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你好像对那种药品也挺感兴趣的?”许明又开口道,他的眼睛一直留意着张绍波的眼睛,想通过张绍波的眼睛的光芒来看到一些自己想看到的变化。

“不是我感兴趣,而是现在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讨论这个药品,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发明的。”张绍波说道,“唉!可惜啊,其实我也可以发明这样的药品,只是却被其他人抢先一步申请了专利。”

“我知道你是一个神医,你应该可以产生出更加厉害的药品,只要你愿意。”

张绍波对着许明看着,这个气场非常大的男人,他现在看着自己的时候,目光却没有了往昔的那种杀气,而且还对着自己微笑了,让自己着实是猜不透,在疑惑中,张绍波开口道,“你叫我来就是想问我这件事?你不会是想让我加入到你的公司去吧?”

“没有,我就是有点好奇问问而已。”许明说道,“我叫你过来的最终目的就是想知道,你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肯将我儿子的病给彻底的治好。”

“我今天过来这里,就是想要告诉你,我要将你儿子的病给彻底的治好,这样,以后你也就不用再烦着我了。”张绍波说道,然后朝着前面走了过去,在一张类似书桌上面开始写了起来,写完药单后,就走到许明面前,将药单交给他,说,“许老板,按照这张药单上面去抓药,给你儿子喝下两天的药,他就可以脱离苦海了,还有那个张家的孩子,也是按照这张药单的药去服用就可。”

“我可警告你,如果你这一次给我开的药,还不能够让我儿子彻底的好起来的话,那你会知道有什么事情发生的。”许明对着张绍波警告道。

“放心吧,我只想平平淡淡的过着我的人生,我不想再跟你这种商人扯上任何关系。”张绍波回应道。

“走吧,记住我跟你说过的话就行了,因为这个城市就是我说了算。”

张绍波只是笑了笑,就往楼梯走了过去,就现在的自己来说,其实就有一种想要给那个家伙一顿教训的冲动,但是自己却不能够那样做,因为自己还有更加的机会去对付这种人。

又一个月过去后,苏式公司的那种保健品变成了这个国家最好卖的一种药品了,而这个时候,公司也已经停止了一切广告的手段,因为现在那种保健药品的名声早就不再需要媒体广告来帮忙进行宣传了。

苏子荣在这个时候成为了最忙碌的人,同时也是最开心的人,因为他的公司眼见就要跨步进入到全国前十强的企业之列了,而一旦如此,到时候也就很自然的就可以进入到全球五百强了。

在接受一次又一次的记者的采访中,苏子荣都说,那种现在海外也非常畅销的药品,能够投入到市场中去进行售卖,最大的功劳不是自己和公司的,而是发明这种药品的人。

但是每一次记者问苏子荣,这个人到底是谁的时候,苏子荣却总是故意的卖个关子,却根本就没有将记者们想知道的那个名字给说出来。

“我知道,你们作为记者的,都想知道那个神秘人到底是谁,而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那个人绝对不是我,至于是谁,是男的还是女的,你们也不用等很久就可以知道了,因为这个人将会成为我苏式公司的第二大股东,也就是仅仅是比我的股份少一些的股东。”

果然,一个星期后,在那种保健药的销量已经突破十个亿后,苏子荣便正式的对着媒体宣布了他所说的那个人到底是谁,没错,就是张绍波,而一个产品能够取得如此优秀的销量成绩,这个功劳就应该全部都归功于张绍波,而自己之所以决定让张绍波成为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是因为有张绍波在的话,公司将会得到更好的发展。

就这样,张绍波便拥有了公司的股份,成为了一个亿万富翁,而这个时候的他,便开始想到要怎么去让许邵峰一家得到他们应该有点惩罚了。

但是报复这种事情是不用急于一时的,因为现在的自己已经掌握着绝对的主动了,首先要做的,也就是苏惠微叫自己做的,就是先买一栋新的房子,给自己一个全新的家,而这个家,自己将会和苏惠微一起居住,因为自己和她已经成为了热恋中的一对。

在入住到新的家中后,张绍波站在阳台中,对着外面的黄昏之色看着,一时之间却好像没有了激情一样,因为他在这之前一直想着的就是许邵峰的父亲叫人怎么样对待自己以及那些和自己认识的人,才会爬升到现在这个位置,可是,当自己来到了这个位置后,回想起过去许明所做到,觉得又并不是很过分,而自己也没有必要让他得到一个不可饶恕的惩罚。

“黄昏是不是很美啊?”苏惠微也走到阳台边,对着张绍波问道,她的眼睛也在对着黄昏看着,全身洒满了金黄的色彩。

“是很美,但是却没有什么激情,因为黄昏到了,天色也就将要黑下来了。”张绍波说道。

“是啊,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古人的感叹其实都是对的。”

“苏惠微,你说,你爸他愿意让你嫁给我吗?”

