向前方倒去。

在他失去重心的时候。

那道银光又出现了,依然是在那高楼上射击而来。

狙击的人看样子在一发不中的时候并没有着急射出第二颗子弹,而是细心观察战场上形势的变化,然后寻求机会。

这当然就是最好的机会,此时的被狙击目标浩二失去重心正在向地面跌去。狙击手不可能再放过了。

浩二此时连看也无法向上看,只能被动的向下跌倒。而子弹此时已经离他不过几米。几米的时间子弹飞行不过一瞬,或者说连一瞬这样的形容词都太过长久了。

灵蕴子弹终于响起来。

“砰。”

如同爆炸一样的声音,在浩二的背部响动起来。

灵蕴子弹和其他子弹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一旦进入敌人的身体之后,就无法破开身体在射出来,如同将灵蕴射入身体然后爆炸一样,子弹也随之消散。没人知道这灵蕴子弹的真正原理,就连莉莉丝自己也不知道。她所用的,不管是枪械,还是子弹制造的机器,或者身体内灵蕴产生的小型机器,都只是被动的接受。不管是K组织的本组织力量,还是旗下所属的其他九只部队(现为七支部队)的灵蕴部队的士兵和驱魔师们大多数也不明白灵蕴子弹的原理,他们不过是使用者而已。

灵蕴子弹进入人的身体之后就如同消失了一般,以子弹携带者的灵蕴从内部攻击敌人。

所以浩二一旦中枪,非死即伤。

果然,本来一直失去重心并且向下跌倒的浩二在受到那颗灵蕴子弹的袭击之后,倒下的速度更加快了。与其说是倒下,还不如说是如同被一大股力量压下去。并且重重的摔倒在地下。

老道士这才抽空看着子弹射击过来的方向,心想,狙击浩二的难道就是那个金色头发并且非人非妖的少女么?只是老道士却不知道那少女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只是来狙击浩二的,或者是来抢夺这部《灵经》。

浩二躺在地上抽搐着,伤口不断流出新鲜的血液。

这个时候叶南天和老道士都朝着浩二的方向走去。

可是,又是一道银光划过天际。这是第三枪,这一枪依然是朝着浩二所躺的地方射去。

“难道浩二中了那枪还能活命?”虽然浩二依然在地上抽搐并且急促的呼吸,但是老道士却认为那一枪直接从背脊击入,而且还是灵蕴聚集的狙击子弹。常人要受到这种程度伤害绝对会当场死去,甚至身体直接爆炸都有可能。而且再者说,就算是驱魔师,也不过是平凡人而已。不管灵蕴有多强大,只要没有在子弹进入身体前拦截住的话,灵蕴子弹带来的冲击里和灵蕴的爆发力都足以让他死亡。

“这女孩果然心细,手也毒。她一定是想补一枪,以绝后患。”不过老道士却觉得这样似乎多余。叶南天和老道士因看见第三道银光袭来的时候都退了一步。

老道士正这样想着,本来还躺在地上痛苦挣扎,濒临死亡却已是绝望之境的浩二猛然跃起来,如同一只豹子一般迅捷而敏锐。

他刚刚跃动起来离开之前所躺的地面,灵蕴子弹便啪的一声打在地上,闪耀出一阵银色光辉,然后又在寂静漆黑的大街上消失于无形。

叶南天正拔腿要追,被老道士吼住。

老道士道:“南天啊,就让他走吧,今晚已经拿到青门的《灵经》已然算是侥幸了,若不是高楼上那女孩相助,可能为师要死在这毛头小子手里了。咳咳,人老了。”

这个时候叶南天才发现虽然老道士躲过一劫,但是身体因为之前剧烈的运动而便得有些虚弱。他知道师父其实是有许多年都没有战斗过了。如果是好多年前的师父,叶南天相信就算单打独斗,老道士也可以独自降服浩二。这样一边想着一边去搀扶着老道士的叶南天心里极不是滋味,若是他稍微能有些实力,也不至于让师父孤军奋战,叶南天觉得说到底还是他自己太弱小。只能受师父的保护,想来这么多年除了练过几手低级的法术以外,他完全是一事无成。就连以前和张云去出除魔任务的时候,他都属于混子,完全属于打酱油的角色。很多的任务就算没有叶南天,张云也可以独自完成。

