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莉丝并没有和机器另一边的教授讲多久就挂断了讯息。然后她转过头来,脸上又恢复了以前那面无表情的样子。张云心想这姑娘以后长大了估计会是个冰一样冷漠的女人吧大概。但是张云但愿不是,张云自小就对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山姑娘不感冒。

莉莉丝转过头来对张云说道:“云哥哥,教授说我们可以去了。今天晚上。因为在城区过去可能会被其他的势力订上,所以晚上出发好一点。”莉莉丝像机器一样说着,但是张云听到她叫张云为云哥哥,内心仍然还是很高兴的。

但是张云听到后面却发现不对劲。什么叫被其他势力盯上。

张云疑惑的问道:“其他势力?你们不是军方么?怎么还会有其他势力?而且这是和平年代,就算有其他势力也不敢怎么样吧。”

莉莉丝答道:“看来你的确什么都不知道呢,K组织有九支部队,但是由于今年妖魔普遍出现,不只是在A城,在各个城市都有出现。K组织为了平复妖鬼之灾,花费了许多资金研究灵蕴以及装备灵蕴军队,比如我手里的POD06便是最新的研发成果。”

张云道:“那跟其他势力有什么关系?”

莉莉丝道:“下面的势力由于战时需要疯狂的扩张,获得了恐怖的财力和人力,而且他们也拥有之前的灵蕴科技研发成果。所以,已经有两只部队的核心人员叛逃了。比如第三部队的红眼死神,还有第九部队的血王。他们都是背叛K组织的存在,并且为了获取最新的研发成果,他们甚至有人跟踪K组织内部人员,甚至迫害相关重要的科技人员。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张云道:“吴玄也是敌对势力?”

张云吃惊的问道,虽然吴玄给张云的印象一直是冷漠甚至是无情的,但是吴玄并没有伤害张云,甚至给了他从小到大都梦寐以求的力量。而且依张云的直觉,他总觉得吴玄不可能是成为与正义的政府相对立的存在的。

莉莉丝面无表情的说道:“云哥哥,你一定在想吴玄不是那种人。”

张云被莉莉丝看透了内心所想,只得呆呆的点头,等着莉莉丝说出其他的话。

莉莉丝又说道:“教授说过,人的直觉很少也可能对,甚至绝大部分是错误的。人是一种善于掩饰自己的生物,也常常给别人造成假象,这就是无形的欺骗。虽然现在我们还不知道为什么吴玄要将你带上驱魔师的道路,不过大概也是没安好心的。实话告诉你,虽然这军事机密我不该说出来;在前几日,一个重要的研究会议,被袭击了,K组织内非常重要的灵蕴科学家们全部死亡,无一幸免。而根据调查,疑似吴玄的男子曾经出现在那一带,身边还带着一个和你年龄相仿的少年。也许当年如果K组织不加紧对吴玄的追查使得他暂时离开A城的话,那么很有可能在吴玄身边的那个少年就是你。”

莉莉丝一口气说了一长串,张云又再一次震惊了。

张云问道:“那次重要的会议,有多重要?让一直潜伏着的吴玄都冒出头来了。”

莉莉丝道:“根据最新对妖鬼的分析,发现妖鬼开始同人类智慧有相近的趋势,最为明显的一点,就是它们开始有组织。这次会议便是对这现象的研究。试想,如果那些妖鬼能够如同人类一般联合起来,势力该有多庞大?那样的话,整个国家都有灭顶之灾。这次的会议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了吧。而且在场的科学家都是人类社会学家,还有灵蕴和妖鬼的研究大师们。”

张云疑道:“这么重要的会议,为什么教授没有去?”

莉莉丝想了一会,冷冷说道:“教授早在几年前就被贬职了,现在他的真实身份是第七部队的指挥官。至于对于灵蕴和妖鬼的研究,只是他私下进行的。所以请你不要轻易说出口。而且教授喜欢别人叫他教授,而不是首长。在他心目中,研究是神圣的事情。”

张云这才恍然大悟。

莉莉丝由道:“昨天之所以说教授出任务,便是去调查那次会议,并且运回高度机密的文件。”

“现在,你大概明白了吧,敌对的势力很多,甚至连妖鬼都可能成为新崛起的势力。虽然不知道吴玄他们这些叛逃的指挥官目的倒地是什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是抱着毁灭这个社会的目的来的。”

张云听得胆战心惊,莉莉丝却仍然是那副没有变化的表情。但是在下一刻她的表情却突然变了。

莉莉丝将那双洁白如藕的双手负在身后,将身子前仰,呆呆的脸上流露出神秘的表情。

“那个,云哥哥?”莉莉丝似乎又有些什么事情说不出口一样。

张云道:“怎么了莉莉丝?张云也是一脸的不解,不明白刚才一直冷静沉着的莉莉丝为什么就像小孩子一样做出这样一副动作。

莉莉丝手指放在嘴唇上道:“那个,教授说我们晚上再去基地,那,现在还有一天的时间。我们干什么?”

