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这个领导所说的话,张绍波只是点了点头,然后跟对方握了握手,就回到了自己来时的地方。

“怎么样?你跟那个家伙说了你的事情没有?”之前癫痫发作的家伙对着张绍波问道,自从张绍波将他的癫痫给治好后,他就一直都跟在张绍波的身边。

“说了,他说他一定会帮我的,我很快就可以从这里出去了。”张绍波笑着说道,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不想让身边的这个老大哥再继续的问下去,他整天都跟在自己的身边说这说那的,他不烦,自己都觉得烦啊。

又是一个星期的时间过去了,当张绍波又一次的来到探访室后,他又一次的收获到了一个惊喜,因为这一次过来看望自己的人,竟然是赵子美,自己一度以为她在知道自己坐牢后,一定会对自己有着一些不一样的看法了,比如说,她会认定自己就是一个坏人怎么的,不过,她现在的表情却告诉自己,她对自己的看法还是跟之前的一样。

“我没有想到你会过来看我。”张绍波对着赵子美开口道,而赵子美则是一直定定的对着张绍波看着,脸上是一种淡淡的笑容,她其实是想来告诉张绍波,她的身体已经开始发生一些让自己感觉到非常开心的变化了,虽然变化不是很大,但是至少已经证明张绍波之前跟自己所说的都是真的,他真的是一个神医,他给自己开的那些药都是有用的。

“其实我在知道你出事后,我就一直都想过来探望你的,但是因为我不知道要办理什么手续才能够过来,所以,就一直弄了很久,到了今天,才终于有了这个机会。”赵子美不快不慢的说道,她觉得张绍波瘦了,看到他这个样子,她的心是有些疼痛的。

“其实你不应该来这个地方的,因为你看到我这个样子后,一定很伤心,是吧?”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可以告诉我吗?”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反正你相信我,我是被人冤枉的就行了,因为我得罪了一些不该得罪的人。”

“是许邵峰吗?”

“嗯。”

“我就知道一定是跟他有关系的,太可恶了,这种人,凭着他家有钱,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其实也不是全部都跟他有关,因为他现在还是一个病人,关键的还是他的家人,因为我不答应他的家人将他的病给彻底的治好,所以……”

“那你为什么不将他给治好呢?”

“你真的想知道吗?”

“嗯。”

“等我出去后,再告诉你,好吗?”

赵子美只能是点了点头,其实她现在对于自己跟张绍波的关系已经是抱着一种绝望的心态来,因为张绍波被判了三年的徒刑,等他刑满出来后,自己也已经毕业了,而到了那个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世界了。

在赵子美走后,张绍波觉得自己的人缘还挺不错的,不,应该说是自己的女人缘不错,因为至今过来看自己的人,都是女人来的。

回到监房里面坐下后,他的心思却不在那些女人的身上停留了,而是想了伯父,因为他现在也肯定知道了自己的情况,一定非常的为自己感到担心,而在担心的同时,他也肯定是非常的失望的,没想到那么辛苦的供自己来读书,可是,自己现在却成为了阶下囚。

紧握了一下拳头后,张绍波第一次对于离开这个地方充满了一种深深的渴望,他想到了要回到老家去,回去对伯父一家进行报答,报答他一家对自己的养育之恩。

但是自己却还要在这个地方带上至少三年的时间,一想到这里,他的心里面就不由的产生一种深深的怨恨,而这种怨恨全部都是因为许家而产生的。

在漫长的时日中,三个月的时间终于是过去了,当张绍波跟那些犯人伙伴们走出监房,站在外面开始排队后,站在前面的狱警告诉了张绍波,让他现在立刻就到警长的办公室去。

张绍波有点莫名,难道狱警长得到了什么怪病,需要自己去给他进行治疗?这么想着,他便朝着前面走了过去。

当来到这个并不大的办公室里面后,狱警长便命令下属将张绍波的脚镣和手铐都给解开,完后,才笑着对他说,“张绍波,恭喜你啊,你今天可以出狱了。”

“什么?我没听错吧?”张绍波一脸的不解。

“你没听错,还记得三个月前吗?”狱警长笑着说道,“三个月前,你救了那个领导一命,然后告诉他说你是被冤枉的,领导回去之后,就真的开始对你的案子进行一个重新的翻查,一直到了今天,才终于还了你清白,证明你确实没罪的,你是被冤枉的。”