叶南天低着头,沉默不语。他从来就是一个浮夸的人,总是爱大声的笑着,他也是个话痨,很少像今天这样安静下来。像叶南天这样的人,一旦安静下来,就代表着他的认真。很多时候,平时嬉皮笑脸的人,一旦严肃起来,很容易让旁人察觉到,也很容易让旁人感觉到不安。

调皮鬼也不说话,站在叶南天肩膀上的它突然将自己的身子埋低,然后抱着叶南天那头发凌乱的脑袋,似乎像在安慰一样。它一定是见本来一直很活跃的叶南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沉默了起来,而且一贯舒展的眉头今天也紧紧的锁着,似乎在想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调皮鬼是个聪明的小妖,虽然他不明白叶南天为何突然变成这样,但是却尽力去安慰着叶南天。它又伸着自己调皮的石头去舔叶南天的脸。但是叶南天却一动也不动。

叶南天没有理会调皮鬼,他当然知道调皮鬼的意思,它在逗他开心,虽然现在的叶南天笑不出来,也不知道说什么话,依然对着调皮鬼笑了笑,那笑容不如叶南天平日里的笑容美好,因为没有平时的笑容那么自然而畅快。调皮鬼撇嘴一阵无语。

而这时候老道士方才从之前战斗的回忆里醒过来,似乎发现了叶南天的不对劲。他微微一笑,用手抚着自己的胡子道:“南天,你放开我,为师还没老到那种程度。我自己还能走。只不过累了罢了。”

叶南天点点头,松开老道士的手。

老道士看了眼叶南天深锁眉头的表情道:“南天啊,为师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这不是你的问题。是为师这几年一直没留在身边好好调教你。你父母将你托付给我,并让你继承青门子弟的身份,但是为师只是教给你一些鸡毛蒜皮的术法。也许你会不甘心把,我既没在你身边,也没有给你更多的鼓励。但是为师现在可想通了,这一次我回来会一直把你带在身边,很多以前怕牵连你而没跟你说的事情,这一次也可以完完整整的告诉你了。不过这些事情就算知道了,危险也是极大的,何况还要亲身去解决和面对。所以,为师也尊重你的选择,现在已找到了青门《灵经》,你就选择吧,开始新的不一样的人生,或者还是继续下去呢?”

老道士说话的速度很慢,但是叶南天却每一个字都听得认认真真,反复咀嚼着。

他停下来,顿了一下,双眼坚定的看着老道士道:“当然是继续下去,师父,我也想为你做一些事情呢。你把我养育这么大,该我报恩的时候了,我也想在你危机的时刻帮助你而不是什么事情都依赖你。还有,我法术不成那是我悟性太低,和师父没有多大关系,也请师父不用自责。”

老道士哈哈大笑道:“不错,不错,你父母将你托付给我没有错,我收了你这个弟子也没有错,我想青门有你继承,那也定然是没错的。既然如此,那今天起你便随我吧,好多事情都没搞清楚,现在有你帮忙,不对,应该说有你在,青门又多一份力量。那自然是极好的。”

叶南天闻言,之前的阴霾一扫而过,当即在老道士的身前扑通一声跪下来,连磕三个响头。

这是叶南天第二次跟老道士磕头,第一次的时候还遥远得很,那是六岁的时候,父母刚刚逝去,悲痛不已的叶南天在老道士的身前磕了三个响头,自那之后,老道士便道,我可能尽不了为人师父的职责,所以以后便不要跪下磕头。

但是今天叶南天却又跪下了,他一点也不觉得这样是不应该的,反而心安理得。好多年来和老道士在一起的一幕幕画面,又重现在叶南天的脑海中,就像在昨天一样亲切熟悉。现在想来,好多年前的师父还很年轻,胡子没那么长,头发也还没白。施放法术的时候更是潇洒。现今叶南天却发现时间荏苒,师父已经衰老成如此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