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让那些跟自己都有着一些不一般关系的人都离开这个城市后,张绍波的心也就放了下来,回到家后,他便悠哉悠哉的坐在电视机前,按下遥控器,对着电视屏幕看了起来,让他感到有些可笑的是,电视中竟然正在播放着许明的画面,说的是他对于这个国家的慈善事业所做出的贡献,许明在面对镜头的时候,样子看上去是非常的诚恳的,就好像他就真的是一个大好人一样。

时间到了晚上的十一点钟,张绍波先是给宋秀芳打来一个电话过去,当知道她和伯父一家人已经在前往旅途的列车上后,便放下了心来,然后就给苏子荣打了电话过去,问她的女儿现在是否已经出发了,也是得到肯定的答案后,才给老板娘也打了电话过去,老板娘说他正在去找她的女儿的路上,还说要谢谢张绍波给自己提供的这一次免费旅游。

张绍波笑了笑,叫她旅途愉快,就挂掉了电话。

第二天早上,许明从洗手间刷牙出来后,就感觉到喉咙开始不适了,痒感开始进行袭击,他的儿子许邵峰也从房间走了出来,一只手摸着喉咙,痛苦的说道,“爸,我的喉咙好痒啊。”

“我的也是。”许明说道,虽然他感觉到非常的痒,但是却没有伸手去抓,因为他知道这样做是没用的。

“老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医生不是说我们的喉咙不会再有事了吗?”许明的妻子也开口道。

“一定是张绍波干的,一定是他,现在只有找他了。”许邵峰捂住喉咙道。

许明没有说话,他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说道,“现在就行动,去将那些人全部都给我抓起来。”

说完,才对着许邵峰看着,又继续说道,“我也知道这喉咙是不会这么容易就好的,不然的话,那家伙就不能够被称为神医了,不过,他在怎么神也好,我这一次不仅要让他给我们三个将病给治好,我还要让他知道,他惹谁都行,但是惹上我,那就是他做得最错的一件事。”

说话中,许明的脖子中的血管都长涨了出来,鼓鼓的。

“爸,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啊?我好痒啊,我快受不了了。”许邵峰双手还在捂住喉咙,虽然他现在说话还是没有任何问题,但是那种痒痒的感觉却让他非常的难受。

“我们先去医院吧,当那些人全部都落入我们的手中后,张绍波自然就会跟我们联系了。”

于是,他们一家三口便到了医院,但是这一次,医生却不敢再说什么动手术的话了,说他们的这种情况,是非常罕见的,作为医生,也是措手无策了。

最后,医生只是给他们开了一些止痒的药,让他们三个口服下去,算是暂时缓慢了那种痒痛之感。

当他们回到家后,许明因为还没有接到刚才的那个号码的来电,便想到事情可能有些阻滞了,果然,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家伙给他打来了电话,说他要找的那些人,一个都没有抓到,因为她们全部都不见了。

“怎么会这样的?”许明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他将手机从耳边拿下来,想将其给摔掉,但是一想到张绍波到时候联系不上自己,所以又没有扔下去。

张绍波此时正在大厅的沙发上面躺着,用手机看着网络小说,其实他最讨厌看这种网络书,因为纸质的书他觉得才算是真正的书,而这种网络上面的小说,因为字粒以及内容什么的都不堪入目,所以,他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去看,但是因为现在非常的无聊,他就尝试去看看。

刚刚看完一章什么校花的贴身保镖,就忍不住开始打瞌睡了,于是就将手机给放了下来,闭上眼睛,开始回想自己重生来到这个世界之前的那个朝代,如果现在自己还在唐朝的话,那又将会是怎么样的一种经历呢?自己会不会已经跟公主成亲了,然后成为了爸爸……

这样无穷的想象被手机的铃响给打断了,是许明打来的电话,张绍波拿起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然后笑了笑,才开始接听。

“喂,你好,许老板,请问是要我现在过去跟你签署合同吗?”张绍波开口问道。

“是的,但是不是在我的办公室,而是在我的家里,请你现在就过来吧。”许明说道,他在强忍着自己的怒火和喉咙的痒痛。

“行,那等我过去后再说,我现在就出发。”放下手机后,张绍波却没有立刻就动身,而是继续在沙发上躺着,将无聊的电视机给打开后,看了看就关上了,其实他一直都觉得看电视就是一种浪费生命的行为,所以,每一次对着电视机的时间都不会超过半个小时。