张云完全没想到莉莉丝居然问的是这样的问题,就像当年张云的妹妹让张云带她去游乐场玩耍一样。

张云笑起来,笑容和煦得如同外面的眼光。他轻轻问道:“你想做什么?”

莉莉丝道:“可不可以再吃一次那个,冰冰的那个。”

张云道:“冰淇淋吧,当然可以。”

莉莉丝几乎高兴得要跳起来,大声道:“好的,你等我我换衣服。”说完风一样拿起挂在一架上的一条蓝色的连衣裙冲进了另外一个房间。

不一会儿莉莉丝就站出来。让张云无语的是,根本就看不出来莉莉丝是换了一件衣服。因为她所有的衣服几乎都是一样的——蓝色的连衣裙。

张云疑惑道:“你为什么不选择穿其他的衣服,每次都是蓝色的连衣裙。”张云苦笑不已。

莉莉丝道:“我穿其他的也会很好看么?教授说我穿蓝色的连衣裙很好看,所以我一直有穿这个。”

张云发现莉莉丝不管说什么话都有教授两个字在里面,似乎教授是他很重要的人一样。张云自知他还没有在莉莉丝心中达到教授那个地位。要知道一个人要是口口声声都在说另一个人的话,那个人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但是张云仍然有些吃醋的味道。这不是情侣之间的吃醋,而是那种妹妹除了哥哥之外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人那种吃醋。但是张云也没表露出来,绕过教授这个话题。他问道:“难不成你冬天也穿连衣裙?”

莉莉丝点头道:“是啊,一点也不冷。”

张云道:“怎么可能?”

莉莉丝道:“真的啊,不说这个了。快带我出门吧,云哥哥。”

张云摇摇头一脸无奈,只好带着莉莉丝走出门。

外面正是大好的秋阳。夏天的炎热已经大部分过去了,现在虽然阳光普照,但是却有秋风送来阵阵凉爽,这种天气的确是出门游玩的好天气

这一天的游玩让张云和莉莉丝都很开心。这一天张云真正的从失去妹妹的伤痛中走了出来,虽然他现在还能记得妹妹死去那一天的所有细节,但是有莉莉丝在身边,他决定把那些伤痛转化为对莉莉丝的关切。

他面对莉莉丝,不再是像面对妹妹的替身一样。而是真正当自己的妹妹。而且莉莉丝本来就很可爱,尤其在今天,完全没有了执行任务时候那种孤傲决绝的气质,这一天的莉莉丝和全世界所有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一样,对生活的任何事物充满了好奇,并且享受着本来就应该由她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子享受的时光。

莉莉丝就像变了一个人,但不知道这才是真正的她还是那个冷静的莉莉丝是她。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张云明白只有好好珍惜眼下才能有更好的未来。生活从来就不曾停留自己前进的步伐,前方或许命运如泥沼般难以逃脱,残酷而血腥,但是今日却是充满着阳光和鲜花的香味。如果说莉莉丝是那朵在秋天阳光下欢快绽放的蓝色花朵,那张云在那一日也如同秋天的阵阵凉风,洒脱而自在,无忧无虑。

张云带着莉莉丝吃了她如初恋般的冰淇淋。这还不够,莉莉丝原来也是个大胃王,又吃了许多的蛋糕和甜品。张云才不会组织她,因为莉莉丝这样的人大概永远也是不会长胖的吧。

两人吃了许多甜品后张云看着不同往日不可近玩的莉莉丝脑袋里冒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他想看看莉莉丝穿上其他的衣服又是怎样。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莉莉丝。本以为莉莉丝会拒绝,没想到莉莉丝很快就答应了。并且好像充满期待的样子,看着这样子的莉莉丝,张云也很开心。

于是两人又去了时装店。但是莉莉丝是个生活白痴,根本不会挑选衣服。于是张云只好慢慢帮她挑选。一直在试衣间进进出出好多次,才挑到了莉莉丝和张云都很满意的衣服。时装店来来往往的人看着可爱的莉莉丝和身旁的张云都露出羡慕的神色。的确莉莉丝这样如同仙子下凡一样的姑娘,不管和谁在一起都会被多看几眼吧。尤其是当莉莉丝换上一身新装之后。

当莉莉丝从试衣间走出来之后,张云简直眼睛都不愿意离开莉莉丝半秒钟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