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自行车的是一个年轻人,那家伙在撞了人后,还骂了一句什么,继续骑车往前飞去,张绍波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行为,在以前,自己对于这样的行为只是敢怒而不敢言,而现在,情况已经不同了。

当那家伙就要从自己身边飞过去的时候,张绍波突然的伸手抓住那家伙的后背,将其直接就从车上拉了下来,让其狠狠的摔倒在了地面上,而自行车则往前面飞出不到三米距离就倒了下去。

“痛死我了!”那家伙躺在地面上,一脸的痛苦。

“你知道什么叫做尊老爱幼吗?”张绍波对着那家伙说道,伸手就将他从地面上拉了起来,一直拦着朝着那个老人走了过去。

老人躺在地面上,已经闭上了眼睛,但是还有气息,张绍波一只手继续抓住那个家伙,在老人身边蹲了下去,伸手抓起老人的手臂开始把脉。

老人刚才之所以感觉到痛苦,是因为他的糖尿病发作了,这种病已经成为这个社会的一种很普遍的病,幸好的是,刚才自行车没有给他造成严重的伤害,只是受了点内伤,而这是自己用内力就可以治愈的。

只是老人的糖尿病沉积的时间太长了,就现在自己的内力境界,是不能够将他的病给治好的,只能够让他醒过来,而要将他的病彻底的痊愈,必须要经过中药的调理,将他的尿糖中已经没有了免疫力的血糖的免疫力给恢复,才能够慢慢的痊愈。

“放开你的狗手,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了。”身边的那个家伙说道,他已经从刚才的痛感中回过神来了,开始用力想要挣脱张绍波的手。

张绍波松开了老人的手,然后站了起来,对着那家伙说道,“要我放开你,行,你先向大爷道歉。”

“道歉?你没病吧?是他自己撞到我的车的,我都还没有让他跟我道歉呢。”说着,那家伙继续着用力,但是不管他怎么用力,就是弄不开张绍波的手。

张绍波没有再说话,他觉得一个人在撞到了一个人后,还能够说出这样的话,那就绝对的是人品有问题,自己是有必要代替他的父母给他一些教训,反正就现在来说,自己也是没有办法回去了,那就好好的在这里活下去吧,而且还要是强势的活下去。

只见张绍波一个突然的拉力的作用下,那家伙就立刻的跪了下去,同时,脸上就挨了一巴掌,让他顿时就是两眼冒金星了。

张绍波又一次的蹲了下去,一只手放到老人的膀胱位置,开始了内力的输送,慢慢的,老人就睁开眼睛。

在张绍波的搀扶下,大爷站了起来,对着地面上跪着的那个家伙看着,说,“年轻人,你为什么跪在地上啊?”显然,老人没有看到刚才自己就是被这个家伙给撞倒的。

“大爷,刚才就是他撞倒你的,他现在要跪下来向你认错。”张绍波说道。

那家伙的双眼已经不再冒金星了,他想站起来,但是双脚刚用力,张绍波就一只手按住他的肩膀,让他根本就起不来,说,“你没听到我刚才说的吗?我要你立刻就向老人家道歉。”说完,张绍波的手继续用力,那家伙感觉到自己的肩膀就要断骨了,便立刻就开口对着老人家说道,“对不起,大爷,我知道错了,对不起。”

“好了,的可以走了。”张绍波松开了那家伙的手,那家伙便立刻就爬起来,往身后跑了起来。

“大爷,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张绍波对着大爷说道。

“谢谢你,年轻人,你扶我到前面的那家药店去吧,我孙女在那里买东西。”老人对着张绍波说道。

来到药店门口,一个穿着红色裙子的女人刚好从里面走了出来,走到老人面前,立刻就伸手去扶着老人的另一只臂膀,说,“爷爷,我不是叫你在那边等我的吗?你怎么过来了?”