大概过去半个小时后,他才发呆完,然后就开始动身出发前往现在非常需要自己的那一家。

来到许家,看到这一家三口坐在沙发上,全部都用手捂住了喉咙,表情是非常的痛苦,特别是许邵峰,他在看到自己出现后,立刻就用一种充满期望的光芒对着自己看着,说道,“张绍波,救救我们吧,我求你了,我的喉咙好痒啊,快,快给我治病,你想我干嘛都行,只要你让我喉咙好……好起来……”

“看来你们三个都很痛苦,那我应该救谁先呢?”张绍波问道,“许邵峰,你是不是感觉自己是最痛痒的那个?”

“嗯,是我,赶紧给我治病。”许邵峰大声说道,他已经跪了下来,对着张绍波爬了过去。

张绍波便对着他丢了一粒像是糖果的东西过去,说,“吃下去吧,吃下去后,会好一些。”

许邵峰赶紧将那粒东西塞进了嘴巴,就吞了下去,过了一会儿后,他真的感觉到自己的喉咙好了起来,痒痛感慢慢的就开始消失了。

“我没事了,没事了,爸,妈,我的喉咙不痛了。”许邵峰对着他的两个家人说道,表情是既惊讶又兴奋。

“你们两个要不要尝尝刚才那种东西?”张绍波对着许明夫妇两人说道。

“我要!”许明的妻子对着张绍波说道,将一只手伸了出来。

张绍波便给了她一粒,她便立刻就塞进嘴巴吞了下去。

许明见状,没有说话,但是也伸出手来,作为一个老板,这个家庭的一家之主,他觉得自己是没有必要向任何人索求什么,但是自己现在也确实是太难受了,如果那粒东西真的可以让自己的喉咙好起来的话,自己是一定要吃下去。

在他们三个都已经不再感觉到痒痒后,张绍波才开口道,“你们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没有?”

他们三个都没有说话,只有许邵峰是点了点头,因为他不觉得自己的喉咙就这样的就好起来了,张绍波才不会那么快就让自己的喉咙彻底的没事了。

“我不怕告诉你们吧,这一次,我是不会轻易的就让你们的病好起来的。”张绍波说道,“知道为什么吗?”

“一人做事一人当,所有的事情都是我搞出来的,你想怎么样就冲着我来好,不要搞我的家人。”许明一脸的正义道,就好像他真的是一个多么有正义感的人。

“养不教父之过,没错,你是一个错误的所在,而因为你错了,你也就教育出来一个这样的孩子,跟你一样的做着一些错事,还以为自己一点儿错都没有。而你的妻子,我想她之所以能够嫁给你,也是因为她本身就不是一个好人,这就是你们这一家人的症结所在,你们的思想都是有问题的。”张绍波对着他们训斥道。

“你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如果你是想让我道歉的话,我现在就跪下来给你道歉。”许明说道,他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成为一只待宰的羔羊了,不再是之前的那个什么事情都是在自己掌控中的那个老板了。

“不用,你不用对我道歉。”张绍波微笑着道,“如果你不想你一家三口都痒死的话,那现在就听我的话去做。”

“做什么?”

“现在立刻就去到苏子荣的家去,带上你的律师,去将原本属于他的公司还给人家。”

“行,这个我可以做到。”

“那你就先去做好这件事再说吧,其他的事情,我等一下再跟你说。”张绍波继续刚才的口吻说道,“我就在这里等你,你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因为一个小时之后,你将会感觉比之前更加的难受。”

听完张绍波所说,许明立刻就拿起手机拨打律师的电话,让他立刻就到自己的家来。

十分钟后,许明便赶紧朝着楼梯口走了下去。

张绍波对着走下去的样子看着,已经感觉不到他身上还有什么气场,因为他现在已经被自己给控制了,没有了任何资本再有之前的那种强势的作风。

“张绍波,我跟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和我的家人?”许邵峰对着张绍波说道,他的样子看起来挺可怜的,因为这一次已经不是他一次被张绍波给折磨了。

“你跟我无怨无仇?”张绍波笑着说道,“那在你认为,怎么样才算是有怨有仇呢?”也许他们那种富公子哥在欺负人的时候,是出于灵感而随性,而不会去管对方是谁,因此,什么时候对什么人采用过一些过分的做法,他们可能也不会记在心里,但是张绍波却不会忘记这家伙之前是怎么对自己的。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