“……”张绍波呆住了,其实他一般情况下都不会出现这样的表情,而现在,因为他对于出去的渴望,对于对大伯一家进行报恩的渴望,让他在得知自己真的可以出去后,很自然的就有了一种心里面的无法言说的感觉。

在跟狱警长来了一个深深的拥抱后,张绍波就离开了这个让人感觉到时间无比漫长的地方,这个比地狱还要枯燥的地方。

但是站在外面的大路上,他却没有了任何的方向,不知道自己下一阵应该去哪里的是好。

当公交车来到身边停了下来后,张绍波便下上了车,看到车上的人全部都向自己头来了异样的目光,让自己感觉非常的不好受,但是没有关系,因为自己不是真的犯人,现在的自己已经洗脱了清白,成为了一个自由人。

在座位中坐了下来后,张绍波的心里面一直在犹豫自己,自己应该做出哪一个决定的好,一个就是自己先回到学校的药店里面工作,然后等待机会让许家一家的人得到更加惨痛的报应。还有一个就是回到老家去,回去给伯父一家进行报答,而现在的自己身上是没有多少钱的,而最好的报答当然就是物质方面的给予了,也就是钱,所以,自己现在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赚钱。

一直到车到了终点站后,张绍波都没有做出最终的决定,当他下了车后,看到一个戴着头盔的农民工正在跟他的儿子说着什么,而他的儿子也没有对他所说的话表示出什么不耐烦的情绪,不仅如此,还伸手去将父亲额头的汗珠给擦干净了。

就是看到了这一幕,让张绍波立刻就走出了决定,就是想回到老家去,好好的对伯父一家进行报答,至于许家和张家的话,只要他们不再找自己的麻烦,自己就将他们给忘记了吧,他们的两个儿子的话,其实现在的情况已经好了很多,因为最根本的那些让他们感到痒痒的因子都已经被药给去除了,虽然不能够彻底的断根,但是现在的病房的时间也是非常少了,三个月才会严重的发生两天的时间,而在他们熬过那两天后,就又是一段长时间的幸福,所以,他们忘记自己的话,也不会很难。

而在回老家前,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回去药店一趟,因为那母女两人一直都将自己当成是她们的亲人来看待,如果自己就这样的回老家而不跟她们说一声的话,等她们再一次的过去监狱想要探望自己的时候,岂不是白跑了一趟?

所以,他直接就乘坐公交车往学校的方向回去。

下了车后,朝着学校门口走了过去,让他突然的有一种非常陌生的感觉,他感觉自己从来就不属于这个地方,而这个地方好像有从来不曾拥有过自己。

为了不让自己在到达药店的时候经过校医室让宋秀芳有看到自己的可能,张绍波便绕道而走,因为他现在暂时还不想看到宋秀芳。

来到药店门口后,就能够感觉到,里面是没有什么客人的,而现在是下午的一点钟,如果是自己还在这里的话,那里面就肯定是人满为患了。

当他朝着药店里面走了进去后,看到面前的几个人后,便立刻就怔住了,因为他看到除了赵悦媚和老板娘之外,还有两个非常熟悉的女生,是赵子美和朱梦秋。

朱梦秋还是跟以前一样的迷人美丽,那样的斯文雅典,而赵子美,她已经拥有了一个真实而感人的身材,从她脸上的表情流露就可以看得出来。

“大家好!”张绍波微笑着对这五个女人说道,因为她们也全部都怔住了,没有想到张绍波竟然在这个时候就回来了,她们刚刚看到张绍波的时候,还以为是认错人了呢,要不就是一个和张绍波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直到他开了口说话,才确定,他就是她们所认识的那个张绍波。

“怎么啦?你们的表情怎么这么的惊讶啊?我就是你们认识的那个张绍波,你们没有认错人,我提前出来了。”张绍波继续开口道,还为她们绽放了一下自己的笑容。

“你真的是张绍波?”赵子美开口道。

“对,就是我,因为警方重新对我的案子进行了调查,最后,就知道我是被人冤枉的,所以,就将我给放了回来。”张绍波说道。

但是他刚刚说完,门口外面就停下来一辆车,迅速的就走了几个人进来,原来是郑家超和他的那些支持者,只见他们全部都是用布块抱住脸的,能够看到的脸部皮色中,都是呈现出红色的。

“对不起,我现在才出现,让你们久等了,不过,没关系啦,我也不是迟到很长时间,来吧,都先去挂号,然后我再给你们看病。”张绍波笑着说道,“你们放心,这一次,我会让你们的脸部全部恢复到以后再也不会痒痒的状态。”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