“我刚刚被人开车给撞了,幸好这个年轻人救了我,是他将我扶起来的。”老人说道。

张绍波对着女人微笑着看了看,反正现在的自己也是回不去了,既然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可以跟这个美女握手,那就不要错过机会了。

“你好,我叫张绍波,不用谢我,因为尊老爱幼是我做人的一个天性来的。”说着,张绍波就向着美女伸出手来。

美女也伸手去跟张绍波握了握,对着她说了声“谢谢。”

“你爷爷是不是得了糖尿病?”张绍波又对着美女问道,他觉得这是一个机会,虽然不知道美女是否有男朋友了,但是就算她真的有男朋友了,那也没有关系,因为撬墙角什么的,自己在唐朝的时候,也没有少做。

“你怎么知道的?”美女在愕然中问道。

“其实我是一个医生,我刚才给你爷爷把了把脉,就知道了。”张绍波说道。

“你真的是医生?”美女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张绍波,她觉得张绍波的年纪跟自己差不多,有可能是一个医药大学的学生,但是也没有理由通过把脉就知道爷爷得了糖尿病啊。

“我从来就不会对美女说谎言,你放心,我已经让你爷爷的糖尿病得到了控制,三年内,都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出现。”张绍波说道。

“年轻人,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大爷对着张绍波问道,他的眼睛一直都在对着张绍波看着,觉得这个年轻人不像是在跟自己开玩笑。

“行医者从来不会那自己的医术来开玩笑的。”张绍波说道,“大爷,我就在京东大学里面读书,如果你想让自己的病早点痊愈的话,那到时候就让你孙女到学校找我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张绍波就朝着前面走了过去。

买了门锁后,张绍波就直接回到了校医室,里面就宋秀芳一个人,她正捧着一本书看着,张绍波在一侧敲了敲门才走了进去。

“是你?来的正好,你还没有回答我之前的问题呢。”宋秀芳抬头对着张绍波问道。

“我是来给你将门锁给换上的,因为我之前将你的门给踢坏了,有什么问题,就等我帮你将锁给换了后再问,你有螺丝笔吗?”张绍波对着宋秀芳那张姣白的脸看着,她现在穿着一套白色的医生长衫,让人很容易就产生制服诱惑。

“有,自己过来拿,就在前面的工具箱里。”宋秀芳伸手指向前面地板上的箱子,张绍波便走了过去,对着箱子蹲了下去,将螺丝笔拿出来后,便将眼睛对着宋秀芳的望了过去,在那张通风的桌子下面,可以看到两条修长的小腿,被黑色的蕾’丝包裹着,别具一番让人流鼻血的美感,就在这个时候,她竟然将双腿给分开了……

宋秀芳手里面拿着书本,发现张绍波这么久都没有起来后,便立刻就将眼睛对着他望了过去,当看到张绍波正在定定的盯着自己看着后,她立刻就站了起来,因为自己刚才竟然是将双腿分开来到,一定是看书看得太入迷了。

“你在干嘛?”宋秀芳大声说道,“你不是要帮我换锁吗?”

张绍波没有说话,他只是对着她笑了笑,让她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红了,张绍波一定是将什么都看到了。她真想对着张绍波就是劈头盖脸的大骂一顿,但是想到刚才是自己不小心让春光泄露的,也不能够怪人家不看,因为天下乌鸦一样黑,男人都是色。

“你怎么脸红了?我可什么也没有看到啊,因为我是色盲的。”张绍波说着,就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将门锁给换上后,他就拿着螺丝笔走到宋秀芳对面坐了下来,微笑着问道,“你刚才不是说有什么问题要问我的吗?”

“你的有色盲?”宋秀芳问道,她的思绪还在刚才的一幕中停留。

“嗯,但是我对黑色不色盲,刚才我看到的全部都是黑色的,黑色的蕾’丝,还有黑色的……反正就全部都是黑色的。”张绍波微微的笑着说道。

宋秀芳原本已经恢复常态的脸,又红了,突然的有一种仇视的目光对着张绍波看着,说道,“立刻就给我滚。”

“你不要生气,我是跟你开完笑的,我刚才什么也没有看到。”张绍波又开口道,“而且就算我真的看到了,那没有什么啊,因为你迟早都会成为我女朋友的。”

“我还没有见过像你这么无赖的人,我叫你立刻就出去,你听到了吗?滚出去!”宋秀芳的脸色涨得通红,她觉得张绍波就是一个流氓,一个色’魔。

“行,我出去。”张绍波松松肩膀,就站了起来,他觉得自己刚才的那种下流的玩笑确实是开得有点过分了,看来以后要改变战略才行了,不过,这也不能怪自己的,因为自己一旦看到美女的某些性感的部位后,都难免会产生肾上腺素的喷发,然后就会有点把持不住了,美色就是自己的死穴。

走出校医室后,看到一辆东风日产车刚好在门口停了下来,下来一个捧着鲜花的男人,这家伙长得还挺帅气的,如果说外貌有什么缺点的话,那就是他嘴角边的那颗黑痣了,那是一颗坏人才会长的痣。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