“怎么会不愿意呢?”

“因为我现在突然之间的就要了他的公司那么多的股份,公司可是他的命啊。”

“没错,公司就是我父亲的命,但是我呢?我更是他的命啊,傻瓜,你想得太多了,你都不知道我父亲现在已经将你当成是他的儿子看待了,如果不是因为公司的事情太过的复杂,而你又对很多情况还不是很了解,他可能都已将公司全权交给你来打理了。”苏惠维微笑着说道。

“嗯。”张绍波只能是点了点头,确实,她的父亲是一个好人,因为自己在跟他共事的这些时间里面就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他的为人是非常善良的,而且他对自己也是非常的好,真的就将自己当成是他的儿子般看待。

就在他们两个还站在阳台边聊着天的时候,苏惠微的手机就响了,当她看到是父亲的司机打过来的电话后,便开始接听,但是听完司机所说的话后,她立刻就怔住了,变色变得苍白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张绍波立刻就对着她问道。

“我吧……他……他进了医院。”苏惠微在颤抖中说道。

当他们两个来到医院后,看到苏子荣躺在病床上,看上去好像没有什么地方受伤,而他的表情看起来也是非常的安详。

“赵大哥,我爸到底怎么样了?”苏惠微对着也站在病床边的司机问道。

“今晚我开车送你爸到了公园,你爸刚刚下车,走了没有几步,就有一辆摩托车对着他飞来过来,将他给撞倒了。”司机说道。

“报警了没有?”张绍波开口道。

“报了,但是警方到现在也没有找到肇事车和人。”

“那苏总现在的身体怎么样了?”

“一只脚断了,其实地方没有什么大碍。”

司机刚刚说完,医生就走了进来,说病人需要休息,让他们先出去。

来到病房外面,张绍波对着苏惠微安慰道,“不用担心,你爸没事。”

“现在的人怎么开车的?看到有人还要开过去,这不是要人命吗?”苏惠微在痛苦的声音中说道,她无法接受父亲被人撞了这个事实。

张绍波想告诉她的是,她父亲被人撞很有可能不是一起意外来的,而是有人蓄意这样做的,但是他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因为在没有证据之前,就说出这样的话,只会让她更加的担忧。

时间来到第二天的中午,当张绍波再次来到病房里面,看到苏子荣已经醒了过来,他刚刚将手机放了下来。

“苏总,您感觉好点了没有?”张绍波对着苏子荣问道。

“张绍波,我有一件事想要跟你说一下的,请你务必答应我。”苏子荣眼睛定定的对着张绍波看着,脸上的表情是有些冷漠的。

“什么事?”张绍波开始有一种不良的感觉。

“我想让你离开我女儿,不要再跟她一起交往下去了,好吗?请你务必答应我。”

“为什么?请你给我一个理由,如果你的理由让我觉得我有必要这样做的话,我就答应你。”

“没有理由,我就是不想她再跟你一起下去。”

“行,我可以答应你,还有什么要求吗?”张绍波问道,他知道苏子荣一定是刚才接到了谁都电话才会这样。

“没有了。”苏子荣回应道。

“好,那你好好的养伤,我先回去了。”说着,张绍波就走出了病房。

张绍波在回到家后,心里面一直在想着,自己应该做的是好,如果苏子荣真的是接到了什么电话,受到了别人的要挟才这样的话,那自己就有必要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将事情给解决。

苏惠微在此时给他打来了电话,张绍波想过不接她的电话,但是就这样的就想跟对方说出分手,一定会让对方起怀疑,所以,自己应该换一个思维,看看是否可以从她这边入手,去让她从他父亲的嘴里面套取出自己想要知道的一些东西。

“亲爱的,你在哪里?”苏惠微在电话中说道。

“我家,你呢?”张绍波回应道。

“我刚刚到医院,你不是说你也要过来的吗?”

“我刚刚过去看了你爸,临时因为公司有点事,我又回来公司了。”张绍波说道,“我不跟你说了,我先忙了,你好好照顾你爸。”

放下手机后,张绍波便开始在想,到底是谁在要挟苏子荣,又或者是苏子荣从一开始就不想自己跟他的女儿在一起?他觉得还是前一种可能性发生的机会大,便给苏惠微发去了一个信息:苏惠微,今晚我们一起吃饭,我有一些话要跟你说的,到时候,我在公司的门口等你。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